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十八章 车里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绿灯亮了,灰色面包车继续前行,开的很守规矩,丝毫不会引起旁人注意,除了前挡风,其他车窗都贴着不透光的车膜,看不见里面的(情qg)形,尤老鼠一时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骑着电动车一路跟踪,好在下雨天拥堵严重,电动车倒比汽车开的还快。

    这是一辆灰白色的金杯面包车,后排座椅被拆掉,在两侧安装了折叠座椅,刘昆仑蒙着头(套tào),手和脚在背后捆在一起,这叫捆猪法,无比结实,任你再强的硬汉也再无挣扎之力,他能听到楚桐的粗重呼吸声,就在自己(身shēn)侧,一种从未有过的绝望和后悔涌上心头,江湖这条不归路自己是走到尽头了,死并不可怕,他的痛苦在于连累了楚桐。

    楚桐同样处在绝望和恐惧中,她没有戴黑头(套tào),能看到戴着黑(套tào)的刘昆仑和自己并肩躺在车厢地板上,被人捆成四脚朝天,如同待宰的猪猡,她终于明白母亲为什么坚决反对自己和刘昆仑在一起,所谓的“黑道大哥”只是表面光彩夺目而已,做老大的女人背地里付出的血泪辛酸不足外人道也。

    所有的(爱ài)(情qg),在生死面前变得一钱不值,如果能重来,楚桐宁愿不认识刘昆仑,宁愿永远不到近江来,宁愿做母亲的乖宝宝,一切听从她的安排。

    但世上没有如果,她只能接受即将到来的惨祸。

    雨哗哗的下,时间浓稠的好像化不开的痰,车里的人开始焦躁,有人在抽烟,有人在骂娘,他们说话口音南腔北调,楚桐的大学同学同样来自,所以基本能判断出口音所属地域,她刻意记在心里,以备之后当做破案的线索。

    有个人最狠,((操cāo)cāo)着一口湖南口音的普通话,说要不就在先做了撒,我把这小子脚筋挑了,然后让他看着我们把他马子上了,不就搞完了吗。

    另一人东北口音的人说“把车弄埋汰了咋整。”

    一个广东口音说“车里铺上塑料布不就好了。”

    湖南口音说“费那劲,车扔江里不就得了,什么痕迹都留不下。”

    东北口音说“哦,我寻思这车还要呢。”

    前座一个人说话了,“人不能和车一起扔,坑挖好了么”

    东北口音说“铁锹准备好了,待会让他自己挖。”

    楚桐听的毛骨悚然,她这才意识到对方是不留活口的,自己和刘昆仑都将成为郊外的孤魂野鬼,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破案,还留线索呢,留给阎王爷啊。

    此时刘昆仑反而想开了,横竖都是一死,那还有什么可怕的。

    坐在前座的人是张彦斌,也是这帮人的老大,他此时也焦躁不安,近江到处修路,加上下雨,原本就难走的道路堵成了一锅粥,本来的计划是开到城外再做事的,但是看起来几个手下已经按捺不住了。

    “那行吧,在车里做,别整太大动静。”张彦斌说道。

    刘昆仑感觉到有人抓住了自己的左脚脖子,一把冰冷的利刃压在脚后跟上面那跟粗大的筋腱上,这就是江湖上所说的挑脚筋了,被挑断脚筋的人即便接上也不能行动如常,等于半个废人,而且被人废掉是很没有面子的事(情qg),从此就会在江湖上销声匿迹。

    忽然东北口音响起“你把他脚筋挑了,回头谁挖坑啊你挖还是我挖啊”

    湖南口音说“对啊,没人挖坑了,算他走运,先办别的。”

    刘昆仑头上的黑头(套tào)被摘掉了,一只手扭转他的头,看向几厘米外的楚桐。

    楚桐满眼泪花,嘴里同样堵着破布,什么也说不出,两人只有眼神的交流,楚桐看到刘昆仑眼中的坚毅不屈,但只有一秒钟,她就被翻了个个。

    湖南口音和东北口音争论谁先上,两人猜拳解决,湖南人胜出,要来脱楚桐的裤子,楚桐今天穿的是一条坚硬的牛仔裤,脚踝处绑着绳子,想((操cāo)cāo)作还得先解开绳子,可是当湖南人一解开绳索,就挨了楚桐狠狠一记膝击,泼辣的武汉妹子垂死挣扎,换来劈头盖脸的一顿殴打。

    “傻啊你,你行不行啊,不行我来。”东北人看不下去了,两人正在争论,忽然面包车急刹车停下,同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咋回事啊”东北人问道。

    “碰瓷儿的,你们别动。”张彦斌命令道。

    一直没开口说话的司机没熄火,拉手刹下车交涉,都是行走江湖的人,搭眼一看就知道是瘾君子碰瓷,江湖自有江湖的规矩,他们是做大事的人,不会在这种小事上计较,一张百元钞票丢过去拉倒。

