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二章 扬名大金桥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老马惊呼一声我操!抄起对讲机和橡皮棍就出了岗亭,心里把刘昆仑八辈祖宗都骂了一个遍,这小子惹谁不好,惹切糕帮,那可都是一言不合就动刀子的野蛮人,连车站派出所都拿他们没辙。

    还没等他跑到地方,那边已经动起手来,确切的说是动刀,五个*小贩齐刷刷从怀里抽出匕首,杀气弥漫,在两个女孩尖叫声中,连初春温暖的阳光刹那间都变凉了。

    “完了完了,小刘交代了。”老马心道,拿起对讲机咋呼:“东门出事,东门出事,动刀子了,快来支援!”说支援,其实是善后,再确切点,是给小刘收尸。

    但是小刘并没有倒在刀下,反而放倒了一个小贩,还用钢头劳保鞋在那人脑袋上跺了一脚,老马精神一振,快步跑过去大喊道:“小刘,接棍!”

    一根内衬钢条的橡胶警棍打着旋儿抛过去,刘昆仑凌空跳起来接住警棍,顺势轮圆了抽下去,老马都能肉眼看见警棍因为加速度而变得弯曲。

    警棍砸在一个小贩头顶,整个人直挺挺倒下,再也不动了,剩下三人依然嗷嗷叫着用匕首乱捅乱划,一寸长一寸强,保卫科给他们配备的警棍长度在六十厘米左右,用来打人最合适不过。

    几秒钟后,老马就停下了脚步,看刘昆仑用警棍暴打三个满地乱滚的切糕帮,橡胶警棍每一次抡下来都带着呜呜的风声,打的那叫一个狠,一个畅快淋漓,连老马这样快退休的中年大叔都看的血脉贲张,激情万丈。

    东门内跑出来一群保卫干事,都拎着家伙,大市场鱼龙混杂,保卫科不强势一些很难混,所以一遇到事儿大家很团结,可是已经没有架给他们打了,五个切糕帮人员全军覆灭。

    刘昆仑打完,将血迹斑斑的警棍一扔,转身走了,老马迎上去:“小刘,你咋样,我看看,衣服上这么大一个口子,你挂彩了!”

    一群人围上来,七手八脚把刘昆仑的警服上衣脱下来,他里面只穿了件白衬衣,已经被鲜血染红,腰腹位置血肉模糊,伤的不轻,别看老马平时吊儿郎当,蔫了吧唧,紧急时刻动作麻利的很,他迅速脱下自己的衬衣堵住刀口止血,叫人征用了一辆拉货的三轮车,用最快的速度把刘昆仑送到附近的物资局医院救治。

    一群人乱哄哄的跟着去了,留下的同事拿起刘昆仑的警服对着太阳看,阳光从几个大口子里投射过来。

    医药费是同事们凑钱垫付的,老马陪刘昆仑拍了X光,做了B超,万幸刀伤不深,没扎到内脏,不然来个内出血,神仙都救不了他。

    做B超的时候,老牛看到刘昆仑身上摞着的伤疤,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拿X光片的时候,医生说三根肋骨断了,不过仔细又看看,说这是旧伤,不是这回打断的,老马听了又咂舌,这孩子到底受过多大罪,吃过多少苦啊。

    回到病房,老马叹道:“年纪轻轻的,有啥想不开的啊,你这种打法,是一心求死啊,七九年我在越南见过你这样的,肠子都淌出来了,端着机枪不下火线,后来感染死了,人家好歹混了个烈士,你图的啥?”

    刘昆仑只是淡淡一笑,闭目不再说话,眼前浮现出康哥的身影:“小弟,你真是好苗子,不当兵都可惜了。”

    “你不说我也知道,图个痛快,我要是年轻二十岁,我也上,早他妈看那群人不顺眼了,不过话说回来,你是痛快了,麻烦也大了,切糕帮能惹得起么,他们肯定得报复你,再就是咱金桥的领导,是寻衅滋事,还是见义勇为,那就是领导一句话的事儿,领导觉得你不对,医药费就不给你报销,搞不好还把你开除了,还有就是车站派出所,在治安摄像头下面动刀子打架,你这是公然挑战公安机关的权威。”

    老马一口气说完,用袖子擦擦嘴角的唾沫星子,端起他的罐头瓶大茶杯喝了一大口,想了想补充道:“怎么定性,就看医疗费报不报销了。”

    到了傍晚,单位依然没有正式派人来探望,金桥大市场是老国企做派,职工有个病有个灾的,领导都会拎着水果罐头来象征性的看看,再安排个同事值班看护,医疗费用也是报销的,何况刘昆仑是在岗位上负伤,属于妥妥的工伤,到这个点领导还没出现,说明不大妙。

    老马捧着他的波导手机一通短信乱发,很快收到回音,他告诉刘昆仑:“兄弟,散熊了,有两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刘昆仑没好气道:“先听最坏的。”

    老马说:“切糕帮有动静,据说要办你。”

    “下一个。”

    “单位给你打架的事儿定性了,不算工伤,是你个人行为,至于开除不开除,就看派出所怎么处理了,弄大了把你送去劳教,那就铁定得开除了。”

    刘昆仑说:“马师傅,帮我两个忙行不?”

