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九章 地地道道的由来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对于丈夫的案子,罗小梅并不愿意多说,刘昆仑也不会多问,他是见过风浪的江湖儿女,手上已经有四条人命,打架斗殴好勇斗狠更是家常便饭,在敦皇的时候,康哥曾经教育过他,没事多看看法律书,研究下刑法和治安处罚条例什么的,有用,所以刘昆仑能猜到罗小梅丈夫的下场,孩子已经没爸爸了。

    为了化解尴尬,刘昆仑赶紧提到手擀面的事情,罗小梅很感兴趣,三言两语就敲定了此事,约好明天去薛老板摊子上落实。

    次日下午,罗小梅来到烧烤城,这次没挎篮子,也没带孩子,下午不是营业时间,小工都不在,只有薛老板一个人在切肉穿串,罗小梅和薛老板只是脸熟,之前没打过交道,但是她眼里不能有活儿,立刻坐下帮着穿肉串,烧锅煮花生毛豆,一双手就没停过。

    到傍晚开张的时候,罗小梅已经在薛老板的摊子上占据了一席之地,她支了一个煤气炉,架上铁锅和鏊子,板凳案板擀面杖一应俱全,不但做手擀面,还自己摊煎饼,用煎饼卷上羊肉串咬起来更美味,这是近江人很喜爱的一种吃法。

    罗小梅不但忙自己的活儿,连带着薛老板的工作也一起干了,薛文武虽然招了两个小工,但都是十七八岁的半大孩子,笨力气有的是,手脚不够勤快,现在多了一个女人,他倒是感觉像是增加了三五个帮手一般。

    就这样过了一星期,这六天里刘昆仑每天都要到烧烤城转一圈,薛老板的摊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意越来越旺。

    烧烤城里主营的就是烧烤,大家业务相同,想比别家生意好就得争奇斗艳,深挖潜能,其他餐饮商户大多是夫妻档,甚至全家人齐上阵,薛老板是个外地光棍单身汉,亲自烤肉亲自收钱,一个人当两个人用,哪怕肉烤的再出色,效率跟不上也白搭,罗小梅完美弥补了他的短板,还锦上添花,增添了毛鸡蛋煎饼等项目,就是她煮的花毛一体都比薛老板更有味道,摊子上多一个勤快亲切的老板娘,客人自然喜欢光顾。

    到了下一个周末,刘昆仑再来溜达的时候终于再见到了罗小巧,她是来看姐姐的,顺便在摊子上帮着干活,一个漂亮的女大学生居然能娴熟的使用擀面杖和菜刀吸引了客人们的注意,薛老板的生意更加火爆。

    刘昆仑没去和罗小巧腻歪,而是陪着薛老板喝酒聊天,薛文武抽了一口烟,喜滋滋道:“小刘,多谢你了,俗话说的真对,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你看这几个小子干活比平时麻利多了,都不用我管事儿了,罗大姐也是个能干的,不知道她男人干啥的。”

    “罗姐是个苦命人。”刘昆仑看着忙碌的罗小梅低声说道,“他男人枪毙了,孤儿寡母的还前一屁股债。”

    薛老板沉默了,闷头抽烟。

    臧海拿着半扇羊排过来,让昆仑哥露一手,刘昆仑撩起衣襟,抽出一柄*来,这把刀是他请师傅用弹簧钢打造的,锋利坚韧,砍人如切瓜,劈羊排更是顺手,他手起刀落,干净利索的把羊排斩成两截。

    薛老板略皱眉,说道:“小刘,这样带刀不合适吧?”

    这种*妥妥的属于管制刀具,刘昆仑也就是在大市场里携带,还是用报纸卷着,平时出门是不带长刀的,他拿出另一把短匕首来说:“我还有这个。”

    薛老板拿过匕首看了看,用手指试一下刀刃的锋利程度,道:“我提个建议啊,用透明胶带把刀刃缠起来,就留两公分,最多两公分。”

    刘昆仑奇道:“为啥?”

    薛老板说:“你这种身份,少不了和别人起冲突,动刀容易出人命,这样处理戳一下不会死人,对方还能觉得疼,知道怕,吓唬吓唬得了。”

    刘昆仑愣了一会儿,他知道薛老板是好意,看得出这位山西老客也是个有故事的人,不过他还是不太了解自己。

    “薛老板,我和他们不一样,一般场合我不会动刀,动刀必杀人。”刘昆仑说。

    薛文武一拍脑瓜:“哈哈,忘了忘了,不好意思。”

    刘昆仑把匕首收回去,问道:“你这摊子干大了,得起个名字才行啊。”

    薛文武说:“起什么名字,你帮我想想。”

    刘昆仑说:“咱这儿羊肉地道,手擀面也地道,不如就叫地道。”

    薛文武沉吟片刻道:“地道,好,地道做人,地道做事,地地道道,双音叠词叫起来更加朗朗上口。”

    “地地道道,地地道道。”刘昆仑玩味这四个字,觉得很够味。

    于是山西老客的烧烤摊就有了一个名字叫做“地地道道”,后来刘昆仑找陆刚通过青啤官方制作了门头和灯箱,这家店的名气也慢慢打响。

    只是刘昆仑有一件事不大明白,看起来是个大老粗文盲的薛文武为什么会说出“双音叠词”这个文化人才懂的名词。

    今夜的生意极好,再没有比秋高气爽的天气坐在露天的烧烤摊上把酒言欢更高级的享受了,至少刘昆仑是这样认为的

    罗家姐妹欢声笑语,手脚麻利的干着活儿,擀面条下面条,收钱买单忙的飞起,估摸着今天一晚上营业收入就有三千多块,天天这样的话一个月就是十万块,烧烤买卖本小利大,不需要店面装修和各种设备,几个脏兮兮的小工一个利索的老板娘,再加上一个好爽的老板就行,刘昆仑在酒精的麻醉下似乎看到薛文武和自己成了连襟,大家合伙把摊子做大,摊子变成了店面,店面又有分店,开足连锁店之后就上市……

