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章 不羁的醒与醉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清晨,伤痕累累的陆地巡洋舰终于抵达敦皇。

    韦康开了一间客房,让吴刚先休息,他开了一夜车就不用跟着了,然后送马君健和李随风去医院,小健被狗咬伤,需要注射狂犬疫苗以及重新包扎,李随风被拘禁多日,也需要检查身体,本来不想让刘昆仑来的,但他执意相陪。

    医院急诊室外,刘昆仑依然穿着被狗血浸透又干涸了的西装,走路飒飒带风,一张年轻的脸骄傲的扬起,他知道,经此一战,自己在敦皇的地位就奠定了。

    一个护士看到满身血迹的刘昆仑,惊讶的捂住了嘴:“你没事吧?”

    “没事,毫发无伤。”刘昆仑摆出一个自认为很帅的造型,护士却宛如受了惊吓的小猫一般逃走,她觉得这是个打架斗殴受伤的社会混混,就差没打电话报警了。

    小健受伤很重,伤口深可见骨,但却没有致命伤,修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韦康安排他留院观察,又打电话叫了两个人来陪护,这才带着刘昆仑离开,回敦皇补觉去。

    这一觉睡到下午四点才缓过来,刘昆仑发现自己没衣服穿了,他只好给四姐姐打电话求助,刘沂蒙正好在值班,直接刷卡进门,看到丢在地上血迹斑斑的白衬衣和西装,吓了一大跳,把弟弟从被窝里薅出来一顿检查,这才放心。

    刘昆仑说:“姐啊,我衣服沾狗血了,帮我洗洗吧。”

    刘沂蒙赌气道:“洗什么洗,扔了吧。”

    刘昆仑说:“这可是康哥给我的衣服。”

    “哦,我看看。”刘沂蒙捡起血衣,看看标签,衣服是全毛的不能水洗,血衣送干洗店人家都不一定给你洗,不过这衣服是康哥给的,又那么贵,说啥都得处理好。

    刘昆仑又穿上了那套涤纶黑西装,来到安保部,伙计们都低头看报纸、玩手机,没人搭理他,康哥也不在,他有些失落,摸出一支邹巴巴的香烟来,刚叼在嘴上,忽然打火机从四面八方伸过来,刘昆仑瞬间被火苗簇拥着,众星捧月一般,伙计们一个个露出坏笑来,原来他们已经知道某人昨夜血战群狗的壮举了。

    刘昆仑随便就近点着了烟,刚要说话,韦康从外面进来了,慢而有节奏的拍着巴掌,安保部的伙计们也纷纷跟着鼓掌,“牛逼”“猛人”之类的朴素而又热烈的溢美之词不绝于耳,有人提议:康哥,晚上安排不?

    “安排,必须安排,一条龙!”韦康豪爽的笑道,“今天先来一场,等小健出来,再整一场,小弟,你跟我来一下。”

    把刘昆仑叫到里间,韦康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你的。”

    刘昆仑兴奋了,当场点钱,韦康笑眯眯的看他一五一十的数着,笑道:“一万块,爽吧。”

    “谢谢康哥。”刘昆仑开心无比,一万块,是他父母捡垃圾两年的收入,也是四姐当服务员一年半的收入,自己只用一晚上就挣来了,以后前途远大,月薪十万不是梦。

    “别谢我,是大老板奖励你的。”韦康忽然严肃起来,“也是你用命换来的,要不是你,我们这回都得散熊,纵横江湖多少年,被一群狗给咬死,说出去都丢人。”

    刘昆仑眨眨眼:“这钱不该李随风出么?咱们救了他的命,他总得表示吧,不能因为是老板的朋友就不讲究。”

    韦康说:“谁说他是老板的朋友。”

    刘昆仑愕然了,不是朋友,怎么苏容茂还派出最强阵容舍了命营救李随风。

    “李随风欠了老板五百万,他要是出事,这笔钱就黄了。”韦康冷笑道。

    刘昆仑好像明白了。

    六点半,庆功宴在敦皇餐厅六号包间进行,奇怪的是李随风没来,苏容茂没来,连吴刚都没出席,只有安保部的这帮兄弟自娱自乐,韦康当然是不折不扣主角,毕竟他是行动的指挥者,也是大家的大哥,但刘昆仑的光芒也掩盖不住,作为刚加入的新人,他崭露头角,成绩傲人。

    这一场大酒喝的天昏地暗,平均每人一斤半白酒,啤酒无数,满地都是酒瓶子和空烟盒,包间内乌烟瘴气,已经有人出溜到桌子底下,也有人歪着头流着涎水鼾声大作。

    韦康看看差不多了,提议道:“走,唱歌去。”

    几个已经睡着的醉汉一听这个,立刻醒来,一抹嘴道:“走!”

