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章 幻灭崩塌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苏容茂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没有装傻充楞回避问题,而是直接问道:“怎么回事?昨晚上去干的?你没受伤吧?”

    刘昆仑很感动,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老板竟然还关心自己的安危,他更加觉得这件事没做错,他拿出一包东西来,是被透明塑料袋层层包裹严密的*,这一包足有五公斤之多,放在苏容茂面前,来证明自己确实没撒谎。

    “我昨晚上回家,偶然发现工厂就在那边。”刘昆仑一边说着,一边留意着老板的表情,“化工厂被污水塘包围着,外人根本进不去,我蹚水进去的,被他们发现,我就把那两人都打死了,厂子也一把火烧了。”

    苏容茂抽着烟,不动声色,大概是他搞不明白刘昆仑到底知道多少内幕。

    “叔,毒品不能碰,碰了就完蛋,咱们都得完,叔,这个钱咱挣不了!”刘昆仑说着,竟然单腿跪地,以此来加强劝谏的效果,此刻他觉得自己就是忠臣良将,苏容茂就是被蒙蔽的君王,也是自己的长辈,经得起自己一拜。

    苏容茂赶紧把刘昆仑搀扶起来,叹口气说:“老张是我多年好友,当年我生意失败,是他支援我东山再起,我后来才知道,那笔钱是贩毒来的,可是已经陷进去了,再加上生意需要大量资金,所以才帮他处理钱方面的事情,我本来也是打算渐渐退出的,可是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唉,你怎么事先不和我说呢?”

    刘昆仑说:“也是凑巧被我发现的,这是命。”

    苏容茂说:“制毒的都是亡命徒,你杀了他们的人,肯定要找你报复,这事儿瞒不住,事不宜迟,你去外地避避风头吧,我让老吴安排你走。”

    刘昆仑问:“那叔你这边?”

    苏容茂说:“我这边你不用担心,都能搞定。”说着按了一下桌上的按钮。

    吴刚敲门进来,苏容茂说:“老吴,你去地下室,给昆仑弄一套跑路的东西,他闯祸了,把老张那边的人干死两个。”

    “知道了老板。”吴刚的表情永远是波澜不惊,他马上带刘昆仑下楼,等他们走了,苏容茂立刻拨打了一个号码,简单通了几句话,挂了电话发了条短信,然后拿起那包*,走进洗手间,用刀割开袋子,全部倾倒在马桶里,冲的一干二净,连袋子都冲了下去。

    吴刚和刘昆仑进了电梯,按了B2,也不和刘昆仑说什么,中间仅仅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地下室和洗浴中心在同一个区域,但属于人迹罕至的设备层,前些年市电不稳,经常停电,所以敦皇自备了柴油发电机组,就安放在这里,出了电梯,只有一盏昏黄的应急灯,吴刚在前面走,掏出钥匙打开一扇厚重的铁门,开灯,屋里一片雪亮,墙角放着一个保险柜。

    “密码3695,看上什么拿什么。”吴刚说。

    刘昆仑走到柜子前,旋转密码锁打开,看到里面是捆扎整齐的人民币,一根根的金条,他拿起一根亮闪闪的金条,眼都要照花了,大金条的镜面上倒映着身后那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吴刚已经拔出了枪,枪口正对准刘昆仑的后脑勺。

    完全靠的是应激性反射,刘昆仑就地一滚,迅疾掏枪,吴刚的反应不比他慢,啪啪两枪,都打在刘昆仑身上,但是失去了准头,击中的不是脑袋而是躯干,他哪里知道刘昆仑身上有防弹衣,还以为得手了,却看到刘昆仑手里也拿着一把枪,枪口袅袅青烟,再看自己胸口,慢慢渗出一片殷红。

    吴刚倒下了,电梯抵达的叮咚声传来,刘昆仑持枪对准门口,却见冲进来的是韦康,这才松了一口气。

    韦康看到吴刚的尸体,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

    “苏容茂要杀你灭口。”他说,“幸亏你反应及时,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你赶快走。”

    “报警?”刘昆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康哥竟然报警!让警察来抓苏容茂,来抄敦皇。

    毫无疑问,吴刚企图杀掉自己是得了苏容茂的授意,自己侥幸没死完全是运气,他也终于明白,一副慈祥面目的大老板有着怎样的铁石心肠。

    现在,曾经信誓旦旦要和自己建立什么地下正义组织的康哥,居然报警,这是对敦皇的背叛,是对兄弟们的背叛,他不理解这个世界怎么了,为什么每个人的心都这么狠,这么复杂。

    “康哥,为什么!”刘昆仑愤然道,“是为了那个女人么,你利用我扳倒老板,就是为了那个开小红车的女人!你不是告诉过我,不属于自己的女人不要碰么?康哥,你告诉我,为什么你说的和做的不一样。”

    激愤下,刘昆仑热泪满眶,韦康欲言又止,上前一步想来按他的肩膀:“小弟,很多事一句两句说不明白。”

