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十四章 可可西里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车队从格尔木出发,谁是本地人,谁是内地人,一目了然,本地司机向导都穿着随便,皮衣军大衣棉袄之类,头发乱糟糟面目黑红,内地人都是一身色彩鲜艳的冲锋衣,戴着墨镜和帽子,一副养尊处优偶尔去趟西部就觉得人生很酷炫的样子。

    一路之上简艾都在和刘昆仑科普于谦的爸爸和父亲的梗,他俩同坐一辆青海牌照的兰德酷路泽,简艾乐得前仰后合,不停疯笑,完了还说刘昆仑你这人脾气真好,任人怎么说都不带生气的。

    “唉,你以后踏上社会怎么办啊,简直是任人宰割。”简艾哀其不争的叹口气,还想伸手去摸刘昆仑的脑袋,“要不姐姐罩着你。”

    刘昆仑把简艾的手按了下去,只是淡淡地笑笑,丝毫也不见怪,这个又丑又傻的女孩不知道自己的赫赫威名,如果她知道眼前的青年手上已经有了十几条人命的话,恐怕以后就不敢吱声了,刘昆仑不希望那样。

    探险队浩浩荡荡直奔五道梁,这里属于青海玉树地区,平均海拔四千五百米以上,是真正的无人区,就是不适合人类长期居住的区域,放眼望去,寸草不生,一望无尽都是砂石戈壁,远处是皑皑雪山,荒凉的不像是地球表面。

    开车的藏族司机听到简艾的啧啧惊叹,说这没什么,无人区一直有人活动,盗猎藏羚羊的团伙在这里活动了十几年了,他们有好车,有枪,公安都打不过他们,当年索南达杰就是被盗猎分子打死的,巡山队开的是北京吉普,可没有现在这种条件,动不动就是奔驰的越野车,还有卫星电话和GPS。

    “师傅,您见过索南达杰么?”简艾问这位面目沧桑的藏族大叔。

    “我给索南达杰开过车,那年我二十二岁。”师傅说,“我叫当旺,是西部工委的人,后来索南达杰牺牲了,他的妹夫扎巴多杰接任没两年也牺牲了,再后来,西部工委解散了,我去了治多县旅游局当司机,一直到现在。”

    “师傅讲讲当年的故事吧。”简艾不再关心刘昆仑的爸爸和父亲,眼巴巴的求起当旺大叔来。

    司机师傅闲着也是无聊,将讲述了无数次的故事又讲了一遍,他是旅游局的司机,经常送内地和外国客人,这些段子故事驾轻就熟,已经相当流畅,除了保护藏羚羊的故事,偶尔还穿插一些别的段子,比如无人区的神秘典故。

    “说是无人区,但是咱们可可西里比沙漠好多了,有雪山,有湖泊,有动物,藏羚羊,野牦牛,旱獭,还有植被,人这种动物是最顽强的,我们当年抓到盗猎分子不好处理,带着危险,杀了犯法,就把他们放在无人区,能走出去是他们的命,走不出去也是命,很多人都能走出去,他们没有车,没有粮食和水,不照样能行。”

    简艾说:“很多人能走出去,那就是说也有一些人走不出去了?”

    当旺不回答这个问题,又扯起另一件事:“有一年,旅游局给我一个任务,每隔一个月去布喀达坂送给养,那是可可西里最高峰,海拔六千八百米,那个人在山上住了很久,他在一个山洞里,洞口用石头堆死,只留一个小洞,我把给养放在这个小洞里就算完成任务了。”

    简艾惊呼:“修行者,还真有这种人存在!”

    当旺说:“多了,自从改革开放以后就没断过,咱们这边有,西藏的阿里那边也不少,有的是从印度尼泊尔来的人,也有西欧美国来的人,他们吃的东西也都一样,没别的,只要水和青稞面。”

    “那他拉的大便怎么处理啊?”刘昆仑插了一句,被简艾推开:“你走。”

    “那你见过那个修行者么,和他说过话么?”简艾非常好奇。

    当旺说:“我们普通工作人员是没有机会见的,他们也不会亲自来交涉,一般是让随行人员和旅游局交涉,以前科技不发达,开放程度也不够高,外国人来这儿修行,不经过咱们政府是行不通的,现在不一样了,他们可以自己租车,自己找向导,慢慢的就不找当地政府帮忙了,政府因此少了一大块外汇收入哩。”

    一路闲扯,五道梁到了,车队进行了简单补给,实际上他们给养带的非常充足,皮卡里装满了饮用水干粮汽油和备胎以及各种工具,五道梁小饭馆里的饭菜口味很差,车队支起炉子自己做饭,饱餐一顿后继续前行,不出三十公里就是刘昆仑出事的地方。

    那辆抛锚的捷达车还停在路边,白色的车身被风沙吹的斑驳不堪,刘昆仑很纳闷,为什么没人顺手把车偷走,细想就能理解,成本太高了,旧捷达也就值两三万元,在高原上拖一辆报废的破车走实在是不明智的举动。

