当前位置:

第一章 垃圾帝国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沿机场高速向北行驶二十公里,即便是在密闭的汽车里也能闻到一股难以名状的恶臭,这是从大露天垃圾填埋场飘来的气息,附近十六个县市的生活垃圾都运到此处进行分拣、填埋处理,有上千人依靠大垃圾场的衍生经济谋生,在这里生老病死,在这里经历快乐和悲伤,大垃圾场就是他们的整个世界,就是他们的垃圾帝国。

    城市近郊开始焚烧麦秸,浓烟遮天蔽日,相比之下垃圾场焚烧废塑料的黑烟就小巫见大巫了,露天的垃圾场占地颇广,核心位置是长七百米,宽五百米的填埋坑,西侧是机场高速,东侧是一座废弃的垃圾焚烧发电厂烂尾楼,高架桥下是鳞次栉比的用木板油毡搭建的栖身之所,垃圾客们就蜗居在这里,他们中不乏隐姓埋名的逃犯,失意者,连身份证都没有的盲流拾荒者。

    十七岁的刘昆仑就没有身份证,他是那年父母去新疆拾棉花的路上生的,因为途经昆仑山,所以取名为昆仑,父亲刘金山是江东省北河县崔寨村人,年少离家,一直拖家带口的四海漂泊,在刘昆仑七岁那年,辗转来到大垃圾场,凭着一手修旧电器的手艺慢慢扎下根来。

    刘金山嗜酒如命,喝醉了就打老婆,打孩子,大姐早早嫁人了,二姐去了南方打工,三姐被人拐走下落不明,只有四姐和最小的弟弟相依为命,姐姐们的宠溺和父亲的暴虐,加上粗粝恶劣的生活环境,养成了刘昆仑桀骜狂野的性格,小小年纪就是垃圾场里有名的狠角色,一帮半大孩子都听他的话。

    此刻刘昆仑正站在垃圾山制高点上,手搭凉棚眺望城市方向,每天固定时间,那条尘土飞扬的道路上都会出现一队翻斗卡车,给垃圾帝国输入新的血液,那些散发着恶臭的生活垃圾,在捡垃圾的人眼里,却是赖以生存的养料。

    刘昆仑看看腕子上电子表,今天的垃圾车来的有些晚,十五岁的小弟脏孩递过一支烟,两个少年叼着烟,叉着腰,迎风而立,太阳从他们身后升起,阳光固执不懈地穿过层层雾霾和烟尘,将金红色的第一缕阳光镀在少年身上。

    运送垃圾的翻斗卡车终于来了,车队缓缓进入填埋场范围,卸下满满一车车带着城市新鲜气息的垃圾,这是头天夜里清运出来的垃圾,虽然在垃圾箱阶段就经过城市拾荒者的第一轮洗礼,但总会遗留下一些好东西。

    一群等待已久的老弱妇孺拎着蛇皮口袋一拥而上,在苍蝇飞舞的垃圾堆里寻找值钱的东西,纸张和塑料是最常见的回收物,运气好的话可以捡到废旧电器和旧衣服,命不好的话碰到医疗垃圾被针头扎了手,传染上莫名其妙的病就完了。

    刘昆仑并不和他们一起在垃圾中寻宝,反而悲悯的望着蝼蚁般忙碌的垃圾客们,他算是垃圾场食物链的中层,是负责维持秩序的人,垃圾场是一个小社会,人分三六九等,势力范围划分清晰,干塑料的不会去碰废纸,做旧衣服的不会收旧电器,大佬们靠着回收垃圾开上了宝马奔驰,付出的代价则是这些食物链底层人们的健康甚至生命,垃圾场里捞生活的人命贱,很多人连户口都没有,更别说上学读书了,在争斗中被打死,或者不巧被翻斗车压死,都不用报警,大佬们调解一下,打发点钱,人往火堆里一丢,和废塑料一起变成天际的一缕黑烟完事。

    忽然捡垃圾的人群中爆发出惊呼,仿佛发现了什么值大钱的玩意,刘昆仑眯缝的眼睛顿时睁开,拿出去掉轮子的滑板,双脚踏上,从高高的垃圾山上一滑而下,潇洒落地,不带起一片垃圾,他分开众人来到跟前,只看到一个死人。

    这是一个血迹斑斑的男人,捡垃圾的人们没有大惊小怪,在这儿见到死人是常事,城市里黑帮火并,通行做法就是把尸体装在箱子里和垃圾一起掩埋,这儿的人懂规矩,更怕给自己惹麻烦,所以遇到这种事儿一般不会报警。

    刘昆仑捡起一根树枝,戳了戳那个“死人”,尸体他见的多了,这一具皮肤还有血色,不是那种失血过多导致的惨白,身上的伤口虽然多,但大都是浅表层的砍伤,皮肤外翻甚是骇人,但不会伤到内脏。

    “尸体”微微动了一下,果然没死,刘昆仑略一沉吟,吩咐道:“叫人来,搬到咱们秘密基地去,再去把我四姐请来。”

    秘密基地是一辆报废的黄海客车,轮子都瘪了,车厢里放了捡来的沙发,被刘昆仑和他的小伙伴们当做聚会的场所,浑身刀伤的男人被丢在沙发上,依然昏迷不醒,刚才的微微动弹只是无意识的反应。

    十分钟后,四姐刘沂蒙赶到,刘昆仑一脸献宝的表情道:“姐,给你找了个伤员练手。”

    刘沂蒙十八岁,白衣天使是她的梦想,但是没机会进入卫校学习,一本护理基础是她所有的信心来源,面对弟弟捡来的频临死亡的人,刘沂蒙头脑很清醒,拿手指狠狠戳刘昆仑的额头:“练什么练!还不赶紧送医院。”

