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章 滚石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88号欣赏的看了看刘昆仑,低声道:“走!”两人快速顺着防火通道下去了,到了一楼后厨位置,她又停下犹豫道:“就咱俩好像不大合适,你再叫个人吧。”

    刘昆仑不想叫其他人,转念一想,四姐还没出去玩过,便道:“叫我姐一起行么,她是六楼的保洁,今天正好休班。”

    “行。”88号点点头,“你去叫吧,我在附近等你们,对了,把你手机号码给我。”

    刘昆仑报了自己的手机号,跑去在大堂把对讲机放下,给领班请个假,把领带解下,又去把四姐喊上,88号恰到好处的给他打了电话,她的号码很有意思,1380开头,末尾是1314,。

    88号叫了一辆出租车来接他俩,见刘昆仑还穿着工装,88号嘲笑道:“你没别的衣服啊?”刘昆仑看看自己一身化纤黑西装,纳闷道:“这不挺好么,康哥整天也这么穿。”

    提到韦康,88号就没声音了,四姐没认出这位敦皇的“头牌”来,她生性腼腆,也没打招呼,三人坐车直奔近江最火的迪吧滚石,这儿是年轻人扎堆的地方,还没进去就听到震耳欲聋的音乐,偶然能见到穿着打扮和气质都和本地人截然不同的男女,据说他们是滚石的老板花高价从香港请来的DJ,领舞之类。

    88号拿出十元钱让刘昆仑去买票,滚石的入场券是十元,女士免票,进去之后的消费另算,进门之前,88号特地交代了一声:“这里面坏人多,如果惹了麻烦,赶紧给你康哥打电话,让他来救我们。”

    滚石的前身是一处人防工程改建的室内旱冰场,再之前是舞厅,随着时代的演进,三步四步变成了蹦迪,装修也再也见不到当初的痕迹,整个迪厅里可以用乌烟瘴气、群魔乱舞来形容,七彩射灯乱射,一个操着港台腔的女孩在台上喊着令人面红耳赤的歌词,台下的人疯了一样晃着脑袋胡乱扭动着身体。

    刘昆仑姐弟看傻了,在他们单纯的世界里,在父亲刘金山的教育下,这种离经叛道的玩意就是耍流氓,就是犯罪,是要被抓起来枪毙的,可是为什么没有警察管,还卖票,还有这么多人如痴如醉?少年的世界观被颠覆,痴痴傻傻说不出话。

    88号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三个深色的小瓶子,每人塞一瓶,自己拧开盖子一饮而尽,招呼刘昆仑:“愣着干什么,喝啊。”

    迪吧里音乐分贝极高,刘昆仑是看88号的口型辨别出她说的是什么,小瓶子上贴着花花绿绿的商标,印着繁体字:联邦小儿止咳露,是香港制造的咳嗽药水,刘昆仑大声道:“我没感冒。”

    “你没感冒,你傻帽了。”88号在刘昆仑耳畔喊道,“喝,喝了摇头。”

    刘昆仑为了显示自己并不是乡下土鳖,拧开盖子一口闷了,刘沂蒙迟迟疑疑的,也一咬牙把咳嗽糖浆喝了,粘稠的糖浆除了甜的齁人之外,没别的味道,88号又去买了可乐和啤酒,一边痛饮一边摇头,刘昆仑觉得这种摇头的动作太过傻B,便退到一边静静看88号狂摇。

    迪吧里人满为患,摩肩接踵,空气浑浊,弥漫着汗臭、烟味、酒味以及各种来历不明的复杂味道,震的耳膜生疼的音乐,充满挑逗的歌词,炫目的灯光和满眼的大白腿,所有的感官都被充分而强烈的刺激着,躁动的荷尔蒙仿佛就要四溢而出。

    刘昆仑看着一个看起来蛮帅的男子挤到88号面前,和她对摇,男子的舞姿很帅,穿着打扮也很时尚,刘昆仑甚至感觉他俩蛮般配的。

    突然之间,88号毫无征兆的出手打了那男的一耳光,不远处的刘昆仑立刻警惕起来,男子没有丝毫迟疑,当即以牙还牙,回了88号一个耳光,然后88号把手里的啤酒瓶敲碎在男子头顶。

    很少有人是单独来迪吧玩的,都是呼朋唤友而来,对方一下涌上来七八个人,刘昆仑挺身而出,拦在88号面前,双方大声争吵着,却只能看见口型听不到声音,互相推搡了几下后,对方指了指安全通道,示意跟他们上去解决纠纷,刘昆仑正有此意,带着88号跟他们走了,回头向姐姐递了一个“放心”的眼神。

    刘沂蒙没有不放心,这次和上回在火车站被联防抓不一样,对手只是一群年轻人,当姐姐的知道弟弟的手段,别把人家打的太严重就好,否则医疗费真的赔不起。

    从安全通道来到地面上,冷冽的风让人的头脑顿时清楚起来,刘昆仑迅速判断对方的战斗力,这群人男女混合,总共十二个人,虽然黑压压一群,但男的只有七个,看穿戴是殷实人家子弟,并不是社会混混,他决定退一步海阔天空,毕竟是88号先动的手。

