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十章 单身贵族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金桥大市场的东部三分之一区域全都成了工地,建筑队进驻,拉起围墙,竖起塔吊,整日轰隆隆施工作业,刘昆仑的表弟秦雄也在这些工人之中,祁庆雨如愿以偿的接到了一份数目不小的合同,虽然需要垫资,但他对金天鹅充满信心,对陆刚充满期待,更对刘昆仑感恩戴德。

    祁庆雨文化程度不高,但情商极高,看人更是精准无比,他对工程队的会计说,别看刘昆仑现在只是个助理,将来不可限量,可能会比陆刚的成就还大。

    会计不解,说刘昆仑不就是个小混混么,靠的不过是好勇斗狠罢了,有啥资本和陆刚相提并论。

    “刘昆仑才多大,陆刚都多大了,差了十岁哩,陆刚走到今天用了多少年,刘昆仑用了多长时间?人呐,有时候不能不信命,我瞅着刘昆仑就是个福星高照的,跟着他绝对能发财。”祁庆雨并不会算命,但他的直觉确实很准,会计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祁庆雨分配给秦雄一个任务,每天工作结束后就去找刘昆仑玩,年轻人都喜欢扎堆,有这一层表兄弟的关系必须利用好才行。

    刘昆仑不在岗亭执勤了,金天鹅的大办公室里有他一个格子间,有自己的办公桌文件夹和电脑,但他不喜欢坐办公室,他喜欢待在公司健身房里,自打当了领导,身边聚拢了一批小兄弟,臧海也放弃了自己开烧烤摊的理想,整天和刘昆仑混在一起,喝酒打牌,无所事事。

    天渐渐热了起来,刘昆仑在健身房里挥汗如雨,正寻思是不是打个报告,申请添置一台柜式空调,忽然臧海跑过来说有人找你。

    刘昆仑看向门外,是苗春韭。

    春韭对自己有救命之恩,若不是她抢救及时,刘昆仑就算没被隔断大动脉也会失血而亡,虽然早先他也救过春韭,但一码归一码,这个情不能忘。

    春韭扭扭捏捏走了进来,显然还没适应昆仑哥当了大领导之后的差距。

    “有啥事,直说。”刘昆仑道。

    “想请你吃个饭。”春韭脸红了,“我不想来,他们非让我来。”

    “他们是谁?”刘昆仑当然能猜到是谁,肯定是马后炮这家伙自作聪明,或许还有高俊玲田大器两口子,东区动工之后,他们这些商户有两个选择,一是停业休息,二是在西区找个位置继续营业,商户们都是个体户,一天不干就坐吃山空,所以他们无奈之下搬到往日没人稀罕的西区,大市场往日的关系都不起作用了,再想分到好的摊位难上加难,可不就得找关系帮忙。

    “是高大姐。”春韭说,“还有马师傅,晚上在羊肉馆定了位子了。”

    刘昆仑说:“我已经打过招呼了,给高大姐一个靠大门的好位置,也给管理部说过了,老马哥想走就走,想留就留,他是我的大哥,谁也不敢给他小鞋穿的,这个饭就别吃了吧,要吃也行,我只吃你春韭请的。”

    春韭脸更红了:“昆仑哥又拿我说笑,其实我听说是这样的,高大姐想买金天鹅商场的铺面,想买个好点的……马师傅他不想内退,他想坐办公室……”

    刘昆仑哑然失笑,这一个个的都想跟着自己鸡犬升天啊,不过也无可厚非,人要是不照顾老朋友,那也太冷酷无情了,能帮的忙,他一定帮,但是这几位的企图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

    金天鹅商场不同于一般的商场,而是一座销品茂,建筑内有购物、餐饮、娱乐等设施,这儿紧靠火车站和汽车站,生意绝对不会差,大市场的商户们也不乏聪明人,早就看出陆刚计划的高明之处,又从各种小道消息中得知商场采取对外发售的形式,所以都动起了脑筋,现在是陆刚的天下了,所以只能从刘昆仑这头想办法。

    这事儿真帮不上忙,铺面明码标价,价高者得,找谁都白搭,等于从陆刚口袋里掏真金白银。

    至于马后炮想坐办公室更是无稽之谈,熊科长掌权的时候他守岗亭,现在刘昆仑上位了,就想坐办公室泡茶看报纸吃闲饭,这也太不见外了吧。

    刘昆仑觉得有些头大,于情他无法拒绝,于理他没法答应,只好顾左右而言他:“春韭,那你呢?你不想干点什么?”

    此言一出,春韭居然不再脸红了,神情渐渐严肃起来:“昆仑哥,我现在还没有能力干什么,我在高大姐这儿学手艺是不拿工资的,等我以后有了钱,我也想做餐饮,我觉得做好吃的东西给客人吃,天天都能见到回头客,挺开心的。”

    刘昆仑皱眉了,高大姐太不讲究了吧,虽说当初不要工资的说法是春韭主动提出的,但是春韭勤快麻利,有她帮忙,高大姐的营业额至少增加两成,再说干了也有一年了,还不给人家开工资,未免说不过去。

    “春韭,你想干点什么,我给你投资。”刘昆仑说。

    “昆仑哥,我不要投资,我自己能挣钱。”春韭这话说的没多少底气。

    “不投资也行,那我借钱给你。”刘昆仑拿出一张银行卡,“这里面有一万五千块钱,密码六个六,你想干米线也好,板面也行,我都支持你。”