    老马说:“别说两个,三个都行,不过话说在前头,找领导说情我可没这么大面子。”

    刘昆仑说:“不说情,我饿了,你帮我买份饭吃,再帮我找把刀。”

    “那没问题,米线行不?再弄俩肉夹馍,刀要什么刀?削水果的?”

    “砍人的。”

    “……行吧。”

    物资医院距离金桥大市场不过一公里,老马走着就回去了,傍晚时分大市场已经下班,但周边的饮食摊点还在营业,他先给米线摊子上交代了一句“来两份加牛肉的大碗,多加辣椒多加香菜,我待会儿来拿。”然后去五金市场,趁个体户小老板还有没走的,要了一把阳江造的薄皮铁片子大砍刀,看起来寒光闪闪的挺吓人,其实也只能吓唬人。

    老马用报纸包裹了大砍刀,拿着往回走,米线摊子已经把两份牛肉米线打包完毕,又买了两个肉夹馍,馍是烫面饼,肉是肥瘦相间的五花肉,那叫一个香,卖米线的高大姐认识老马,很贴心的给他预备了一个大提兜,两个一次性碗和筷子,拎着往医院走。

    进医院的时候老马就觉得哪里不对劲,走到病房门口才回过味来,三个人围在刘昆仑床边,劣质夹克衫和西裤皮鞋,头顶的小花帽和后脑勺上卷曲的头发都显示出他们的身份,切糕帮杀过来了!

    一瞬间老马感到头皮发麻,二十多年前在越南战场上的感觉回来了,那就是赶紧撤,走晚一步就得受牵连,等他们砍完再说,兴许能给刘昆仑留条命呢,反正就在医院里面,断胳膊断腿的也方便救护。

    正当老马打算战略转进的时候,忽然发现似乎不是那么回事,花帽子们不是来砍人的,而是客客气气来看人的,再看床头柜上摆着的东西,居然是一盒切糕,切糕……

    切糕帮的老大买买提回头看到了老牛,用带着西域口音的近江话打了个招呼,说马师傅回来了,我们也该走了,然后三个人就这样走了,老马尴尬的和他们客套:“这就走了?买了米线了,不一起剋点?”

    再看床上的刘昆仑,依然是那副谁都不鸟的拽样子,老马等人走远了,才来个马后炮说:“这是先礼后兵咋地?幸亏他们几个没动手,不然我当场一包米线砸过去,这可是滚烫的牛骨头汤,比开水都烫,然后我还有这个!”说着抖开报纸,将铁片子大砍刀亮出来。

    “买买提是来说和的,说敬重我是条汉子,要和我交朋友。”刘昆仑淡淡道。

    “那你怎么说?”老牛一脸的不可思议,切糕帮的买买提,那可不是一般的狠角色,野蛮好斗,加上民族政策护身,雄踞火车站广场没人敢动他们一根毫毛。

    “我说让他们别在我眼皮底下讹人,让他们滚远点。”刘昆仑说。

    “你真这么说的?”老牛满心不信,不过看刘昆仑这尿性,也不是放不出这种狂言,床头柜上沉甸甸的切糕仿佛在证明,小刘并不是吹牛逼。

    “闻着这么香,是不是进门第一家的高姐米线?”刘昆仑坐起身子,悄悄将藏在被子里的椅子腿拿了出来,刚才他是做了动手准备的,真打起来,买买提的*子第一个糊满墙。

    俩人在病房里吃了米线和肉夹馍,吃完了饭老牛正收拾,听到走廊里脚步声传来,探头一看,是陆副总带着熊科长来了,还提着礼物,一兜子水果和罐头。

    陆刚是金桥大市场最年轻的高层,他没等派出所那边定性,就先行给自家职工定了个见义勇为,带了熊科长和办公室的同事前来看望英勇负伤的刘昆仑,这和先前老马的情报大相径庭。

    “小刘是我们金桥大市场的骄傲,敢于和不正之风做斗争,敢于牺牲,敢于奉献,值得大家学习。”陆副总很斟酌用词,没使用犯罪分子,黑恶势力之类词汇,而是用了一个很含糊的“不正之风”,毕竟那是民族同胞,是人民内部矛盾,这个度要把握好。

    熊科长也说:“小刘你好好养伤,医疗费用单位给你全报,住院期间工资也照发,牛师傅,你也不用上班了,这几天就照顾小刘吧。”

    老马自然是满口答应,领导们稍微坐了一会儿,场面话说完就走了,留下一堆香蕉苹果和两个硕大的玻璃瓶装黄桃罐头。

    刘昆仑拿起罐头瓶端详一番,说我以后就用这个喝茶了。

    七天后,保卫干事刘昆仑重返工作岗位,岗亭的办公桌上,多了一个崭新的罐头瓶,装满了一级茉莉花泡的浓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