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九章 神奇的权力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对王化云这个名字,陆刚自然是知道的,他只是不相信刘昆仑能够的上王家的关系,尤其是在北京这个地方,骗子太多,冒充中央领导的亲属甚至领导本人的各种专业级别骗子层出不穷,刘昆仑一个乡下孩子去了北京才几天,就搭上王家这条线,太不可信。

    但以陆刚的情商断不会打击刘昆仑的积极性,更不会说他被骗了,他反而要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问了几句,然后说如果王总能给我们投资就好了,但是再无下文,并没有说让刘昆仑进京找关系之类话。

    陆刚不说,刘昆仑也想着要办,他抽空去了一趟北京,试图联系王海聪,但是连影都摸不着,更别说求帮助了,林海樱也爱莫能助,毕竟她也不是王家的正牌公主,平时想见父亲都要预约的。

    刘昆仑希望落空,也明白了自己的尴尬身份,他留在北京和李同池喝了几场酒,吃了几顿羊蝎子,正准备打道回府,在洗车行里又见到了那辆宝蓝色的奔驰跑车。

    李梦蝶探出头来,摘下墨镜,惊喜无比:“公狗腰!”

    于是乎,刘昆仑在通吃哥无限艳羡的目光下上了李梦蝶的车,跟她回了家,这次不是建外外交公寓了,而是朝阳公园附近一个幽静的别墅区,李梦蝶把车停在车库,带刘昆仑上楼,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进卧室……

    晚饭是李梦蝶亲手做的,松露、鹅肝、和牛和意大利进口的蓝纹奶酪,淡雅的桌布和烛台,穿着睡衣的美女,窗外绿树沙沙响,让刘昆仑想到昨天和通吃哥在羊蝎子吃饭的世俗场景,李梦蝶的每次出现,都代表着人间的天堂。

    “好吃么?”李梦蝶手拿着银质叉子,吃相很优雅。

    “不怎么好吃。”刘昆仑实话实说,他吃不惯习惯,既不美味,也不压饿。

    “你啊,牛嚼牡丹,给你吃这些简直是暴殄天物。”李梦蝶故意嗔道,“不过你也是一件天物,怎么这么多流量,是不是没找女朋友啊?”

    面对李梦蝶的坏笑,刘昆仑实话实说:“还没找。”

    “那可便宜姐姐了。”李梦蝶得意洋洋,“经历过姐姐我,以后你想找女朋友可就难了,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刘昆仑有些懊恼,他知道李梦蝶的身份,但是却忍不住犯错,憋了一会儿说道:“那些男人,难道满足不了你?不是有句话说权力是男人的*,他们应该很行啊。”

    李梦蝶说:“这句话没错,但*是什么?是虎狼之药,如果一个人从正局升成了副部,那么在一段时间内他确实志得意满,精神抖擞,在那方面也很厉害,但是过不了多久,习惯了这个位子,也就疲沓下来了,他需要再次升级成正部才能保持年轻人的状态,但那也是透支而已,人世间别管多大的权力,多巨量的财富,也抵不过青春年少啊,懂么,公狗腰。”

    刘昆仑似懂非懂,点点头,又摇摇头。

    “你这次来北京什么事儿,我看你好像心里藏着事儿。”李梦蝶果然眼睛毒,一看看穿男人,刘昆仑也不瞒她,将难题和盘托出,李梦蝶咯咯笑了:“多大点事啊,一句话搞定,我认识一个副行长,可不是那种街头分理处的行长,是四大行的副行长,我让他打个招呼,后面的事儿你们自己办。”

    “有这么神?”刘昆仑不敢相信。

    “就这么神,弟弟。”李梦蝶语重心长,“权力,比你想象的还要神奇。”

    晚上,刘昆仑躺在别墅二层的超大卧室里,窗帘紧紧拉着,床单和被套都是高支纯棉,细腻程度堪比皮肤,身边躺着的是国色天香的尤物,天上人间的头牌,副部级以上的御用女人。

    “你不怕行长突然杀到?”刘昆仑问道。

    “大人物的行程是提前一周预定的,平时连个电话都不会打,更别说突然袭击了,放心吧。”李梦蝶拍拍他的脑袋,“你还有的怕啊?”

