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五章 一拍即合搞开发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刘昆仑不是头一回当大哥了,在大垃圾场他就是孩子王,但只有此刻他才真正拥有掌控自己和别人命运的能力,他准备为家人为自己做些事情了,万里长征总有第一步,就先从这几个小伙子开始。

    捷达车并未开往小伙子们干活的工地,而是直奔火车站广场而去,刘昆仑找了一家熟悉的牛肉馆,每人一海碗的牛肉汤,多加肉多加辣椒,再来半块锅盔掰成小块泡在汤里,这种硬面饼源自于古代军粮,一大碗下肚别提多压饿了,六个人又叫了一盆烧牛头,一盘凉拌牛肉,两瓶廉价白酒,一顿饭吃的舒畅无比,撮着牙花子打着饱嗝出来,刘昆仑又说我请你们洗澡按摩,一条龙走起。

    凯撒宫的领班认识刘昆仑,一阵耳语后,领班带着暧昧的笑容上楼安排去了,昆仑哥有指示,给几个小兄弟准备败火的节目,以后也别看什么黄色录像了,真刀实枪的干吧。

    小兄弟们洗完澡,穿着浴袍忐忑不安,刘昆仑打发他们跟着领班去按摩房,他独自一人躺在大厅休息,过了半个钟头,服务员打着手电将几个小兄弟领过来,大伙儿都穿着桑拿服,一脸心满意足又不好意思的样子,刘昆仑说你们别回工地了,跟我干点别的。

    “俺哥,跟你干啥?”秦雄问道,一不小心将邻座的茶杯碰翻,滚烫的茶水泼了一身,那位爷膀大腰圆,脱掉桑拿服露出一身文龙刺虎,喝道:“瞎啊你,给我跪下!”

    对方只有一个人,但几个农民工小伙都慑于这一身花纹,噤若寒蝉,秦雄傻不愣登的,想拿毛巾帮大汉擦拭,却被一脚踢翻。

    刘昆仑站了起来:“敢动我的人,你哪儿的啊?”

    “你哪儿的?你谁啊!”对方丝毫不买账。

    “你到火车站这边来玩,怎么不认识我?”刘昆仑走过去,仰头看着他,休息大厅灯火黯淡,凑近了才能看到昆仑哥的容貌和传奇性的刀疤,大汉立刻怂了,忙不迭的说误会,不好意思,刘昆仑也没和他计较,几分钟后,纹身哥就遁了。

    经此一事,大家才知道刘昆仑是火车站一带的老大,用香港录像里的名词说,叫扛把子。

    “不算什么扛把子,就是杀出点名堂。”刘昆仑淡淡道,享受着小伙子们敬仰的目光,“杀过两头藏獒,四个人,也差点被人杀了。”

    “俺哥,你是不是想让俺们跟你混社会?”秦雄问道,但语气里听不出憧憬和兴奋,丝毫不似刚进敦皇的自己那般一腔热血,豪气云天,他有的只有老实人的紧张不安。

    “不是,我是想干点工程活儿,缺人。”刘昆仑说的是实话,这几个都是老实孩子,不适合打打杀杀,干活倒是一把好手。

    但是令他惊讶的是,这几个人竟然都不愿意跟他干,秦雄解释说,老板很仁义,对我们很好,我们不能说走就走,那样不仗义。

    刘昆仑更惊讶了,天下还有这么好的包工头,能把人心收服的如此彻底,他问你们包工头叫啥名字,得空我去拜访拜访。

    “祁庆雨,我们都喊他祁叔。”秦雄说。

    刘昆仑记下了这个名字。

    饭吃饱了,澡也洗过了,下一步就是回工地继续搬砖了,刘昆仑作势要开车送,几个小伙子一致强烈反对,说我们坐公交车回去就行,后来才知道,他们身上连坐车的钱都没有,又不好意思开口要,硬是靠两只脚走回十公里外的工地。

    ……

    刘昆仑又来到金桥大市场,陆刚掌权已经有段时间了,一切似乎和以前没有变化,依旧车水马龙,熙熙攘攘,但刘昆仑知道,平静之下暗流涌动,以陆刚的魄力,绝对要掀起一波大浪来。

    今日不同往日,谁都知道昆仑哥是陆总的心腹,坊间传闻,陆刚上位全靠刘昆仑一把砍刀镇场子,不然鹿死谁手还不一定,所以商户和职工们见到他时,热情中又多了一些恭敬。

    金天鹅经贸公司的办公地点就在大市场办公楼的副楼上,走进去就发觉和大市场办公室截然不同,这儿是工业风格的粗犷装修,上百平米的办公区域没有墙壁隔断,只有一个个半人高的格子间,看起来就像是电视剧里演的那种北上广的高档写字楼,在这儿办公的人并不多,只有几张年轻的生面孔,刘昆仑就认识一个人,是原来邓总办公室里的秘书,他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陆刚高啊,早就在邓世斌身边安插了棋子。

