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五章 高姐夫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高姐米线生意火爆,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但是好的帮工也难找,又苦又累钱还少,现在的年轻人好吃懒做的居多,所以高俊玲一直是自己单干,她手脚勤快干活麻利,一个人顶两个人,但是时间长了也吃不消。

    “行啊,不过先说好,钱给不多。”高俊玲多机灵的人,一眼就看见苗春韭了,也猜到刘昆仑要介绍的帮工就是这个看起来肉乎乎的乡下妹子。

    但是苗春韭的反应可一点都不肉,她不等刘昆仑说话就抢答了:“我不要钱,管吃管吃就中。”

    “管吃行,住管不了。”高俊玲正式打量着苗春韭,觉得这丫头还算机灵,值得培养。

    老马发话了:“住有啥难的,就住你店里,反正天也热了,把桌子一拼搭个铺就是。”

    高俊玲说:“也行。”

    于是,无家可归的苗春韭就被安顿到了高姐米线铺,铺子也好,摊子也罢,其实就是路边一个石棉瓦和三合板搭的简易房,里面摆着灶具,几张矮桌子,一叠小马扎,门口一个汽油桶改装的煤球炉,上面炖着牛肉汤,别小看这些家当,每天营业额可是个不小的数字。

    苗春韭在高姐的指导下立即投入到工作中去,她负责烧炉子,收拾桌子碗筷,给客人端米线,半天下来,高俊玲就赞不绝口,这丫头太有眼力价,太麻利了,有她帮忙,自己轻松多了。

    米线是个门槛很低快餐食品,有很多繁琐重复的工作,要把米线分成大小两种规格的若干份方便下锅,准备各种调料,配制辣椒油、切蒜苗香菜榨菜粒,煮牛肉切牛肉熬牛骨头汤,起早贪黑,挣的是个辛苦钱。

    高姐米线之所以誉满大市场,一是味道好,二是量足厚道,味道好不好,全在于汤,门口那个大不锈钢锅里熬着的汤,是每天凌晨四点起来加入新鲜的鸡架鸭架猪腿骨牛大骨和秘制配料慢火炖出来的汤,清澈透明,含油量高,冷却下来上面一层厚厚的牛油,这种汤拿去下面条味道都是极好的,本来熬汤是高俊玲亲自干的,苗春韭来了,这个苦活就由她负责了。

    正如老马安排的那样,每天晚上没了生意之后,苗春韭就把卷帘门拉下来,把桌子拼成一张床,铺开被卧在上面睡觉,她有个小收音机,夜里就听电台解闷,倒也不寂寞。

    高俊玲得了这么一个给力的帮工,高兴地合不拢嘴,客人少的时候,索性连摊子交给苗春韭打理,揣着一包瓜子到处闲逛,她对刘昆仑和老马说:“春韭这孩子是吃过苦的人,懂事,勤快,将来谁娶了她那真是好福气。”

    这话是有意无意说给刘昆仑听的,高俊玲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想法一心想撮合这一对,她还说:“对面卖水果的小张瞧上春韭了,人家好歹也是个小老板,有车有房有生意,我觉得挺不错的。”

    刘昆仑根本没往心里去,他惦记着苏晴,也曾经去苏家找过,门上的封条经历风吹雨打,法院的公章都褪色了,据说*茂的案子一审判决下来了,是个死缓,宏达公司负债累累,苏家人已经搬走,再不会回来了。

    贴在东门岗亭外的布告已经不知道被谁撕掉了,事实上所有人也没把布告内容当回事,但刘昆仑可是正儿八经当正事来做的,他每天交班后依然会拿着望远镜到天台上去看,有时候会取市场里找人闲聊,总之并不出手,而是在做些别人看不懂的事情。

