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一章 夜幕下的荷尔蒙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一场飙车大赛即将开幕,但是令人不解的是,林晓晓并未做什么热身动作,甚至连赛车服都没穿,倒是他身后一个小伙子摩拳擦掌,拿着全封闭头盔往脑袋上罩,跨上摩托转动着油门。

    “你不上?让别人上?”刘昆仑疑惑道。

    “他是我的人,他当然能代表我。”林晓晓傲然道。

    “草你妈的,讲理不讲理,那昆仑是我兄弟,我也能代表他,我上!”李同池挺身而出,到让刘昆仑有些感动。

    “你他妈的怎么说话的,嘴巴放干净点。”对面有人要冲上来揍李同池,被林晓晓摆手斥下。

    “你上也行啊。”林晓晓根本不拿正眼看李同池,这个胖乎乎的北京男人轻微猥琐,还略秃顶,形象和踏板助动车比较搭调,给他一辆公路赛怕是倒了都扶不起。

    “我也上,但你必须上!”刘昆仑指着林晓晓喝道。

    “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林晓晓也声色俱厉起来,他的情绪很不稳定,从平淡如水到歇斯底里只需要一秒钟。

    “这是你选择的解决方式,如果你反悔,我就用我的方式!”刘昆仑有些不耐烦,他准备动手了,别看对方人多,能打的没几个,他有信心在几秒钟之内把林晓晓的喉咙割开,当然不会重蹈那俩白痴杀手的覆辙,他会切断林晓晓的气管食道和颈动脉,让他几秒钟之内死去,像一只被宰的畜生那样。

    至于杀人之后,刘昆仑也已经想好,他是不会去自首的,大不了浪迹天涯,从此隐姓埋名,大丈夫快意恩仇,值了!

    也许是刘昆仑眼中的杀机让林晓晓忌惮了,他冷笑一声道:“好,那我就陪你玩玩,既然按照我的规则来,那就来个田忌赛马,咱们一边各出三个人,三辆车,高中低搭配组合赛,按耗时长短作为总成绩,哪一组用的总时间更短,哪一组赢,是三个人的总成绩哦。”

    李同池看了一眼对方车队中的摩托,说道:“不大公平吧,你们的车更多也更好?”

    林晓晓耸耸肩:“有钱你也可以买好车啊。”

    “妈的,有钱了不起啊!”别看李同池白白胖胖的,脾气还挺暴躁,又差点引发对方动手的冲动。

    “你说对了,有钱就是了不起。”林晓晓嘲讽道。

    王海聪一直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斗嘴,他是作为调停人出现的,按说是一个中立的角色,但是听到要进行三人对三人的小组赛时,王大少突然来了兴致。

    “我也参加。”王海聪说,“我站他们这边。”他说的这边是刘昆仑这边。

    “更有意思了。”林晓晓冷冷接受了王海聪的挑战。

    这场赛事变得越来越有趣,从单独的飙摩托变成混合赛,没有任何限制,只拼名次,这边经过商量是两辆摩托加一辆跑车的组合,刘昆仑的烈火战车还在近江,他只能临时借一辆摩托,李同池的朋友们显然都不太有钱,只能提供一辆川崎小忍者,只有可怜巴巴的250CC排量,好在他熟悉这种车型,能发挥出正常水平。

    李同池从一个朋友手中接过一辆摩托,黑色涂装的雅马哈R6,排气量600CC的中型跑车,也算不上有优势,唯一具备一拼实力的是王海聪的阿斯顿马丁。

    对方商量一番,决定以同等阵容迎战,两辆摩托分别是本田的CBR954RR和雅马哈R1,都属于排量1000CC的重型摩托,跑车则是林晓晓亲自驾驶的法拉利488。

    从硬件上来说,这场比赛如同是平民队对贵族队,双方在硬件上差距很大,但是有了王海聪的加入,似乎又扳回一城。

    如果说这是一场类似田忌赛马的比赛,那么王海聪和林晓晓就是上驷,而刘昆仑则是下驷,可惜规则并不是田忌式的,所以刘昆仑就成了不折不扣的短板,他不熟悉车辆,不熟悉地形,车技也是最差的,必然会拉低本组分数。

    四辆摩托和两辆跑车一字排开,引擎怒吼此起彼伏,刘昆仑看了一眼对手的轮胎,发现和自己熟悉的截然不同,那是一种粗大的没有花纹的全热熔轮胎,在升温后抓地性能极好,缺点是太过昂贵,跑一圈就报废,在近江玩摩托的圈子里没人烧得起这个,发烧友玩的也都是碣石的水货走私车,中低端居多,哪见过这些动辄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的豪华重型摩托,但刘昆仑丝毫无惧,如果谁的车好谁就能赢,那还要人干什么。

    在盖上头盔面罩前,李同池冲刘昆仑点了点头,这个白胖的北京土著此刻眼神坚毅,如同换了个人,但这并未给刘昆仑带来什么信心,实际上他也不是必须要赢得这场比赛,不管输赢,林晓晓都必须说出真凶的名字,罗小巧的仇岂能是一场比赛决定的。

