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四章 祭品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王月侠是计算系的学生,但这并不代表她就有一身黑客本事,不过还好,猜QQ密码不需要多么高精尖的技术,用学号、生日试一遍就能试出来。

    罗小巧的电脑从宿舍里拿出,摆在了计算机系的机房里,RJ45接口里插着一根网线,黄灯闪烁,王月侠试了几次,终于用名字加生日组合的方式猜出了密码,登录到罗小巧的QQ上,逐一检查她的好友,名单里人不多,除了同学就是同学,唯一的例外是刘昆仑。

    “线索断了。”王月侠两手一摊,长叹一声,抱怨起来:“我估计小巧在哪个高档饭店的房间里躺着呢,哪知道咱们在这辛辛苦苦的找她。”

    楚桐说:“我看未必,她连做手术的钱都要借,怎么可能住高级酒店,那个男生不但不负责,还没钱呢。”

    王月侠说:“那就惨了,小巧命真苦,放着刘昆仑这么有本事又有钱的男朋友不要,去找一个没钱不负责的男生,她怎么想的啊,咦,不对啊,她的那些衣服可都是名牌,口红也起码一百多一支,她自己没钱,应该是男生给的啊。”

    楚桐也皱起眉头:“这样一捋,事情就明白了,男生有钱,比刘昆仑更有学识和品味,但是他始乱终弃,得知小巧怀孕之后就弃之不理,小巧没办法,不好意思找我们商量,也不敢找姐姐求助,她只能去找最信任她,最愿意帮她的冤大头,对不起啊刘昆仑,我不是这个意思……”

    刘昆仑一挥手:“没事,你继续说。”

    “小巧借了钱去打胎,可能找了个小旅馆自己疗伤,过几天会回来,也可能不甘心,又去找那个男的,发生冲突,被……被囚禁或者……或者灭口了。”楚桐说的很严肃,把王月侠吓坏了。

    “楚桐,你想象力太丰富了,不会的,不至于杀人的,杀人犯法,杀人要偿命的。”王月侠吓坏了,她不敢想象室友被人家活活杀害。

    “你知道么,九十年代近江曾经发生过一起杀人碎尸案,死者也是我们江师大的大一女生,有人说,这是一个魔咒……每隔六年就会死一个,距离上次正好是六年……”

    王月侠毛骨悚然:“楚桐你够了,别说了。”

    刘昆仑说话了:“别乱猜,这个人和小巧进行联系,只有几种方式,电话或者QQ,要不就是到宿舍楼下去喊,你们仔细回忆一下,有什么可疑的人么?”

    楚桐想了一会儿说:“那倒未必,假如这个人是同学的话,有什么话在课堂上就可以说了,不必那么费事。”

    王月侠加了一句:“是老师的话也一样。”

    三人立刻安静下来,王月侠捂住了嘴。

    “你再说一遍。”楚桐道。

    “老师的话也一样。”王月侠复述了一遍刚才下意识说出的话,师生恋是禁忌话题,但这种事情时有传闻,某些中年男教师经常会挑单纯的女生下手,闹出事来学校为了面子往往会遮掩事实,息事宁人,也许这次也是一样。

    江师大的教职员工有上千人,想排查色狼实在太难,只能从英语系查起,楚桐列了一个名单,仔细考究起来,好像每个人都有嫌疑,特别是几个单身离异的中青年讲师副教授,据说私生活比较混乱,但是他们兔子不吃窝边草,品味也相对较高,罗小巧这样的似乎不是他们的菜。

    这是一个复杂的调查过程,资料浩如烟海,线索却屈指可数,光凭他们三个人很难查出个子丑寅卯,不过楚桐偶然间发现一个人,系里一位姓沈的教授以前在北京某高校任职,据说是犯了作风错误才南调近江,再深挖又得知当年有个大一女生为该教授自杀。

    刘昆仑开始跟踪沈教授,此人四十来岁,风度翩翩,体态保持的很好,喜欢穿高领毛衣,对清纯女生的杀伤力确实很大,据说他是分居状态,老婆孩子在北京,他一个人在近江工作,住在江师大分配的专家楼里,算是特殊引进的人才哩。

    沈教授匆匆从专家楼里出来,刘昆仑尾随其后,忽然一辆桑塔纳停在身边,车窗降下,一张熟悉的面孔露出,是刑警张湘渝。

    “小刘,干啥呢?上车,我有事找你。”张湘渝说道。

    “我还有事。”刘昆仑拒绝道,可是前后左右都出现了穿便衣的刑警,严阵以待,如临大敌,其中两个人手上搭着衣服,遮盖着枪身,只露出黑洞洞的枪口。

    “上车吧。”张湘渝再次说道,这次语气不容置疑。

    刘昆仑没动,身体开始紧绷,但张湘渝一句话就解除了他的警惕。

    “罗小巧找到了,你要是没杀人,就跟我走一趟说清楚。”

    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是听到罗小巧的确切死讯,刘昆仑还是禁不住崩溃,耳畔响起了那首为爱痴狂,刑警们趁他分神,一拥而上,将他戴上手铐塞进车里,一左一右两个彪悍干警随车押送。

    刘昆仑并没有反抗的意思,他脑子完全是懵的,一路上没说话,张湘渝也没套他的口供,直接开到刑警支队,进了预审室,解下手铐,关在铁架子焊的审讯椅上,对面两个警察,其中一个就是老张。

    例行的询问之后,张湘渝说:“罗小巧和你什么关系?”

