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章 公共关系部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得知自己揍的是体院专业练武的学生,刘昆仑毫不惊讶,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

    韦康又问:“你们到这儿玩什么来了?”

    刘沂蒙聪明,一言不发,刘昆仑却很耿直的实话实说:“摇头来着,喝了一瓶咳嗽药水。”

    “你知道联邦止咳露的成分么?”韦康皱紧眉头,“磷酸可待因,盐酸麻-黄-碱,前面这个就是甲基吗啡的主要成分,后面这个是冰-毒的主要成分。”

    “那国家还不都给禁了?”88号反驳道,“说的那么吓人。”

    韦康一瞪眼:“喝多了上瘾,不满足了,慢慢的就开始要溜冰了。”

    看他声色俱厉,88号吓得一吐舌头,不敢再顶嘴了。

    韦康带了三辆车出来,除了他亲自驾驶的公爵王,还有两辆白色的金杯大面包,这是道上人输送战斗人员的专用车,后排座椅都拆了,铺上海绵垫子,能坐十几个人,刚才就算没谈拢当场打起来,对方也占不到分毫的便宜,这也是谈判的底气。

    车队回到敦皇,刘昆仑看到金杯车上下来一大群穿着运动鞋的汉子,体格健硕,赤手空拳,他们是敦皇养的人,康哥的小弟们,刘昆仑正纳闷怎么没看见家伙,金杯车尾门打开,里面一堆的西瓜刀棒球棍链子锁。

    韦康让刘沂蒙回家休息,让刘昆仑跟他到五楼去一趟,88号见势不妙,说声我该上钟去了,一溜烟的消失无踪,韦康也不管她,带着刘昆仑上电梯直奔六楼

    五楼是客房部范围,但平时不对外,只招待内部关系,除了套房还有健身房、棋牌室,相当于更加私密的会所,来这儿消费的老板们大都是脑满肠肥之辈,没有健身锻炼的观念,健身房里活跃的都是安保部的那群精力旺盛无处发泄的壮汉。

    韦康带着刘昆仑进入健身房,让闲杂人等全部出去,把门带上,偌大的健身房安静下来,只剩下他们两人,韦康拿出两副拳击手套,丢给刘昆仑一副,冲拳台一努嘴:“上去练两把。”

    刘昆仑说:“我不用拳套,束缚发挥。”

    “好吧,就这么打。”韦康也丢开拳套,鞋也不脱就上了拳台。

    “康哥,怎么打?”刘昆仑也上了拳台。

    “点到为止吧。”韦康双目精光四射,严阵以待,眼前这个少年深不可测,他可不敢说什么尽管放手来的大话。

    刘昆仑面容平静,眼神竟然没有焦点,让高明的对手都无法判断他的下一步动作,突然之间,他暴起上前,一串组合拳眼花缭乱的扑来,韦康抬臂格挡,却依然感觉到太阳神经丛位置、喉结、太阳穴被点到,力道很轻,但速度极快,如果带上七八成力量,自己这会儿已经休克了。

    他算是明白了,那七个体院生输得不冤。

    “好了,小弟,你真是个好苗子,不当兵都可惜了。”韦康打输了,没有任何不悦之色,反而很兴奋,拿了一罐红牛给刘昆仑喝。

    “康哥,你当过兵。”刘昆仑问道。

    “是啊……过去的事了。”韦康对自己从军的历史不愿意多谈,拍拍刘昆仑的肩膀,“以后别干门童了,到公共关系部来上班,平时就在健身房里锻炼身体,有事跟我出去平事,记住,你只对我负责,别人的话可以不听,明白么?”

    “明白!”刘昆仑立正敬礼,煞有介事,随即回过味来,“不是安保部么?”

    “咱们是维护敦皇的公共关系的,不是安全保卫,巡夜抓小偷看停车场那才是安保部,懂么。”

    “懂了。”

    “公关部不拿死工资,肯定比你现在拿得多。”

    “多多少?”

    “多劳多得,看你为敦皇出多大力了,一次拿十万的也有过。”

    刘昆仑兴奋了:“太好了,我也要拿十万。”

    韦康心里暗暗叹气,说那是用命换的啊,嘴上却说着其他:“对了,以后少和苏晴来往。”

    “谁是苏晴?”刘昆仑眨眨眼,“你是说88号?她叫苏晴啊。”

    “谁他妈告诉你苏晴是88号的?”韦康简直要气笑了。

    “是梅姐啊,她说的,新来的88号头牌花魁,让我不要有非分之想。”

    “梅若华这个娘们逗你玩呢,苏晴是苏容茂的女儿,知道么,敦皇的大小姐,你个傻小子,把敦皇的公主当坐台的,让大老板知道不弄死你。”韦康又好气又好笑,打发刘昆仑滚蛋,“回去挺尸吧,我会给你们经理打招呼,明天过来上班。”

    ……

    回到家里的刘昆仑辗转难眠,他没想到88号居然是敦皇的大小姐,这个发现让他又兴奋又失落,兴奋的是自己居然有了韦小宝一般的遭遇,韦小宝在皇宫里把康熙当成小太监,成了权贵大臣,自己把大小姐当成坐台女,兴许也能沾个光,但是男女毕竟有别,这样悬殊的身份差距,怕是想有点什么就不现实了。

    第二天,刘昆仑依然穿着他的化纤西装来到了敦皇公共关系部,事实上公关部和安保部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那些穿保安服在停车场上指挥倒车的大叔依然是归韦康管的。

