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五章 英雄出少年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张警官说的没错,案子没查清之前刘昆仑是杀人凶手,而且是连杀两人的重犯,极度危险人物

    走廊里,两个体格健硕的小伙子正坐在长椅上看报纸,那是警方派来的便衣,刘昆仑处于被软禁的状态,但他根本不在乎,白的永远变不成黑的,自己永远不会是杀人犯。

    忽然春韭出现在楼梯口,手捂着起伏不定的胸口,眼睛含泪:“可吓死我了,你瞎跑什么,伤的那么重!”蹬蹬蹬下来,先一把将他嘴里的烟拽掉,恶狠狠看一眼张湘渝,不由分说把刘昆仑拉回去了。

    回到病房里,春韭又把刘昆仑好一顿埋怨,叨叨叨说了一大堆,这副做派不像是平日里乖巧听话的春韭,倒像是对自己照顾备至的四姐。

    刘昆仑摸摸身上,病号服口袋里啥也没有,翻开床头柜抽屉,也不见手机,春韭说你找啥,是不是找你的电话,被警察拿去了,你要给家里报平安么,把号码给我,我回去帮你说。

    这女孩子真是贴心,刘昆仑在一张收费单据背面写上四姐的手机号,交给了春韭。

    春韭回到大市场的时候,大市场的闲人们正被第二个爆炸性新闻冲击着,刘昆仑在被杀前垂死挣扎,干死了对方两个人,这个消息让大家略有慰藉,到底是大市场第一猛人,死都死的那么牛逼,杀一个够本,杀俩还赚一个。

    好戏还在后面,刑警来大市场调查刘昆仑的情况,问他有什么仇家,有什么社会关系,群众们提供了大量的信息,刘昆仑这几个月来揍过的人可真不少,但大都是那种不上台面的蟊贼,借他们几个胆也不敢动刀子杀人。

    春韭匆匆赶回,高俊玲急得不行,问她跑哪儿去了,刘昆仑到底咋死的?

    “谁说昆仑哥死了,他活的好好的。”春韭道,“我拿点东西,打个电话,还得回医院去。”

    恰巧陆刚专程来打听刘昆仑的下落,他心思比较细,不像吃瓜群众那样听风就是雨,刘昆仑的尸体没找到就不能证实死亡,果不其然,陆刚从春韭这里得到自己的助理还活着的消息,一颗心终于揣回肚子里,他先帮春韭联系了刘昆仑的姐姐,然后带着她们一起去医院探视。

    让陆刚惊讶的是,刘昆仑的四姐对于弟弟受了这么重的伤并无过度反应,没有抱着嚎啕大哭眼泪哗哗,也没急着要抓凶手报仇雪恨什么的,反而一进病房就张罗起来,买脸盆买卫生纸,整理橱子和床头柜,动作比春韭还麻利。

    刘昆仑说不出话来,打着手势让姐姐别忙了,刘沂蒙却把他赶下床,重新整理床铺,把床单抖一抖铺上,垃圾桶里垫上垃圾袋,对陆刚和苗春韭说这里有我,你们都回去吧。

    陆刚不大放心,刘沂蒙说真没事儿,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弟弟经常受伤,子弹都挨过,这算轻的。陆刚便安抚了刘昆仑几句,说住院处那边我已经存了一万块,这儿再给你一千零花,我还有事先走了。但春韭却不愿意走,留下来和刘沂蒙一起照顾伤员。

    春韭把自己的铺盖拿来了,非要留下来值夜班,刘沂蒙说这可不行,晚上还是我值班,他是我弟弟,眼睛一眨我就知道他想要啥,刘昆仑也打手势让春韭回去工作,自己没事死不了。

    春韭没办法,咬咬嘴唇,想叮嘱刘沂蒙几句,可是想想人家是亲姐姐,何需自己叮嘱,于是还是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等春韭走了,刘沂蒙才对弟弟说:“这女孩子对你有意思,弟弟你要把握好啊,我看她挺好的。”

    刘昆仑撇撇嘴。

    ……

    警方的侦破在迅速进行中,两具尸体的指纹和体貌特征都被提取记录下来,与警方掌握的信息进行比对,这是一个极其繁琐浩大的工程,如果仅仅是本市的数据倒也罢了,如果放到全省,全国,那简直十年都干不完。

    刑警支队长詹树森亲自挂帅指挥,他听到下面年轻刑警在抱怨科技手段跟不上,如果将来电脑技术发达了,网络建设也跟上了,只要输入指纹或者DNA,数据库一秒钟就能给出信息,那该多好啊,什么案子立刻就能破。

    “别幻想了!破案靠的是脑子,不是科技。”詹树森说,身为老刑警他自然有自己的绝招,真正有杀害刘昆仑动机并且有执行力的,唯有毒枭张彦斌团伙。从这个角度入手,事半功倍。

    警方根据刘昆仑提供的线索进行分析,俩杀手在动手之前一直在烧烤城喝酒,喝了几个小时后才尾随刘昆仑进行偷袭暗杀,俗话说酒壮怂人胆,再加上割喉的手法很生疏,说明这俩是没经验的新手,那辆用来逃跑的摩托车是偷的,只要查找各派出所的报案记录就能知道失窃区域,果不其然,摩托车就是在火车站区域偷的,顺藤摸瓜查这一带小旅馆招待所的旅客登记,竟然毫无线索,关键时刻詹树森出了一招,查火车站寄存处,有没有过期没领的行李。

