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七章 鞭挞者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金淮江香烟是近江社会上比较流行的高档烟,二十块钱一盒,一条就是二百块,刘昆仑每月工资六百块,根本消费不起这个档次的好烟,这两条金淮江是别人送给他的,正好拿来借花献佛,既然郝老师不要,他找了张报纸把两条烟一裹,转头就去了保卫科,把烟放在熊科长桌上,啥也没说就走了。

    熊科长扯开报纸一看,乐了:“谁说小刘少脑缺钙的?我看小伙子挺上道的啊,有前途。”说完将烟放进自己的柜子里,里面名烟名酒堆积如山。

    东门岗亭外,刘昆仑站在椅子上往墙壁上敲钉,马后炮捧着锦旗站在下面,周围一圈人看热闹,七嘴八舌说治安红旗有日子没在大市场见过了,起码三四年了吧,大市场是整个车站区域小偷小摸最严重的地方,和火车站是一对难兄难弟,但是火车站归铁路公安管,没法替大市场分担压力,所以大市场是火车站广场派出所的“一枝独秀”,保卫科三十几号人跟摆设一样,防不住一帮小偷,还不如刘昆仑一个人一把刀好使。

    流动红旗挂在东门墙上随风飘动,刘昆仑跳下来,眯缝着眼看看自己的功绩,点点头表示满意,旁边一阵掌声,有人起哄道:“昆仑哥,中午喝不?”

    “我请!”刘昆仑意气风发的答道。

    谁也不舍得让刘昆仑请客,他每月工资就紧巴巴的六百块,没有奖金没有加班费,哪里比得上这些日进斗金的商户,这些从八十年代就坐绿皮硬座贩运牛仔裤的老个体户现在买卖都做大了,金桥大市场是个批发零售兼营的集散地,他们的顾客可不是那些趁周末来闲逛的小姑娘,而是从四乡八县来的批发商,每天夜里来自南方义乌的货车在大市场后面的货场卸货,大包小包的五金、塑料制品流入各个仓库,第二天再随着小商贩们的脚步走进千家万户,走进乡村的每一个角落,带来的是丰厚的回报,鲜红的钞票,大家都是有钱人,怎么能让刘昆仑一个还不满二十岁的少年请客呢。

    ……

    自打治安流动红旗挂在了东门岗亭外,刘昆仑威望再上一层,他并不是心里没数的傻小子,谁是好人当然能分出来,车站广场派出所的指导员郝劲松就是个好人,他知道康哥的存在,是个正直的警察,刘昆仑有事没事就去到郝老师那里坐一下,一来二去的,他还被派出所评选为了辖区治安积极分子,警民共建标兵哩,有了这些派出所的加持,刘昆仑不仅仅是一个治安员了,而是不知不觉晋级成为东门的裁决者。。

    大市场这种人流量巨大的地方,每天的闲杂琐事数不胜数,商户缺斤短两,质次价高,顾客当场起争执的,事后来找后账的,屡见不鲜;还有商户之间的各种明争暗斗,哪怕是人多拥挤,谁摸了谁的屁股,谁踩了谁的鞋子,遇上火气大的就能打起来,这就得刘昆仑出面解决了,他断案的方式和传说中的狗肉将军张宗昌差不多,快刀乱麻,不偏不倚,当场解决,不服就办,还真没有敢不服的,不但商户们服气,连经常来大市场批发的外地客商也都知道了刘昆仑这么一号猛人的存在。

    入夏之后,人们的衣服轻薄了许多,各路登徒子随即出现,大市场里摩肩接踵,是仅次于公交车的耍流氓好地点,这天刘昆仑正穿着草绿色的短袖开领警用衬衫在岗亭里看书,忽然有两个女孩子来报案,气呼呼羞愤无比说有色狼!

    刘昆仑啪的合上书,摘下墙上的橡皮棍:“色狼在哪儿?”

    “就在市场里面,是个很猥琐的大叔,他他他……”双马尾女孩红着脸说不出话来,她穿着鹅黄色的裙子,屁股位置隐约有些白色粘稠物,另一个女孩比较冷静,仔细描述了色狼的特征,半秃顶,穿月白色衬衫银色西裤,拿一把折扇,一直尾随着她俩,被发现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就走了。

    刘昆仑立刻做出判断,这老贼肯定是个惯犯,不会轻易就走,他让俩女生跟着自己,在大市场里到处寻索,哪儿人多就往哪儿去,找了二十分钟,在一片卖小饰品的摊位前找到了老色狼,老家伙正装模作样的凑在摊子前假装看货,其实裤子拉链都开了。

    “是不是他?”刘昆仑问了一声,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上前薅住老头的后领子,脚下一绊,老头四仰八叉倒地,丑陋的家伙直愣愣朝天,顿时一片惊呼尖叫,紧跟着就是惨叫了,刘昆仑二话不说,橡皮棍抡圆了打,对这种败类他毫不留手,打死都在意,打的老头在地上乱滚,杀猪般嘶叫:“下次不敢了!”

    “还想有下次?”刘昆仑怒不可遏,打的更狠了,那俩小姑娘看的开心解恨,巴掌都拍红了,围观者越来越多,有人劝说别打死了,不值得,刘昆仑就停了手,揪着老头的脖子押解到东门岗亭。

    老头在岗亭里交出了身上所有东西,一串钥匙,十几块零钱,问他叫什么名字,在哪儿上班,一概拒不交代。

    马后炮端着大茶缸子慢悠悠踱过来了,说这不是王校长么,怎么让打成这样了?有辱斯文啊,刘昆仑诧异道:“这老不死的还是个校长?”