    这个人叫李博,现在是经贸公司的综合部部长,陆刚不在,他招待刘昆仑在会客区喝水,简单介绍了一下公司现状,金天鹅的任务是招商引资,引进义务小商品市场的模式,在金桥大市场的基础上再建一个金天鹅商场,原有的管理模式、管理团队,乃至于经营场所都已经落伍,需要重新建造一座高楼。

    李博说到激动处,拉开墙上的幕布,露出大幅喷绘的效果图来,在金桥大市场一片八十年代建造的大棚映衬下,几栋大厦拔地而起,灯火璀璨,和巍峨的火车站交相辉映,壮观恢弘。

    “这是金天鹅商场,这是金天鹅大酒店,这是金天鹅小商品市场,这是我们轻装上阵,没有包袱,没有工青妇这些累赘,公司员工都是新招聘的大学生,老人一概不用……”李博滔滔不绝的说着,刘昆仑对这些却不感兴趣,他问道:“听说邓总回来了,熊科长也出来了?怎么安置的?”

    “原来的工会主席退了,邓总接手负责工会了,熊科长调岗去清欠办了。”李博刚说完,陆刚回来了,许久未见,他变得黑瘦了,但人更加精神,看到刘昆仑面前摆着的一次性塑料杯里的纯净水,他不满道:“怎么喝白水?拿我的大红袍来。”

    李博去重新泡茶,陆刚指着墙上的效果图又开始描述自己的宏伟蓝图,刘昆仑插言道:“陆总,盖楼得不少钱吧?”

    陆刚说:“对,盖一座大厦的花费可不少,好在咱们有地皮,这就省了很多,重要的是审批和贷款,建设方面,我又成立了一家金天鹅开发公司,自己接自己的活儿,怎么,昆仑有兴趣来帮我?”

    不得不说陆刚的感觉是极其敏锐的,于是刘昆仑说出自己的想法,他说卖高端摩托车那是帮朋友的忙,不能当成事业来干,思来想去,还是搞建筑来钱,不管是垄断土方还是建材,那都是一本万利,最重要的是自己擅长这个,玩这个不就是比谁狠么,就算是虎口夺食,他刘昆仑也能抢下几块肉来,更何况依托于陆刚这棵大树。

    “昆仑,境界还要再提升提升。”陆刚笑了,“把持土方运输,沙子水泥,这都是小儿科,社会混混玩的低层次玩意,咱们是正经生意人,不弄那个歪门邪道,我们金天鹅的工地,有你坐镇,他们也别想进来,我判断啊,从国计民生的角度分析,下一步国家将加强房地产的支柱产业地位,房价会越来越贵,地价更会水涨船高,现在进入房地产开发行业正是最佳时机,咱们不但要建这个金天鹅广场,还要开发房地产,给老百姓盖房子住,这才是最来钱的。”

    刘昆仑频频点头,陆刚说到他心里去了,不过两人切入点不同,陆刚站的位置更高看得更远,而自己的初衷就比较简单了,刘金山做梦都想回故乡盖楼给他的启示就是中国人热衷于置产,古时候买地,现在地皮都是国家的,就只能置房产了。

    “我的想法是先从最基本的入手,先从土方砂石上赚第一桶金,然后自己拉一个建筑队接活儿,有了资源和人马再进军房地产市场……”刘昆仑也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陆刚大笑:“昆仑你能有这个眼光已经很不简单了,开发公司不等于建筑商,这一块我们还要加强,你说的那个祁庆雨,可以去接触一下,认识认识,交个朋友也是好的。”

    “那行,你忙吧。”刘昆仑达到目的起身告辞,陆刚留他:“走啥,这是你的公司,你的办公桌还给你留着呢,我有个任务交给你,原来大市场的老人我都不打算用了,我们要用自己新招的人,清一色的大学生和退伍兵,将来管理部就用这些新人,你来负责吧。”

    提着热水壶过来续水的李博听到陆刚的话,脸上流露出羡慕嫉妒的神色。

    “好,我就带一带这些新人。”刘昆仑欣然领命。

    陆刚未雨绸缪,在今年初的冬季招聘会上就招了一批应届大学生,没要名牌大学毕业的,只要二本和大专生,另外招了一批新退伍的小伙子,他的理念是只能人等事,不能事等人,刘昆仑虽然没学过管理也没当过兵,但是有威望有能力,管好这些新人没问题。

    刘昆仑当然没问题,他把康哥管理敦皇公关部的经验拿来用就行,当领导的只要做到身先士卒、赏罚分明,何愁部下不服从指挥,不过他愿意接手这个活儿也是存了私心的,眼瞅着就是清明节了,刘金山惦记着回崔寨上坟,回去必然和老崔家发生冲突,不提前准备足够的人马怕是镇不住对方。

    摩托车俱乐部的朋友加大市场的保安和火车站广场玩得好的混混们,再加上这批小伙子,刘昆仑估摸着能凑够一百号人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