    “我当然不怕,我是担心你。”刘昆仑不屑道,眼睛却看着窗户,寻思着逃跑路线。

    “我啊,活好不粘人,而且我又不是他老婆,他管得着么?以为给我一栋别墅就能拴住我了?做梦。”李梦蝶伸手拿烟,嘴里叼了两支,点燃递给刘昆仑一支。

    “有钱人是怎么活的啊?”刘昆仑感慨着这一切,位高权重的领导,电视上道貌岸然,背地里却豪宅美女金屋藏娇,这个世界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

    “和普通人一样,吃喝拉撒,生老病死,因为有权力,所以可以活的稍微不一样一些,比如我们这位行长,他从来不穿任何化纤的衣物,只穿纯天然的……有钱人和没钱人的快乐是一样多的,有钱有权也有边界,一个副部级的领导的快乐,肯定比一个苦逼的上班族要多得多,但是未必多得过山坡上晒太阳的牧羊人,知足常乐,但是人一知足就失去了前进的动力,人类社会都会停止发展,所以,社会是由这些野心勃勃的家伙们推进的,而不是晒太阳的牧羊人。”

    李梦蝶抽着烟,教育着刘昆仑,她很喜欢这种感觉,滔滔不绝的讲着各种官场商场上的潜规则,大概在陪着那些大人物的时候,她总是眨着好奇的眼睛听他们讲故事吧。

    ……

    三日后,刘昆仑返回了近江,径直去了金天鹅总部,陆刚不在,许庆良一脸春风,一把拉住刘昆仑道:“昆仑你太厉害了,太牛逼了,去了一趟北京就搞定了,陆总在银行办事呢,咱们的贷款本来拖了很久也不给办,现在一路绿灯,陆总去了都是行长亲自接待哩。”

    “哪里哪里,还是陆总和许总先前的功课做的足。”刘昆仑谦虚道。

    下午五点多,陆刚匆匆回来,面带喜色,说咱们的五千万贷款肯定落实了,晚上我请客,正好昆仑也回来了,一起。

    “我就不去了。”刘昆仑推辞道,他知道贷款获批是李梦蝶给行长吹风的结果,但是到了酒桌上,人家问起自己和行长的关系怎么回答,挺尴尬的。

    “那可不行,你是咱们金天鹅的高级管理层,必须去。”陆刚几乎是硬拖着刘昆仑去参加这个酒局。

    酒局设在近江最排场的酒店阅江楼,最大的包房,宴席用菜奢靡无度,光茅台酒就带了一箱子,各种山珍海味刘昆仑都叫不出名字,酒桌上领导们平易近人,酒喝多了一样撒酒疯,刘昆仑担心的事情并未发生,银行领导并未打听什么关系,这可能也是某种潜规则吧,不该问的不问。

    饭后,照例是洗澡按摩,但是不去凯撒宫这种低档次的地方,而是私密的会所,领导们去按摩了,陆刚和刘昆仑坐在一起洗脚,趁着这个空档陆刚才问他。

    “昆仑,你和王化云的儿子挺熟啊。”

    “其实不太熟,这次去北京也没见到人,找的其他关系。”刘昆仑含混不清的解释了一句。

    “解了我燃眉之急啊,昆仑,你立了大功了,不对,是头功,去北京跑关系我知道的,花钱如流水,怎么能让你自己掏腰包,我来报销。”陆刚一脸豪气,“五千万啊,咱也有钱了,大款了。”

    “其实没花钱。”刘昆仑说,“付出的是其他东西。”

    他想到了在别墅里被李梦蝶压榨的日日夜夜,这不是付出了许多。

    “不容易啊。”陆刚见刘昆仑不想说,也不再追问,只是拍拍他的肩膀,用力点点头。

    ……

    金天鹅拿到了五千万银行贷款,虽然距离陆刚的宏伟目标还有缺口,但也解了最大的压力,很多问题迎刃而解,金桥大市场的时代结束了,取而代之的是金天鹅的时代。

    在陆刚的蓝图里,大市场紧邻火车站广场的黄金地段全部要拆除重建,不得不说这个规划是科学的,大市场一向以脏乱差文明,七十年代建设的大棚式的市场土地利用率极低,消防隐患多多,确实到了不得不改革的时期。

    大市场东区停业了,这儿原本是公交站台和出租车停靠点,也是顾客们的流量入口,在这儿摆个冰糕摊子,一个暑假能挣十万块!寸土寸金可想而知,停业带来的是大批商户暂时的失业,比如高俊玲和张雪峰。

    这些卖米线卖水果的商户毫无技术含量可言,只是因为各种关系占据了好位置,钱挣得多,租金却不高,如今好日子到头了,陆刚一句话,这些窝棚全拆了,商户搬迁到西区,地少人多,再想找一个好位置可就难了。

    同样好日子到头的还有老职工们,陆刚铁面无私,不养闲人,到内退年龄的一概走人,什么工青妇全都靠边站,金天鹅不需要这些组织机构,等老职工们回过味来再想倒陆的时候为时已晚,金天鹅已经完成改制,从集体企业变成民营企业了。

    刘昆仑的老岗位,东门岗亭也在拆除之列,在挖掘机的轰鸣声中,岗亭连同刘昆仑的青春回忆一起拆掉,变成一片废墟,如同他心中的敦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