    这天中午,到了饭点,刘昆仑照例到高姐米线摊去吃饭,发现只有春韭一个人在,客人排大队,几张小桌子都坐满了,春韭动作迅速而准确,锅里同时烫着三份盘好的米线,她迅速挑起一份烫好的米线铺在碗里,飞快的加入盐、鸡精、味精、牛肉片、一大勺肉酱,再到外面锅里舀一碗牛肉汤浇上去,最后撒一把切碎的香菜,一把翠绿的小葱花,根据要求加辣椒油或是不加,然后端到客人面前,整个流程没有丝毫的忙乱和拖泥带水。

    刘昆仑也是个有眼力价的,拿了块抹布帮着收拾桌子碗筷,把吃剩的倒进泔水桶,空碗简单处理一下,套上新的塑料薄膜再次使用,为了节省水和时间,大市场的快餐都不刷碗,他一边干活一边问:“高姐呢?”

    “病了,在医院。”春韭头也不回的答道,“物资局医院,待会不忙了咱过去看看。”

    “行。”刘昆仑顺手帮着收了一份米线的钱,丢进装钱的抽屉。

    一直等到客流高峰过去,刘昆仑才吃上饭,春韭给他加了整整半碗牛肉和一个茶叶蛋以示感谢,吃了饭,把钱箱子里的钞票拢一拢数清楚放包里,没拉卷帘门,冲对面水果摊子上正劈甘蔗皮的男人喊了一声:“张大哥,帮我看着点店,就不关门了。”

    “行,你放心吧。”水果摊小老板答应道。

    来到物资局医院,在外科病房找到了高俊玲,刘昆仑差点没认出来,高俊玲头上包着纱布,两个眼睛乌青,脸也肿了,分明是被人打的。

    “高姐,谁干的?”刘昆仑义愤填膺,而春韭则拎一下桌上的热水瓶,发现是空的,于是找地方打热水去了。

    “还能是谁,那个杀千刀的赌棍。”高俊玲说话都漏风,牙都打掉了两颗。

    刘昆仑明白了,杀千刀的赌棍是高姐的对象,一个叫田大器的家伙,平时游手好闲,吃喝嫖赌抽,尤其喜欢耍钱赌博,而且牌技很臭,赌输了就来找老婆要钱,不给就打,高姐米线摊子很来钱,可是家里却没买房子没买车,弄俩钱全都砸在赌桌上了。

    高俊玲开始絮叨,眼泪从肿成一条缝的眼睛里流出来,她说自己二十二岁嫁过来,七八年就没享过福,老公啥活不干,店面全靠自己支撑,起早贪黑不舍得吃不舍得花,挣的钱全让他输光了,上回开学,连孩子的学费都是借的。

    “我找他去。”刘昆仑愤然起身,他眼里不揉沙子,这种男人就该教训,高姐是外乡人嫁过来的,没有娘家人撑腰,自己就要帮她出这口气。

    田大器也是混火车站广场的无赖汉一个,他没有正经职业,但是仗着舅舅是金桥大市场的书记,所以在地段最好的位置弄了个摊子,他有恃无恐,高俊玲敢和他离婚,一句话摊子就收回。

    刘昆仑找到田大器的时候,他很稀罕的没有在牌桌上,而是刚喝过一场大酒回来,这家伙人高马大,一米八几的个头,壮得像头熊,据说早年练过摔跤,有点功夫,要不也没法把高俊玲这种身板的娘们打成这样。

    田大器叼着烟,敞着怀,脚步轻飘飘地走在站前路上,一张大脸红的像关公,没留意到身边跟过来一个人,和他相比,刘昆仑简直瘦弱的像个小鸡子,矮了半头不说,体重差了整整一半。

    刘昆仑仰着头说话:“田哥,我给你说个事儿,嫂子不容易,你以后别老打她了,有啥话好好说不行么?”

    田大器斜着眼看刘昆仑,认识,不就是东门岗亭的保安么,他说:“怎么滴,弟弟,教训起我来了,我和你们保卫科熊科长是一拜的把兄弟你知道不,论辈分你得喊我一声叔,我他妈的揍自己老婆,你管的着么?操!”