    刘昆仑躲开,两人转换了位置,韦康有些讪讪地,忽然苦笑了一下,说:“我和小慧其实是高中同学……”

    话没说完,他突然出枪,经过刚才一幕,刘昆仑已经对任何人都起了防范之心,他出枪的动作比韦康稍快半分,两人同时开枪。

    刘昆仑的子弹击中了韦康的左胸,而韦康的子弹却没打在刘昆仑身上,他瘫在在地,手枪滑落在地,艰难地喊了声:“小弟……”

    刘昆仑忽然明白过来,回头看去,只见吴刚额头中弹,已经横死,手中枪口低垂,若不是刚才康哥及时开枪,吴刚这一枪就打在自己后脑上了。

    “康哥!”刘昆仑扑上去,手忙脚乱的按住伤口,帮他止血。

    “小弟,没事,我没事。”韦康的声音越来越弱。

    ……

    大垃圾场,最先来的是附近派出所的片警,这儿的行政区划有历史遗留问题,尤其化工厂这一带,属于三不管地区,乡下派出所警力有限,照顾不过来也情有可原。

    一个警察带了三个协警过来,一个协警穿橡胶联体防水裤越过污水塘,头伸过刘昆仑扒开的洞口看了看,就看到院子里倒伏的尸体,还有地上散落的子弹壳。

    协警回头大喊:“出大事了!”

    接着赶到的是市局刑警支队的人,他们开了两辆三菱帕杰罗,后面跟着的是一辆满载武警的越野卡车,警察们小心翼翼的进入了化工厂,重大发现让他们大吃一惊,喜出望外。

    两具尸体,遍地子弹壳,表明这儿曾经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枪战,全套制毒设备,大批的制毒原料和*成品,粗略估计十几吨是有的,还有缅甸造M23自动步枪,*,*发射器,这地方四面环水,易守难攻,犯罪分子装备了性能优越的越野车,具备一定涉水能力,再加上穷凶极恶,熟悉地形,真硬碰硬,一个中队的武警都未必拦得住他们。

    警察们兴奋又后怕,带队的是副支队长詹树森,这案子归他管,这么多的毒品,可以称得上有史以来江东省最大的*案了,破获此案,他前途一片大好。

    詹树森清楚这案子和苏容茂之间的关系,他当机立断,下令提前收网,逮捕苏容茂。

    根据情报,苏容茂人在敦皇,而敦皇在市局是挂着涉黑嫌疑的,据说长期豢养着大批打手,想进行抓捕需要防暴警察的配合,在市局领导的亲自指挥下,一个中队的防暴警察开进敦皇,配合刑警抓捕。

    敦皇的员工们零零散散前来参加团拜会,却看到满院子都是警察,大厅的电梯门开了,刘昆仑抱着血迹斑斑的韦康出现,警察立即上前将其按倒在地,上了背铐,韦康四仰八叉躺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胸口还在冒血,引起一片惊叫。

    警察呼叫了救护车,同时上楼抓捕苏容茂,却扑了个空,苏容茂和他的贴身司机吴刚都不在这。

    员工们全傻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些聪明人意识到,敦皇的灭顶之灾到了。

    ……

    刘昆仑被刑警拷走了,先关了整整一天一夜,才有个中年警察来审问,他没什么好隐瞒的,竹筒倒豆子全说了,此时的刘昆仑万念俱灰,他自我构建的美好世界完全崩塌,一时间难以平复,整个人如行尸走肉一般。

    接下来的七天里,刘昆仑又被不同的人陆续提审了三次,他的供词都是一致的,第八天,刘昆仑被释放了。

    近江第一看守所外,终于得见天日的刘昆仑孤零零站着,没有奥迪车,没有康哥,也没有兄弟们了,他竖起衣领,孤独的向前走去,走向城市。

    十公里的路,刘昆仑一步步走了回去,他先来到敦皇,昔日门庭若市的华丽会所此时冷清无比,停车场空荡荡,玻璃门上十字交叉贴着公安局的封条,大厅里凌乱不堪,玉石屏风不见了,冷风从打破的窗子里吹入,地上的废纸屑胡乱的飞舞着。

    刘昆仑来到后面车棚,发现自己的摩托车也不见了,他毫不在意,从破损的窗户爬进后厨,绕到大厅,上楼,巡视每一个楼层,就像他刚当上公关那样,只是人去楼空,没了喧嚣热闹的人群,敦皇显得破败凋敝,他走上天台,伫立良久,天际似乎传来肃穆的哀乐声。

    送葬的队伍从乌鲁木齐路经过,法桐行道树后面是一片藏蓝和橄榄绿的海洋,数不清的公安民警和武装警察守护着灵车前行,先导车上悬着大幅黑白遗像,身穿武警上尉军装的韦康在向刘昆仑微笑。

    刘昆仑缓缓举起右手,向他的康哥敬最后一个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