    但是车里稍微有点价值的东西都不见了,包括刘昆仑的身份证件、钱包和手机,连备胎也被人拿走了。

    探险车队在路边停下,队员下车沿着刘昆仑失踪路线寻找踪迹,但刘昆仑已经全无印象,那天风沙太大他看不清楚,只记得远处似乎有座喇嘛庙,可是今天天晴好,高原上能见度极高,用望远镜也找不到喇嘛庙。

    “这里没有任何喇嘛庙。”当旺说,“可能是缺氧导致的幻觉。”

    李明注意到这个健谈的藏族司机,和他攀谈起来,几句话之后果然又提到那个在布喀达坂峰的山洞里修行的人,李明非常感兴趣,询问了一些细节,当旺只说自己认识路,但人确实没见过。

    “现在去,你还能找到路吧?”李明问道,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拿出卫星电话,走出几百米远不知道和谁打电话,打了十几分钟,回来宣布前往布喀达坂峰,探险改成了登山。

    车队离开公路,向西进发,前面就是可可西里无人区,有充足的给养和强大的后勤支持,大家干劲很足,一路之上风景壮美,冰川河流,草甸戈壁,还有成群的藏羚羊和野牦牛,当旺说的没错,这儿说是无人区,但人类活动的踪迹并不算少,他们甚至在路上遇到了保护区的巡山人员,双方简单交流,得知车队是有政府背书的官方探险者,巡山队没有找他们的麻烦。

    空旷荒凉的如同火星表面,这是简艾的形容词,从最初的震撼赞美到后来的枯燥乏味,昏昏欲睡,其实只用了一天时间。

    夜宿可可西里,刘昆仑和简艾住同一顶帐篷,外面大风呼啸,帐篷内温暖如春,简艾又开始犯无聊,问起刘昆仑的身世问题。

    “你是不是仗着长得丑就为所欲为啊?”刘昆仑没好气道,“信不信我……”。

    “你怎么着?”简艾满不在乎道。

    “没什么。”刘昆仑怂了。

    “其实我没有爸爸,我一岁的时候爸爸就死了,我不记得他长什么样子,我五岁的时候妈妈也死了,是外婆把我带大的,所以我从小就是个假小子,野孩子,我特别羡慕有父母疼爱的人。”简艾低沉的说道,说完就沉默下来,正当刘昆仑想安慰一句的时候,她忽然道:“尤其是有爸爸还有父亲的人,你简直太幸运了。”

    刘昆仑说:“小时候我爸爸经常打我,往死里打那种,但我从不求饶,也不掉一滴泪,他就打的更狠,后来长大了,经常和人家打架,我谁也不服,谁也不怕,哪怕刀架在脖子上也没扎过眼。”

    顿了顿,刘昆仑又说:“可是现在我服你了。”

    “哈哈哈。”简艾爆发出一阵没心没肺的笑声。

    无人区的漫漫长夜就这样不知不觉过去,清晨起床的时候更冷,即便是装备了世界顶级的野营帐篷和取暖设施也觉得无比难捱,很难想象当年的索南达杰们是何等的艰苦。

    去布喀达坂峰根本就没有路,只能徒步攀登,望着皑皑雪山,事到如今当旺才说了实话,他吹牛了,他没有给修行者送过给养,但这事儿是真的,他只是负责运输到山下,另有专人登山运送。

    李明未雨绸缪,带来的人里有登山队员,而且是从北坡攀登过珠穆朗玛峰的高手,但即便如此,仓促的登山依然是极度危险的,布喀达坂峰山势险峻,冰川连绵,风力高达十一二级,历史上甚少有人登顶成功,和珠穆朗玛峰那种人来人往的山峰不可同日而语,再说这周围分布着二十八座山峰,到底修行人在哪座山峰根本无从知晓。

    一名登山队员提出了反对意见,他说2001年的时候昆仑山曾经发生8.1级强地震,不但造成三百公里长的地裂,还使布喀达坂峰北侧冰峰垮塌,形成天堑,话句话说,就连青藏高原的秃鹫都飞不上去,更别说人类了。

    探险队是李明组织的,但只存在雇佣关系,并没有上下级关系,别人要撂挑子他也没辙。

    “为了这个家伙吹的牛,就兴师动众爬雪山,不幼稚么?”登山队员质问李明。

    “他不是吹牛。”李明正色道,“他说的人确实存在,而且比他说的还要神奇,如果能找到他曾经藏身的洞穴,重赏一百万。”

    登山队员嗤之以鼻“一百万是不错,可是没有命花等于零,再说了,他人都走了,留下一个空洞有什么价值。

    李明说:“二百万。”

    …………

    明天又要去南京还得断更一天,与各位大咖泛舟秦淮河,还有现场直播@新浪江苏

    年底活动多,应接不暇疲于奔命,实在对不住大家,再有活动都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