    刘昆仑说:“田哥,咱讲点理行不……”

    田大器站住脚,眼皮一翻:“我就不讲理,草你妈的,你能把我怎么滴吧?”

    刘昆仑火气直往上窜:“你再和我娘了吧唧的,我现在就打你妈了个B的!”

    田大器撸袖子就要来揪刘昆仑的衣领,还没伸过来手呢,就被刘昆仑跳起来一手勾住脖颈,一手迅猛无比的招呼下去,第一拳打在喉结上,然后化拳为掌自下而上推在下巴上,第三拳砸在鼻梁骨上,第四拳封眼睛,一串组合拳下来,刘昆仑全身而退,田大器慢慢蹲下身子,捂着鼻子干嚎起来。

    站前路上开店的摆摊的走路的坐车的,全都目睹了这一幕,年轻的保卫干事痛打火车站一霸。

    而刘昆仑,没事人一样溜溜达达走远了。

    ……

    接下来的几天,田大器放话出来说要弄死刘昆仑,高俊玲伤势稍微好一些就出院了,继续起早贪黑经营米线摊,而刘昆仑依然值班站岗,但随身携带长短家伙,不敢懈怠。

    不知道为什么,田大器嘴上叫的凶,却一直没来寻仇,刘昆仑便继续自己的计划去了,这天中午,他交班之后换了便服,那一套许久没穿的雅戈尔西装,放在箱子里压了很久,折痕明显,但穿在他身上依然英挺潇洒。

    刘昆仑带了一把刀,还是上回马后炮帮他预备的阳江大砍刀,他用报纸包裹了藏在身上,在大市场里到处溜达,寻找扒手。

    佛爷和他的手下已经一个不拉的被刘昆仑认全了,这段时间他干的就是这个事儿,他一出动,扒手团伙里的猴子就远远跟着,给其他同伙通风报信,所以刘昆仑在市场里溜了两圈,他在的位置,方圆一百米是肯定没有人偷东西的,但是其他地方该咋样还咋样。

    刘昆仑很快意识到了扒手团伙的对策,他转身冲猴子走过去,猴子并不慌张,捉贼拿赃,他今天没开工,身上更没赃物,刘昆仑又能拿他怎么着呢,只能干瞪眼,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狡黠一笑。

    这一笑更是激怒了刘昆仑,他从怀里掏出了长条报纸包来,猴子立刻发觉自己犯了个大错误,刘昆仑根本就是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家伙,要按套话他也不会当街殴打田大伟了,猴子扭头就走,快马加鞭,刘昆仑扯开报纸,亮出明晃晃的大砍刀在后面疾追。

    追击沿着市场内的主干道进行,猴子跑的飞快,时不时回头查看敌情,将路边的杂物弄倒来阻碍追兵,但刘昆仑比他更加敏捷,遇到障碍物一跃而过,英姿飒飒,最终他在东门内追上了猴子,一脚踹翻,挥起大砍刀就劈。

    劈人的现场就在高姐米线铺和红升水果摊之间的道路上,无数双眼睛目睹下,刘昆仑一脚踩在猴子背上,紧闭着嘴唇,雪亮的砍刀映射着阳光,一刀刀落在猴子身上,砍的皮开肉绽,血花飞溅。

    不远处,刚喝了一斤壮胆酒的田大器带着几个兄弟前来找刘昆仑报仇,也亲眼看到了这个骇人的场景,他想走却腿肚子转筋,一步路都挪不动了。

    没人敢阻拦刘昆仑砍人,所有人,包括岗亭里的老马,高姐米线铺里的春韭和对面卖水果的小张,每个人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暴虐地、冷酷地将一个人活活砍死。

    刘昆仑砍完人,丢下血淋淋的尸体,走到田大器旁边,摸出一支烟说道:“高姐夫,借个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