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章 88号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女孩穿的很雅致,绒线帽子,驼色大衣,牛仔裤配雪地靴,出落得如同家境殷实的高中女生,素面朝天,我见犹怜。

    刘昆仑在敦皇混了三个月,从没见过如此清纯的女孩,看过的诗词胡乱涌入脑海,不禁低吟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梅姐咯咯笑着推了他一把:“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文艺青年,你们男人都一个臭德行,姐姐提醒你,越是这样的越骚,知道不。”

    刘昆仑不理梅姐,依旧直勾勾的盯着那女孩,只见她慢悠悠从包里摸出一盒烟来,抽出细细的一支,用手指夹了却并不点燃,突然之间,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群人,无数打火机凑过来,火苗簇拥着女孩,她却一个都不理,不紧不慢掏出金色都彭来,一声脆响,点燃吸了一口,徐徐吐出烟来,在万众瞩目下袅袅婷婷步入大堂。

    梅姐魔鬼一般的声音在刘昆仑耳畔幽幽低语:“省省吧,这是新来的八十八号,你还想卖油郎独占花魁咋地。”

    敦皇的规矩,头牌都是八十八号,头牌就是古时候的花魁,梅姐一点没说错,价钱高是一方面,关键是有钱都点不到,刘昆仑这样的小厮,只配帮人家拉拉车门,想一亲芳泽,等下辈子吧。

    “等着瞧,没有不可能的事!”刘昆仑狠狠撂下一句话,梅姐揶揄的撇撇嘴,眉头挑动:“行,姐姐等着看你癞蛤蟆逆袭白天鹅。”

    刘昆仑正在心猿意马,一只大手按在他肩膀上:“想什么呢?”回头看去,正是韦康,他将一把车钥匙塞在刘昆仑手里:“把外面那辆红色的小车停到VIP车位去。”

    车钥匙上拴着一只小熊,刘昆仑没多想,走出去左右看看,发现一辆从未见过的,小巧玲珑的越野车,只有左右两个门,中网上是铃木的标志,这让他想起《七龙珠》漫画封面上的那辆小吉普,没想到这样的汽车还真的存在,开门上车,闻到一股香味,没想到这居然是女人开的车,他发动起来,干净利索的停到了靠里的VIP车位,下车的时候闻了闻那只小熊,更香。

    大垃圾场出来的孩子对于香味总是特别敏感,刘昆仑将小熊放在鼻尖深吸一口,将这股似兰似麝的香味记在心头。

    以往刘昆仑总是尽职的站在大堂等着给客人拉车门,泊车,今天却鬼使神差的好几次借上厕所的名义跑到会所里面去瞎转悠,也不知道是期望遇到88号还是邂逅小熊神秘的主人。

    敦皇占地颇广,布局是裙楼加主楼,上下六层,基本上的功能分布是负一层加裙楼一二层为洗浴中心,主楼一层二层餐饮,三层四层是夜总会,五层六层是客房,据说装修整栋楼的时候花了上千万,比楼本身都贵,这座楼以前是国营企业的什么单位,前几年改制的时候倒腾了几手,不知怎么就到了敦皇老板手里。

    大老板姓苏,叫苏容茂,白手起家的传奇人物,现在是近江政协委员,十大优秀企业家,他旗下的产业不止敦皇一处,有矿山,有工厂,总资产以亿计算,他不经常到敦皇来,但是在这儿有办公室,是用六楼的高级套房改装的,刘昆仑从未进去过,只能凭想象才揣测里面的豪华程度。

    不知不觉,刘昆仑顺着防火梯上了六楼,今天晚上四姐当班,姐弟俩商量了一下春节回家的事儿,过年的时候酒店生意很忙,需要人手加班,刘沂蒙的意思是钱回去,人就不用回去了,挣加班费多开心,只是放不下妈妈的身体。

    “对了,今天大老板来了。”刘沂蒙神神秘秘的指了指走廊尽头的高级套房,“我给开的门,里面可大了,平时都不让我们服务员进去打扫的。”

    “大老板来有啥事?”刘昆仑不解道,事实上他连苏容茂的真容都没见过,只听说过大老板神乎其神的发家史。

    “不知道,刚才一个女孩进去了。”四姐答道。

    刘昆仑心里一紧,没来由的猜测是88号进去了,又不敢问,刘沂蒙却直接说出来了:“穿的像个学生,没想到是干这个的……”

    试活,一定是试活,刘昆仑心如乱麻,其实夜总会并不和负一层的洗浴中心那么*裸,并不明码标价,也不提供“大保健”,所以没有所谓试活一说,但也仅仅是书寓和咸肉庄的区别而已,都属于风尘女子。

    “不说了,我干活去了,你也赶紧下去吧。”刘沂蒙推着小车走了,刘昆仑却继续站在原地,发了一阵呆,正准备下楼,忽然套房的门开了,88号快步走了出来,摔门而去,脚步急促,和刘昆仑擦肩而过,脸上的泪痕清晰可见。

    88号直奔走廊的另一端,那里有出口,外面是天台,刘昆仑内心戏这会儿超丰富,脑补女孩是贫寒出身的女大学生,为了重病的母亲才坠入风尘,但是一直洁身自好,出淤泥而不染,但是刚才却难逃大老板的魔掌,被那啥了,现在怕是想不开要跳楼,自己断不能坐视不管。

    女孩果然爬上了天台最外侧的护墙,刘昆仑来不及多想,一个箭步上前,死死抱住女孩的双腿,身子向后一仰,两人都摔倒在地,88号破口大骂:“你疯了!”