    刘昆仑说:“看这架势是被仇家砍伤的,装箱子里送这儿是打算活埋的,送医院反而是害了他,不如姐姐你就行行好,救救他吧。”

    脏孩也眼巴巴的帮腔:“姐姐,你就发发慈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刘沂蒙到底是少女心性,几句迷魂汤下来就迷糊了,摆摆手说:“好吧好吧,我试试,你们这样不行的,要买干净的一次性床垫,再买碘酒,药棉,纱布,消炎药,盐水吊瓶,还有打针的一套东西,记得千万买新的。”

    刘昆仑骑着三轮车,带着脏孩去五公里外的一家小药店买齐了这些东西,回来后铺开摊子,刘昆仑和脏孩一个抬头一个抱脚将男子丢在案子上,这才想起在他身上搜一遍,没有钱夹,只有一部爱立信T18手机,已经没电无法开机,刘昆仑随手把手机塞进了裤兜。

    刘沂蒙仔细洗了双手,煞有介事的戴上橡胶手套,用酒精消毒创口,用云南白药外敷,再用纱布把个伤员包裹的像木乃伊,又娴熟的敲碎针剂,用针筒抽了药水,注入氯化钠溶液吊瓶,给伤员进行静脉滴注,用的是面临淘汰的抗生素消炎药,药效狠辣的虎狼之药,完全是死马当作活马医的节奏。

    处理完之后,刘沂蒙才注意到伤员的样貌,这人二十七八岁的样子,鼻梁高挺,剑眉下双目紧闭,棱角分明的嘴唇也紧闭着,呼吸微弱,脉搏似有似无。

    “放心,我一定救活你。”刘沂蒙握着伤员的手说。

    “姐,到点吃晌午饭,去晚了咱爸该发脾气了。”刘昆仑提醒道。

    姐弟俩回到家的时候,午饭刚做好,刘家在垃圾场属于生活中等偏上的阶层,做饭用的是液化气瓶而不是木柴和麦秸,堂屋里还有长虹彩电和一部台式微机,当然都是修好的废旧电器,看电视用的是屋顶上的天线锅子,上网就别想了,这地方不通电话,遑论网络,刘金山虽然暴躁,但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还算过得去,家里甚至有一面墙的书架,摆满了论斤买来的旧书,刘昆仑接触的书籍繁杂无比,有托尔斯泰大仲马海明威,也有三言二拍水浒西游,还有拖拉机修理入门、基干民兵训练手册、电工基础,当然他最喜欢的还是金庸古龙黄易倪匡。

    饭桌上摆着白酒瓶和三碗菜,油炸花生米是刘金山下酒用的,炝土豆丝和白菜炖肉是孩子们的下饭菜,吃饭前刘金山摩挲着下巴上的络腮胡子,照例把女儿和儿子骂了一顿,他们面黄肌瘦的母亲站在厨房门口大气不敢出,只是静静的听着。

    一顿老生常谈的所谓教育之后,刘金山大手一挥:“剋饭吧。”

    俩孩子战战兢兢吃完饭,嘴一抹都跑了,不约而同的来到秘密基地,一瓶盐水已经打的一滴不剩,还回了半管子血,刘沂蒙赶紧换了一瓶新的注射液,用药水把血压回去,拍拍胸脯:“吓死了,差点出人命。”

    “练手嘛。”刘昆仑宽慰姐姐,“我在这看着,包他死不了。”

    “你毛手毛脚的,还是我来看着,你帮我给家里打掩护就行。”刘沂蒙说着,从包里拿出雪白的护士大褂和帽子,这是她自己用白莱卡棉布做的,帽子上的红十字略显滑稽但很是醒目。

    晚饭是刘昆仑送到秘密基地来的,四姐吃了饭,继续捧着旧书看言情小说,顺便照顾病人,沉睡中的男子呼吸已经平稳,脸上的血污擦掉了,安静的如同一尊雕塑。

    到了晚上,伤员开始发烧,额头滚烫,体温高达四十度,刘沂蒙慌手忙脚,不知道怎么处理,只好用物理降温法,酒精用完了,只好回家偷拿了父亲的一桶劣质高度白酒,不停的拿毛巾蘸白酒擦拭男子身体,忙乎了大半夜,人凉了。

    “不会是死了吧。”刘沂蒙嘴一扁哭了出来,哭了半天,试探着摸了摸男子脉搏,还有,人没死,只是退烧了。

    筋疲力尽的刘沂蒙趴在床头睡着了,嘴角滴着口水,盗版小说滑落在地,她在做梦,梦到了白马王子开着拉风的摩托来垃圾场迎娶自己……

    一夜西风呼啸后,清晨的阳光洒在刘沂蒙的护士服肩头,她醒了,抬头看窗外,雾霾散尽,阳光明媚,再看沙发上,伤员消失无踪。

    刘昆仑闻讯赶来,四下寻找依然不见踪迹,他分析说伤员大概是苏醒过来,怕咱们找他要医药费,偷偷溜了,不过咱也不吃亏,他的手机在我这儿呢。刘沂蒙虽然老大不乐意,还是接受了这个解释,说只要人活着就好。

    这件事就像从未发生过一样,直到第七天,刘昆仑在垃圾堆里捡到一个万能充电器,丢给刘沂蒙充电,电池充满之后,刘沂蒙试着把电池装上去,长按开机键,窄窄的绿色屏幕亮了,显出中国电信四个字。

    刘沂蒙摆弄着手机,忽然屏幕上跳出一行电话号码,蜂鸣音响起,吓得她差点把手机丢出去,蜂鸣音就一直响个不停,刘沂蒙迟疑了半天终于还是接了。

    是个陌生男人的声音,自我介绍说就是被你们搭救的那个人,大恩不言谢,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