    姜还是老的辣,按照詹支队的办法果然查到了两个杀手留下的行李,包括洗漱用品、槟榔和几件换洗衣服。

    “这是个湖南人,身上应该背着事儿。”詹树森做出判断,派出一个小组奔赴湖南调查,在当地公安机关的配合下调阅了涉毒人员资料,终于找到了死者的真实身份,其中一人是湖南邵阳人,有吸毒历史,背着一条命案,是一级通缉犯,另一名死者的身份也被查出,其是广西来宾人,曾偷渡香港,因持械伤人在香港赤柱监狱蹲过一年,后被遣返,两人属于高度危险的流窜犯,具备一定反侦察技术,没想到在近江栽在一个少年的手里。

    杀人的动机也紧跟着水落石出,湖南人的堂兄正是春节期间死在制毒基地的两人之一。

    近江警方得出结论,这是一桩毒贩报复杀人案件,刘昆仑正当防卫,不予起诉,检察院支持警方的结论,案子到此为止。

    调查结束的时候,刘昆仑也该出院了,他在医院住的腻烦,就想着回去喝大酒,他不等出院手续办好就自己打了一辆出租车回来了,脖子上还缠着一圈绷带,从车里钻出来的时候,路边停着的一长串黑车和残的司机们全都目睹了这一幕,传说中东门刘昆仑被人割喉的事儿居然是真的啊。

    刘昆仑丢给出租车司机十元钱,摸出烟来叼上,还没摸出火机来,如林的手臂伸过来,繁星点点全是打火机的火苗,在火车站附近趴活儿的司机都是好勇斗狠之辈,以江湖人士自诩,刘昆仑的所做作为完全符合他们的精神偶像,能给昆仑哥点烟那是莫大的荣耀。

    “昆仑哥,出来了?”

    “昆仑哥,没事吧?”

    一帮三四十岁的大老爷们,一口一个哥,丝毫不觉得丢份儿,英雄无岁,江湖无辈,叫什么哥啊叔啊爷啊的,都是江湖辈分,和实际年龄无关,刘昆仑完全当得起一个“哥”字。

    刘昆仑就这样在一群黑车的哥的簇拥下回到他的根据地东门岗亭,整个东门周边都沸腾了,所有的商户都不做生意了,跑来看刘昆仑“凯旋归来”,有人起哄让昆仑哥把脖子上的绷带解下来,让大伙儿开开眼,看看传闻中被割喉都不死是不是真的。

    “你们过分了!”夹在人群中的春韭气的直跺脚,但是声音被淹没在噪杂中。

    刘昆仑得意洋洋,叼着烟道:“都看好了。”一手解开了绷带,慢慢取下,他脖子上赫然一道红色的疤痕,如同一条红蜈蚣盘踞着,看来传闻不假,昆仑哥真的是被割喉而不死,还反把对方两个人宰了。

    商户们激动了,火车站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最不缺的就是不要命的好汉,自八十年代初期以来,好汉们的传说层出不穷,但是他们的故事比起刘昆仑来不免黯然失色,不要命的往往还就真的丢了命,只有刘昆仑是不要命偏偏还死不了,怎么作死都不死的那种超级猛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陆刚来到了现场,商户们见他来了便打个招呼做鸟兽散。

    “陆总,我可以回去上班了。”刘昆仑兴致勃勃道,他准备晚上大喝一场,住院这么久一滴酒都没喝过,可馋的不轻。

    “不用回去上班了。”陆刚踱入岗亭,洁白的短袖衬衫一尘不染,眉宇间有一丝忧虑。

    “咋了,烧烤城被取缔了?”刘昆仑脑子懵的一下,他知道自己是陆刚的左膀右臂,陆总绝对不会开了自己,那唯一的可能就是烧烤城因为种种原因被官方勒令停业了。

    “不是,烧烤城干的好好的,咱们只负责前期的招商引资,后续管理工作交给邓总了。”陆刚苦涩的笑笑,拍拍刘昆仑的肩膀,“你先回东门岗亭吧,等我有了新项目,咱兄弟们再一起干。”

    “再干,还是得被他们截胡。”刘昆仑愤愤然道,“大市场一分钱没出,等咱们招商引资搞得红红火火,客流也稳定了,一句话就接过去,这不讲道理,我找邓总说理去。”

    陆刚说:“不要冲动,这是公司党委决定的。”

    刘昆仑并不是莽撞之辈,他冷静了一会问道:“那陆总你现在负责哪一块?”

    陆刚苦笑道:“临时成立了一个清欠办,让我负责征收商户们的摊位费和管理费。”

    刘昆仑大怒,清欠办是什么破工作,出力不讨好、费劲得罪人的活儿,陆刚被邓总和王书记这样欺负却逆来顺受,让他很是抱不平,但是转念一想,以陆刚的能力和魄力,为什么会被人踩在脚底下?这不像是他能干出来的事儿。

    唯一的解释是陆副总一定憋着什么狠招。

    不远处,林海樱看着恢复成白墙的东门外墙,一声叹息后,拉着行李箱向火车站候车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