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三章 失踪的女大学生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刘昆仑有些不高兴,本能告诉他,女孩子抛头露面不好,和赵宏波这样的社会人过从甚密也不好,如果是一般人,出于面子考虑也就忍了,起码等事后再劝说,但刘昆仑不这样,他直接制止,丢出一句话:“不能去。”

    “为什么不能去?”罗小巧瞪大眼睛,一脸委屈的看着刘昆仑。

    “兄弟,我介绍的工作你还不放心么,弟妹的安全,我来担保。”赵宏波打圆场,但刘昆仑一点面子不给他,冷冷道:“小巧不需要干兼职,专心学习就好。”

    “但是我也要进行社会实践啊。”罗小巧撅起了嘴,王月侠也大声道:“刘昆仑你怎么大男子主义啊,小巧又不是你私人财产,她有自由。”

    “我说不行就不行。”刘昆仑语调不高,不怒自威,气氛有些尴尬,赵宏波哈哈一笑:“那就算了,当我没说,弟妹学业为重,学业为重。”

    罗小巧没说话。

    此事到此为止,算是一个小插曲,并不影响大家的友情,聚会结束,摩托车队浩浩荡荡返回城里,各回各家,晚上刘昆仑带罗小巧去逛了夜市,罗小巧并没有闷闷不乐,见到琳琅满目又廉价的商品,她早已忘记不悦,像个花蝴蝶一般飞来飞去,要买发卡,要吃烤面筋,把刘昆仑兜里那点钱花了个精光。

    回家的路上,漆黑的夜幕下,罗小巧终于说出自己的心声,她说家里困难,嫂子一个人带着孩子打工也很辛苦,也不想总是花刘昆仑的钱,所以自己很想找个赚钱的兼职,不过自己社会经验少,分不清好人坏人,这份工作虽然听起来不错,但觉得赵大哥那人挺复杂的。

    “我听你的。”罗小巧说,“我累了,你背我吧。”

    刘昆仑蹲下身子,把罗小巧背在身上,说声真轻。

    “那你是不是要把我养成大胖猪啊?”罗小巧呼气如兰,吹动刘昆仑的鬓角,惹得他心猿意马。

    “你想吃什么,我给你买。”刘昆仑说。

    “我想吃的可多了,烤面筋,臭豆腐,米线,还有……我想想啊,还有好多好多。”

    他俩的背影被路灯拉的很长。

    ……

    过了一周,刘昆仑提前在QQ上联系了罗小巧,要请她吃饭,可是罗小巧说系里的辅导员给她介绍了一个图书馆帮忙的工作,周末要上班走不开,刘昆仑只好作罢,虽然有些不开心,但是想到罗小巧如此懂事,也就欣慰了。

    秋天来了,天气越来越凉,罗小巧出来的次数越来越少,她的服装也从入学伊始的朴素清新变成了时尚得体,素面朝天也变成了峨眉淡扫,刘昆仑不懂服装品牌,也不懂化妆,他只知道罗小巧越来越好看,这种感觉并不好,似乎越好看距离自己就越远。

    陆刚终于启用了刘昆仑,借调他去清欠办上班,工作渐渐忙了起来,也就没时间约会了,两人偶尔在QQ上聊几句,感觉似乎没变。

    等到穿秋裤的时候,刘昆仑最后一次见到罗小巧,她是突然出现在刘昆仑面前的,穿了一件米色的风衣,腰带很随意的系在腰间挽了一个扣,下面露出一双黑丝美腿,她说有个同学得了重病,需要捐款,可自己的钱都用来买书了。

    “你先借我,下个月还你。”罗小巧说话的时候不看刘昆仑的眼睛。

    “需要多少?”刘昆仑盘算着自己的积蓄,这两个月鞍前马后不辞劳苦,奖金赚了不少,加上天天喝酒,伙食费和请客的钱都省了,账上现在有五千块钱。

    “三千吧。”罗小巧说,手指玩着腰带,心不在蔫。

    同学生病,捐款三千似乎有点多,但刘昆仑并未追问,而是从钱包里取出两千元,又带罗小巧去银行ATM取了一千。

    “谢谢你。”罗小巧伸手接钱。

    “撒谎你都不会。”刘昆仑紧紧捏住钱,“说实话,你借钱到底干什么?”

    罗小巧扭转头,抿着嘴:“可以不问么,我会还你的。”

    “如果你摊上事儿,告诉我,我会帮你摆平。”刘昆仑一把捏住罗小巧的下巴,让她注视着自己的眼睛。

    “说,到底什么事?”刘昆仑一字一顿,眼神犀利,罗小巧不敢和他对视,慌张道:“实在没法说,我求求你别问了,钱我不借了,你放我走。”

    “你走不了,不说是吧,我带你去见你姐。”刘昆仑拽着罗小巧的胳膊就要走。

    “好!我说,但你不许告诉任何人!”罗小巧急眼了,压低声音快速说道,“楚桐怀孕了,需要打掉,如果被学校知道的话肯定开除,我们没办法了,她也不敢告诉家里,只好借钱做手术,我们已经联系了医院,手术费三千。”

    “他妈的!”刘昆仑骂了一声,“哪个男生干的,怎么不出钱,让我出钱!”