    可是对方并不给他和解的机会,那群年轻人中有个领头的,一米八几的身高,彪悍结实,爆发力很强,他上来就扇刘昆仑的后脑勺,嘴里骂骂咧咧的,那几个女的也开始推搡88号。

    “刘昆仑,你是不是男人!”88号愤怒的喊道。

    刘昆仑没吱声,他在忍,他在等,对方若是见好就收,他也就息事宁人了,年轻人的尊严没那么重要,被人打几下没关系,但是事不过三,以为自己是软柿子,总捏个没完的话,那就不得不出手了。

    对方哪知道刘昆仑的心思,看他一身廉价黑西装就知道是哪个服务行业的小厮,欺负也就欺负了,领头的继续追着刘昆仑打,也没什么章法,就是轮番打头打脸,用脚踢。

    刘昆仑默默数着,当对方打到第十下的时候,他骤然出手,抓住那人的左臂向前一拉,同时猛踢他左膝盖,那人猝不及防,身子侧倾倒在地上,刘昆仑顺势反关节一掰,咔嚓一声,左胳膊以奇异的角度扭了过去,这还不算完,在那人倒地之后,他又迅疾抬脚照头跺了一脚,坚硬的皮鞋底和人脸亲密接触,滋味可想而知。

    整个过程电光火石一般,不超过两秒钟完成,对方领头的,也是最嚣张凶狠、体格最壮的一个,完全丧失战斗力,进入休克状态。

    其余的人看到自己人被放倒,非但没被吓住,反而跃跃欲试,但他们缺乏团队作战的默契和技巧,只能轮流往刘昆仑的案板上送。

    88号和那几个女生就在旁边亲眼看着刘昆仑用一分钟时间将剩下六个人全部KO,平均每个人耗时两秒钟,她们完全看不到详细动作,那些比刘昆仑高半个头的男孩子到他面前就莫名其妙的摔倒,然后脸上挨一记皮鞋底,就彻底不动了。

    片刻后,世界清净了,只剩下地下传来的喧嚣和呼啸的寒风,刘昆仑对88号说:“走吧。”

    “不走,继续玩。”88号完全不在乎,摸出小镜子补了一下妆,真格的下去继续玩,刘昆仑也一脸的无所谓,舍命陪君子。

    那几个吓呆的女生开始打电话,叫人,叫救护车。

    二十分钟后,接到电话的韦康带着几个人赶到了滚石,从人群中把88号和刘昆仑揪了出来,而对方的援兵也到了,这回来的都是正宗社会人,双方在滚石外面的马路上讲数。

    刘昆仑坐在公爵王里,看康哥一个人面对他们四个穿貂的社会大哥,气势分毫不弱,双手叉腰,时不时伸出手指隔空虚戳着对方,谈了五分钟,双方各自散去,架没打起来。

    韦康回到车里,吸了一口气:“操,外边真冷。”

    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88号关切的问道:“谈的怎么样?”

    韦康扶着方向盘,扭头皱眉看着88号:“我说你能不能少惹点祸,大姑娘家家的,消停点不好么。”

    88号吐吐舌头,耸耸肩,拿出化妆盒来补妆,一副我不听不听就不听的样子。

    韦康又回过头来训斥刘沂蒙:“小妹,你也是的,不看着点小弟,他这种打法,早晚出大事。”

    刘沂蒙心悬起来:“要赔多少?”

    韦康说:“对方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他们的人先调戏咱们,这才引起的冲突,小弟一个人对他们七个,以多欺少本来就不讲究,还打输了更没脸说什么,大不了咱们赔医药费就是,这笔钱当然是谁惹的祸谁出了。”

    刘沂蒙快吓哭了,七个人骨折住院,那可是一大笔开销。

    韦康紧接着戳88号的额头:“听见没,医疗费你出。”

    “我出就我出,有什么了不起的。”88号咕哝道,继而眉飞色舞起来,“对了,康哥,刘昆仑很能打嘢,我还没看清楚呢,人就躺下了。”

    韦康严肃的点点头,回望刘昆仑:“小弟,你在哪学的格斗?”

    刘昆仑说:“我师父挺神秘的,是个拾荒的老头,我也不知道他姓甚名谁,他在垃圾场住了两年,打架就是跟他学的。”

    韦康感慨道:“大隐隐于市啊,你这不是普通的打架,是实战流格斗术,当然底子不好也施展不出来,你的反应速度应该比常人快许多,天下功夫,唯快不破。”

    刘昆仑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没那么神,就是打野架打出来的。”

    韦康说:“你知道他们七个是什么来头么?”

    “不知道啊。”

    “这帮人全是体育学院学散打的大学生,第一个被你打倒的曾经得过江东MMA大赛第四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