    “是我的女朋友。”刘昆仑说。

    “有没有发生过性关系。”张湘渝严肃问道。

    刘昆仑的头埋了下去:“没有……我想知道,她是怎么死的。”

    “割喉,被人割喉,血流尽了而死。”张湘渝紧紧盯着刘昆仑,注意着他的肢体语言。

    刘昆仑没说话,想到自己咽喉上的伤疤,难道是毒贩子为了报复自己杀害身边的人?

    “你最后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张湘渝继续问道。

    刘昆仑据实已告,并且将自己和两位女同学一起调查罗小巧失踪的事情和盘托出。

    “这个我们掌握,大学城派出所也立案了,你是罗小巧的男朋友,嫌疑比较大,所以我们请你来协助调查,你配合就行了。”张湘渝说完,叫来一个穿白大褂的法医,帮刘昆仑抽了一管血。

    随即刘昆仑又接受了各种详细的盘问,反复的问,等同于精神折磨,当他快要受不了的时候,刑警终于停止,把他关进了羁押室。

    刑警支队会议室,烟雾缭绕,幕布上的投影显示着罗小巧*的尸体,老刑警们抽着烟,发表着各自的看法。

    “大一女生,肚子里有孕,经过检测比对,种不是刘昆仑的,东门小霸王戴了绿帽子,一怒之下杀人,合情合理。”一个刑警提出自己的看法。

    张湘渝接了一支烟,慢条理斯道:“我不同意,按照刘昆仑的尿性,要杀起码杀一对啊,怎么可能只杀女的,这案子疑点很多,且有的查。”

    支队长詹树森走了进来,刑警们纷纷起身。

    “都坐下,案子进展到哪一步了?”詹树森是一线刑警出身,虽然当上了支队长,但依然关注具体案件,亲自下场侦破。

    张湘渝做了一番汇报,詹树森苦笑道:“这个刘昆仑还真是个灾星,不过不需要把重点放在他身上,主要还是查死者的社会关系,大一新生的社会关系很少,一查就能查出线索。”

    张湘渝的手机响了,拿起了接了一通电话,说道:“有重要突破,移动营业厅查到有罗小巧名字注册的手机号码,短信和电话的清单已经打印出来,马上传真过来,按图索骥就能查到凶手。”

    刘昆仑的手机被收缴了,就在张湘渝的抽屉里,他先检查了一下,确定刘昆仑手机的通讯录里没有罗小巧的号码,女朋友买了手机,居然瞒着男朋友,瞒着宿舍同学,这本身就很有问题。

    罗小巧认识的人很少,打出打入的电话也极少,但是短信不少,其中比较频繁互动的一个号码,机主叫赵宏波。

    赵宏波有双重身份,他既是社会上玩得很好的混混,也是省政府接待办的工作人员,交游广阔,资源很丰富,是一个重要的线索人物。

    刑警立刻出动,将赵宏波带到支队,对付这种人就得大刑伺候,规格和刘昆仑相同,关在讯问椅中审问。

    “知道我们为什么叫你过来么?”张湘渝点着一支烟,深吸一口,仰着头,居高临下看着赵宏波。

    “哟,我还真不知道。”赵宏波神态轻松,嬉皮笑脸,“要不警官您给我说说,让我明白明白。”

    张湘渝将一张照片出示给赵宏波看,又拿出热敏纸打印的通话记录:“有话就撂了吧,别耽误大家时间。”

    照片上是一具女尸,赵宏波愣了,继而抓着自己的头发叹气:“唉,我操,我就是给她介绍个兼职而已,我真没杀人啊。”

    给赵宏波做完笔录,也抽了一管血,张湘渝亲自送到法医鉴证中心交给工作人员,正是上次大市场杀人案出警的女法医宋欣欣。

    小宋这边很快出了结果,死者的孩子和赵宏波也无关。

    “张队,我这边有一些有趣的东西,你来看看吧。”宋欣欣带着张湘渝来到停尸房,从抽屉里拉出罗小巧,指着她苍白的皮肤说:“这里有一些很淡的墨迹,不仔细看是看不到的,我用技术手段做了还原,是一些很奇怪的图案,你看看。”

    张湘渝接过日记本,上面画着一些稀奇古怪的图案,像是字母又不是,根本认不出是什么东西。

    “这是十二星座的图标。”宋欣欣说,“死者身上绘有这种东西,我查了很多案例,给不出解释,张队经验丰富,见过类似的案子么?”

    张湘渝想了想说:“这案子怕是出了咱们的认知范围了,我建议找专家咨询,我认识一个教授,擅长犯罪心理学,上回那个碎尸迷案就是在他协助下告破的。”

    宋欣欣说:“是不是谷修平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