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二章 双雄会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刘昆仑在牢房里蹲了七天,这段日子过的很舒坦,没人欺负他,心理上也没什么负担,因为不是刑事拘留,而是最轻的行政拘留,警方给的说法是违反道路交通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法,拘留加罚款了事。

    其实事情没这么简单,对方一死一伤,开R1的摩托手当场死亡,林晓晓身负重伤,按说这种致人死亡的飙车行为可以按照危害公共安全罪处理了,但却如此轻判,据通吃哥分析,可能是因为王海聪参与有关。

    刘昆仑觉得不对头,王海聪来头是大,但也大不过法律啊,在小地方可能只手遮天,但这里是京城,天子脚下,一个商人怎么可能这么大能耐,再说了,重伤的林晓晓可是红三代。

    李同池对他说:“王化云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他不是单纯的商人,他是全国政协常委,政界商界通吃,那才是真正的通吃哥,不对,是通吃爷。”

    到了释放那天,正好是元宵节,外面刮大风,呜呜的风声呼啸,昌平沙河镇的拘留所大门外,两排车辆分列左右,泾渭分明,互不搭腔,这是来接人的,飙车双方几十号人全部被拘留,可不得两个车队来接。

    这么多社会人员聚集在拘留所前,警方高度警惕,但没有任何事件发生,飙车双方出来之后,大路通天各走一边,毕竟他们不是混社会的,只是玩车一族罢了,这场地下赛车导致一死一伤,飙车族会消停一段时间,双方的仇怨也算是结下了。

    在被释放的人员中,并没看到王海聪和林海樱,他们也不在迎接队伍中,刘昆仑领取了被暂扣的手机,手机电量耗尽也没法联系,只好跟着李同池上了一辆悍马车。

    悍马里的空间并不像外面看起来那么宽敞,要的就是一个霸道,坐在车里,满耳朵都是一口京腔对通吃哥的溢美之词,好不容易捱到了饭店,通吃哥请吃羊蝎子,在里面蹲了七天没见过大荤没喝过酒,可憋坏了。

    “从今儿起,咱们就是一起坐过牢的亲哥们了!”李同池又给自己和刘昆仑之间的关系赋予了一个新的含义。

    酒足饭饱之后是夜场狂欢,灯红酒绿,莺歌燕舞,在拘留所蹲了一周感觉就像是英雄凯旋一般,刘昆仑很不适应这种气氛,提前回去睡觉,躺在洗车房角落里的行军床上,把手机充电器插上,一堆短信跳上屏幕,其中有一条是林海樱发的,约他出来之后见面,说有很重要的事情。

    李同池是后半夜回来的,喝的脚步都不稳了,但还是先来洗车房一趟,说既然是亲哥们,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随便在支一张行军床打发了,跟哥回家睡去,他自己絮絮叨叨说着,一歪头睡着了,鼾声如雷,推都推不醒,刘昆仑只好把行军床让给他,自己在一旁坐着,就这样凑合了一夜。

    第二天,刘昆仑和林海樱约好了时间,让李同池开车送自己去协和医院,在医院里会合了林海樱,一起前往住院部探视林晓晓。

    林晓晓住的是特护病房,病房外面有人值守,病床上的林晓晓伤势严重,昏迷不醒,插着心电监护带着氧气面罩,头上缠着绷带,腿部打了石膏,医生叮嘱说只有五分钟时间。

    “他很不配合治疗,可能会留下终身残疾。”林海樱低声说,“时而清醒时而昏迷,更多的是心理因素,林家倒了。”

    林家倒了?刘昆仑不解,林海樱解释说,林晓晓的父亲涉嫌重大违法违纪,早就被中纪委盯上了,只是因为林家老爷子病危,所以暂时没有采取行动,事实上在追悼会上,林爸爸都是一直被控制着的,现在葬礼结束,林爸爸也就是我的表舅舅已经失去自由,林晓晓也没有了靠山。

    刘昆仑恍然大悟,怪不得林晓晓会参加这种近乎自杀的飙车,他就是一心求死啊。

    忽然,林晓晓的眼皮动了一下,林海樱急忙凑过去轻声说:“醒醒,我们来看你了。”

    林晓晓睁开了眼睛,缓慢的扫过病房里的人,最终落在刘昆仑身上,嘴唇翕动几下,似乎在说什么,林海樱将耳朵贴在他嘴边,用尽听力也只听到几个模糊的字眼。

    林晓晓又昏迷过去,心电监护开始报警,医生护士进来抢救,把他们三个人赶了出去。

    走廊里出现了两个便装男子,但身上的气质透露出“我就是条子”,果不其然,他们亮出黑皮警官证,说自己是崇文分局的,想和刘昆仑聊聊。

    “没别的意思,和飙车案无关,我们是想了解其他事情。”警察很客气,甚至没把刘昆仑带回局里问话,就在医院里借了一间空屋询问了一番,他们问的是罗小巧被杀案,刘昆仑据实已告,只是刻意忽略了自己复原祭坛的段落。