    唱歌也在敦皇的KTV内进行,这是刘昆仑第一次以消费者的身份进入房间,宽敞的超大包间,浓郁的巴洛克装饰风格,金碧辉煌,繁复浓艳,兄弟们欧式宫廷式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叼着烟,审视着妈妈桑带进来的“佳丽”们。

    佳丽们都穿着两头短的小裙子,排成一排,搔首弄姿,韦康说:“让小弟先挑。”

    刘昆仑眼花缭乱的,哪里挑的过来,没等他回过神来,一阵香风袭来,某位佳丽不请自来,一屁股坐在他身边,熟悉的声音响起:“谁都不许和我抢,童子鸡是我的。”

    原来是梅姐,大家哄然大笑,纷纷说好,就梅姐吧。

    刘昆仑说不行,得换,求救的眼神看着韦康,韦康笑而不语,梅姐一把揽住刘昆仑:“换什么换,我话都说出去了,谁敢和我争啊,今天就让姐姐好好疼疼你。”

    无数啤酒、果盘、小吃摆上桌,这是一场内部狂欢,因为招待的是自己人,大家都很放松,毫无忌惮的发泄着压力,吼歌,站在桌子上跳舞,喝酒抽烟玩骰子,唯有韦康夹着烟,坐在角落里静静看着大家发疯。

    梅姐到底年纪大,走过去问康哥怎么不唱歌。

    “唱的不好,你们唱吧。”韦康摆摆手。

    “瞎说,你唱歌可好听了,我听过的,我帮你点。”梅姐不由分说跑到点歌台前,撅着屁股操作了半天,把新点的这首歌切到最前面,关掉音乐,拿起麦克风说:“大家注意了,下面有请康哥……”

    包间顿时安静下来,紧跟着掌声雷动,韦康见躲不过去了,只好拿了麦站在屏幕前,酝酿着感情。

    大屏幕上出现了《古惑仔II之猛龙过江》的画面,一群穿着白色衣服拿着白鞘刀、铁尺、链子锁的香港矮骡子站在霓虹灯下,摆出豪放不羁的架势,这是所有大陆江湖儿女耳熟能详的一首《友情岁月》,

    音乐响起,康哥开始深情演绎,和那些鬼哭狼嚎不同的是,他不但调子准,粤语标准,声线都和郑伊健接近,引起一阵阵口哨声叫好声。

    不相信会绝望,不感觉到踌躇

    在美梦里竞争每日里进取

    奔波的风雨里,不羁的醒与醉

    所有故事像已发生漂泊岁月里

    这不就是当下的生活写照么,浴血奋战,醇酒美人,挥洒青春,不醉不归,

    刘昆仑不知不觉跟着唱了起来,梅姐很会心的将另一只麦塞在他手里,于是这首歌变成了二人合唱,进而变成全包厢的集体大合唱,佳丽们也手舞足蹈,包间内热血沸腾。

    唱歌的节目没有拖得太久,毕竟姐妹们还要赶下一场,按照康哥的一条龙,最后一步是洗浴中心走起,一帮醉醺醺的汉子转到负一层,在大池子里洗完,刘昆仑看到了张卫东,穿着印着“第三届纺织大比武纪念”的背心和大裤衩,正在卖力的给客人搓澡,看到他们进来,热情的打了个招呼,看来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的工作。

    汉子们胡乱洗完,来到楼上休息厅,黑暗中的墙角,坐着一排几十个花枝招展的按摩技师,这儿和KTV不一样,是明码标价的,有贵宾驾到,技师们上来招揽生意,有兄弟非要给昆仑弟安排一个,这回刘昆仑是打死不接招了。

    韦康挥手让他们别瞎闹,笑道:“小弟,没想到你还是个老实孩子。”

    刘昆仑心里想的是苏晴,嘴上却说:“庸脂俗粉,硬不起来。”

    韦康没说什么,抬头看投影大电视,屏幕上不再是林正英抓鬼,而是最新的港片《无间道》。

    “小弟,你有什么打算么?人生规划之类。”韦康突然问道。

    “我想正式学开车,像吴哥那样开一手好车,谁也撵不上。”刘昆仑憧憬着说道。

    “嗯,开车算是一门技术,还有呢?”

    “我想学打枪,我都没摸过枪。”想到韦康的腋下那个和电影里一样的快拔枪套,刘昆仑就忍不住流口水。

    “也可以学,但是这些都是具体的事情,你还年轻,将来想做什么呢?”

    “我想像康哥你一样,做大哥。”刘昆仑毫不掩饰自己的雄心壮志。

    韦康笑了,摸出一支烟来,点燃,看着屏幕若有所思,烟头的红色在黑暗中忽明忽暗。

    “混社会没出息,要么年纪轻轻横死街头,要么在大墙里面度日如年,大多数混不出头绪,到老还是个社会底层,只有极少数人才能真正混成大哥,你还小,想清楚再说吧。”

    刘昆仑被泼了一瓢冷水,但并未消沉,他自有如意小算盘,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该瞒着康哥,鼓起勇气说:“康哥,我想追苏晴。”

    韦康扭过来看着他,似乎将他的小九九全都看透,半晌才说:“记住,不属于你的女人,不要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