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十二章 朝圣之路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刘昆仑能站起来了,这是他做梦都想实现的目标,虽然血脉还不太通畅,但确确实实有了知觉,也能行动了。

    刚才他在车厢里睡的昏昏沉沉,没注意到停车上人,当刘汉东加速撞车的时候他才被撞醒,整个人飞起来又重重落在车厢里,第一个感觉就是疼,腿疼,胯疼,而他本该腰部以下都没有知觉的。

    刘昆仑站了起来,掀开苫布想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结果看到两个凶徒正用长刀砸驾驶室车窗,他没来及多想,抓起板条箱里的几枚零散铁钉,大声呼喊吸引凶徒注意力,在搏斗中腿脚还不是很便利,差点吃了大亏,好在刘汉东及时持枪出现,要不然以刘昆仑当下的状态也讨不到便宜。

    刘汉东去追击歹徒的时候,刘昆仑就悄然而去了,他知道大势已定,自己留下也没什么帮助,反而徒增麻烦,不如就此别去,江湖再见。

    再次能行走的感觉不亚于重见光明,死而复生,刘昆仑第一次感到用双腿走路是如此的幸福,他选择了和军车相反的方向,向着拉萨进发,走着走着忍不住跑动起来,边跑边笑,跑着跑着笑声变成了哭,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起来,他想起很多人,很多事,哭的不能自已,哭着哭着,发现不远处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是个穿红色冲锋衣的女生,戴眼镜,脸黑,龅牙,手里还拿这个纸板,纸板上写着求RB。

    刘昆仑停止嚎啕,两人大眼瞪小眼看了一会,女生先问:“你哭什么?”

    “你纸板上写的啥意思?”刘昆仑反问道。

    “你以为是什么意思?”女生怒气冲冲的质问。

    滇藏线是进藏的几条线路中相对难度较小的,路上不乏朝圣的文艺青年,因为没钱搭车就付出一些自身自带的代价,没想到搞得这么冠冕堂皇,刘昆仑很是惊诧,他想了一下回道:“我觉得代价太高了。”

    女生没好气道:“这是求一罐红牛的意思,红牛知道么,RedBull。”

    两人斗了一会嘴,决定休战,结伴而行,女生自我介绍说我叫简艾,云南大学的应届毕业生,在踏入社会之前决定先到圣地来净化一下心灵,她给刘昆仑科普了一番西藏是世界最后一方净土的各种知识,作为一个现代社会人,如果不到西藏来逛一圈的话简直不配活下去。

    刘昆仑觉得这个女生不但长得丑,而且脑子有些问题,但他现在身无分文,需要一个伙伴,便腆着脸说我没钱,好几天没吃饭了,能不能给我赞助我一点钱回家。

    “你的行李呢?”简艾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这荒山野岭的突然出现一个徒手的人是非常奇怪的事情。

    “我的车丢了,东西都在车上。”刘昆仑不想撒谎,也没法告诉对方自己的奇遇,只好这样解释,好在简艾头脑简单,接受了这种说法,从背包里拿出巧克力牛肉干和饮用水给他吃,看着刘昆仑狼吞虎咽的样子,单纯的女大学生拿出纸巾递给他示意擦擦嘴,问他到底几天没吃饭了。

    “九天。”刘昆仑说。

    “你这样子可不像九天没吃饭。”简艾说。

    刘昆仑细想也是,九天没吃饭人就饿死了,自己虽然胃里没有食物,但并没有瘦削变形,没有脱水,除了饿,感觉并不差,这说明九天里一直在以其他方式补充能量。

    “你像一辈子没吃过饭。”简艾恶狠狠地说道。

    作为回报,刘昆仑帮简艾背着行囊,两人并肩走在山路上,时不时会有汽车经过,扬起一阵尘烟,简艾再次向刘昆仑解释求RB的典故来,红牛是功能性饮料,最适合长途跋涉的旅者,求一罐红牛不但能补充体力,还能得到鼓励,至于搭车付出身体的代价,简艾嗤之以鼻,但也不得不承认,有些人确实会这么干。

    “反正我不会,大不了一步步走到拉萨。”她这样说。

    两人搭伴的好处是旅途不再寂寞,坏处是搭不到顺风车也求不到RB了,过路的客车是不会发善心免费带客的,货车司机都是恶贯满盈的老油条,见到男女搭伴的知道没机会下手自然也不会停车,偶尔有些自驾游的人,车里也没有多余的空间给他们乘坐,两人就这样一直走到日落。

    简艾包里有一顶蓝色的尼龙单人帐篷,还有一条鸭绒睡袋,就这样席地而眠,刘昆仑问她是不是第一次在野外宿营,答案是肯定的。

    “今天倒霉,摊上你这么个丧门星,没搭上顺风车,赶不到芒康县,只能这样了。”简艾一边支帐篷,一边有意无意的亮出一把小匕首,似乎在警告刘昆仑莫做非分之想。

    刘昆仑当然不会对这个又黑又丑的女生有什么想法,虽然简艾的身材看起来还不赖,夜晚,他独坐很久,摩挲着背部的伤痕,那里曾经中过一发点四五口径的子弹,导致脊椎严重受损高位截瘫,按理说经过几个月的复原,手术的缝合已经没有了痕迹,但是那儿却分明有缝合的手感,在这九天里,有人给自己做过手术。

    不知道什么时候,刘昆仑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上盖着一条毛毯,简艾支起卡式炉在朝霞中做饭,霞光掩映下她的侧颜其实很美。

    前方就是乃东县城,两人吃了早饭,一鼓作气走到乃东,在这里手机有了信号,刘昆仑借了简艾的手机给四姐和春韭打了电话,报了平安,说回家后给她们惊喜,但是现在需要紧急汇一笔钱过来。

    简艾用自己的银行卡接收了四姐打来的两千元,刘昆仑有了回家的资金,但是他决定陪简艾再走一程作为报答。

    两人补充了给养继续上路,一路谈天说地,走运的时候还能搭上一辆善心人的顺风车,节省几十公里的脚程。

    这里已经到处可见玛尼堆和经幡,路上偶见磕长头的虔诚藏民,简艾感叹万千,拿出相机拍了不少照片,她的活泼健谈让刘昆仑想起了楚桐,如果楚桐知道自己康复的消息,会不会复合呢,他憧憬这一幕,却又不敢去想。

    第三个露宿的晚上,下雪了,次日刘昆仑发现简艾没起来,打开帐篷看到她还在昏睡,脸色潮红,摸摸脑袋,滚烫,简艾在高原上生病了,如果不及时治疗很可能会转化成肺气肿死掉。

    正在一筹莫展之际,他忽然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走到路边观察,一辆兰德酷路泽从乃东方向开来,行驶缓慢,车上的电喇叭在不停重复着刘昆仑的名字。

    刘昆仑走上公路挥舞着双臂,他搞不懂这些人为什么找自己,他只想救简艾的命。

    发高烧的简艾连同行李被搬上车,越野车向拉萨方向疾驰,车上有三个人,分别是乃东县委的藏族驾驶员、武装部副部长和一名内地援藏干部。

    援藏干部告诉刘昆仑,我们接到中央的指示,一定要找到你,但是并不掌握你的行踪,只知道你曾在乃东停留,于是县里派出多路人马向每一个有可能的方向进发,还是我们最幸运,首先找找你们。

    “中央?”刘昆仑不解,自己啥时候惊动中央了。

    “是北京打电话到拉萨。”援藏干部补充道,“具体是哪位领导人不知道,拉萨一层层又压下来的任务,同志,你是谁家的子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