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章 洗车房的公狗腰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胡半仙正色道:“这点钱就想逆天改命?克六亲啊兄弟,来来来,这本相书你看看,天煞孤星命了解一下再说。”

    刘昆仑还就真翻了一下这本泛黄的线装书,年轻人脑子转的快,很快就明白胡半仙并不是在忽悠自己,按照四柱八字理论,自己的生辰八字有劫煞孤辰入命,妥妥的天煞孤星,专克身边的人,康哥和罗小巧就是被自己克死的!

    “半仙……”刘昆仑有些底气不足了。

    “知道怕了吧。”胡半仙冷笑起来,“其实也不是不能破,就看你的诚意了。”

    刘昆仑说:“要不我先欠着,我给你写个欠条,你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就这样吧,我刘昆仑说话算数,挣了钱一定给你。”

    胡半仙想了想,豪爽道:“好吧,看你这么有诚意,我就勉为其难帮你一回,你……给我写个欠条吧。”

    刘昆仑借了纸笔,写了一张十万元的算命钱欠条,胡半仙看了不免赞叹:“你这气魄。赶得上刘邦了。”他收了欠条,又不动声色的将桌面上的八十多块钱扫到抽屉里,这下干咳一声,开始工作。

    “其实呢,从科学意义上来说,传统四柱在理论和方法上都没有完善,对于命运形成的机制和原理不知其所以然,也没有形成完善的四柱太阳率月亮律预测方法和方式,这个八字呢,八字的组合有多少种你猜猜,你肯定猜不到,一共有一百一十二万三千二百种,光靠人的脑子怎么可能处理的来,所以我在九十年代就引进了电脑算命技术。”

    说着胡半仙骄傲的拍了拍桌上的老式586电脑。

    “天煞孤星嘛,也不是没救,我看过你的手相,你命里有贵人相助,应该能化解一部分,若是再找一个命硬的人和你一块儿过日子,把你的煞气抵消了,这就化解了,简单来说。你找个同样是天煞孤星命格的女人当媳妇就负负得正了。”

    刘昆仑囫囵半懂,觉得胡半仙说的有些道理,但似乎哪儿不对。

    “那么,我该去哪儿找,找什么样的,有什么提示么?”刘昆仑眼巴巴的问道。

    胡半仙仰天大笑:“我自己还没找到呢,不说了,天机不可泄露,我该去宫里和大喇嘛论道了。”

    十万块就买了一句话,不过刘昆仑也不吃亏,十万块不过打了张白条子而已,两下里好比坟头上烧纸糊弄鬼,刘昆仑起身告辞,胡半仙关了店门,朝着雍和宫方向去了。

    过了一会儿,刘昆仑路过北新桥的时候,却发现胡半仙坐在一家卤煮店里,吃的满头大汗,热火朝天。

    身无分文的刘昆仑在北京街头浪荡着,手持一张地图,一步步找到了铁栗子胡同七号院,这是传说中林晓晓的家,也是中央首长的官邸,大铁门森严无比,高墙上架着摄像头,想凭着匹夫之勇闯进去那是自投罗网,这种级别的领导家里是有警卫员的,天子脚下,岂能乱来,刘昆仑决定从长计议。

    要想报仇,就得先活下来,活下来就得挣钱,刘昆仑在城市里混了一年多,也掌握一些初级的工作技能,比如当门童,干服务员,开车、当然最擅长的还是打架,一时半会他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只能捡起老本行,靠垃圾吃饭。

    凭着大垃圾场的经验,刘昆仑很快找到一家废品收购站,他把自己捡来的瓶子废纸买了几块钱,解决了一顿饭,想到自己年轻力壮的,和老弱病残一起捡垃圾未免掉价,不如干点别的,在他吃饭的隔壁,有一家车行,兼营修车洗车改装业务,生意火爆,洗车污水都流到马路上了,汽车排成长龙,大概是临近过年,外地打工者都回老家了,洗车行的人手严重不足。

    刘昆仑找了个水龙头把脸和手洗干净,抖了抖衣服,以最佳面貌出现在洗车行老板面前,这是一个胖乎乎的北京男人,面目和善很好说话。

    “你哪里人?多大了?有身份证么?”问了这三个问题,老板就决定启用刘昆仑,给他发了胶靴和手套,负责拿水管喷车。

    刘昆仑立刻投入工作,他给苏容茂当过司机,洗车的活儿都是自己干,不但会洗车,还会用打蜡抛光哩,再加上身手利索,眼头活,干了不到一个小时老板就让刘昆仑独当一面了,全面负责一条洗车线。

    洗车房里开了暖气,加上干活消耗大,刘昆仑索性将衣服脱了,他从夏天到冬天几乎没停止过游泳锻炼,对寒冷免疫,十九岁的少年正是发育最强壮的时候,古铜色的皮肤,线条清晰的肌肉,细腰乍背,拿着水龙穿着长筒胶靴,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

    排在后面的一辆宝蓝色的奔驰跑车的软顶缓缓打开,车里坐着的女人冲刘坤坤叫:“弟弟,弟弟。”

