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忽然变成有女朋友的人了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换做别的渣男,遇到这种情形大概就认栽放弃了,但是钱昊不一样,他智商一百二,又在学生会这种初级官场历练过一番,养成了厚黑心细的特长,劈腿被抓现行不奇怪,但是被劈腿的一方转眼就能遇到新欢,这就不合理了。

    钱昊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情敌,这个年轻人面嫩的很,也就是大二的岁数,虽然西装革履的,但属于那种物业银行之类必须穿西装的行业,没看见他还带着胸牌拿着对讲机么。

    “桐桐,你就算想气我,也不用找个保安吧。”钱昊虽然近视,但眼力不差,看得到刘昆仑放在楚桐腰上的手是虚扶,根本就没接触到,他心中更加有数了。

    “我高兴!”楚桐用力将刘昆仑虚扶在自己腰间的手按实在了,她有点不满,绅士做派不上现在用的,这种时候就得霸气。

    钱昊下了扶梯,扶了扶眼镜,对刘昆仑说:“师傅,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忙去吧。”说着伸手去拉楚桐,被一巴掌打开。

    “回去说,别让外人看笑话。”钱昊说道。

    “你听不懂人话么,我和你没关系了,我现在是刘昆仑的女朋友。”楚桐为了报复这个负心男,不惜扭头在刘昆仑脸上啄了一口,她今天逛街穿的是平底鞋,和刘昆仑身高接近了,但两人站在一起还是不搭调,身高一米八二的钱昊面孔有些扭曲,伸手去推刘昆仑,这下可捋了虎须。

    刘昆仑岿然不动,拿起对讲机:“全体注意,都到三楼二号自动扶梯口集合。”

    陆刚为了学习先进管理,和金鹰广场的管理层搞了一次合作,把新招募的年轻人派过来实习,带队的就是刘昆仑,所以接下来的场景就超出了楚桐的想象,甚至也超出了刘昆仑的预期。

    三十号身穿黑西装的小伙子迅速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迅速组成一个心形,将两位当事人围在中间,把钱昊堵在外面,商场的背景音乐也从《挥着翅膀的女孩》变成了本年度最流行的《老鼠爱大米》。

    在杨臣刚的歌声中,黑西装们翩翩起舞,虽然舞姿僵硬刻板如机器人,但整齐划一,倒也是一道风景。

    刘昆仑搂着楚桐,觉得不做点什么似乎对不起兄弟们整的景,于是也在楚桐脸上吧唧了一口。

    王月侠捂住了脸:“完了完了,楚桐和罗小巧成姊妹了。”

    钱昊面孔扭曲,一言不发的转身走了。

    周围无数顾客围观,迅速向上移动的商场观光电梯里,一个干练的中年女人也在看着这一幕,她的目光落在楚桐和刘昆仑身上,瞳孔收缩了一下,电梯抵达目的楼层,陪在一旁的金天鹅公司总裁陆刚殷勤的挡住电梯门,做了个有请的手势:“楚总,这边请。”

    刘昆仑不但帮楚桐搞定了渣男的纠缠,还找回了场子,他的兄弟们来的快走的也快,一曲终了就迅速消失,不说一句废话,只剩下刘总轻微尴尬,他问楚桐:“怎么谢我?”

    楚桐露出惊愕的神情:“你都是人家的男朋友了,还要谢?”

    见刘昆仑不吭声,楚桐不高兴了:“怎么,我配不上你?”

    “不是,你毕竟是小巧的朋友……”刘昆仑自己都不相信这个借口,如果他先遇到的是楚桐,那肯定没有罗小巧的戏了,说实话他还是蛮欣赏这个性格火爆,打架会从背后给你递酒瓶子的女孩的。

    “你还成了望门鳏夫么?”楚桐不由分说,拉起刘昆仑的手强行挽住自己的胳膊,又对王月侠吼道:“看什么看,走,吃饭去!”

    这顿饭自然是刘昆仑请客,他莫名其妙就变成了有女朋友的人,还有些不大适应,但楚桐却迅速进入了状态,还给刘昆仑夹菜,非要喂到他嘴里,王月侠看了偷笑,心说楚桐还是报复渣男呢。

    “楚桐,你说老实话,上次喂的是谁?”刘昆仑回过味来,心说大姐你赌气别拿我当代用品啊。

    “上次喂的是狗。”楚桐说,忽然手机响了,是钱昊发来的短信,这个渣男倒是聪明,知道狡辩没用,所以发了长长一段话,真诚的承认了错误,恳求楚桐的原谅。

    楚桐回了两个字:去死。

    手机响了,她下意识的以为是钱昊打来的,看也不看就挂掉,对方锲而不舍的继续打来,楚桐恼了,刚想关机,看到屏幕上是“妈妈”二字,赶紧接了。

    “桐桐,干什么呢?”

    “没事,吃饭呢,和同学一起逛街。”

    “真的么,是男同学吧?”

