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二章 温柔利刃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女生拍了十几张照片,直到把胶卷拍的只剩下最后一张,对着墙画流连忘返,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墙面,似乎油漆还没干透,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沿着墙向前走,走到十几米外的东门岗亭,想找个人打听一下墙画的作者,却发现岗亭里空无一人,只有桌子上的大号罐头瓶改的茶杯。

    春韭正在封炉子,看到一个高挑好看的女生在岗亭外探头探脑,便走过去问她找谁。

    “你好,我想找工作人员。”那女生说普通话,声音温柔又好听。

    “大市场都下班了,有事你得明天来。”春韭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来找刘昆仑的啊,她想了想又补充道,“大市场办公室在里头,挂牌子的小楼就是。”

    “谢谢。”女生道谢,转身走了,在公交站台前等了一会儿,上了一辆公交车,始发站点上车的人很多,她排在前面,找到一个座位,不过到了下一站就让给老人家坐了,又坐了几站,女生下车,伸手到包里去拿手机,没摸到手机,只摸到半块用烂布包裹着的砖头,她吓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扒窃了,小偷把手机、相机和钱包都摸去了,为了防止失主发觉,还放了个配重来增加重量,真是够狡猾的。

    女生无奈,只能先行回家,她家就在附近一个小区,妈妈已经做了一桌好菜等着女儿了,见她进门,展颜笑道:“海樱,你回来了。”

    “妈妈,我被人偷了。”海樱哭丧着脸说,“手机相机钱包都没了,里面还有身份证呢。”

    “在哪儿丢的?没事,吃完饭妈陪你去报警。”当妈的宽慰道。

    母女俩吃了饭,到辖区派出所报案,警察听了案情叙述,说这案子的发生地不归我们管,你们去车站派出所报案吧,公交车是从那儿发出来的,归那边管,于是又去火车站派出所,这边说了,财物是在公交车上丢的,应该去找反扒大队。

    “算了,明天再说吧。”从车站派出所出来,海樱表示很烦,妈妈没说什么,只是搂紧她,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家,刚到楼下,就听到二楼家里电话铃响个不停,上楼开门,看到电话机上的来电显示是010开头的长途,妈妈冷冷道:“你爸打的,你接吧。”

    海樱接了电话:“喂,爸爸,我到家了,哦,没事,是我手机丢了,不用了,好的,就这样,再见。”

    ……

    次日一早,邓总乘坐着单位给他配的桑塔纳2000驶入大市场东门,虽然金桥大市场肥的流油,身为总经理的邓世斌即便想采购最新款的奥迪A6也是可以的,但毕竟是国营单位出身,单位是科级,一把手的配车就得符合规定,不能超过2.0排量,车价也必须限制在二十万以内,但这辆桑塔纳2000的含金量可不低,光内饰就花了好几万,进口小牛皮座椅,杜比环绕立体声音响什么的,只有这样才能彰显大市场的阔绰和邓总的气派。

    明天商业局领导来大市场视察,所以邓总今天要狠抓一下环境,乱停车乱丢垃圾的现象必须整顿,再来一次大扫除,门口挂上红布横幅,“欢迎商业局领导莅临视察指导”,齐活。

    车子驶入大门的时候,邓总不经意的向外瞥了一眼,立刻喝令司机:“停!倒回去。”

    桑塔纳2000往后退了十几米,邓总看清楚围墙上乱涂乱抹的“画”,登时大怒:“不像话!”

    邓总立刻拨通了*的手机,质问东门墙上的涂鸦是谁弄的,刘齐摸不着头脑:“墙上有画?不知道啊。”

    “行了,我知道了。”邓总又给熊光明打电话,先骂了一顿,然后勒令他立刻解决此事。

    十分钟后,一群工人来到墙下,用铲子将油漆颜料全部铲掉,然后用白色涂料刷了一遍,远远看上去雪白一片,效果不错。

    公交站台,一辆公交车停下,海樱下车,举目眺望,却没看到那幅令她心驰神往的墙画竟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一段新刷的白墙,几个工人蹲在旁边的收拾工具,而他们的脚下是一片片铲下来的彩色墙皮。

    这幅画被他们毁了!

    说什么也无法让画复原了,此刻海樱的心情就像是亲眼目睹盗墓贼毁坏古墓的考古学者,再想到相机失窃的事情,莱卡M6被偷就够心疼了,再加上整整一卷已经拍好的胶卷,简直就像是心被人掏走一样疼。

    工人们拎着小桶和铲子走了,他们是熊科长让人从劳务市场以一个人三十块钱的价格找来干杂活的,急着回去继续蹲点等活,才没心思管这个女孩为什么哭泣。

    天边乌云滚滚,天色阴沉下来,海樱默默流着泪,忽然听到耳畔有人说话:“怎么回事?丢东西了?”

    她扭过头来,灰暗的世界似乎增添了一抹亮色,亮色来源于少年的笑容,带点调皮,带点戏谑,却又让人心安平静,就像是一个年龄相差不大的小哥哥,在学校里叱咤风云的问题学生,对妹妹呵护备至,为了妹妹什么祸都敢闯的那种。

    “你丢东西了么?”小哥哥又问了一句。

    “嗯,昨天丢的。”海樱鬼使神差的回答道。

    少年义愤填膺,阳光明媚瞬间变成了暴风骤雨:“居然还敢偷!不对,你是在大市场丢的么?”

