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章 泡妞下血本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一刹那罗小巧就把脸别过去了,脸色绯红,刘昆仑也闹了个大红脸,撞破好事的三个女生楞了一下,然后不约而同嚷道:“没看见,没看见。”但是并不往外退,反而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刘昆仑,搞得他尴尬无比,手都没地方放。

    忽然一个胖女生看到桌上的IBM笔记本,顿时嚷道:“小黑!我的最爱!”扑过去就是一阵操作,“赛扬M1.7处理器,128内存,速光驱,这配置不高,不过性价比不错,得一万块了,小巧,你这男朋友是大款啊。”

    另一个女生笑道:“门口的车是你男朋友的吧,啥时候带我们兜风去吧。”

    刘昆仑不擅长应对这种局面,女生宿舍的香味也让他手足无措,讪讪道:“车是借的。”

    女生娇嗔道:“你就说行不行吧?”

    “行。”刘昆仑一口答应。

    最后一个女生站在门外,颀长秀丽,如果说罗小巧是小家碧玉类型,那她就是大家闺秀款,高个子女生注视着刘昆仑什么也没说。

    罗小巧扭扭捏捏的,就算是默认了,刘昆仑说你们玩吧我先走,然后落荒而逃,罗小巧被众人推出来,送刘昆仑下楼,嘱咐他路上小心,当刘昆仑上车之后,她还是忍不住问道:“真的要一万块么?”

    “没那么贵,我找了熟人打折了。”刘昆仑笨嘴拙舌,想多说几句,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你开车慢点,QQ上联系。”罗小巧做了个敲打键盘的手势,目送桑塔纳尾灯消失,这才蹦蹦跳跳上楼,愉快地接受室友们的盘查。

    “这小子泡妞下血本啊。”胖女生是计算机系的,对硬件略懂,一万元的IBM可不是穷大学生能奢望的东西,就算是家境富裕的同学也不过是买一台拼装机而已,罗小巧是大一新生,又是困难家庭的学生,居然用上了笔记本,岂能不让人羡慕。

    罗小巧第一次有了骄傲的感觉,晚上熄灯就寝的时候,她把笔记本放在被窝里,时不时摩挲一下,睡着之后脸上依然挂着笑。

    ……

    刘昆仑每月工资又恢复到六百元,他年轻人抽烟喝酒加油的开销又大,根本存不住钱,买电脑的一万块是向陆刚借的,借钱的时候陆刚二话没说,也不问啥时候还,但刘昆仑心里有谱,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他得帮陆刚做点事。

    但陆刚说不用,有事我自然会招呼你,于是刘昆仑依然继续他的保卫生涯,早上点卯,把大茶缸往桌上一放,镇在那里之后就在市场里溜达巡视,中午休息的时候骑着摩托车去淮江桥下游泳爱好者聚集的地方游泳,他听康哥说过,想冬天穿件衬衣也不感冒就练冬泳,所以和这帮老头混在一起学游泳,现在已经能娴熟的掌握各种泳技,浪里白条还有距离,横渡淮江已经不是问题。

    与波涛激流搏斗两个小时后,刘昆仑上岸回单位,去单位楼顶天台拉单杠撑双杠,一番操作猛如虎,锻炼完已经是下班时间,这时候再去高姐米线摊上吃两大碗牛肉米线,吃完一抹嘴,到岗亭里一坐,把脚搁在桌上,捧着大茶杯看人来人往,尽一会儿职,烧烤城就该上生意了,基本上一晚上的时间就泡在地地道道,啤酒烧烤,兄弟豪情,最后微醺着回去。

    只有躺在床上的时候,刘昆仑才会考虑自己的前途,苏家的气派,敦皇的奢华,苏晴的俏丽,会闪现在眼前,那才是他梦想中的生活。

    在特定的时间,刘昆仑会去火车站附近巷子里的黑网吧上网,这条巷子里遍布没有经营许可证的小旅馆和洗头房,黑网吧以前是游戏厅,现在依然经营着老虎机,刘昆仑上网就是聊QQ,和罗小巧聊天,他的QQ上保留着苏晴的号码,但是那个头像始终是灰色的。