    韦康说你怎么还穿工作服,咱们这边服装随意,刘昆仑看看四周,那帮膀大腰圆的同事们穿的大都是阿迪达斯、耐克之类运动系列,这是社会人的标配之一,有档次,打架也方便。

    “我没有别的衣服。”刘昆仑说,这是实话,他来到城市的时候还是深夏,穿的是短袖衫,现在已经是初冬,大街羽绒服、呢子大衣比比皆是,他依旧是一套敦皇发的涤纶黑西装,里面一件白衬衫,单皮鞋,不穿秋裤。

    韦康想了想,起身打开衣橱,提了一套自己的西装出来,刘昆仑眼睛亮了,他认识这套西装,是康哥经常穿的一套,藏青色雅戈尔纯毛料西装,腰部可调节,百货大楼的专柜里有卖,标价998,他经常跑去看,但不敢试穿,只是摸摸面料,憧憬一下而已。

    “穿上,试试大小。”康哥靠在椅子上,点燃一支烟,笑眯眯看着他。

    刘昆仑心里一热,他当然不会嫌弃康哥把旧衣服给自己穿,相反非常感动,他是熟读三国演义的,知道那些豪杰在招揽部下时总要将自己的大氅脱下,披在欲招降的小弟身上,对方立马纳头便拜,对这种古典主义的英雄之间的情谊,刘昆仑有一种迷之向往。

    穿上笔挺的毛料西装,看着镜子里的英姿勃勃的自己,刘昆仑不自觉的两手撩开西装下摆叉腰站立,这是韦康的经典动作,他已经潜移默化的学会。

    “还缺一件衬衫。”韦康回身又拿了件没拆封的白衬衫,全棉免烫高支纱,商店里要卖到二百元以上的高档衬衫,康哥只穿白衬衫,平时就住在公关部的套房里,这里就是他的家。

    衬衣包装的很严实,用了白纸板内衬和硬塑料的领衬,起码十来根大头针将衬衫牢牢固定成方形,刘昆仑慢慢的拆着,莫名生出一种仪式感来,仿佛穿上这件衣服,他就真正融入了这里,成为敦皇牢不可分的一份子。

    刘昆仑的身板比较单薄,脖子细,穿韦康的衬衫大了两个码,但是考究的衬衫配上笔挺的西装,确实有种人靠衣装马靠鞍的味道。

    “行了,到处溜达溜达,熟悉一下,晚上一起吃饭。”韦康说道,“咱这儿比较宽松,别走远就行。”

    刘昆仑已经急不可耐要出去显摆了,韦康又甩给他一包烟,嘱咐他嘴甜点,见到前辈要敬烟,要懂礼貌。

    升级为“公关先生”的刘昆仑兴奋地荷尔蒙四溢,在敦皇六层大厦上上下下走了个遍,这和他当门童时的偷偷摸摸溜达截然不同,这是猛兽在巡视自己的领地,和康哥一样的行头给他了信心上的加持,甚至有个财务部的高度近视男远远的把自己当成了韦康,这更让他开心不已。

    晚上七点,饭后,韦康召集公关部同事们开了一个小会,强调了身为“公关”的规章制度,第一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禁止在场子里动手,挨了打都不许还手的。

    同事们以千奇百怪的姿势瘫坐在椅子上、沙发上,一个个百无聊赖,唯有刘昆仑端坐如钟,认真的听着,他知道康哥主要是说给自己听的。

    “咱们不是黑社会,咱们是开门迎客,和气生财的生意人,任何情况下不许和客人发生冲突,有闹事的劝走就行。”韦康说道,“第二条,不许和小姐瞎搞,真好这一口的,去别的场子找。”

    下面一阵哄笑,大家的目光集中在一个刺猬头年轻人身上。

    韦康接着说:“昆仑大家都认识吧,这是我亲弟弟,都照顾着点,就这样吧,散会,下了班我安排夜宵。”

    刘昆仑一个打七个的事迹已经人尽皆知,又是康哥的弟弟,大家轰然相应,都说康哥不要问了,绝对照顾好咱弟弟。

    华灯初上,红尘男女三教九流慢慢汇聚到敦皇,餐厅、KTV、洗浴中心都忙碌起来,韦康亲自带刘昆仑熟悉工作,坐在监控室内可以看到停车场、大堂、走廊、收银台、后门等处,基本上每个角落都在监控之中,有好几次韦康看到有熟悉的车辆驶入停车场,立刻下去招呼,在大堂迎接贵宾,送入VIP包间,过十几分钟再去一趟,送上芝华士,陪贵宾喝上两杯,谈笑风生一番。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刘昆仑一直陪在左右,帮康哥点烟倒酒,忙完一波,韦康到阳台上抽烟,刘昆仑问:“康哥,每天都这样啊?”

    “不然呢?”韦康道,“你以为天天打架啊,咱们这儿不是滚石那种年轻人扎堆的地方,到敦皇来的大都是体面人,来寻开心找乐子的,不是来打架斗殴的,偶尔有发酒疯的,也是自己情绪管控不住,不是针对敦皇,所以不需要动武,”

    “如果有人故意捣乱呢?”刘昆仑还是不死心。

    “报警啊。”韦康笑了,“寻衅滋事的,交给公安机关处理。”

    刘昆仑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他觉得敦皇养这么多彪悍的汉子肯定不是为了维护所谓的公共关系。

    忽然韦康腰间的对讲机响了:“康哥康哥,洗浴中心这边有吃霸王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