    “不,是在公交车上。”海樱说,她根本不知道对方什么来路,但就是觉得丢的东西有希望了。

    “我带你拿回来。”少年迈步向前走,他个子不高,一米七出头,但是身材匀称,腿长,走起路来几乎是在弹跳着走,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热血的荷尔蒙。

    海樱注意到少年穿着很正统,衬衫西裤系带皮鞋,通常只有银行柜员才这么穿,但不会像他这样体面,长袖白衬衫一尘不染,皮鞋锃亮,最重要的是居然衬衫熨烫过,线条鲜明,裤线更是笔直,少年理了一个很老成的大背头,发型一丝不苟,油亮有型,但却没有中年人的油腻和奸诈感,这让海樱想到自己的哥哥小时候偷穿大人衣服的情景。

    刘昆仑可不知道跟在自己身后的女孩脑子里这么多戏,他只是搞不懂谁敢在自己地盘上扒窃,佛爷那帮人偃旗息鼓,再也不敢在大市场出没,公交站上扒窃的那伙人也失踪好几个月了,唯一的可能是他们把大本营设在下一站了。

    下一站有点远,刘昆仑怕女生走的太累,随便拦了一辆出租车,在火车站周边趴活的司机哪个不认识刘昆仑,师傅一脚刹车,探头喊道:“刘总,上哪儿去?”

    “下一站。”刘昆仑拉开车门上了副驾位置,扭头道:“你坐后面。”

    “噢。”海樱这才回过味来,她的生活圈子里男士是会帮女士开门的,那遇到过这样没绅士风度的人啊,不过她却没觉得丝毫不爽,反而有种隐隐的期待。

    司机摸出烟来,刘昆仑大大咧咧道:“抽我的。”拿出自己的中华递给司机一支,自己也叼了一支,点上火吞云吐雾。

    “咳咳~”海樱咳了几声,她闻不得烟味,上次有个非常优秀的男孩子想追求她,就是因为烟瘾戒不掉而被第一时间拒绝。

    “把窗户摇下来。”刘昆仑说。

    “噢。”海樱乖乖摇下车窗,这种低档车的后车窗真的是用摇的,到让她有着怀旧的滋味。

    下一站很快就到,刘昆仑没给车钱,下了车也不管海樱,扫视一周,径直在人群中揪出一个人来,拽着领子在众人侧目下走进路边巷口,海樱的心开始砰砰跳,跟着走了进去。

    “尤老二,我朋友昨天在公交车上丢了东西,我限你五分钟交出来。”少年没动手打人,说话也平心静气的,但是看尤老二的这副老鼠见了猫一般的表情,以前肯定没少挨过打。

    “刘总,五分钟拿不出来啊,宽限宽限,再说我也不知道丢的啥啊?”尤老二满脸堆笑,不敢狡辩,他和刘昆仑的过节可不少,他哥哥尤老鼠更是被刘昆仑揍过多次,两下里仇怨很深。

    “你,给他说说丢的什么。”刘昆仑冲海樱说道。

    海樱就像是举手等待老师点名发言的小学生,迫不及待的回答道:“手机一部,相机一部,最重要的是里面的胶卷,还有钱包和证件,有中央美院的学生证和我的身份证,我叫林海樱,对了,还有一些钱,具体多少忘了。”

    “十分钟,拿出来。”刘昆仑说。

    尤老二没办法,只能带着克星和失主来到附近的赛格电子城,这是近江的电子类产品大市场,一楼买手机,二楼卖电子设备,都是一个个私营的摊位,其中不少摊位帮着扒手销赃,尤老二来到其中一家,说昨天放这儿的东西想拿回来。

    摊主说手机已经卖了,这种三星彩屏可紧俏了,相机放在哥们专门卖二手照相机的摊子上了,应该还在。

    “卖给谁了?”尤老二哭丧着脸,他知道如果手机找不回来,恐怕自己要住半个月的医院了。

    摊主也发觉不对劲,忙道:“卖给一个朋友了,想退还来得及。”

    就这样,林海樱的手机和相机找了回来,但是手机SIM被抽出来扔掉了,钱包和证件也被扔进垃圾箱找不回来了,尤老二又赔了一千块钱,就这样还挨了刘昆仑两记耳光,脆的。

    尤老二忙不迭的滚蛋了,就剩下海樱和刘昆仑站在街头。

    海樱检查相机,还好,那摊主没什么文化,没见过莱卡,还以为是寻常的卡片机,连胶卷都没动过。

    “你好厉害,真太谢谢你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林海樱问道。

    “我叫刘昆仑,昆仑山的昆仑。”刘昆仑得意的笑笑,恰好阳光从乌云中射出,照在少年灿烂的脸上。

    “咔。”林海樱用最后一张胶卷定格住刘昆仑的面孔,那眼神狂野不羁,却又带着纯净和明亮,就像一柄温柔的利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