    罗小巧给刘昆仑留言,说下个周末想和同学一起兜风,刘昆仑有些犯头疼,吹过的牛要兑现了,可是最近陆刚开车出差了,他借不到车,想来想去想到了赵宏波,这哥们很仗义,路子也野,不如找他问问,于是他试着发了条短信,赵宏波立刻回复,说奔驰还是宝马你挑吧。

    最终刘昆仑选了一辆黑色奥迪A6,他对这种车型比较熟悉,也有感情。

    到了周末,刘昆仑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开着车来到大学城,路过近江艺术学院的时候,发现路边停满了豪车,缓慢驶过这一路段,前面再次豁然开朗,江师大门前的小轿车就少了许多,看得出有些是家长开车来接孩子的,刘昆仑等了许久也不见人出来,罗小巧又没有手机可以联系,只能继续等,

    足足等了两个小时,三个女孩才花枝招展的出来,罗小巧也抹了唇膏,穿了高跟鞋,走路有些不自然,刘昆仑没表示不满,迟到是女孩子的特权更何况是三个女孩,他让罗小巧坐副驾,高的和胖的坐后排,车内顿时充满了香味和叽叽喳喳的笑声。

    “还没请教两位芳名?”刘昆仑看着后视镜说道。

    胖女孩咯咯笑了:“小哥哥还挺会咬文嚼字,我叫王月侠,人称大侠,这是楚桐,我们俩都是大二的,是小巧的学姐,也是舍友。”

    刘昆仑说:“楚桐这么高,是校篮球队的么?”

    楚桐说我要是看见一个矮的,是不是要问人家卖不卖炊饼?王月侠笑的前仰后合,罗小巧听不出梗来,刘昆仑倒是个博览群书的,明白笑点在哪里,也跟着笑了一会。

    总算是个愉快的开端,幸亏女孩们很快自己聊了起来,刘昆仑悄悄擦一把冷汗,其实在这些同龄大学生面前,他很自卑,他感到自己擅长的一切在知识面前都是渺小的,这几句对话还是他等待的时候琢磨出来的,他并不知道大学生活是怎样的,看到那些和自己一样大的年轻人穿梭在校园里,突然有种强烈的感觉,自己应该是在校园里读书,而不是在门卫室里喝黄桃罐头瓶里的浓茶。

    晚饭是刘昆仑请的,女孩们要求宰他一顿狠的,吃的是必胜客,幸亏女孩子们饭量小,花费不多,饭后的节目是蹦迪,地点必须是滚石。

    滚石,自从上次在滚石外面和人冲突之后,刘昆仑就再没来过这里,故地重游,勾起无限回忆。

    “快进来啊,饮料买好了。”罗小巧拉了拉刘昆仑的胳膊,递给他一罐冰可乐,外面的饮料是市场价,到滚石里面就是十元一罐了。

    滚石还是老样子,群魔乱舞,音乐炸裂,舞池的核心是一群摇头摇嗨了的青年男女,发疯一般晃动着长发,台子上有个穿着暴露的领舞跳的更是激情四射,音乐吵得耳膜生疼,说话都听不清楚。

    罗小巧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来,也不会跳舞,更不理解那些人为什么摇头,王月侠和楚桐也只是站在边缘轻轻摇动,嘴里叼着可乐吸管,偶尔会有男的走过来做出邀请姿势,当然是邀请楚桐,但楚桐一概拒绝,那些人倒也没有生气,耸耸肩走开了。

    瞎摇了一会儿,两人觉得没意思,便来到距离舞池最远的角落里玩骰子,谁输谁喝水,刘昆仑在敦皇的时候练过这个,玩的很溜,但罗小巧怎么教都学不会,她嘟着嘴说:“我是不是很笨?”

