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章 一个下岗工人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吃霸王餐的听说过,吃霸王鸡的还是头一回见,刘昆仑跟着韦康来到洗浴中心前台,这位爷正坐在沙发上抽烟,翘着二郎腿,脚上穿着蓝色塑料拖鞋。

    洗浴中心在负一层,通过电梯上下,客人来了之后,第一个步骤是换拖鞋,结账的时候也是先付钱,再用号牌换自己的鞋子,通常是不允许穿着拖鞋的客人离去的,那意味着逃单。

    这位吃霸王鸡的爷就是企图穿着拖鞋上电梯被拦下的,两个服务员站在旁边看着,他吞云吐雾,泰然自若,见韦康来了也不心虚,还掏烟套磁:“韦总,忙着呢,这点事怎么你还过来了,不就是没带钱呢,多大事儿啊,记我账上,下回一起给。”

    韦康认识这个人,笑眯眯推回烟:“尤老板,手头不宽敞你早说啊,咱们这儿概不赊欠,你又不是不知道。”

    尤老板说:“确实忘了,要不你派个人跟我回家拿钱去?”

    刘昆仑端详着这位尤老板,面有菜色,瘦骨嶙峋,极不健康的样子,衣服也寒酸的很,哪有半分老板的气派。

    韦康一扭头,冲柜台上说:“这回就算了,记我账上,给尤老板拿鞋。”

    服务员很不情愿的戴了手套,将一双鞋跟磨损严重的翻盖黑皮鞋丢到尤老板面前,尤老板趿拉着鞋,挑起大拇指:“行,韦总仗义,得空我安排,走了啊。”说罢上了电梯,扬长而去。

    刘昆仑看看电梯门,看看韦康,有些不解。

    韦康走到楼梯间,拿起对讲机:“小健,你过来一下,处理个事。”

    两分钟后,刺猬头来了,韦康说:“你带小弟去教育一下尤老鼠。”

    “懂。”小健一点头,冲刘昆仑打了个响指:“走,跟哥哥去办人。”

    两人出了敦皇大门,就看到尤老在前面走着,行色匆匆,一般来敦皇消费的人不是开车就是打车,步行来洗澡放松的还真少见。

    前面有条黑漆漆的巷子,小健给刘昆仑使了个眼色,两人上前一左一右,把尤老鼠夹着带进了巷子,走了七八步,一把掼倒,二话不说拿大皮鞋照身上踹,刘昆仑一边踹一边学习,小健哥的力度和打击部位都很有讲究,这种揍法能把人打的住院一个月,但伤不到内脏,不会致命。

    一通暴打之后,两人整整衣襟,闲庭信步绕个弯子回去,路上小健问刘昆仑要了一支烟,抽了两口说了句没头没尾的话:“你可别听他们瞎说关于我的事儿啊。”

    刘昆仑懵懂的点点头:“嗯。”

    回到敦皇,小健继续回去值班,刘昆仑依然跟着韦康巡视。

    韦康说:“你是不是奇怪,我为什么不报警。”

    刘昆仑说:“不奇怪。”心里想洗浴中心是干什么我还不清楚么,这种事儿怎么好经官动府,报警处理。

    韦康说:“不是你想的那样,咱们是正规洗浴,正规按摩,关键在于尤老鼠这个人,他是个粉友,玩四号的,这种人渣送派出所也白搭,弄死他吧又不至于,只能这样处理了。”

    刘昆仑说:“我懂了。”

    ……

    深夜的城市,从万家灯火慢慢到万籁俱寂,客人们终于渐渐离开,餐饮部下班了,洗浴中心也基本上也打烊了,只有KTV内还有些客人不眠不休,彻夜狂欢。

    十二点半,刘昆仑的对讲机里接到康哥的呼叫:“小弟小弟,下班别走,我请宵夜。”

    近江有个夜市大排档,市政府在步行街上划了了一段区域给下岗工人开餐饮生意,每到傍晚,各种炒菜、烧烤、火锅令人眼花缭乱,有些生意好的会一直营业到凌晨,无论春夏秋冬,风霜雪雨。

