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十二章 寻父之旅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三人来到大厦一层的星巴克,找了个僻静的位置,点了两杯咖啡一杯茶,开始研究怎么寻找楚桐的生父。

    首先从“大佬”这个身份入手,近江的江湖就这么大,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人可以称作大佬,比如已经入狱的苏容茂,比如风头正健的龙开江,比如王世峰、王世煌兄弟,这种事业上了正轨,黑白通吃的才是真正的大佬。

    这是目前还在江湖上弄潮的大佬,但是向前追溯二十年,近江曾经涌现过无数的大佬,这些人就淮江水一般滔滔向前,有些拍在江中礁石上化作万千浪花,被捕入狱的,横死街头的,穷苦潦倒的占了大多数,能留下的连百分之一都不到。

    楚桐能够提供的线索很有限,只有一点点母亲的回忆片段,甚至连名字都没有,这些故事刘昆仑曾经听王月侠说过,楚桐爸爸叫出一个区队的学警和对方讲数,赢得了楚桐妈妈的芳心。

    “或许他也是学警,或者他和警校的关系很好。”刘昆仑提出这种可能性,警校他有朋友,可以帮着打听。

    刘昆仑带着俩女生回到自己的摩托车店,这儿原先是庄誉的俱乐部,现在盘给刘昆仑成为他的产业,平时不怎么营业,主要是聚集人气,偶尔搞点改装生意,当老板的志不在此,小兄弟们也就不忙着张罗了,所以现在还是以俱乐部性质为主。

    俱乐部门前停了一辆桑塔纳警车,王月侠大惊小怪道:“刘昆仑这不是来抓你的吧。”

    “这是小庄来了。”刘昆仑说,果不其然,从车里出来一个穿浅蓝色制服衬衣的警察,肩膀上是两道拐,正是俱乐部的前主人庄誉。

    刘昆仑认识庄誉的时候,他还是体育学院的大四学生,但是前途规划已经制定好了,一毕业就进入警队,子承父业,现在人还没毕业就穿上警服了,但不是正儿八经的在编警察,而是聘用的工勤人员,当然用不了多久,他就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公务员、人民警察。

    庄誉和刘昆仑握了手,对楚桐和王月侠打了个招呼,说我正好巡逻路过,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进去坐一会,喝杯水,警民一家亲。

    刘昆仑说你来的正好,我正想找你有事。

    庄誉是警界子弟,他父亲是望东区交警大队长,油水足,关系广,但并不是正儿八经警校出身,他推荐找詹子羽,这家伙是警校学生,马上就要毕业,路子野的很。

    今天是周末,詹子羽正好在城里游逛,听说昆仑哥召唤,立刻开着摩托驮着妞儿过来会合,听楚桐讲了寻父的来龙去脉,他点了一支烟,故作深沉道:“我现在上的学校叫做江东省警官学院,警院的前身是近江市公安专科学校,公专的前身是近江公安干部学校,简称公安干校,你们要找的这个人,应该是1984前后那几届的,当时公安干校的地址还在市区,人都换了不知道多少茬了,又合并了其他单位,想找人那得调档案了,这可是公安档案,一般人调不动的,别看我,就算我也不行啊,我老爸能打死我。”

    刘昆仑能够理解,即便詹子羽是刑警支队长的儿子,也无法用帮朋友的朋友寻找生父这种无厘头的理由要求父亲帮忙调取档案,他看看楚桐无助的眼神,决定帮到底。

    “子羽,肯定有别的办法,对吧。”刘昆仑从抽屉里拿出R1摩托车的钥匙拍在桌上,“帮我找到人,这车借你开一星期。”

    “一个月。”詹子羽眼睛亮了。

    “我只要三个星期。”庄誉的眼睛红了。

    这可是雅马哈R1重型机车,雅马哈公司的顶级产品,而且是最新款的崭新车子,轮胎油亮还带着胎刺哩,车价高昂,即便是庄誉这种富家子弟都望而却步。

    “你俩谁先找到,就拿走玩一个月。”刘昆仑许下悬赏,两人摩拳擦掌,当场就拿出手机来打电话发短信,寻找1984年在公安干校上过学的叔叔们。

    詹子羽先找了一位干刑警的叔叔,正好也是刘昆仑的熟人,张湘渝就是1984年进的公安干校,在电话里他就说了,这都二十几年前的事儿了,而且同学都是来自于全省各市县的,很多人已经离开了公安岗位,有联系的不多,当年的旧事儿谁还记得啊,问他拉出去一个区队和人干架这种事儿,张湘渝更是笑着说这种事儿隔三差五就来一回,不稀罕。

