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七章 总助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陆刚赢得了选举,但这并不代表他就真正成为大市场的总经理了,因为工商注册变更那一关还没过,大市场毕竟是一家企业,需要经过合法手续才能完成改朝换代,陆刚清楚这一点,王书记更加清楚,两下里在春节假期中展开了一场不见硝烟的斗争。

    但是王书记忘了一个关键性问题,陆刚并不是完全没有根基的外来户,他是前任物资局长的女婿,蔡局长人称蔡老板,那可是邓总和王书记见了都打颤的角色,可惜还没把女婿扶上位就偏瘫了,不能完成他的布局,否则现在大市场就是蔡家人说了算了。

    蔡局长的布局当然不止大市场这一块,他老人家的重点在于亲儿子蔡强而不是女婿陆刚,物资局改制成为物资总公司,旗下最肥的子公司是天龙机电,蔡强是实际控制人,女儿蔡红也就是陆刚的老婆是大股东,而天龙机电又是金桥市场的法人股东,换句话说,走程序也斗不过陆刚,人家缺的只是一个开战的机会罢了。

    在近江郊区的一处农家饭店里,三位老友相聚,陆刚、许庆良和老朋友周正义律师当年都是纺织厂的青年工人,陆刚高中毕业接班进厂,许庆良中专毕业分配进厂,周正义只是个临时工,但他最努力,通过自考取得了法律本科文凭,又通过了律考拿到执照,现在是正义律师事务所的主任,陆刚的一系列策划谋略,缺不了他的法律支持。

    桌上摆着两瓶白酒,四个凉菜,皮蛋豆腐大拉皮,卤牛肉花生米,还有一脸盆烧公鸡,大红的辣椒和白色的葱段彰显着农家菜的粗犷,三兄弟没发家时经常聚在一起喝酒,你一块我五毛的凑钱买酒买菜,如今发达了,依然是接地气的做派。

    “走一个。”陆刚举杯,和两位老兄弟干了一杯,咂咂嘴品了品酒味,感叹道:“老周,你就是我的左膀,老许,你就是我的右臂,少了你俩人,我就是没胳膊的废人。”

    周正义笑道:“有道是,兄弟如手足,一点不错,现在陆总已经坐稳了位子,下一步怎么打算?要大刀阔斧的改革了吧?”

    陆刚轻蔑一笑:“区区一个金桥大市场,我还没放在眼里,这块地方是好,但也没那么好,不就是小商品批发市场么,将来指不定哪年就被淘汰了,我的战略目标是借助这块地方起飞,成立属于我们自己的集团公司,大市场只是其中一个部分而已,再说了,这儿几百号混吃等死的员工,那可都是负资产,你们瞧好吧,我下一步针对的就是他们。”

    许庆良是个厚道人,此刻不禁打了个寒颤,陆刚真是枭雄啊,前脚被职工们一人一票捧上台,后脚就计划着让大家下岗了,这种事自己还真下不了狠心。

    周律师倒是很赞成,他拍手赞道:“对,下一步企业改制,改成民营的,把股份拿到自己手里,让他们买断工龄滚蛋,公司不养闲人。”

    许庆良打岔道:“老陆,刘昆仑你打算怎么用?”

    陆刚说:“这是一员猛将,我以前用不起,现在可以了,等春节假期结束,我给他一个位置。”

    ……

    此刻刘昆仑正和林海樱坐在市中心广场的星巴克里聊天,从刘昆仑的恋爱史谈起,不知不觉就聊到了罗小巧被杀案和血弥撒,林海樱表达出浓烈的兴趣,正巧这楼上有一家新开的网吧,用的都是昂贵的液晶显示器,两人上楼开了一个卡座,上网查找关于此案的帖子,浏览了大量帖子之后,林海樱脸色凝重无比,几次欲言又止。

    “其实还有更猛的料,我没有发布到网上,怕的是打草惊蛇。”刘昆仑说道,“我把他们的血弥撒祭坛给复原了。”

    “我想去看一下,可以么?”林海樱说。

    刘昆仑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有些迟疑,冬季天黑得早,赶过去就是傍晚了。

    “好不好嘛。”林海樱眼巴巴的看着他,刘昆仑立刻心软:“好,可是挺远的,路上冷,别怪我没提醒你。”

    “我们可以坐车去。”林海樱说。

    “坐长途车太慢了,坐我车吧。”刘昆仑去吧台结账,带着林海樱下楼,这个女孩的个头几乎比刘昆仑还高,一双腿特别长,牛仔裤羽绒服雪地靴,戴着绒线帽子,就像是从漫画里走出的九头身少女。

    来到大厦外面,刘昆仑站在他的川崎400街跑前,摘下头盔递给林海樱。

    “你的车挺帅的,载过多少女孩子?老实交代。”林海樱打趣道。

    “你是第四个,第一个是苏晴,第二个是罗小巧,第三个是苗春韭,当然我四姐不算在内。”刘昆仑一本正经的解释着,他知道林海樱不是吃醋,两人的关系不到不到那一步,甚至不会往那里发展。