    “不是,是大侠,不信我让她和你说话。”

    “我不和王月侠说话,我和你对面的男生说话。”

    楚桐傻眼了,四下里看看,没看到老妈的眼线,但还是乖乖将手机递给刘昆仑:“我妈想和你说话。”

    刘昆仑也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才刚吃上饭怎么未来丈母娘就知道了,有千里眼还是顺风耳啊。

    “小伙子,离我女儿远一点。”楚桐妈妈的声音很冷峻威严,一听就是那种强悍的,控制欲很强的女强人。

    “好的阿姨,我知道了。”刘昆仑很有礼貌的回答了一句,把手机递回去,楚桐又挨了一顿训,这才结束通话。

    “天呐,我妈时刻监视着我,不会这么凶残吧。”楚桐再次打量着周围,都是普通食客,没有鬼鬼祟祟的盯梢者。

    “信了你的邪。”王月侠夸张的抱着双臂,“太惊悚了,你妈妈无处不在啊。”

    楼上高级餐厅的包间内,陆刚彬彬有礼的对武汉来的贵客说道:“听说楚总的女儿在近江读书,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尤其是一些棘手的事儿,我手下有个助理,很擅长处理这些事儿。”

    武汉天华酒店联盟的总经理楚嫣然和陆刚是同龄人,她来近江是洽谈合作一个酒店项目,陆刚出地皮、人员和硬件,天华出冠名权和管理以及部分投资,两家合股成立的酒店就叫近江天华金天鹅大酒店。

    “那就谢谢陆总了。”楚嫣然端起来红酒杯。

    结束会谈之后,楚嫣然来到酒店套房内,又给女儿打了个电话,直接让她到自己的房间来,正和刘昆仑逛街的楚桐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来到酒店觐见母后,她是单亲家庭长大,从小跟着母亲受了不少苦,也挨了不少打,所以养成这副火爆脾气,但在母亲面前也只能变成乖乖女。

    套房内,楚嫣然心平气和的面对女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桐桐,我一直不想多干涉你的生活,包括这次来近江我都没告诉你,就是不想打扰你平静的学习,可是你在做什么,三角恋爱,黑帮大佬,这是一个学生应该做的事情么?”

    楚桐赶忙解释:“没有啦,刘昆仑不是黑帮大佬,我们也不存在什么三角关系,钱昊就是个人渣,背着我劈腿,刘昆仑以前是罗小巧的男朋友,这次是我拖他来解围的,不过我觉得刘昆仑挺不错的。”

    楚嫣然头都大了:“好啊桐桐,这还真不是三角关系,是五角,我都看到了,一群黑西装跳舞,这不是黑帮大佬是什么。”

    楚桐正色道:“妈妈,您可能有些误解,您听我讲完刘昆仑的故事,就会对他的印象有一百八十度的改观。”

    随后,楚桐从认识刘昆仑开始讲起,包括他为罗小巧复仇,以及在大市场的种种传奇经历叙述了一遍,当然为了让母亲便于理解,进行了适当的简化和模糊处理。

    楚嫣然一边听着女儿的讲述,一边观察着她的表情,到底是过来人,她明白女儿大约是真的爱上这个男孩子了,女儿很像是年轻时的自己,很容易被这种热血男儿打动芳心,前车之鉴,血泪斑斑啊,无论如何不能让女儿重蹈自己的覆辙。

    “做朋友可以,做男朋友不行,绝对不行。”楚嫣然道,“桐桐,妈妈是过来人,越是荡气回肠的爱情,越是苦涩难耐,反而是那些平淡如水的爱情才会长久,你愿意要一时的激情浪漫,一世的痛苦懊悔么?”

    楚桐不满道:“妈,你那是老黄历了,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

    “总之我说不许就是不许。”楚嫣然拿出在谈判场上的霸道来,“你不照做,我就停你的生活费。”

    “停就停,我已经是成年人了,可以养活自己。”楚桐丢下一句话,甩门而去。

    楚嫣然气的不行,打开冰箱给自己倒了杯酒才压下来,想了一会儿给陆刚打电话:“陆总,还真有件事需要麻烦您。”

    ……

    楚桐气鼓鼓的下楼,见到刘昆仑和王月侠正等在下面,上前趴在刘昆仑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

    刘昆仑龇牙咧嘴。

    “后悔了吧,男朋友就是干这个用的。”王月侠幸灾乐祸的笑道。

    “我和我妈决裂了。”楚桐说,“她要断我的生活费,我说自己能养活自己,刘昆仑,你养我吧。”

    楚桐的火爆直爽和罗小巧的矜持温柔简直是天壤之别,和李梦蝶的妩媚妖娆也大相径庭,刘昆仑不知道该如何接招,就听楚桐又说道:“我想找我的亲生父亲了,他一定比妈妈疼我。”

    楚桐的亲生父亲据说是近江真正的大佬,这个人究竟是谁,至今是一个谜团,但刘昆仑有信心找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