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六章 陆刚夺权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刘昆仑不是空手来的,他手里拎着一根一米左右长度的东西,用近江晚报包裹着,看形状不是圆柱形的铁棍,而是窄长条的长刀,和他在大市场里刀劈扒手用的是同一款。

    若论滚刀肉横不吝,火车站广场周边颇有那么一批人,开旅馆的,卖假货的,玩仙人跳的,开黑车的,倒腾火车票的,一个个都牛逼哄哄的,但是论狠,昆仑哥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否则也不会年纪轻轻被冠以一个“哥”字。

    刘昆仑一现身,那些地痞流氓顿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再也跳不起来了,许庆良本来也是故意逗他们玩,老许是何许人也,当初也是纺织厂一号角色,后来厂子破产,和陆刚两人走南闯北,北边去过俄罗斯,南边去过香港,啥场面没见过,今天弄这个景,只是扮猪吃老虎罢了。

    “不相干的社会人员统统离场,我给你们三十秒时间!”刘昆仑发话清场,语气平淡,不怒自威,在场的流氓看到昆仑哥脖子上那道伤疤就懂了,如果不具备把刘昆仑弄死的实力和决心,就要做好被他弄死的心理准备。

    在场各位老几都是保卫科副科长王少强请来的,代价是每人一条烟,事后火锅加凯撒宫洗浴一条龙,满打满算二百多块钱的事儿,为这个玩命,犯不上。

    “昆仑哥,我给你面子。”一个地痞还想和刘昆仑套个近乎,显摆一下自己的江湖地位,刘昆仑直接回他一个字:“滚!”

    地痞流氓们灰溜溜的全跑了,一个不剩。

    会场清净了许多,只剩下大市场的员工和家属们,马后炮一个人来的,坐在最后排,本来想冒个头领了东西就走的,却发现有大戏可看,于是留了下来,他看到陆刚身后跟着的不止一个刘昆仑,还有物资局的一些老人和几张陌生面孔,这些人跟着陆刚昂首阔步奔着主席台去了,只有刘昆仑留在后面,找个座位坐下,马后炮凑过去问他:“刘儿,咋回事?”

    “陆刚要夺权了,板上钉钉,他手上股份表决权已经够了。”刘昆仑轻声说道。

    马后炮最喜欢各类八卦,对于这个惊天八卦不忍独享,立刻溜回去和周围的人分享起来,小道消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嗡嗡嗡的在礼堂里传播着,刘昆仑胸有成竹的一笑,看到人群中的许庆良,老许含笑向他挑起大拇指致敬。

    陆刚确实是来夺权的,为了这一天他已经谋划了许多,蛰伏了多年,主要出手,就是雷霆手段,他当仁不让的走上主席台,客气的对王书记说:“请让一下。”

    王书记本想逞强,但是在陆刚凛然的眼神逼视下,不自觉的让出了话筒。

    陆刚的打扮和王书记不同,他向来一身正装,今天更是一袭考究得体的藏青色西装,喜庆的大红色条纹领带,一米八的身高器宇轩昂,和王书记站在一起对比强烈,一个像领导人,另一个像打杂的。

    “同志们,我先给大家拜个年,祝大家万事如意,祝咱们公司蒸蒸日上,但是后面这个,注定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了,前一段时间大市场发生火灾,幸亏抢救及时,没有造成重大的人身财产损失,但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调阅了单位的年度财务报表,发现了更多的问题,公司账上基本没钱了!”

    此言一出,下面一片哗然,在大家心目中,大市场就是旱涝保收的铁饭碗,单位账上钱多的连火车站都买的下,怎么就没钱了呢。

    陆刚拿出财务报表念了一大堆数据,反正懂会计的人不多,任由他解释各种数据的名堂就是,在陆副总慷慨激昂的语句中,大市场的职工们逐渐有了清晰的认识,按照大市场的人流量和商户经营情况,大家的工资奖金水平应该是现在的两倍才对,陆刚还给大家展示了更美好的蓝图,其实大市场只是招租而已,用不着那么多管理人员,实现职工持股,每个人都是股东,每年拿股息分红就能过上富足的生活。

    但是,这一切的前提是更换管理层,能者上,庸者下,这就势必动了一些人的奶酪。

    最先跳出来的是朱总,大市场人浮于事,尸位素餐,最不缺的就是领导干部,公司虽然只是一个原物资局三产,但是俨然大型国企的派头,高层有董事长总经理,有党委书记,有董事,有监事,有纪检委员,有工会主席,有妇联主任,有团委,有宣传科保卫科计划生育办公室,拿工资的多,干活的少,朱总名叫朱彪,只是其中一个副总而已,他自认为有希望出任一把手,所以跳出来指责陆刚不按程序办事,目无组织纪律。

