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十五章 和过去说再见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面对重金诱惑,登山队员不为所动,还都呵呵笑着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李明,一人说:“没有详细的计划,没有熟悉地形的向导,没有强力支持的大本营和救援计划,在不合适的季节仓促登山,你就是出一个亿,我也不会拿自己和队员的生命开玩笑。”

    李明脾气很好,他也自嘲地呵呵一笑,说我太草率了,要不这次就算了,等到六月份咱们再来登山,一应费用我全出,找到修行者的洞窟,我另加三百万悬赏。

    登山队员们欢呼起来,他们的队长说:“李老板,我爬了这么多雪山,从没见过什么神秘的修行者,恐怕你这笔钱要白花了。”

    李明说:“不白花,赞助登山运动也是应该的。”

    此事就此作罢,一行人打道回府,收拾行装的时候,登山队长还在言之凿凿的打趣李明:“这样的严酷环境下人类是不可能存活的,那些传闻都是以讹传讹,旅游局为了制造神秘气氛故意编出来的,我敢和你打一百万的赌……”

    忽然有人指着冰川上喊:“看!”

    众人抬头望去,在阳光下冰川熠熠生辉,高原空气稀薄,能见度极高,一个红色的小点在雪白的底色上显得格外醒目,有人递过高倍望远镜,李明在镜头里看到了一个正在向上攀爬的僧侣,他手脚并用行进速度极快。

    李明将高倍望远镜递给队长,后者看了目瞪口呆,喃喃道:“不可能,这不可能。”

    “赌约就算了,你能追上他么?”李明问。

    队长把头摇的像拨浪鼓:“没有安全绳索和冰镐,根本不可能,这地形就是藏羚羊都上不去。”

    一排人望洋兴叹,看着那一袭红袍的僧侣消失在山间,高原上极其辽阔,会对距离判断出现误差,看起来还在视野内,但实际上距离极远,追是不可能追上,就算以李明的资源能调来直升机都白搭,这种海拔只有黑鹰直升机能胜任,一般的米171还差点意思。

    刘昆仑也看到了冰川上的僧人,他的震撼程度和其他人一样强烈,生命禁区竟然有人类活动,这种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或者说他们已经脱离了人类的范畴?

    李老板组织的无人区探险活动暂时告一段落,可可西里的天气在转坏,随时可能大雪封山,那时候即便有乌尼莫克也难以走出去,他们结束行程离开无人区,虽然一无所获,但也不失是一次有意义的猎奇。

    回去的路上,李明和刘昆仑同坐一辆车,他语重心长的告诉年轻人,以后身份不一样了,要珍惜生命,好好活着,要活的精彩,活的有价值。

    “你是王化云的儿子,注定不会平凡。”李明拍着刘昆仑的肩膀说,“今后你的生活会有些变化,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是为了让你慢慢适应,和你的过去说再见吧。”

    刘昆仑对于王化云这个生物学意义上的父亲并无感情,他说道:“忘记过去意味着背叛,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还是我。”

    王化云哈哈大笑:“有骨气,有志气,和你父亲如出一辙,我相信有一天,他会为你骄傲的。”

    车队返回格尔木,就地解散,这次不成功的探险花销巨大,光是车辆人员的租金和佣金就上百万了,李老板眉头都不眨,还额外给了每个人大红包,相约明年天气转暖后再来可可西里。

    李老板一行和刘昆仑简艾先飞到成都,然后给简艾买了回昆明的机票,至于刘昆仑何去何从任由他自己安排。

    “我想一个人走走。”刘昆仑说。

    “也好,注意安全,有事情可以打我电话,二十四小时为你开机。”李明给了刘昆仑一张名片和一张信用卡,叮嘱他卡的额度是每月二十万,别刷爆了。

    离别的时刻到来了,但大家并没有伤感,只是互道一声江湖再见,简艾登机走了,刘昆仑则买了一张去武汉的机票。

    把他们送走之后,李明再度飞往格尔木。

    ……

    武汉天河机场,刘昆仑终于来到了楚桐生活的城市,十月底的武汉天气还很热,见惯了高原的苍凉空旷,重回人群有一种亲切感,他无数次的想过和楚桐再度相见的场景,真临近这个时刻还是有些忐忑。

    刘昆仑知道楚桐的家庭住址,楚家是汉口老户,在楚嫣然和罗澜谈恋爱的时候就住在那里,楚桐没重蹈母亲的覆辙,自己也没走尤老鼠的老路,命运眷顾了这对年轻人,他坐在一辆蓝白涂装的富康出租车里,问司机汉口最好的酒店在哪里,计划着一场浪漫的重逢晚餐。

    按照住址找过去,眼前却是一片废墟,这栋民国时期的小楼和附近其他建筑一起化为乌有,现场用彩条布围着,没有住户,没有拆迁人员,只有一台挖掘机孤零零的停着,刘昆仑拿着花束站在废墟旁,心头一沉。