    “你别想不开,既然做了这一行就要认命!你死了谁来照顾你妈。”刘昆仑动作很敏捷,跳起来站到护墙边,防止女孩再度跳楼。

    88号呆呆看着刘昆仑:“我做哪一行了?”

    刘昆仑被这种迷离无辜的眼神击败了,心一狠说:“坐台也没什么丢人的,凭劳动挣钱,等钱攒够给你妈看病的就上岸找个好男人嫁了,日子长着呢,千万别一时糊涂。”

    88号继续看着刘昆仑,如同看傻子一样,眨眨眼,哭笑不得,继而笑了,笑的前仰后合,眼泪都出来了:“小毛孩,这都谁教你的啊,一套一套的。”

    “梅姐经常这么絮叨。”刘昆仑有些不好意思,但心里却松了一口气,至少88号笑了,那就不会再想着寻短见。

    “你新来的吧?”88号从地上捡起包,拿出烟来,刘昆仑掏出打火机凑过去,女孩很给面子,就着他的火苗点燃,顺势在他手背上点了一下表示谢意,喷出一口烟来,刘昆仑眼前的世界笼罩在雾霭中。

    “我来了有个把月了,是康哥带我来的。”刘昆仑道。

    “哦,韦康介绍的人,你是他什么人?”88号似乎对韦康很感兴趣,这也正常,敦皇每个女性都喜欢韦康,恨不得给他生孩子,每个男的都崇拜韦康,不自觉的学他说话的语气,学他走路的架势。

    “我是他表弟。”刘昆仑道,“我在大堂当门童,我刚才见过你。”

    “韦康没告诉你我是什么人?”88号奇道。

    “没,是梅姐告诉我的,你是88号。”

    “哦,呵呵,你今年多大啊,叫什么名字?”

    “我叫刘昆仑,马上就十八岁了。”

    “十八岁啊,那是上高中的年纪,你怎么辍学了?”

    “……”

    两人在天台的寒风中尬聊了半天,88号看看手机时间,那是一部昂贵的诺基亚8850,“不说了,我该……我该上钟去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刘昆仑赶紧问出这个一直在嘴边的问题。

    “你就叫我88号好了。”

    刘昆仑回到大堂,他脱岗时间太久,被领班训了一顿,但是心里很高兴,毕竟挽救了一条生命,而且还聊了那么久。

    半小时之后,一个穿真貂的女子从电梯里出来,二十七八岁年纪,丰腴白皙,身材高挑,她从刘昆仑身边经过的时候,一股熟悉的香味传入鼻子,她是越野车的主人。

    果不其然,领班拿出那把挂着小熊的车钥匙,吩咐刘昆仑去VIP车位把越野车开出来,车位比较远,正当刘昆仑发动汽车的时候,88号也下楼了,身后还跟着敦皇的大老板苏容茂,穿貂女子很自然的踱到一边打电话去了。

    一辆乌黑锃亮的加长奔驰车驶到门口,苏容茂亲自打开车门,请88号坐进去,低声下气道:“别和爸爸生气,爸爸错了还不行么。”

    女孩哼了一声,拉上车门把脸侧过去,苏容茂宠溺的笑笑,对司机交代了一句,奔驰车开走了,片刻后,刘昆仑驾着红色越野车停在了门口,*茂和穿貂女子交谈了几句,独自上楼去了。

    穿貂女子出门,从刘昆仑手里接过车钥匙,说声谢谢,开车走了。

    刘昆仑回到工作岗位,领班告诉他,这女的是大老板的女人,以后见了客气点。

    “这车什么名堂?”刘昆仑显然对车更感兴趣。

    “进口货,日本车,铃木吉姆尼,十几万一个的大玩具,爬楼梯杠杠的,全近江就这一辆。”领班啧啧连声,刘昆仑表示附议,有钱人的想法真猜不透,十几万啊,能在稍微偏的地段买个两室一厅的房子都富余。

    接下来的几天,刘昆仑留意着88号的踪影,但她一直没来上班,也许是家里的事情需要处理吧,刘昆仑这样脑补着,到了第四天,晚上八点多,对讲机里忽然传来呼唤:“门口的刘昆仑,到二楼来一下。”

    是88号的声音!刘昆仑健步如飞,蹭蹭上了二楼,88号站在一间包房门口正在抽烟,神色烦躁,见刘昆仑上来便道:“陪我出去玩吧,蹦迪去。”

    刘昆仑瞥一眼虚掩的包房内,这是敦皇最豪华的一个餐饮包间,一群衣冠楚楚的男人正在推杯换盏,其中就有苏容茂,刘昆仑想起来了,今天是大老板宴请政府和商界的朋友,来的都是各部委办局、工商联、民主党派的体面人物,88号居然敢不乖乖陪酒,反而要出去蹦迪,这颗心真够大的。

    “怎么?不敢么。”88号露出一丝讥讽的表情。

    刘昆仑少年心性,天都敢戳个窟窿,哪有不敢的事情,“敢!”他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