    林海樱被双方一致推举为发令人,她脑子都懵了,怎么就演变成一场赛事了呢,在这帮荷尔蒙爆棚的男人聒噪下,她晕头转向,不由自主,站在路边举起了白手帕。

    比赛一触即发,车手们开始轰油门,轮胎原地打滑,升起一股股白烟,橡胶烧糊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随着白手帕落下,六辆车弹射而出,这一段路况比较空旷,笔直的线路立刻区分出高下,阿斯顿马丁和法拉利二马当先,摩托们紧随其后,刘昆仑驾驶的排量最小的小忍者不出意外的落在最后。

    夜里十点钟的北京二环,车辆如梭,时速均保持在八十公里左右,六辆赛车的加入如同平稳的鱼群中混入了六只黑鲶鱼,顿时造成巨大混乱,这六辆车肆无忌惮的变线穿插,巨大的引擎轰鸣声令人不安,所到之处,后续车辆不断刹车转向,造成数起刮碰事件。

    刘昆仑依然落在最后,只能在夜幕下隐隐看到两辆超跑你追我赶的红色尾灯在不断变换方位,他技不如人,车不如人,但血管里流淌的热血不比任何的温度低,飙车比的不仅是车的参数,还有技术和胆量,既然前二者不如人,那就拼胆量吧!

    摩托车体型小,超跑过不去的狭窄空间可以凭借身形优势瞬间穿过,刘昆仑带着全封闭头盔,耳畔传来的只有巨大的轰鸣声,他全神贯注,弓着身子转动油门,瞅准机会,骤然加速从两辆紧急闪避的汽车中穿过,只差分毫就会被挤成肉泥。

    忽然,一阵刺耳的警笛声传来,前方红蓝爆闪在闪烁,两辆警车试图拦截追赶飙车车辆,但是1.8排量的警车连超跑的尾灯都看不见,谈何追赶。

    五分钟过去了,32.7公里的车程走完了三分之一,刘昆仑依然是最后一名,他竭尽全力的追赶,也看不到前车的尾灯了,忽然前面有一滩黑色油渍,他迅速调整方向避让,几乎是同一瞬间,他看到油渍前方有一道黑色的失控的刹车痕迹,路边一辆黑色摩托车翻倒,车手倒在绿化带里,惊鸿一瞥没辨认出是谁。

    也许是通吃哥挂了,刘昆仑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但是又迅速否定,通吃哥穿的是懒汉鞋不是马丁靴,不是李同池而是另一个对方的选手。

    对方一名选手已经折了,刘昆仑心底升起幸灾乐祸的兴奋,猛加油门穿梭前行,前方一段直路,这辆小忍者被他驱使出最大功率,速度达到极致,油料供应都跟不上燃烧了,眼前的一切似乎变成了慢镜头,他完全在靠着本能驾驶,因为思考已经跟不上速度。

    前面车辆拥堵严重,刘昆仑急忙制动减速,从路肩开过去,只见路边有一堆红色残骸,是林晓晓的法拉利,车辆破损的极其严重,人怕是也不行了,过往车辆小心翼翼的经过,形成拥堵,刘昆仑犹豫了一下,停下车来,在众目睽睽下上前查看,林晓晓坐在驾驶舱里,头上有血,奄奄一息,车辆变形严重,根本无法把他拽出来。

    “真凶是谁!”刘昆仑试图唤醒林晓晓,但发现没用,这人已经陷入昏迷,他立刻拨打了急救电话,看了一下方位,这儿是崇文门,距离他们始发的建国门已经很近了。

    警笛声由远及近,刘昆仑不愿喝警察打交道,上车离开,既然对方两个选手都挂了,他也没必要开太快,当他抵达终点的时候,阿斯顿马丁和通吃哥的R6已经到了,对方只有一辆本田摩托抵达终点。

    大家看到第四个抵达的竟然是刘昆仑,都感到匪夷所思,没人敢问,因为都能猜到原因。

    “别等了,他们都出车祸了。”刘昆仑摘下头盔,平静说道。

    众人大惊失色,正欲离开,一阵警笛大作,十几辆警车和摩托已经将去路堵死,光柱照射下,警方威严的警告声响起:“全部从车里出来,双手抱头!”

    参与飙车的全部人员被北京交警方面拘捕,刘昆仑稀里糊涂又进去了,和大伙儿一起关进了看守所,在牢房里他才知道一件事,第一个抵达终点的竟然是通吃哥。

    “很多年没开摩托了。”李同池淡然道,“那一年我也是开一辆R6在二环上飙,别给我说什么十三郎,我最快八分钟就能飙玩一圈,可是追求刺激的代价就是车毁人亡,我没死,在医院躺了半年,为了治疗注射了大量激素,整个人都变样了,你知道我以前长什么样?我不但比你瘦,还比你英俊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