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九章 死谏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韦康更加绝望,刘昆仑侥幸没死,但他马上也会死了,因为PPK的子弹已经打光,毒贩把自己打死后,转身一枪就会把刘昆仑彻底打死。

    毒贩从韦康的瞳孔倒影中发现了异样,猛然回身,但是已经晚了,刘昆仑手中的枪发射出一团火焰,第一发子弹就准确击中毒贩的前额,在他眉心开了一个洞,在他脑子里横着前行,掀开了后脑勺,内容物喷了韦康一脸。

    危险解除,韦康长出了一口气,躺在座位上喘了几口粗气,擦把脸,下车,捡起毒贩的自动步枪,喊一声:“没事吧!”

    “肋骨兴许断了几根,不过不碍事。”刘昆仑说,“康哥你救了我一命,要没有防弹衣,刚才我就死了。”说着从防弹衣下面拽出一块嵌着弹头的钢板来,原来他自行给凯夫拉防弹衣加了内衬,二者结合这才挡得住步枪子弹。

    “说什么呢,你还救了我一命呢,要不是你那一枪,我就死了。”韦康说,“对了,你哪来的子弹。”

    刘昆仑将PPK倒持着递回去,说:“上回你教我打枪,我把子弹壳捡回去,找老邢重新装了**和子弹头,总算是派上用场了。”

    原来上回刘昆仑交给脏孩的那包东西就是子弹壳,老邢人称枪神,在铁道旁搭了间小屋专门造枪造子弹,算是道上的技术人才,也是大垃圾场范围的人,所以刘昆仑知道他,这一批子弹壳并不是每一枚都能用得上,老邢只装出六发新子弹来,弹头用的是自己灌注的铅弹,射程近,但是威力不小,等同于炸子儿达姆弹。

    刚才刘昆仑挨了一记短点射,躯干位置中了三发子弹,开枪的人枪法极好,三发子弹命中位置极为接近,都打在钢板上,巨大的冲击力将他打的倒飞出几米远,肋骨被撞断,疼的龇牙咧嘴差点休克,一时半会爬不起来,眼瞅着剩下那名抢手要过来补枪,那可真的完蛋了,幸亏康哥出手,把他引走了,刘昆仑这才忍痛爬起来,走到毒贩尸体前检查枪械,那支步枪已经打空了,毒贩身上没有弹匣了,也没有手枪,他只能拔了匕首继续当武器。

    好在不远处的地方丢着一把打空了的PPK,这时候时间已经来不及重新装填弹匣,再晚一步韦康就要被人打死了,所以他拉开枪膛填了一枚子弹进去,回膛,开枪,当场打死了最后一个毒贩。

    “你小子可以。”韦康可以想象刚才发生的一幕,他收了枪,拍拍刘昆仑的肩膀,向车间走去。

    刘昆仑在那个被爆头的家伙身上,搜出了一把异形五四,扳机上冲了三个孔,握把位置明显粗壮了许多,卸下弹匣一看,是双排单进的7.62手枪弹,估计是某种外贸型号。他不动声色将枪插在腰间,用上衣遮住。

    两人把化工厂里里外外,仔仔细细抄了一遍,确实没有第三个人在,除了大批制毒原料外,又有重大发现,在一间储存室内有大量的塑料布包裹严密的白色结晶,数量极其庞大,数不胜数,还有一批武器弹药,包括一支用步*装的*发射器和五枚45毫米枪发*,以及十几枚美式*。

    毒案和枪案是并生的,有毒必有枪,贩毒是死罪,所以犯罪分子往往配备枪械,很多毒贩在交易时怀揣*,遇到警察就来个同归于尽,但武装到这种程度的,确实少见。

    “这就是*成品。”韦康指着那些白色结晶说,回头看刘昆仑,“咱们破了一个惊天大案,也许是江东有史以来最大的*案。”

    “不行了,康哥,得换条裤子了。”刘昆仑说,被污水浸透的裤子贴着大腿,湿冷无比,再不换下来就得关节炎了。

    化工厂有宿舍,有四个人的床位,有换洗衣服,两人找了裤子和鞋换上,围着电暖气烤火,这儿的用电不通过供电局的市电,而是自己用柴油机发电,桌上还有酒菜,刘昆仑拿起瓶子对嘴喝了一口,递给韦康,两人对饮起来,将剩下的半瓶茅台给干了。

    两具尸体一东一西,血迹已经干涸,鞭炮声零落下来,雪花飞舞,从小雪变成了鹅毛大雪,俩兄弟在电暖气旁商量起未来。

    “没想到咱们这个二人组合干的第一炮买卖就这么大。”刘昆仑笑道,掏出烟来,点了两支,递给康哥一支,此时此刻,他才觉得自己够格能和康哥坐在一起,只不过腿肚子却在转筋,这是后怕的,人总归会有恐惧,在面临死亡的时刻或许不会,但事后想起来曾经和死神擦肩而过,还是要毛骨悚然。

    韦康看他拿烟的手都在哆嗦,笑道:“第一次杀人吧?”

