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十章 巍巍昆仑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王天来是个传奇般的人物,有人说他是转业军医,有人说他是工农兵大学生,还有人说他曾经是藏密隐者盖当娃,总之没人说得清他的具体来历,只知道他医术高明,在牧区治病救人,是个菩萨心肠的大好人。

    但这个人并不是隐者,他是世俗中人,据说还有海外关系,经常神龙不见首尾,八十年代末期之后就没人再见过他了,关于王医生的神奇故事在牧区流传甚广,神乎其神,但掺杂了太多牧民美好的想象,等同于神话故事,基本上不太可信,比如王医生可以起死回生,可以给人换头换心之类,实际上这种高度复杂的手术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依然是医学难关,更何况是八十年代初的青海戈壁。

    但王医生能做简单的阑尾炎手术还是成立的,这算不得什么大型手术,对于弹棉花的盲流夫妇来说,赤脚医生也是医生,能救人就行。

    王天来到底是不是王化云,还有待商榷,因为在王化云的履历中也有海外关系这一条,王化云的第一桶金就是继承了海外遗产,进而回到国内进行投资,才发展到今天的地步,刘昆仑严重怀疑自己是化名王天来的王化云人工授精义务当送子观音的产物,所以身为父亲,王化云才会对这个“私生子”并无感情,也许他通过这种方式散播在外面的儿女还有很多呢。

    至于四姐的身世来历就更难查了,谁也不会记得二十多年前的一个弃婴的来历,总的来说,刘昆仑这一趟算是白跑,没查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他决定返程,顺道去川藏线上看看大姐一家人。

    从德令哈出发,去川藏线318国道上的一个道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当地有人给刘昆仑支招,给他规划了两条路线,要么走格尔木去那曲,要么走回头路南下昌都,一样能到318国道,只是通往那曲的109国道还没修好,老道路坑坑洼洼,而且过了格尔木一下上到五千米海拔的高原,一般人受不了。

    刘昆仑决定走格尔木那曲线路,因为路上有一个叫做昆仑山口的地方,他想去看看。在德令哈补充了给养,保养了车辆之后准备出发,德令哈是一座文青们的圣地,这里也是北上新疆南下西藏的重要中转枢纽,所以聚集了大量旅行者,包括自驾游和骑着自行车甚至徒步的旅者,刘昆仑身残志坚的行为得到他们的敬佩,有很多人愿意和他结伴而行,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因为捷达车的后座上堆满了东西,所以刘昆仑只能选一个同行者,他并没有选那些看起来急需帮助的文艺女青年,而是选了一位骑单车游西藏的男青年,只有强壮有力的男人才能在危急时刻帮得上忙,毕竟自己是个残疾人。

    男青年名叫姬宇乾,名牌大学毕业后去了海外常青藤名校留学,回国后创业,身价已经不菲,但他在事业的上升阶段依然选择休假旅行,他希望在和大自然的对话中获取力量和灵感。

    姬宇乾的自行车被放在捷达车的车顶行李架上,两人踏上征途,穿越柴达木盆地,跨过柴达木河,整个盆地的面积赶得上内地一个省,地表沧桑的如同外星球,时不时还会出现一个不知名的小湖泊,湖水呈现奇异的碧色,知识渊博的姬宇乾说这是湖水中含有大量矿物质的缘故,下车走到湖边,湖水深不可测,湖边结着千奇百怪的盐花。

    “你说这水里会不会有龙?”刘昆仑很认真地问道。

    “应该不会,生物很难在这种酸碱度的水中存活,也许阿里地区那些高原湖泊的水中会有我们没见过的生物。”姬宇乾同样很严肃的解释。

    两人在荒漠上支起帐篷,用卡式炉煮咖啡和面条,姬宇乾讲了自己伟大的构想,他的目标是给全世界的人都装上植入式便携电脑,可以随时随地进行全息视频通话,可以转账购物,甚至可以配上穿戴设备进行远距离互动。

    “比如我们在这儿,没有任何手机信号的地方,就可以依靠卫星信号和世界上任何角落的任何人进行通话,全息设备可以营造出任何场景,你想象一下,周围是温暖的壁炉和地毯,桌上是香浓的咖啡,你的对面坐着你的爱人和孩子,你们在聊着天,但是事实上她在上海的办公室里,而你,在柴达木盆地的荒凉道路旁,科技改变生活啊,老兄。”

    姬宇乾说的兴高采烈,刘昆仑却认为这是天方夜谭,但是和天南海北萍水相逢的旅友在荒原上谈天,本身就是一种缘分,又何必在意内容呢。

    单车穿越柴达木盆地后抵达格尔木,这也是一座闻名遐迩的高原城市,二人稍事休整,向南一百多公里,就抵达了昆仑山口,巍巍昆仑,气势磅礴,满眼尽是皑皑雪峰,人的精气神都为之不同,想到城市里的蝇营狗苟,恩怨情仇,刘昆仑觉得那都不重要了。