    春韭的脸又红了,急忙往回推:“昆仑哥,我不能拿你钱,我就是来给他们传个话的,我走了。”

    说完,春韭匆匆走了。

    刘昆仑终于还是去赴宴了,酒桌上大家多了几分生疏,话也不投机,来的不光是马后炮和高大姐两口子,还有对面卖水果的小张,田大器不停给刘昆仑递烟倒酒,恭维话一句跟着一句,马后炮就不停的玩回忆杀,总说以前如何如何。

    “你被花帽子捅伤了,可是我天天在医院照顾你的。”马后炮喝了两杯酒,老脸通红,话也稠密,“那时候你就是一个小保安,整天穿着制服跟着二傻子似的,没想到一年就当上领导了,你说这上哪儿说理去,你不得多照顾照顾这些老人儿。”

    “那必须的,喝酒。”刘昆仑举起酒杯,把马后炮的话堵了回去。

    ……

    周末,江师大,罗小巧曾在的女生宿舍依然空着一张床,但大家已经淡忘了这个可怜的女生,只有个别人还在关注,其中就有楚桐。

    楚桐一直在网上追踪着案件的进展,事实上不止是她,近江乃至全国有一批热心人始终盯着这个案子,他们搞了一个不对外的小型论坛,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更新内容,楚桐也是论坛成员,她看到一个ID叫HY的人发的帖子,描述了“复仇者”在北京飙车造成死伤惨剧的经过,也讲述了林晓晓的自杀和案子留下的悬疑。

    帖子没有配图,但楚桐隐隐感觉到,那个“复仇者”就是刘昆仑。

    过了这个暑假,楚桐就该上大三了,和其他女同学一样,她也找了个男朋友来丰富校园生活,她的男朋友高大英俊,是学生会干部,党员,比楚桐大一届,他已经规划好了自己的未来,考研,然后进世界五百强企业,三十岁之前做到年薪五十万,四十岁之前实现财务自由,做中国的打工皇帝,高级经理人。

    楚桐很欣赏这个男朋友,几乎完美的大学男朋友样板,但是两人并不像别的大学情侣那样出双入对,形影不离,甚至在外面租房同居,当然这主要是因为男朋友学业繁重,学生会工作也比较多的原因。

    “大侠,进城去吧玩。”楚桐百无聊赖道。

    王月侠躺在床上看言情小说,瞥了一眼楚桐:“是你的白马王子又放你鸽子了吧,想让我陪你出去也行,全程你请客,我要吃火锅。”

    楚桐打开手机,男朋友的短信跳进来:亲爱的我下午跟导师去办些事情,不能陪你了,下次补偿。

    “我请客就我请客。”楚桐不再回复短信,把王月侠从床上拉了起来。

    两人搭乘公交车去了市区,先去商场逛了一圈,试穿了许多衣服,最终却只买了一件真维斯的T恤,快到吃饭的时间了,两人嘻嘻哈哈奔着大厦四层的火锅店而去。

    火锅店生意很好,需要排队领号,王月侠领了一张号,发现前面已经还有二十桌,不禁有些懊丧,真想放弃,却见楚桐紧紧盯着玻璃墙,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火锅店角落里,一张双人桌旁,两个青年男女对坐,正互相喂饭,亲昵无间,甜的齁人。

    王月侠傻眼了,喃喃道:“楚桐,我没看错吧。”

    正在卿卿我我的男子,正是楚桐的现任男友钱昊。

    “你没看错,就是他。”楚桐咬牙切齿道,愤然进门,王月侠紧随其后,两人来到钱昊的桌旁,怒目而视。

    “楚桐,你怎么在这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师妹。”钱昊故作镇静,试图撒一个弥天大谎,但两个女生都不是傻子,早就从彼此的眼神和杀气中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我是钱昊的女朋友,请问你是他什么人?”坐着的女生坦然和楚桐对视。

    “巧了,我也是钱昊的女朋友的,不过是曾经的,从现在开始,不是了。”楚桐冷笑道。

    “楚桐,你听我解释,其实不是这样的。”钱昊自己都觉得难以自圆其说,只能强行辩解。

    楚桐双手抓住了小火锅的把手,这里面可是沸腾的红汤,泼在脸上毁容,泼在身上烫伤。

    “别冲动!”王月侠拉住了楚桐,但是真正让楚桐停手的原因是那女的居然挡在了钱昊身前。

    “行,钱昊,咱们以后谁也不认识谁。”楚桐放下火锅,转身就走。

    钱昊居然追了出来,楚桐腿长走得快,一边走一边流泪,她不想让负心男看到自己伤心难过的样子,猛然站住喝道:“你再跟,我就从这儿跳下去!”

    这儿虽然只是商场四层,但是距离地面数十米,跳下去必死无疑,钱昊只得停下脚步,但是依然不死心,在后面狡辩着:“桐桐,不是你想的那样,是她非要请我吃饭……”

    楚桐腿长走得快,在自动扶梯上健步如飞,下到第三层,迎面看见一个穿笔挺西装的男子,这不是刘昆仑么。

    “刘昆仑!你觉得我怎么样?”楚桐冷不丁的这么一句让带着部下来金鹰广场实习的刘昆仑摸不着头脑。

    “我做你女朋友吧!”楚桐紧跟着又来了一句。

    “桐桐,你听我解释!”钱昊也追到了自动扶梯上,刘昆仑眯起眼睛看了一下,立刻猜到了原委,伸手揽住楚桐的腰,看着追过来的钱昊,说了一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