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八章 江湖儿女和手擀面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薛老板是个讲究人,但臧海也不会真的就陪着刘昆仑喝一晚上,他陪坐片刻就回去干活了,快乐的烤着肉串,大把挥洒着孜然粉,他已经确定了梦想和方向,就是将来开一个属于自己的烧烤摊。

    刘昆仑和罗小巧年纪相仿,又都是贫寒人家出身,竟然一见如故,聊的颇为投机,起初聊的是小时候如何挨父母打之类,还有些共同话题,慢慢深入之后,罗小巧苍白乏味的学生时光就无法提供谈资了,她只能讲一下进入大学后的事情,比如军训的时候女同学和教官谈恋爱,男生半夜去食堂偷吃肉包子之类,而刘昆仑讲的就是江湖了。

    单纯的女大学生被刘昆仑的故事迷住了,听的入神,连羊肉串都忘了吃,刘昆仑讲康哥,讲苏晴,讲敦皇里的每个人,讲除夕夜的血战,讲他的迷茫和痛苦,他的涅槃和梦想。

    罗小巧托着腮帮子,两只大眼睛迷离神往,臧海拿着四串刚烤好的大腰子走过来,往板凳上一坐:“这算啥,昆仑哥被人抹了脖子都没死,还把那俩杀手给干死了,你说牛逼不牛逼吧?”

    “真的?”罗小巧崇敬无比,看着刘昆仑脖子上一道红色伤疤,伸手想摸一下又不敢。

    “摸,随便摸,摸坏了算我的。”臧海戏谑的话反而让罗小巧害羞起来。

    “其实……你的经历和我姐夫差不多,只不过他没这么好运气。”罗小巧叹了一口气,刘昆仑正打算问个究竟,薛文武拎着酒瓶子过来了,说这会儿不忙了,陪兄弟们喝一杯,于是这个话题就搁置了。

    薛文武三十来岁,在罗小巧心目中是“大人”,而刘昆仑与自己同龄,居然和一个大人平起平坐,谈天说地,让她觉得刘昆仑的身影又伟岸了一些。

    薛老板说烧烤城生意不错,但自己还有点想法,增加一个山西刀削面的项目是不是能多招揽些顾客,毕竟很多人来烧烤摊已经是二场,喝了一肚子酒终归是要吃点碳水化合物的。

    “可惜找不到合适的人。”薛老板搓了搓脑袋,有些惆怅。

    忽然罗小巧跳起来:“不好,宿舍快关门了,我得赶紧回去!”

    臧海不怀好意道:“回不去怕啥,咱昆仑哥给你找地方睡觉。”

    刘昆仑却不做那趁人之危的事情,他拿起摩托车钥匙:“走,我送你。”

    “喝了酒没事吧?”薛老板关切的问了一句。

    “没事。”刘昆仑拿出一张百元大钞放在桌上,这一顿虽然是他们两个人吃,点了不到五十块钱的东西,但薛老板送了很多菜,加起来肯定超过一百了。

    薛文武的脸色顿时变了:“兄弟,你这是骂我呢,把钱拿回去!小海,把钱给你哥。”

    刘昆仑才不管那个,起身便走,臧海拿着钱追过来,被他一把推了回去,臧海也是个有眼力价的,拿着钱跑回去说老板,我哥非得给钱,他是讲究人,这要是顿顿不给钱,我哥反而不敢来捧场了。薛老板也就把钱收了。

    早已过了七点钟,去往大学城的大桥线已经停了,刘昆仑骑着摩托车带着罗小巧回去,他知道自己喝了酒驾车危险,特意把速度放慢,罗小巧抓着刘昆仑的手也自然了许多,川崎400不紧不慢的行驶在淮江二桥上,这个时间桥上的车辆不多,两侧路灯照耀着,江面上只能看到黑暗的塔吊剪影,夜航船的汽笛长鸣,刘昆仑减速靠边停车,下车,站到了桥边,罗小巧无声地站在他身畔,一起看月光下的滔滔淮江,月色掩映,壮美无限。

    “你在想什么?”罗小巧问他。

    “我在想这座城市里究竟有没有属于我的一块地方。”刘昆仑的眸子里倒映着灯火璀璨的南岸城市,闪烁的不止是灯光,还有少年的激情与梦想。

    “你呢?”刘昆仑看了看女大学生。

    “我在想这么大的城市,一定有很多机会赚钱,我要赚学费,不让我姐姐那么累。”江风吹起罗小巧的发梢,空气中都荡漾着青春和浪漫的气息。

    忽然一辆驶过的轿车里传来女生的大喊:“罗小巧~~”往前开了一段距离停下了,后车窗里探出一个头来问道:“罗小巧,你没事吧?”