    “是不是有什么突破?”刘昆仑满怀希望,近江警方不敢动林晓晓的原因是他的家庭,现在林家倒了,这案子也该水落石出了。

    “就这样吧,有进展你会在公共媒体上看到的。”警察连笔录都没做,只是拿录音笔录了口供,结束调查,扬长而去。

    刘昆仑回到外面,李同池神秘兮兮说道:“我打电话问过崇文刑警的哥们,这俩不是他们的人,我猜是国安口的。”

    到底是公安还是国安,刘昆仑并不在乎,他只在乎林海樱听到了什么。

    “夜风,或者是椰风,总之是这个发音。”林海樱努力思索着,“我估计是一个人的名字。”

    要想知道这两个字到底什么意思,还得等林晓晓彻底康复,李同池看看时间,说道:“要不这样,我请你们吃个饭。”

    林海樱说:“不必了,有人要请你们吃饭。”

    “不会是王大少吧。”通吃哥激动起来,林海樱微微一笑默认了。

    王海聪请客的地点是一处私人会所,不对外营业,甚至没有门头招牌,看起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四合院,但是里面别有洞天,修旧如新,雕梁画栋,气派非凡,通吃哥啧啧称奇,说这儿以前肯定是贝勒爷住的府邸。

    “先生,这里以前的主人是清朝末期的一个大太监。”服务员的话让大家哑然失笑。

    林海樱是见过世面的,会所虽好,距离父亲的那个大四合院还是差了不少,表面功夫很足,缺的是内涵和底蕴。

    请客的包间极其宽敞,房顶极高,宛如宫殿,大梁是用极宽大的上好木料,外面宫灯闪耀,房间里燃着熏香,家具都是黄花梨质地的清代原品。

    三人等了半个小时,王海聪姗姗来迟,和赛车那天不同,今天他身后跟了一群人,秘书助理保镖四五个人,气派十足,但本人却并不那么倨傲,反而平易近人,进门还和李同池刘昆仑拥抱了一下,说咱们可是战友来着。

    包间里的大桌子足够二十个人围坐,王海聪立刻告诉助理,让饭店换一张小桌子,不大工夫一张八仙桌放上来,酒菜齐备,从人退下,只剩四个人吃饭聊天。

    距离这么近,每个人都可以近距离的观察对方,哪怕是傻子也能看出刘昆仑和王海聪的相似之处,两人就像是发育不同的亲兄弟,个头气质大相径庭,但是眉眼轮廓真的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

    李同池心中巨震,他本以为刘昆仑只是走了狗屎运搭上了王化云的私生女,没想到这货自己就是王化云的私生子,此刻他脑海中翻来覆去就是三个字:“大发了!”自己和王家公子成了哥们,那以后还不得飞黄腾达啊,不对!王海聪是正牌太子爷,家产继承人,突然多出来一个兄弟,那可是争夺家产的竞争对手啊,清朝那些阿哥们夺嫡的故事还不够惨烈么,不行,得提醒一下刘昆仑,今天这酒里兴许就下了鹤顶红。

    最震撼的还是刘昆仑本人,他是最后知道真相的人,虽然谁都没说出口,但光凭长相就能看出,自己的身世之谜已经昭然若揭,去年除夕夜在自家窝棚外听到的对话再度响起“我当什么爷爷,又他妈不是我的骨肉,老刘家到我这一辈就他妈绝后了!”

    王海聪只字不提和刘昆仑之间的关系,他只谈赛车,滔滔不绝,听得出他是一个资深赛车发烧友,喜欢一切和速度有关的东西,摩托、跑车,F1,甚至飞机,他说话的时候轮不上别人插嘴,那种与生俱来的骄傲和霸气不自觉的蔓延开来,再怎么假装谦虚亲民也掩盖不了的。

    好在刘昆仑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野小子,李同池更是京城老炮儿,对于王海聪的态度是一样的,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冈。

    “总之,能认识你们两个兄弟,我感到非常荣幸,李老板,你是开改装店的,我知道,以后我会照顾你的生意,刘……刘昆仑,你在北京有什么正当的职业么?”

    “他是我亲兄弟,也是我店里的二老板。”李同池抢着说。

    “那不成。”王海聪摇头晃脑,“男人要有自己的事业,昆仑啊,你想想干点什么,我帮你。”

    刘昆仑说:“其实我来北京并不是为了发展,而是为了报仇,这个目标至今未变,我要找到杀害罗小巧的真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