    刘昆仑不是没和同事去过夜市,他当门童的时候也经常和服务员们一起来吃夜宵,但那阵仗完全没法和今天相比,康哥把全公关部的兄弟们都叫上了,十几口子壮汉占据了一家炒菜摊子,大冬天的露天排挡都搭了帐篷,中间围着汽油桶改装的火炉子,烈酒热菜,吃的热火朝天。

    韦康没穿西装,而是换了一件干练的黑色皮衣,他居中而坐,高举酒杯,说今天敞开了剋,算是给小弟接风。

    刘昆仑是这里最年轻的,每个人都比他年龄大,资历深,但谁也不敢小觑这位放倒七个体院生的少年,大家推杯换盏,酒酣耳热,各种吹牛逼的故事嗡嗡在耳边响着,空的白酒瓶,啤酒瓶摆了一地,刘昆仑一心逞能,来者不拒,白酒起码喝了一斤半,啤酒无数,还仗着年轻人肾好,就是不上厕所。

    他喜欢这些伙伴,喜欢这种豪情万丈挥洒恣肆的生活,他觉得自己找到了归属感,自己是食肉动物,是凶猛的野兽,天生就该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秤分金银,这儿才是他该待的地方,而不是在会所大堂门口帮人开车门。

    终于,刘昆仑的膀胱承受不住压力了,他悄悄出了帐篷,外面寒风刺骨,黑暗中一片狼藉,那是夜市的垃圾堆,也是喝多的人走肾的地方。

    刘昆仑刚拉开拉链,就觉得后背顶上了一个利器,有人压低声音在耳畔说:“朋友,借点钱花花。”

    居然被打劫,刘昆仑有点想笑,十几个膀大腰圆的兄弟就在不远处,一嗓子就喊过来,这人居然敢拿刀子抢自己的钱,他毫不在意,打个酒嗝,开始挥洒膀胱的压力,飞流直下三千尺,浇灌着泔水桶。

    打劫的恼羞成怒,手上加了力道:“还敢尿,信不信我一刀攮死你。”

    刘昆仑猛回身,一股激流喷在抢劫犯身上,虽然不及消防水龙有力,也大大打击了犯罪分子的气焰,那人下意识的后退两步,手足无措,刘昆仑紧跟着一记飞腿,把人踢的踉跄倒栽葱倒下,这才慢条斯理的收拾家伙,拉上拉链,把人叫了过来。

    抢劫犯被拖到帐篷里喝令跪下,一群醉醺醺的大汉大马金刀的坐着,摆出三堂会审的架势,韦康用脚尖挑起那人的下巴,露出一张饱经风霜的中年人面孔。

    “你哪儿的,叫什么名字,知道抢劫犯法不?”韦康问道。

    那人一言不发,小健上去抽了他一耳光,在他身上摸索了一番,找出一个钱包来,是个夜市买的人造革钱夹子,假的鳄鱼牌,边缘都开线了,钱夹子空荡荡的,只有一张五元钞票,几个硬币。

    小健从夹层里拿出了身份证,念道:“张卫东,1969年7月18日,近江市鼓楼区御井南巷802号纺织宿舍6号楼2单元602。”

    韦康面色微微一变,勾勾手让小健把身份证拿过来,比对了一下,问道:“张卫东,你是纺织厂的?”

    跪在地上的张卫东犹豫了一下,终于开口:“对,纺织厂的,厂子被领导便宜卖了,下面工人都吃不上饭了。”

    刘昆仑心一软,他知道城市里有很多人下岗没了工作,有本事的摆摊做生意,没本事的就只能一家老小喝西北风,张卫东就是那种没本事还有贼胆的,居然在太岁头上动土,不过这人挺可怜的,不知道康哥会怎么处理。

    韦康继续审问:“开张几回了?”