    “对,以前是小学校长,后来猥亵学生被抓劳改了好多年,出来后还不老实,扭送派出所没用,警察都制不了他,这种老顶最多拘留几天,出来还犯。”

    刘昆仑恶狠狠道:“那好,我就不费事往派出所送了,在东门直接执法。”

    他所说的执法相当简单粗暴,把老变态捆在岗亭后面的水泥电线杆上,一把拽下裤子,露出干瘪的屁股。

    “你不是喜欢露么,我让你露个够。”刘昆仑手里拎着一根人造革武装带,他没有鞭子,拿这个代替,抡起来带着哨音抽在老头屁股上,皮肤立刻隆起一道红肿,紧跟着又是一鞭抽在原处,红肿变成了淤紫。

    东门出现拥堵情况,看热闹的实在太多,大家对于这种严惩老变态的行动非常支持,随着鞭子的抽打,叫好声如同海潮一般汹涌。

    “他好帅啊。”双马尾女孩对她的同伴说。

    刘昆仑没听到花痴妹对自己的评价,他紧绷着表情,把武装带甩的啪啪响,打在老变态臀部,体验着执法者的权威和力量。

    金桥大市场的副总经理陆刚开着他的桑塔纳2000从东门外经过,看到这边人山人海的,便将车停在路边,从腰间皮套里取出摩托罗拉998手机,这是时下最时髦的袖珍手机,也是财富和权势的象征,陆刚拨了保卫科的电话,迟疑了一下没有拨通,合上翻盖,亲自走了过去,正看到刘昆仑拿皮带抽人的一幕。

    陆刚是文化人,知道鞭挞是一种酷刑,只有新加坡和一些宗教国家还在执行这种刑罚,他上次去新加坡出差的时候就被导游告诫说千万不能随地吐痰和抽烟,不然罚款极重,还要吃鞭子,东门小刘居然也知道这个典故,有意思。

    但是鞭子抽多了也会死人的,陆刚上前制止了保卫干事的私刑,问清楚原委后说也别报警了,找个平车,雇俩人把老变态送家里去得了。

    马后炮解开老变态的绑绳,发现人已经有进气没出气了,吓得他脸色刷白,小刘这是活活打死人了啊。

    陆刚多机智的人,镇定道:“看看,把人打昏迷了吧,赶紧家我车上去,送医院。”

    刘昆仑和马后炮架起老变态,陆刚把自己的车开过来,把人塞进来一车拉到物资局医院,才发现老变态是装死,他只是屁股被抽烂,距离嗝屁还早着呢。

    陆刚从包里抽出五百块钱说:“拿去看病,以后别让我看见你,不然见一次抽一次。”

    老变态本来还想讹诈一把,见领导也这么硬气,顿时偃旗息鼓,本来就理亏还拿了人家的钱,就没法说啥了,只能认栽,他自打十年前丢了公职判了劳改就不再要脸,进派出所根本不在乎,但他怕打,经过这次之后,金桥大市场是不敢再去了。

    搞定了老变态,陆刚带着两人出来,拿出中华烟来请刘昆仑和马后炮抽,还给他俩点火,陆副总向来没架子,刘昆仑对他不反感,经过这个事儿之后,似乎感情又近了一步。

    “对这种老流氓,就只能揍!”马后炮豪气云天,“出了事我扛着。”

    陆刚淡淡一笑,夸赞了两句,开车要把两人送回去,马后炮说陆总您有事先走,我们走两步就回去了,陆刚说别客气,自己兄弟,一脚油门就到了,拗不过他,只好又上了桑塔纳。

    刘昆仑坐在副驾驶,看陆刚娴熟的换挡,不由得怀念起自己开过的奥迪A8,陆刚眼角余光瞥见刘昆仑渴望的眼神,笑道:“小刘,有空去学个驾驶,以后有用处。”

    “哦。”刘昆仑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

    回到东门外,两人下车,陆刚刚要走,忽然看到光秃秃的白墙,怎么都觉得缺点什么,于是打电话给宣传科,是*接的,陆刚说咱们保卫科拿了流动红旗,要不宣传科配合一下,在墙上写点什么助助兴?*说这事儿你别跟我说,我当不了家,你得给王书记请示,于是陆刚又给王书记打电话,王书记说这种小事你和宣传科协调不就完了。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下来,宣传科比不得保卫科,*手下没啥人,干活得亲自上,他从仓库里找了几桶丙烯颜料,几把刷子,几根油画笔,又安排了几个人把脚手架支起来,准备在东门口的白墙上画一幅警民合作标兵图,刘副科长是学美术出身,那可不仅仅是美术字写得好,油画水彩都有一套,喷绘出现之前,电影海报啥的都是手绘,他年轻的时候就帮电影院画海报,什么少林寺,戴手铐的旅客,庐山恋什么的,都会画。

    墙上这幅画,*准备画三个人,居中的肯定是咱们派出所的干警,笔挺的橄榄绿警服佩戴着95式警衔,三杠三星,相貌英俊,浓眉大眼,左边是穿经警制服的大市场保卫干事,上绿下蓝老式肩章领花,右边是穿西服戴红袖章的治安积极分子,背景是繁花似锦的大市场,远方还有林立的高楼大厦和工厂烟囱以及起飞的飞机和冉冉上升的长征二号火箭,最上面刷上一排红色的美术字:有困难找人民警察。

    把脚手架搭好,把一大堆丙烯颜料和刷子搬过来,*也换上了劳动布大褂,准备挥毫泼墨了,忽然电话来了,老婆说小孩要开家长会,自己没空去,*赶紧放下家伙,到东门岗亭里找人,说小刘啊我有点事先走,这些颜料罐子你帮我放屋里保管一下。

    刘昆仑说没问题,你忙你的去。

    *是出了名的丢爪就忘事,宣传科事多,墙画又是陆副总安排的工作并不那么重要,于是这事儿就这么耽误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