    但是今天这个碰瓷的有些奇葩了,一百元居然打发不掉,司机吓唬他说要报警,碰瓷的居然说好啊你报警啊,我等着。

    本来这条路上行车速度就慢吞吞的和电动车差不多,面包车发生碰擦事故,一条车道被堵死,后续车辆只能小心翼翼的绕过去,尤老鼠披着雨衣拦在路中央,雨水将他稀疏的头发打湿,更添猥琐,但此刻他觉得自己是个英雄。

    张彦斌有些不安了,(身shēn)为毒枭,他的神经非常敏感,今天这个事儿到了后半段不大顺,似乎预示着什么,他吩咐道“小伟,你去解决一下。”

    东北人把车门拉开一条缝,迅速跳下来,又把车门关上,他面相比较凶悍,大金链子板寸头,很有威慑力。

    湖南人继续忙他的,正低头解楚桐裤扣,忽然觉得喉头一凉,用手一摸,鲜血喷涌而出,按都按不住,茫然回头,只见刘昆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恢复了自由,手上捏着一把飞鹰牌单面刀片,手腕上还耷拉着解开一边的手铐。

    副驾驶位子上的张彦斌惊愕回头,他的反应极快,迅速拔枪,刘昆仑的反应也不慢,一把抄出别在湖南人裤腰带上的手枪,毒枭的枪都是随时上膛的,一扣就响,没有上膛和开保险的多余动作,在这种狭小空间内也避无可避,这就是一场面对面互相枪毙的战斗。

    刘昆仑并没有站着挨枪子,他扑倒在楚桐(身shēn)上的同时朝副驾驶位置开枪,连打了四枪,对方回击了至少三枪,车厢里枪声巨响,耳朵里一片轰鸣,硝烟味弥漫开来,外面也响起了枪声,脚步声接近,刘昆仑向着车门开了两枪。

    无数汽车的报警器被枪声惊动,警笛声大作,刘昆仑面朝下,正对着楚桐的脸。

    “你拿着枪,走。”刘昆仑用慢慢的捡起刀片,割开楚桐手上的绳索。

    楚桐爬起来的时候,刘昆仑扑倒在地,他已经站不起来了,后背上一片血迹,楚桐临危不乱,从刘昆仑手里拿过还在冒着青烟的手枪,查看前座,副驾驶位置上有些血迹,椅子靠背被打出四个孔,填充物都打出来了。

    透过面包车的挡风玻璃,可以看到车前躺着一个人,穿着灰色的雨衣,佝偻着(身shēn)子,就像一条年迈的死狗,他的电动车倒在一边。

    拉开车门,东北人被穿过车门的子弹击中心脏,仰面朝天,眼睛睁着,望着下雨的天空。

    车里,湖南人已经死了,颈动脉被割开的他,鲜血激(射shè)到车里的每一个地方,汇流成河,又流淌出车外,被雨水冲成淡红色。

    天黑了。

    最先赶到现场的是交巡警,现场有两名死者,两名重伤员,现在的时间是下班高峰期,所有道路堵得一塌糊涂,连硬路肩上都是车,救护车根本过不来,交巡警大队长石国平下令摩托开道,用警车把伤员送到最近的医院抢救。

    楚桐是伤势最轻的,只是被殴打的软组织挫伤,鼻青脸肿而已,她的病房是单间,门口有警察值守,一个叫张湘渝的刑警来给她做笔录。

    “刘昆仑呢”楚桐第一句话这样问。

    “还在抢救。”张湘渝说,“你把你知道的事(情qg)告诉我。”

    楚桐隐去了自己去做流产的事儿,把后续的事(情qg)娓娓道来,张湘渝听得入神,都忘记了做笔录。

    “就这样,你好好养病,不要乱走,我明天再来。”张湘渝合上记录本,楚桐问他索要自己的手机,张警官说那也是证物,暂时不能给你。

    楚桐在焦灼中过了一夜,第二天上午十点,张湘渝才过来,看他的黑眼圈和疲惫的神态就知道一夜没睡。

    “刘昆仑怎么样了”楚桐已经等的迫不及待。

    “脱离生命危险了。”张湘渝说,语气有些吞吞吐吐,“但是”

    “但是什么”楚桐觉得心悬了起来。

    “子弹打中了他的脊椎,医生说可能会高位截瘫。”张湘渝说“还好你们没结婚,不然”

    “你混蛋”楚桐忽然抓起枕头砸过去,“他不会瘫痪的就算他瘫痪了,我也照顾他一辈子,就算他死了,我也要生他的孩子,为他养育后代”

    刑警见惯了这些,张湘渝理解楚桐的激动,他自嘲的笑笑“你们年轻人的(爱ài)(情qg),我们真不懂,不过你要是觉得刘昆仑救了你就错了。”

    “救我的人难道会是你么”楚桐冷嘲(热rè)讽。

    “救你的人是尤老鼠。”张湘渝顿了顿,似乎在抉择什么。

    “本来不打算让你知道的,但这样对你不公平,尤老鼠,其实是你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