    张卫东嗫嚅道:“头一回。”

    地上扔着那把凶器,是一把红色木柄螺丝刀,搞不好还是纺织厂设备科的公物哩。

    韦康点点头,说道:“吃不上饭也不能抢劫啊,逮着要判刑蹲监狱的你知道不?那你妻儿老小不是更没饭吃。”

    张卫东沉默了。

    韦康也不说话,似乎在思索什么。

    刘昆仑很担心康哥报警处理,张卫东不是吸毒鬼,是走投无路的工人,打他一顿没意义,送派出所法办似乎是最合理的解决办法。

    伙计们继续喝酒吃肉,张卫东跪在地上垂头丧气,韦康抽了半支烟,忽然说:“我有个活儿,你愿意干不?”

    张卫东猛抬头,毫不迟疑道:“愿意。”

    韦康嘴角勾了一下:“我还没说什么活儿,你就愿意?是在澡堂子里搓澡,你愿意么?”

    张卫东问:“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看你了,手艺好的话,两三千不是事儿。”

    “我愿意!”张卫东郑重回答。

    “行吧,你先回去,身份证我拿着,明天你到敦皇来找我,我叫韦康。”

    刘昆仑松了一口气,这大概是最好的结局了。

    张卫东走了,宵夜也该结束了,大部分伙计各自散去,韦康带着小健和刘昆仑回敦皇值夜班,大冬天的没啥事,先去洗浴中心泡个澡,解解酒。

    更衣室里,刘昆仑脱下他那双廉价的灰色涤纶袜子,一股难以名状的味道弥漫开来,仅有的几个客人都掩住了鼻子眼泪汪汪,服务生无言的拿出空气清洗剂喷罐来,妄图用浓厚的化学香味掩盖这股浓烈,当然是可耻的失败了。

    刘昆仑面红耳赤,他的袜子不但味道辣眼,还破了两个洞,韦康说:“小弟,袜子烂了就扔了吧,服务员给拿一双新袜子。”

    脱了衣服,三人趿拉着拖鞋进入洗浴区,下池子泡着,一池碧绿也不知道加了什么药水,韦康闭目养神,手机和对讲机用干毛巾包着放着池子沿上,小健也用干毛巾包了烟和打火机,他是大烟枪,随时烟不离手。

    泡了一会儿,小健忍不住问道:“小弟,你打架打的够多啊,你这身上的皮都没一寸是好的了。”

    刘昆仑身上伤痕累累,虽然没有小健说的那么夸张,也算是触目惊心了,他淡淡一笑说:“基本上都是小时候我爹打的,打架伤的倒不大多,就这儿是刀砍的,这儿是钢筋扎的,这儿是带刺的铁丝网缠在身上弄的……”

    小健啧啧连声:“这爹是亲的不?”

    刘昆仑不接话,他想了想还是决定问问康哥,为什么那样处理张卫东的事儿。

    韦康说:“张卫东是个下岗工人挺可怜没错,可是下岗的多了,也没见谁去抢劫,可见他要么少根筋找不到活,要么好逸恶劳,不肯吃苦,所以我问他愿不愿意干搓澡的。”

    “他要是不愿意呢?”刘昆仑好奇道。

    “他要是愿意,说明能拉下脸,放下国企工人的所谓尊严,还有的救,他要是不愿意,那就说明这个人没救了,只能送派出所,让法律教育他做人。”韦康闭着眼睛说道。

    “那他如果是骗你呢,先答应,然后各种推脱。”刘昆仑想了想又问道。

    “身份证在我这,我有的是办法让他走上正途。”韦康眼睛睁开,精光四射。

    小健附和道:“康哥绝对是讲究人,金刚怒目,菩萨心肠。”

    刘昆仑心服口服,三人洗好澡,换了浴袍,在休息厅沙发上躺着看大屏幕上的香港老电影,林正英抓鬼。

    小健哥早已鼾声雷动,刘昆仑却辗转难眠,他瞥见康哥双手枕在头后,眼神深邃,若有所思,如同一尊雕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