    刘昆仑差点哭了:“康哥,谁没事杀人啊,打架是常事,杀人没干过。”

    “我当兵的时候,打死过几个人。”韦康说,深深吸了一口烟,似乎不愿回忆往事,“杀人,哪怕是杀坏人,都挺恶心的。”刚才他认真的洗了一个脸,把*血迹都洗干净了。

    “现在怎么办,毒贩子肯定不止这俩。”刘昆仑说,“这俩我都没见过,他们的工厂被咱端了,肯定要报复,不过咱们在暗处,谁也不知道是咱俩干的。”

    韦康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刘昆仑说:“一把火烧了这里,起码让他们不能再生产毒品,然后咱们劝劝老板,别再和制毒的来往,我想老板这么聪明的人,应该会同意的。”

    韦康说:“放火可不行,会把不相干的人也招来,既然老板是聪明人,当初就不该和制毒贩毒的搭上关系,小弟啊,马克思说过,当利润达到300%的时候,资本家会不顾一切铤而走险,甚至会把绞死自己的绳索卖给造反者,一旦搭上毒品,就很难脱身了。”

    “难也要脱,为了敦皇这么多员工,为了苏晴,他必须和制毒的一刀两断。”刘昆仑斩钉截铁道,将烟蒂狠狠一扔,显示自己的决心。

    “如果他不愿意放弃这一块的收入呢?”韦康步步紧逼,“老板的摊子铺的很大,需要用钱的地方多,山西买煤矿,印尼买油田,这都是花钱的无底洞,你以为一个日进斗金的敦皇能填满这些窟窿么,十个敦皇都不够!”

    刘昆仑沉默了一会儿,他年轻的头脑不足以考虑这么深远的问题,但他有自己的坚持,“煤矿和油田,暂时不买就是,那也不能碰不该碰的东西。”

    “小弟,你可以的。”韦康伸过手来,再次拍拍他的肩膀道,“多少亿万富翁不明白的道理,你一句话就道破了,这就是人的贪欲,能毁灭一切。”

    “总之,他不答应也得答应,由不得他了!”刘昆仑发狠道,胸中一股壮志豪情,好像匡扶危难力挽狂澜的忠臣良将,他认为苏容茂终究会醒悟,最终会感谢自己,苏晴也会感谢自己,敦皇的每一个人都会因今晚自己和康哥的舍命搏杀而受益,只是真相或许他们永远不会知道了。

    武死战,文死谏,刚才已经死战过,等天一亮,刘昆仑就会去向苏容茂发起死谏,至于结果如何,他不想去猜,也不在乎,他自认为已经做到了自己该做的事情。

    这场雪下得特别大,天亮的时候,四野已经白皑皑一片,连污秽不堪的大垃圾场都变成洁白无瑕的世界,雪还在继续下,他俩的车都是轿车,怕是无法穿过厚厚的积雪开回去,好在院子里就有越野车,刘昆仑说:“咱们开丰田回去吧,这个车好,比中吉普强多了。”

    韦康哭笑不得“小弟,那不是中吉普,那是奔驰G,老牛逼了,比丰田还好。”

    “反正都是好车,全给他开走。”刘昆仑恶狠狠道。

    韦康说:“这是贩毒的罪证车,不然都开走也不赖,算了,留下也是个后患,咱俩就开一辆走吧。”

    两人开了奔驰G出来,只见那汪富含化学成分的污水仍未结冰,在白茫茫一片中闪着暗黑的光彩,小心翼翼的穿过水面,经过垃圾村,奥迪车河公爵王上都蒙了一层厚厚的积雪,路很难走,低底盘的两驱轿车确实难以开回城去,但是越野车中的王者奔驰G就没有这个困扰了,两人在雪地中一路缓行,开了一个小时终于上了公路,今天极冷,被车辆轧实在的雪变成了冰,路面很滑,交通市政的工程车在路上撒着工业盐,铲雪车也在忙碌着,进入城区,交通并没有得以缓解,拜年的人们堵的到处都是,雪还在下,只是小了许多。

    按照苏容茂的习惯,除夕夜他会在敦皇守岁,说白了就是打一夜麻将,然后大年初一上午开团拜会,在市区的员工一起来聚一聚,乐呵乐呵,增强凝聚力,所以韦康驾车来到敦皇附近,他说:“小弟,这车就别往里开了,被监控拍到不好。”

    刘昆仑说:“对,这车别和敦皇扯上关系。”

    韦康一打方向盘,把车停到了旁边一条巷子里,两人没急着下车,神色冷峻,因为接下来的活儿比摆平制毒工场还困难。

    刘昆仑说:“康哥,还是我一个人去吧,他不听,你再上。”

    韦康点点头:“那行,你先去说,不行我再去说。”

    刘昆仑说:“你不行,我再让苏晴去说,苏晴还不行,就让阿姨去劝,我就不信他不听这么多人的劝。”说着说着,冷峻变成了乐观的自信。

    “去吧,小心点。”韦康拍拍刘昆仑的肩膀,“肋骨没事吧,要不先去医院看看?”

    “没事,现在不大疼了,我去了。”刘昆仑下了车,潇洒的甩上车门,大踏步的去了,走着走着,脚步蹒跚起来,想必是身上的伤开始作怪。

    韦康看他背影消失,才拿出手机,发现没电关机了,换上电池,开机,看到好几个未接电话,想了想,还是回拨过去:“詹支队,我小韦,有重大进展……”

    ……

    敦皇五楼,团拜会还没开始,苏容茂虽然打了一夜麻将,但精神尚佳,他穿着睡衣,正在点雪茄,见刘昆仑进来,招呼他坐,问道:“怎么样,开回来不大容易吧,这一场雪够大的,不过对庄稼好。”

    刘昆仑没坐下,神情严肃,苏容茂点着了雪茄,抬头看看自己的司机,似乎有点不对劲,往日总是西装笔挺的刘昆仑居然上身西装,下面一条肮脏的87式迷彩服裤子,一双胶靴。

    “你打鱼去了?”*茂笑道,“还是和人打架去了?”

    “老板,我有事和你说。”刘昆仑开门见山,平静无比地说道,“我把制毒的厂给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