    “我没事。”罗小巧喊了一声,又对刘昆仑解释,“那是我一个宿舍的同学。”

    那女同学又喊道:“坐我车回去吧。”

    罗小巧犹豫了几秒钟,还是答应了:“好的,等等我。”

    刘昆仑没反应过来,就看着罗小巧说声我先走了,颠颠跑过去,钻进了那辆白色帕萨特。

    帕萨特继续启动,只留下尾灯的光芒在夜色中,刘昆仑的那点酒意已经被江风吹的一干二净,他有些不悦,但又无处发泄,于是跨上摩托追过去,川崎400的马达轰鸣着,迅速追上帕萨特齐头并进,驾车的是个看起来很忠厚的中年大叔,后座上俩女孩,一个是罗小巧,另一个看不清楚。

    罗小巧挥手致意,刘昆仑也挥手回答,一路如影随形陪着帕萨特来到大学城,看着车辆驶入江师大校园才放心。

    帕萨特开到女生宿舍楼下,两个女生携手出来,一溜小跑赶在宿管阿姨关门前进了宿舍,回到寝室,夜里躺在床上照例是要进行宿舍夜谈的,今天的焦点就是罗小巧这位开摩托的男朋友。

    “别看我们小巧这么老实,找男朋友倒是比我们都快啊。”一个胖女生打趣道。

    这个寝室住的大多是大二的学生,罗小巧是因为分配原因进入这间寝室,是最小的小妹妹,姐姐们都挺善良,疼她帮她,打零工发传单的工作也是学姐们介绍的,寝室的室长叫楚桐,就是她半路接上罗小巧的。

    楚桐说:“小巧啊,那个男生做什么职业的,看起来像个小流氓,你可要当心了。”

    罗小巧替刘昆仑辩解:“他不是小流氓,他有正经职业,是金桥大市场的总经理助理呢。”

    楚桐笑道:“那就是个纨绔子弟了,更不能招惹,小巧你不懂社会的复杂,这样轻信别人是会吃大亏的。”

    另外几个女生也一通规劝,让罗小巧不要再和这个坏人来往。

    “我觉得他不是坏人,他很勇敢,很正义,你们知道么,火车站的切糕车为什么不敢摆在大市场门口么?就是因为他曾经出手教训过那些家伙。”罗小巧拿出这一段来替刘昆仑正名,没想到却引起了楚桐的回忆。

    “还有这事,后来呢?”楚桐想起上学期开学的时候,她和另一个女同学在广场上因为买切糕发生争执,被一群人拿刀指着吓到大哭的事情,后来是一个保安过来制止了小贩的恶行,她和同学过于害怕就逃离了现场,不知道后续发展如何。

    “后来他被小贩捅了一刀,幸亏没伤到要害,不过经此一仗,那帮小贩被打怕了,就搬到汽车站门口继续讹人去了。”罗小巧说完,神往的看着天花板,脑海中浮现出刘昆仑以寡敌众的英姿来。

    “他不会是给混社会的吧,哎呀黑老大我最喜欢了,我要当黑老大的女人。”胖乎乎的女生嘻嘻笑起来,夜谈在欢笑中结束。

    ……

    刘昆仑满脑子都是薛老板说的刀削面的事儿,他觉得这是一个挣钱的机会,不过需要做些许改良,近江人未必吃得惯刀削面,他们更喜欢吃手擀面,现擀现下的手工面条配上热腾腾的汤,撒上虾皮咸菜紫菜再卧一个荷包蛋,安慰酒客的辘辘饥肠再好不过了,但自己干不来这个事儿,这事儿适合女的干,罗小梅就最合适,和薛老板搭档卖手擀面,一来不用走街串巷挎篮兜售,二来也不影响毛鸡蛋的生意。

    年轻人心里藏不住事儿,刘昆仑决定立刻找罗小梅商量,他骑着摩托来到铁路二十七宿舍,锁车的时候发现楼下阴暗处站着三个人,烟头的火星一明一灭,他立刻警觉起来,拎着纯钢链子锁严阵以待,但是那几个人并不是来寻仇的,仔细看其中还有一个妇女,三人低声说话,隐隐听得出是本地人,刘昆仑放了心,锁了车正要上楼,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回头看去,是罗小梅挎着空篮子背着孩子蹒跚归来。

    刘昆仑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罗小梅走到楼下之时,那三个人围了上去,中年妇女嗓音高亢,质问罗小梅怎么没按时还钱。

    “还想跑,跑的了你么!拿钱!”妇女的声音实在太高,引得楼上亮起了灯,一些邻居探头观看。

    罗小梅唯唯诺诺,低声求饶,背上的孩子吓醒了,哇哇大哭,刘昆仑按捺不住,上前喝止。对方丝毫无惧,拿出一张法院判决书复印件,振振有词的说我们是受害者,来拿民事赔偿的,你尽管报警就是,不行咱们到派出所讲理去。

    刘昆仑遇到这种事儿也没招,对方不动手,他也不好出手,罗小梅在对方逼视下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一堆带着毛票和硬币的钱,数一数也不过几百元,这是她一整天的血汗钱。

    对方清点了钱数,草草写了一张收据,中年妇女说:“别以为搬家我们就找不到你,你跑到天涯海角这官司都跟着你,咱们走!”

    三人扬长而去,刘昆仑想安慰一下罗姐,却笨嘴拙舌的有些词穷,罗小梅勉强一笑:“小刘,谢谢你了,其实我没想躲他们的,该我还的账,一分都不会少他们。”

    刘昆仑就问咋回事,罗小梅淡淡道:“孩子爸爸杀了人,这是附带的民事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