    在山口的石碑前,姬宇乾拿出佳能5D单反相机给刘昆仑拍了照,又支起三脚架拍了合影,这里海拔接近五千米,高原反应明显,连汽车都开始哮喘,煮饭也要用上高压锅才行了。

    过了昆仑山口,再向南一段距离就是五道梁,这是青藏线上重要的一个长途中继站,公路穿过小镇,两旁是饭馆和修车铺,零落的十几栋房屋坐落在冰天雪地间,外界还是秋意盎然,这里已经是寒冬凛冽,气温低到了零下。

    姬宇乾在这里和刘昆仑道别,他要从这里开始自行车的行程,他追究的就是艰苦和磨砺,临别前,两人拥抱,互赠礼物,刘昆仑把自己的一件羽绒坎肩送给了姬宇乾,而姬宇乾则留给刘昆仑三张名片,说你有困难的时候就拿出一张来,我自然会来帮你。

    刘昆仑孤身出发,目的地那曲,他孤独的在青藏高原上开着车,听着音乐,周围雄浑的景色会让人放空自己,然后深深地思索地球的未来,感叹人类的渺小,开着开着,天阴郁下来,风呼呼的刮,风沙大的看不见前路,忽然汽车引擎冒起了白烟,不知道什么时候水箱破了,发动机开锅抛锚。

    刘昆仑车上还有六瓶水,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是够喝的,但是这六瓶水用来灌汽车水箱是不够的,尤其是一个漏了的水箱,他爬下车,打开轮椅,试图自己修车,但是风太大几乎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回车里躲避,正试图打开车门的时候,一股强风将他径直从轮椅上吹下来,栽了几个跟头后就分不清方向了,风沙太大,能见度极低,他不敢乱动,只能趴在地上祈求风早点停息。

    当风停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月色下景物大变,公路消失无踪,捷达车也不见了,刘昆仑从没有这样恐惧过,大自然的千变万化神秘莫测让他无所适从,强烈的求生欲望更让他不甘心困死在此,他试图辨别星月的方向,但是天际一片漆黑,没有任何参照物,更看不到雪山戈壁,只有身下的高原草甸是真实可触摸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刘昆仑看到远处似乎有灯火,他极目远眺,判断那是一处喇嘛庙,于是抖擞精神爬了过去,他没有手表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一直爬到口干舌燥,筋疲力竭,喇嘛庙却依然如同水月镜花一般看得见摸不着。

    刘昆仑昏迷过去,等他醒来的时候,天光大亮,又能看见雪山和戈壁了,但是公路和汽车在何方依然不知道,他知道自己迷路了,恍惚间爬出去不知道多远,现在不能再继续往荒漠深处去了,必须找到公路,否则死无葬身之地。

    他计算自己的爬行速度,就算整夜都在行进也走不出多远,心中稍微淡定了些,试图通过喊声来引起公路上车辆的注意,可是喉咙喊破也没人来救自己,就这样又过了一个白天,天上开始往下砸鸡蛋大的冰雹,又饿又冷的刘昆仑觉得自己撑不住了。

    死在昆仑山,算得上死得其所,今天是九月二十日,是我的忌日,这是刘昆仑最后的残念。

    ……

    四周温暖无比,微微颠簸,刘昆仑睁开眼睛,发觉自己躺在一辆车的后座上,这显然是一辆军用卡车,因为驾车的人穿着迷彩服,肩膀上还挂着陆军一级士官的军衔,车里响彻刀郎的歌声,司机低沉的嗓音跟着哼唱着2002年的第一场雪。

    刘昆仑爬了起来,望向车外,外面依然是青藏高原单调雄浑的景色,他明白了,自己是被人救了,救命恩人就是这个士兵。

    士兵从后视镜里看到刘昆仑醒来,咧嘴笑了:“你醒了,喝水吧,手边有水壶。”

    刘昆仑看到水壶,赶紧打开盖子狂饮了一通,没成想水壶里装的是热腾腾的黄酒,差点把他呛死。

    “喝吧,暖胃的。”士兵哈哈大笑,“我还放了冰糖和话梅,可便宜你了。”

    刘昆仑说:“谢谢你救了我,对了,你是在哪儿看到的我,我的车呢?”

    “你趴在公路边,我就把你捞起来了,车?什么车?”士兵说道。

    “我的汽车,一辆白色的捷达,水箱破了,又刮大风,我去修车被风刮跑了,距离公路起码有几百米,怎么可能在路边?”刘昆仑很是不解。

    “我还能骗你么?”士兵说,前面一群牦牛经过,军卡停了下来。

    “那就奇怪了……”刘昆仑忽然想起什么,问道:“对了,今天几号?”

    “九月二十九啊,怎么了?”

    刘昆仑愣住了,自己居然昏迷了九天才被人发现。

    “那……这儿是哪里?”刘昆仑这时候才发觉车外的景色似乎和自己先前看到的略微有些差异,绿色多了起来,还有轰隆隆的水声。

    “这儿是林芝境内。”士兵说。

    刘昆仑更诧异了,他是在五道梁附近出事的,距离林芝有千里遥远,他是怎么飞到这里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