    刘昆仑没意识是在要自己,女人站起来招手:“哎,洗车小弟,叫你呢。”

    “啥事?”刘昆仑高声应道。

    “我赶时间,能不能先洗?”女人嗲嗲的喊着。

    “都急,排队!想插队问问你前面的人愿不愿意。”刘昆仑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识。

    女人咯咯笑了:“还挺有个性呢,你看他的腰,标准的公狗腰,得多有韧性,多给力啊。”

    排在前面的还有四辆车,分别是奥迪宝马奔驰捷豹,开车的都是体面的中年男子,女人下车,挨个进行说服,没费多少功夫,只是交换一个电话号码的时间而已,就说服四位成功人士执行“女士优先”的政策了。

    奔驰跑车排到第一,刘昆仑快速而细致的将车冲洗干净,擦干,始终没看那女人,康哥的教育犹言在耳,不属于你的女人不要动,他在北京混了几天,基本上没见过长得好看的女人,现在才明白,好看的都在车里坐着呢,这个开跑车的女人就极美,个头和自己差不多高,皮肤白皙的如同白瓷一般,穿着阿迪达斯的运动装,手里拿着一部诺基亚8850,眉眼美而不媚,气质极佳,刘昆仑在擦玻璃的时候,还看到车里放着一本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哩。

    车子擦好,女人递给刘昆仑一张五十元的钞票:“拿着,弟弟。”

    “谢谢姐姐。”刘昆仑将钱塞进裤兜,继续下一辆车,目光没在女子身上流连哪怕一秒钟。

    之后的几天,北京下了一场雪,洗车的生意更好了,跑车女人又来了几次,明明车子很干净也要再洗一遍,每次都给刘昆仑五十块钱的小费,有时候也聊两句,她问刘昆仑哪里人,来北京多久了,住哪儿,怎么吃。

    “江东人,刚来,就住这,随便吃。”刘昆仑总是用最简单的语言回答,有一次女人问刘昆仑怎么洗澡,他晃了晃手里的水管。

    “不会吧,现在可是冬天,你用冷水洗澡,你想死啊?”女人捂着嘴眨着眼睛,“我不相信,你真能用冷水洗澡,我给你一万块。”

    刘昆仑看了看周围,今天女人来得早,没有其他排队的车,他脱掉T恤和绒衣,褪了裤子,踢掉胶靴,扬起水管,冰冷刺骨的水柱冲刷着脑袋和身体,女人吓傻了,急忙阻止刘昆仑近乎发疯的行为,抢下水管关上,拉开车门把他推进去,衣服丢进去命令他赶紧穿上,用从后备箱拿了一个毛毯让他擦擦脑袋。

    “你疯了么,要钱不要命!”女人的着急是真心的,她很后悔开这个玩笑,大冬天的拿冷水浇头,不重感冒才怪。

    刘昆仑穿上衣服,下车,面无表情继续洗车。

    “你真的不怕冷?”女人非常好奇。

    “冷和痛苦一样,你不畏惧它的时候,它就不存在。”刘昆仑的话让女人若有所思,她翻了翻手中的小包,刘昆仑认识商标,那是LV的包,很贵。

    “不好意思,今天没带这么多钱,下次给你。”女人说。

    “可以。”刘昆仑说,他并不是赌气,也不是为了赚钱,他平时确实是用冷水洗澡,这是在刻意磨练自己的意志。

    从这之后,女人就再也没有来过洗车房,谁也不知道这次打赌,刘昆仑也没往心里去,他干一天歇一天,没事就到铁栗子胡同七号去蹲点,可那扇大铁门从来没有开过。

    临近春节了,春运开始,北京城的外来人口如同候鸟一般返回家乡过年,刘昆仑打开手机,积攒了半个月的短信汹涌而出,他有些想家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刘昆仑决定回家,他和车行老板辞行,老板很讲究,按照工作量给他结算了工资,算下来比在大市场当保安挣得还多,怪不得每个人都想到北京来。

    刘昆仑在附近代售点买了一张回近江的火车票,出北京的火车票很难买,他加了价才买到一张无座票,这是一趟从沈阳来的过路车,发车时间是深夜两点钟,他一点钟从洗车房出发,步行前往火车站。

    经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刘昆仑发现空荡荡的路口停着一辆宝蓝色的奔驰跑车,无论前方是红灯还是绿灯,这辆车都不动,走近看车牌,正是经常光顾洗车房的那辆。

    刘昆仑走到车旁,看见女人坐在驾驶座上已经睡熟,他试试车门,没锁,于是打开车门唤醒她:“姐姐,姐姐,醒醒。”

    女人睁开惺忪睡眼,满身酒气,而且是那种昂贵的洋酒味道,刘昆仑在敦皇的时候接触过这玩意,懂行。

    “是你啊,公狗腰。”女人醉眼朦胧,踉跄着爬出来:“姐姐喝醉了,不能开车了,你送姐姐回家,给你一万块。”

    “你叫我什么?”刘昆仑没听清楚。

    “公狗腰,你那腰身……只有少年才有,那些老男人,都是大肚腩,母猪腰。”女人爬上副驾驶,说了一个地址,建国门外外交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