    “那是人家隐私,我求求你别问了。”罗小巧已经在落泪了,“我知道你厉害,你是社会混混,可是这种事情你不好插手的,你只需要借钱给我们就行了,我……楚桐下个月就还你。”

    “好吧,你拿去用。”刘昆仑将钱递给罗小巧,后者忙不迭的把钞票塞在包里,说声谢谢转身就走,刘昆仑要送她也被婉拒。

    看着罗小巧窈窕的背影离去,刘昆仑有种不祥的预感。

    过了几天,罗小梅找到刘昆仑,一脸愁容的说学校打来电话告知罗小巧好几天没去上学了,要按照旷课处理,如果旷课多了,就要开除了。

    “罗姐,小巧没和你联系?”刘昆仑心一沉。

    “她学校里事情多,很久没到我这里来了。”罗小梅急的来回走动,“她一个女孩子能去哪儿,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

    “别急,我帮你找。”刘昆仑摸出手机,沉吟片刻还是拨通了楚桐的号码,他留有楚桐的手机号但是从来没联系过,他朴素的心理认为不应该和女朋友的闺蜜室友过从甚密,事到如今就顾不得这些了。

    电话很快接通,楚桐那边也很着急,说正想打电话问刘昆仑呢。

    “这一段时间小巧总不在宿舍住,是不是住在你那里了,你把她搞到哪里去了?”楚桐说话带着火气,咄咄逼人。

    “她从来没和我一起住过。”刘昆仑解释道,“三天前她来找我,借了我三千块钱,说是……给你用的。”

    “给我用?我怎么不知道。”楚桐声调提高了,“刘昆仑你等着,我马上过去!”

    楚桐带着王月侠很快来到金桥大市场,和刘昆仑罗小梅见面,她的腰身纤细,健步如飞,丝毫看不出怀孕的迹象。

    两下里一碰面,罗小巧的谎话就都曝光了,她说的唯一实话是确实在学校图书馆找了份兼职,但只干了一周就不干了,平时也不大和室友交流,但是衣服和化妆品的档次都上来了,还经常夜不归宿,大家都以为是刘昆仑的原因,事到如今才知道不是。

    “原来那些衣服啊包啊都不是你买的啊。”楚桐恍然大悟,“大意了,你这样的男人只会傻乎乎的一掷千金买电脑,哪知道买衣服买包买口红啊。”

    “我们都以为小巧做了大哥的女人,没想到居然不是你……”王月侠耸耸肩,一脸的替刘昆仑不值。

    事到如今,罗小巧假借楚桐打胎的名义借钱,很可能是她自己怀孕需要处理,这事儿几乎是板上钉钉,也许是做了手术在哪儿疗养呢,过几天就会重新出现在校园里。

    “刘昆仑,你……你想开点吧。”楚桐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拍拍刘昆仑的肩膀,对这个受伤的男人表示慰问,女朋友跟别人睡了,还找他借钱打胎,这帽子绿的可以,这口气憋得也够呛。

    “刘昆仑,你可别一怒之下杀人啊,不值得。”王月侠见刘昆仑脸色有异,也小心翼翼的出言相劝。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刘昆仑洒脱一笑,并不像两个女生想象的那般肝肠寸断,气急败坏。

    “没想到你还满腹经纶,出口成章。”楚桐对刘昆仑的淡定表示佩服,她见过许多校园恋人之间的三角四角关系,那些男的一个个哭嚎的跟琼瑶剧的男主角一样,动不动长跪不起,屹立雨中,仿佛世间只有谈恋爱一件事可做,这种男人楚桐最瞧不起。

    “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人,我们一起找。”刘昆仑看了一眼焦灼万分的罗小梅,镇定说道,心里已经做好打算,找到那个男生,少不得一阵暴揍。

    寻找罗小巧的行动开始了,他们首先请求学校保卫部门的协助,但是保卫处对这种事并不积极,既没有人员也没有技术去查一个故意躲起来的学生,在学校所在的大学城派出所报案,警方倒是受理了,但是告诉他们警力有限,还是家里人先自行寻找,这种事儿很常见,过几天就自己回来了。

    王月侠想了个办法,把罗小巧的笔记本电脑从宿舍拿出来,三个人坐在图书馆僻静角落里对电脑进行破解,看罗小巧硬盘里藏了什么线索。

    电脑没设密码,硬盘里空空如也,刘昆仑花了一万块买的电脑对罗小巧来说就是个摆设。

    “平时她去哪儿你们不知道么?”刘昆仑再次问道,“一点线索都没有么?”

    “我们以为她去找你了,不过现在想想是有些不对劲,因为从没见过你来接她,都是她自己打车走的。”王月侠狐疑道,“打车去市区的话要几十块钱,公交车只要一元,说明她的经济状况挺好的。”

    刘昆仑想到了赵宏波曾经说过的话,他立刻打电话过去,没有寒暄,单刀直入问赵宏波有没有见过罗小巧。

    “罗小巧?哦,是弟妹吧,上次之后就没见过,怎么了?”赵宏波咋咋呼呼的,一点不心虚。

    刘昆仑挂了电话,忽然王月侠急促说道:“有办法了,我上她的QQ,从她的好友里查,肯定有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