    刘昆仑便回忆起苏晴摇骰盅的英姿来。

    罗小巧放下骰盅,趴在刘昆仑耳畔呼气如兰:“这里的人看起来都不太正经,都是流氓阿飞,我挺害怕的,咱们还是走吧。”

    刘昆仑笑笑,他第一次来的时候和罗小巧一样的感觉,现在已经完全没感觉,就是个普通的娱乐场所罢了。

    “不走回头出了事咋办?”罗小巧胆子小,坐立不安。

    “没事的。”刘昆仑说。

    那边楚桐和王月侠结伴去洗手间,路上八卦起来,王月侠说楚桐你觉得罗小巧这个男朋友怎么样。

    “傻傻的。”楚桐就给了一句评语。

    “不是吧,他给小巧买那么贵的IBM哎,还开奥迪,据说还是黑道大哥哩。”王月侠争论起来,“对了,楚桐你爸爸也是黑道大佬,你应该查的清他的背景。”

    楚桐说:“首先,我爸爸和我们家很久没有联系了,我也没见过他,再说刘昆仑,你看他的肤色,手指,耳根脖颈,明显是没有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他的出身层次很低,年纪那么小是不可能成为大哥的,最多是个打手,他买笔记本电脑的钱应该是借的,车也是借的。”

    王月侠大惊失色:“那怎么办,岂不是骗了我们小巧。”

    “倒也不是骗,看得出他很喜欢小巧,眼神是不会骗人的,他还年轻,眼神还很清澈……”

    两人在女洗手间门口排着队聊着天,从里面出来一个妖艳无比的妹子,把手上的水滴甩在楚桐身上。

    楚桐没言语,不满的瞪过去,对方立刻停住脚,趾高气扬喝问:“你瞅什么瞅!”

    “你讲不讲理?”楚桐拧起眉毛问道。

    她个子高,形成一股威严让对方感觉到不爽,妖艳妹子跳起来就是一巴掌,打在楚桐面颊上,把她打懵了,一旁王月侠嗷的一声就扑上去厮打起来,她吨位大力气足,打的对方节节败退,但是那边陆续又有同伴出来,三个人一起厮打王月侠,反倒没有人理会楚桐了。

    楚桐很理智的没有加入战团,迅速跑回来找刘昆仑求助。

    “打起来了?”刘昆仑眉毛一挑,刹那间楚桐感觉他像是换了个人一般,眉宇间的青涩稚气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利刃一般的寒气。

    三人迅速来到洗手间门口,形势已经扭转,王月侠以一敌三,不落下风,但对方的援兵也到了,是四个一脸嚣张气焰的混混,这种人在街面上都很难见到,穿着紧身背心露着纹身,挂着粗大的金链子,满身的社会气息扑面而来,罗小巧吓得腿都在发抖,楚桐也在微微颤栗,但多半是因为激动。

    两边人马都到齐了,围观群众也聚拢起来了,下面就不是动手的事了,而是看谁气焰更胜,看谁拿的住这个面子。

    那边是混社会的滚刀肉,这边分明是一拖三的男女大学生,刘昆仑穿着白衬衫黑西裤,袖子卷到胳膊肘,偏分背头,看起来是一副学生会干部的模样,按理说这样的老实孩子面对大场面应该色厉内荏或者屁滚尿流才对,但是他却出奇的镇定,让围观群众大为不解。

    冲突的原因很简单,打的也不是很重,现在的问题是谁向谁道歉,对面的大哥脾气很暴躁,厉声喝道:“马勒戈壁的敢动我的人,都给我跪下!”

    刘昆仑上前一步,扬头看着这位一米八几的彪形大汉,他个头只有一米七二,但气场分毫不弱。

    “你再说一遍。”刘昆仑平静无比的说道。

    “我草你妈了隔壁的,怎么和我大哥说话的。”旁边一个人撸袖子就要打人,被豹哥一把拉住。

    豹哥盯着刘昆仑看了一会,丢下一句话:“你行,算你狠,走!”

    小弟们很费解,但是见大哥走的毅然决然,也只能悻悻撤离,当然临走还要指着刘昆仑说一声你等着之类的狠话。

    一群社会人就这么走了,见架没打起来,围观群众慢慢散去,滚石的看场子人员也松了一口气,来这儿的都是年轻气盛之辈,更不乏江湖混混,打架斗殴隔三差五,倚强凌弱更是家常便饭,今天这场架硬是没打起来,连见多识广的看场子大哥也纳闷。

    “别玩了,走吧。”刘昆仑觉得很扫兴,带着三个女孩离开,在看场子大哥面前经过的时候,大哥看到刘昆仑脖子上一圈红色的疤痕,疑窦豁然开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