    “朱总,我想请问你,如果让你当这个总经理,你会怎么做?”陆刚笑眯眯的将了对方一军,还把话筒递了过来,朱彪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他本来只是个物资局的小科员,因为资历老才混了个副总,说是副总,其实也就是个副科级,除了拍马溜须,文不能发言开会写稿子,武不能经营发展赚大钱,陆刚几乎是硬把话筒塞他手里的,然后笑眯眯站在一旁,还鼓掌。

    一阵稀拉拉的掌声响起,朱彪面红耳赤,他也在大会上发过言,但都是念稿子,脱稿都不行,更别说即兴发挥了。

    朱彪干咳一声,用不标准的普通话说道:“首先……祝大家新年快乐,那个,那个啥,以后呢,咱们大市场就得在这个这个,党委的领导下,加强纪律,加强作风建设,啊,真抓实干,一怕不苦,二不怕死,流血流汗不流泪……”

    朱副总的讲话引起一片嘘声,这哪是什么竞聘演讲,连小学生当了班长都比他说的强。

    陆刚很阴险的问道:“那么具体的措施呢,朱总有没有考虑过?”

    朱彪一愣,心说加强纪律,真抓实干难道不就是具体措施么,还想咋样,他冷笑一声怼回去:“陆总又有什么具体的措施呢?”

    陆刚等的就是这句话,当仁不让的将话筒抢过去,打了个响指,背后大幕拉开,礼堂的投影机开始工作,将大市场的平面图投射到幕布上,陆刚拿着激光笔讲解着,每个区域的客流量,高峰期,以及营业额,这些数据可是大家都能听懂的了,陆刚深入浅出的分析说明,早先定的规矩已经过时了,需要调整布局,将铺面分为高中低三个档次,实行阶梯收费,最火的位置,凭什么一直让那些领导的亲戚占着,要占也可以,竞价上岗,至于人气人气不旺的区域,减免房租都是可以的,他还列了一张表,按照新的规则来收取租金,收入会提高多少个百分点,摊到每个员工身上又是多少,句句落到实处,没有半句虚的。

    “好!”许庆良等陆刚的讲话告一段落,猛然起身鼓掌,埋伏在各处的亲信党羽们也起身鼓掌,群众本来就是盲从的,再加上陆刚确实擅长鼓动气氛,调动情绪,大家都发自内心的觉得这样一个人领导大市场,才真正有盼头。

    许庆良站到了椅子上,大声道:“趁今天人到齐了,咱们来个民主选举怎么样,一人一票,选举咱们的总经理董事长!”

    王书记有点慌,他虽然也是有备而来,但是对方的准备更加充足,陆刚这些年来一直隐忍,是最不起眼的副总,脏活累活苦活难干的活儿都推给他,比如清欠办,收回被强占的地皮,以及开发烧烤城之类,陆刚从来不推辞,反而把活儿干的漂亮,这民心不是一朝一夕能形成的,这家伙,是司马懿啊。

    “胡闹!”王书记勃然大怒,“你们当单位是什么,搞资本主义那一套什么民主选举!这是国有资产懂不懂,董事长总经理只能董事会来决定。”

    陆刚说:“王书记此言差矣,但咱们不是国企,咱们是集体企业,企业的所有权不属于国家,也不属于个人,属于集体,属于在场的每一个职工,他们有权决定谁当这个领导,决定大市场向何处去!”

    掷地有声的话语又引起一阵掌声,选举势在必行了,许庆良早就准备好了选票,一人一张白色硬纸卡,上面带有选举者的名字,这是记名投票,简单有效,陆刚还带了摄影机和公证处的工作人员以及律师,确保万无一失。

    这场选举是按照人头来的,并没有按照所谓的股权,这也是陆刚不得已的办法,在董事会中他拿不到半数,干不过王书记,只能采取这种迂回的策略,到场的职工占大市场在编人员的七成,其中不乏退休人员,此前陆刚做了大量的工作,重点就在于这些退休职工,因为大市场是集体制,很多职工是父子夫妻齐上阵,子承父业的多了,当爹的依然掌控着家庭的话语权,处好这些退休职工,搞定一个人就等于搞定一个家庭。

    许庆良为了选举也是拼了,特地放了百鸟朝凤的喜庆音乐,大家在一片祥和欢乐的气氛中就把票投了,这次选举不设候选人,谁都可以选,选自己也行,是一次真正的民主选举,陆刚得票第一,当仁不让的当选。

    马后炮坐到了刘昆仑旁边,得意洋洋道:“我就知道陆刚这小子行,我刚才投了他一票,昆仑你咋不去投票?”

    “我是临时工,没有我的票。”刘昆仑说。

    “过了今天,你就不是临时工了。”马后炮说,“你可是陆总眼前的红人,今天没有你坐镇,这个选举就玩不转。”

    “夸张了。”刘昆仑漫不经心,甚至打了个哈欠,不过心里对陆刚佩服的不行,这一波操作够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