    线索断了,大家继续愁眉苦脸,忽然王月侠灵机一动,道:“不好意思啊,楚桐,我实话实说,在校学生搞大肚子,校领导肯定知道,如果能找到警校这边当年的领导,说不定一查就知道是谁,毕竟1984年的时候人都比较保守,不像现在,这种事儿那才叫隔三差五。”

    楚桐说:“只要你们能找到他,用任何办法都行。”

    庄誉说:“我想起来了,李昑是警察世家,他爷爷,他爸爸他叔叔都是警察,他爷爷最早是上海803的刑警,后来支援江东,调过来当领导,最高干过副厅长,他叔叔一度在警校教书,兴许能找到点线索。”

    李昑比大家都小,还是个高中生,最近面临高考冲刺,虽然家里早就找好关系,肯定是继续警界世家的传统,报考提前招录的公安院校,但总要复习复习,这个时候去打扰他不太合适。

    “那就直接去找李昑的叔叔。”刘昆仑说,“他叫什么名字?”

    ……

    实验一小门口,放学的小学生纷纷走向自家的汽车,这所小学是近江最好的重点小学,学生家长非富即贵,普通小学门外还停满自行车电动车的时代,这儿就已经遍布汽车了,甚至每到放学时间,交警队都会派遣两名辅警前来维持秩序。

    刘昆仑骑着摩托等候在路边,摘下头盔注视着校门,从人潮中找到了一个高挑秀气的女孩,胳膊上还带着两道杠的少先队标识,这是李昑的堂妹李晗,每天放学,李晗的爸爸都会开车来接,这是和他搭话最合适的机会。

    但刘昆仑忽略了校门口的拥堵程度,他眼睁睁的看着李晗跟着一个中年人上了一辆宝来,却怎么也挤不过去,只好回去开了摩托,载着楚桐去追,本想仗着摩托车体型小的优势追过去,可是一名辅警挥手将他拦下,指挥着车辆通过,等管制解除,宝来已经开远了。

    刘昆仑毕竟是对战过二环十三郎的角色,开着烈火战车左冲右突,终于跟上了宝来,可是道路上无法逼停对方,这种做法也太过唐突,正当他犯愁之际,宝来一打方向驶向一条僻静的道路。

    等刘昆仑尾随过去的时候发现自己中招了,四辆警用摩托从道路两头围堵自己,而且不是那种开着白色豪爵的交警,而是穿着绿色反光背心骑着本田摩托的配枪特警。

    刘昆仑乖乖熄火停车,特警手按在枪套上,检查了他的证照,没有违法行为,宝来车里,李晗趴在后车窗上,瞪着一双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她爸爸下了车,一身便装,身材微胖,根本看不出警察身份。

    “小伙子,你跟踪我是什么意思?”李晗的爸爸,也就是李昑的叔叔李凯华问道。

    “有事求帮忙,我是刘昆仑。”刘昆仑自报家门,他用的是“我是”而不是“我叫”,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名字在近江警界也是小有名气的。

    李凯华鹰一样的眼神掠过刘昆仑脖子上的伤疤和烈火战车,落在楚桐身上,问道:“你女朋友江师大的?”

    “你怎么知道?”楚桐大惊。

    “恐怕还是罗小巧的室友哩。”李凯华确认了刘昆仑的身份,冲四位特警点点头:“谢了,这儿没事了。”

    四位特警齐刷刷敬礼:“是,李老师,再见李老师!”

    李凯华简单问了刘昆仑找自己什么事,然后说我先把孩子送回家,咱们约个地方见吧。

    一小时后,李凯华换了一身衣服出现在约定地点,市中心广场的长椅上,刘昆仑和楚桐也同时现身,李凯华一边喂鸽子一边说道:“刘昆仑,我听说过你的事迹,是条汉子,一般人做不到你这样。”

    刘昆仑道:“您说的是哪一件?”

    “罗小巧那个事儿。”李凯华不愿意多说,岔开话题,“1984年,我也在公安干校上学,你们说的那个事儿吧,就是拉出去一个区队和人干架,好像不大成立。”

    “这是我妈妈说的,不可能是假的。”楚桐道。

    李凯华说:“1983年8月到1984年的7月,咱们国家搞了第一次严打行动,史称第一次全国大逮捕,乱世用重典,当时为了快速审讯,组成很多临时法庭,用简易程序就能判一个人死刑,不得不说,极大的震慑了犯罪分子,后来那些小痞子混混,见到穿警服的,魂都吓没了,你说拉出去一个区队和别人对峙,这不现实啊,谁敢和公安对峙啊。”

    楚桐哑口无言。

    刘昆仑想了想说:“总有人敢吧,比如军队。”

    李凯华张了张嘴没说话,似乎有些郁闷,半晌才道:“好像有这么档子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