    “昆仑哥,烟!”不知道什么时候,刘昆仑嘴里叼着的烟已经燃尽了,臧海提醒了一下他才醒悟,赶紧丢下烟蒂说:“你的目标是正确的,烧烤干好了还真能赚大钱。”

    “那肯定啊,要不咱合伙干?”臧海瞥一眼正在欢乐的操作的薛老板,压低了声音,“我手艺学的差不多了。”

    烧烤城一直营业到深夜两点钟才收工,刘昆仑送罗家姐妹回家,他没骑摩托,三人推着童车慢慢走在路灯光影下,这辆童车是薛老板送的,孩子已经熟睡,小脑袋歪在一旁,嘴角一丝亮晶晶的涎水滴下。

    不知道为什么,罗小巧走在姐姐一侧,刻意和刘昆仑保持着距离,罗小梅笑道:“小巧,明天别跟着忙了,你俩上街逛逛去,你不是早想买一个MP3么,姐姐出钱给你买一个。”

    “不用了,我用不着。”罗小巧说。

    “你是英语专业,怎么用不着,就这么定了,小刘,电子城你熟,你带她去。”罗小梅不由分说,下了决定。

    刘昆仑当然没有异议,把娘仨送到家,彼此道晚安,回自己屋里躺着,这次又失眠了。

    次日中午,刘昆仑还在呼呼大睡,屋门被敲响,罗小巧在门外喊道:“大懒虫起来了,太阳晒屁股了。

    刘昆仑爬起来开门,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呈现在面前,只是一般的龙须细挂面,洁白剔透的面条盘在碗里,清汤飘着油花,上面撒着翠绿的小葱,面碗后面是一张笑意盈盈的面庞。

    吃过午饭,刘昆仑带罗小巧去买MP3,他俩来到赛格电子城,刘昆仑注意到罗小巧的目光停留在橱窗里的电脑上,那是一台联想台式机,平面直角的大屏幕显示器,呈现着机械美感的机箱和键盘,闪闪发光的摆在那里,随即罗小巧的目光转移到价格标牌上,立刻如同被刺了一般走开了。

    买MP3的时候,刘昆仑想付钱,但罗小巧坚决不同意,最终还是她自己花了三百元买了一个杂牌MP3,戴上耳机试了试很满意,欢天喜地的回去了,刘昆仑把她送回铁路二十七宿舍,自己骑着摩托来到大市场,找到陆刚如此这般说了一番,陆刚二话没说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他,刘昆仑转头又去了赛格电子城,先找到陆刚介绍的熟人,说想买一台电脑,熟人带着他溜了几个店,刘昆仑想买一台六千八百元的联想台式机,熟人说品牌机没意思,要不花四千块钱拼一台性能差不多的组装机,855主板,128内存,20G硬盘,十七寸显示器,妥妥的盗版XP系统。

    所谓的熟人说的天花乱坠,刘昆仑也看到了另一件让他眼睛一亮的东西。

    周六和周日两天,罗小巧都在帮姐姐干活,因为周一要上课的缘故,周日傍晚她就要回校了,这次刘昆仑动用了一辆桑塔纳来送她,一路两人聊个不停,刘昆仑问你们学校有没有电脑课,罗小巧说我们学校有计算机系的,是大热门专业,不过就算不是计算机系的,也应该学点电脑,我高中班主任说了,将来的世界,驾驶和电脑应用是每个人必须具备的。

    “那你会电脑么?”刘昆仑问。

    “会一点,我们宿舍有两台电脑,有时候我会用一下,学校里还有网吧,学生也可以去。”罗小巧说。

    很快到了江师大,刘昆仑直接开到楼下,罗小巧正要告别上楼,忽见刘昆仑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提出一个大纸箱,箱子上赫然是IBM字样。

    “哇!这是什么?”罗小巧忽然激动万分,帮着刘昆仑开门,宿管阿姨问了一声,刘昆仑指了指箱子说电脑城送货安装的,阿姨就放他上去了。

    宿舍里空无一人,姑娘们还没回来,刘昆仑拆箱,取出一台十三寸IBMThinkpad笔记本,插上电源,开机,winXP界面显示在屏幕上。

    “你喝水不?”罗小巧转头去倒水,倒了半天没动静,刘昆仑扭头看去,只见她背对着自己,双肩耸动不已,微微的抽泣声传来,把人扳过来,罗小巧泪珠子啪啪的往下掉,眼圈都红了。

    “哭什么,不喜欢?”刘昆仑这个钢铁直男不知道罗小巧为什么要哭。

    罗小巧把头摇的像拨浪鼓,抽泣着说:“不是,我太高兴了,我家穷,我想买,买不起,我,我……”

    “以后想买什么,给我说。”刘昆仑豪气云天。

    “嗯。”罗小巧认真的点点头,微微仰头,梨花带雨,红唇娇艳,刘昆仑心旌一阵荡漾,正要俯首吻下去,宿舍的门开了,随着一阵叽叽喳喳,同室的三个女孩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