    担心的事情终于来了,他找不到楚桐了,自从上次分别后,两人就再没有联系过,打以前留下的手机号码已经是空号,打电话到江师大宿舍找王月侠,得知王月侠和楚桐也很久没联系了,但她提了一句,楚桐家并不只有这么一处房子,起码在汉口沿江大道上的怡景花园还有一套能俯瞰长江的大房子。

    楚家的老房子位于步行街附近,距离怡景花园不算很远,刘昆仑顺着沿江大道往上走,右手是武汉港和江滩公园,左手是旧时代租界建筑和新建的大酒店,沿江大道上车流滚滚,远处氤氲中隐约若现的是长江二桥。

    在怡景花园楼前,刘昆仑站了许久,他知道楚桐转学了,也许住校,也许住在另外的地方,但只要有一丝希望,他就想用最笨的方法等下去,给楚桐一个惊喜。

    天擦黑的时候,一辆崭新的白色标致307轿车驶来,车上下来个英俊的年轻人,牛仔裤T恤衫,身材修长,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似乎在等人,刘昆仑有些隐隐的不安,他觉得不该这么巧合。

    但命运偏偏就喜欢捉弄人,几分钟后,楚桐从楼上下来了,一身打扮和男孩子一样,是标准的情侣衫,两人的身高气质也很搭对,彼此间用武汉话说了几句,然后钻进车里。

    刘昆仑没有走上去前去,楚桐已经有了新生活,自己有什么资格打扰呢,他将花束放下,默默离开,307从后方驶来,副驾驶位置上的楚桐看见了他,但只是惊鸿一瞥,黯淡的黄昏看不见面目。

    “看什么撒?”同伴问道。

    “哦,那个人好像我一个同学。”楚桐说。

    小伙子瞟了一眼后视镜:“那人好像拾荒的,保安怎么放他进来的。”

    “也许是吧。”楚桐没有再回头。

    ……

    刘昆仑没在武汉停留,他买了当晚汉口到近江的火车票,因为时间仓促只买到站票,在两节车厢连接的地方站了一夜,抽了一包烟,终于在黎明时分回到阔两个月的近江。

    清晨的近江火车站和记忆中别无二致,左手是长途汽车站,右手是金桥大市场,出站的旅客熙熙攘攘,建设中的金天鹅大酒店高耸云霄。

    上次在乃东和四姐通过电话后,刘昆仑就没断了和家里的联系,但他没告诉家里自己已经康复如初,从火车站出来,他直奔四姐工作的酒店,到前台问刘沂蒙今天当班么。

    刘沂蒙现在是客房部的楼层领班,还在当值中,当弟弟蹑手蹑脚走到她背后的时候,刘沂蒙不经意猛回头,顿时呆住,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

    “姐……”刘昆仑轻轻喊了一声。

    “你站起来了!”刘沂蒙欣喜若狂,一把抱住弟弟,然后上下打量,还卷起他的裤管看腿,啧啧连声,“咱妈肯定得高兴坏,你是咋好的?给姐姐说说,不对啊,你怎么还长高了一点,来量量。”

    酒店里有测量身高体重的机器,刘昆仑上去量了一下,果然长高了三厘米,本来只有172的身高,现在175了,但是长个相当于高位截瘫康复来说已经不足为奇,刘沂蒙也不求甚解,她才不在乎什么神秘医生和藏地修行者,她只要弟弟健康就好。

    “你赶紧回家去给咱妈看看,不,你先去面馆,给春韭看看,这段时间她可急死了,整个人瘦了一大圈,昆仑,你可不能辜负了春韭。”刘沂蒙说。

    “我绝对亏待不了春韭。”刘昆仑说,“你是我亲姐,她就是我亲妹妹,我管她一辈子。”

    “你赶紧去吧。”刘沂蒙说,“中午带春韭回家吃饭。”

    目送弟弟离开,刘沂蒙叹了一句:“唉……男人啊。”

    刘昆仑岂能不明白春韭的心思,他也念着春韭的好,但真心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他是个瘫子的时候就不愿意连累春韭,现在康复了固然开心,但在春韭面前确实复杂的心情,是该以身相许还是以礼相待呢。

    昆仑面馆正常营业中,春韭正忙碌着,一抬眼看到远处站着的刘昆仑,她没当回事继续低头做事,继而又茫然的抬起头,揉揉眼,看清楚确实是刘昆仑,这才丢下手里的东西,撒腿跑过去奔到跟前却又羞涩的不敢拥抱。

    “春韭,我回来了,我的腿好了。”刘昆仑说。

    春韭没说话,泪如泉涌,店里有人喊:“老板娘,锅开了。”她慌忙跑回去掀开锅盖,偷偷抹一把脸,恢复如常,招呼刘昆仑道:“快进来坐,你饿了吧,我给你下一个大份加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