    “苏晴听你讲过,苗春韭是谁?”林海樱系着头盔带子,她不会弄卡扣,刘昆仑伸手帮她扣上,解释说苗春韭是个苦孩子,是自己从坏人手里抢来的打工妹,跟着高俊玲卖米线。

    “高俊玲又是谁?”林海樱继续问。

    “高俊玲就是个卖米线的大姐啊。”刘昆仑有些不解,林海樱噗嗤笑了,不再多问。

    烈火战车发动起来,刘昆仑将皮衣拉链拉紧,林海樱腿长,不像春韭那样费力的迈腿,她轻松跨上后座,两只手扒着刘昆仑的肩膀:“我好了,开动吧。”

    冬天开摩托确实很刺激,林海樱戴着头盔,围巾绕着脖子缠的严严实实,但还是感到寒风刺骨,她双手环着刘昆仑的腰,能摸到他只穿了衬衣和外套,心中纳闷,这家伙是什么做成的,居然不怕冷。

    沿机场高速向北二十公里,隔着摩托头盔都能闻到一股浓烈的臭味,林海樱几欲呕吐,硬是忍住,下了车之后赶忙拿出口罩戴上,刘昆仑一直把车开到祭坛前,林海樱并未注意到,因为这栋“建筑”和其他窝棚在外观上很类似,严格来说都属于建筑垃圾。

    “这就是血弥撒的祭坛。”刘昆仑说。

    此时夕阳西下,残阳照耀在祭坛上,给这个邪恶的残骸蒙上一层血红的光辉,林海樱沉默的看着这堆东西,忽然拿出相机来,各种角度下拍摄了十几张。

    天渐渐黑下来,刘昆仑载着林海樱回到出发的地方,问她:“要不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林海樱从双肩包里掏出一个大众车钥匙,按了一下,远处一辆白色高尔夫滴的一声,刘昆仑愣了愣,笑了:“你有车啊,怎么不开你的车去,坐摩托多冷啊。”

    “是啊,都快冻僵了,不过很有意义,第四个嘛。”林海樱走向高尔夫,上车后降下车窗招手:“QQ上联系。”

    这辆进口高尔夫是上次挤公交车失窃之后,她的父亲安排人给买的,之所以买大众,是为了安全考量,女孩子不宜开太奢华的车以免引起坏人觊觎,这辆车平时就放在近江,林海樱的母亲并不使用,只有她放假回家才开。

    刘昆仑望着高尔夫远去,忽然想起该请林海樱吃顿饭的,只能下次再说了,他一个人在外面随便吃了一顿,回家上网,刚连上线,打开QQ,林海樱的对话框就跳出来了。

    “当面我不敢说,还是在网上说吧,其实我认识那个林晓晓,他和我是亲戚,他的爷爷和我的外公是堂兄弟。”

    刘昆仑心中巨震,有种踏破铁鞋无觅处的感觉,他脑海中闪过无数种可能性,那边林海樱的话又发送过来:我愿意帮你找出真凶,交给法律处置。

    交给法律处置?唯独这一条不在他的计划之内,读书人大都相信法律吧,这是病,得治,刘昆仑暗道。

    “谢谢。”他打出两个字发过去。

    那边,林海樱的书房里,电脑音箱正放着《为爱痴狂》,她回想起在星巴克里刘昆仑用朴素的语言描述的和罗小巧之间的爱情故事,忍不住落泪了。

    ……

    金桥大市场的领导层提前上班,初三就开始工作,刘昆仑也被招到总经理办公室,陆刚亲自任命他为总裁助理。

    “咱们成立了另一家公司,叫金天鹅经贸公司,我是法人代表,也是总裁,这个公司和大市场是并列的,你就做我的高级助理吧,和副总平级,你只对我负责,每月工资三千,奖金另算,以后咱们兄弟好好干,打下一片天,让金天鹅的名字响彻江东省!”

    陆刚意气风发,豪情万丈,但刘昆仑并不买账,他说陆总我还有事,过了年得回北京。

    “回北京啥事啊?”陆刚没当回事,“去呗,不耽误,你又不用坐班,要不我成立个驻京办,给你在北京租个房子?”

    “谢谢陆总,无功不受禄。”刘昆仑还是不愿接受,在陆刚的再三坚持下,他最终退让,保留职务,但不领工资。

    刘昆仑走后,陆刚表情讪讪地,自嘲道出师不利,连个大将都没能留住。

    “这小子是个惹祸精,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许庆良说道。

    年初五,刘昆仑就踏上了进京之路,这回坐的是软卧,四人包厢里就俩人,他和林海樱,一位气质极佳的中年美妇送林海樱上车,在车厢里坐了一会儿,她看到刘昆仑拎着行李上车,明显愣怔了一下,随即问女儿,这就是你说的那个朋友?

    “对,就是我说的那个天才画家,他叫刘昆仑,刘昆仑,这是我妈妈。”林海樱大大方方介绍道。

    “阿姨好。”刘昆仑打了个招呼。

    “小伙子你好,你家在哪儿,父母是做什么的?今年多大,属什么的?”林妈妈连珠炮一般的发问,搞得林海樱很不好意思,嗔怪道:“妈~~”

    刘昆仑不卑不亢的回答:“我籍贯是北河县崔寨,我父母都是捡破烂的,我属猪,二十岁。”

    “哦。”林妈妈眼神怪怪的,不知道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