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是男人当然要纵横四海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当春韭看到刘昆仑穿着西装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就知道该来的终于来了。

    刘昆仑带了一个小工过来,是马后炮的乡下亲戚,今年十七岁,长得不够好看,人也不太聪明,上学没前途嫁人还得两年,不如送到城里打工,先跟着春韭干活,干的好了自己另立门户,就像当年的春韭离开高俊玲那样,当然话不能那样说,而是说什么管吃住就行,工资给不给无所谓。

    春韭让新来的小工去刷碗,问刘昆仑:“昆仑哥,以后还来么?”

    “这是我的店,我当然得常来。”刘昆仑爽朗笑道,门口停着一辆漆黑锃亮的奥迪轿车,他摆摆手,回身上了车,一切仿佛又回到从前,他又是那个遥远的碰触不到的昆仑哥了。

    奥迪车的内饰让刘昆仑感到眼熟,他问道:“这是A8吧?”

    “好眼力,这是A8,咱们目前得低调一点。”李明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刘昆仑,“以后你要坐后排,副驾驶是保镖助理坐的地方。”

    刘昆仑讪讪地:“你这个岁数给我当司机不合适吧。”

    李明说:“回头招聘一个司机,我先顶着,总不能让少主你来亲自开车吧,走,咱们买衣服去。”

    路上李明批评了刘昆仑的不修边幅,说你昨天就穿这一身今天怎么没换啊,同一套西装同一双皮鞋是不可以连续两天穿的,衬衣更是要一天一换,你整天这一套衣服,别人还以为你是银行柜员呢。

    两人来到近江最上档次的恒隆广场,一楼是买化妆品和珠宝手表的,李明直奔手表柜台,问刘昆仑喜欢什么牌子的表。

    “劳力士。”刘昆仑脱口而出,实际上他只知道劳力士这个品牌,在《古惑仔》里山鸡跑路的时候浩南哥就拿了块大金劳给他当路费,所以在刘昆仑心目中劳力士就是硬通货,关键时刻能派大用场的,他记得康哥腕子上似乎就有一块精钢的劳力士,举手投足之间,白金狗牙圈熠熠生辉。

    李明嗤之以鼻:“劳力士也就是香港人认,大陆人也被带的只认这个土鳖牌子,以你的身份,戴劳力士过于简朴了,我看看恒隆里有什么合适的牌子啊。”

    还好,恒隆广场里有一家新进驻的VacheronConstantin,营业员见这两位进来,搭眼一看就知道不是潜在顾客,而是胡乱逛进来的游人,于是只礼貌性的说一句欢迎光临就不再搭理了。

    “这块表拿出来试一下。”李明指着橱窗里一块钢表说。

    “先生,这块腕表十三万。”营业员善意的提醒道。

    “我以为一百三十万呢。”李明恶意地调侃道,“怎么,觉得我们买不起么?”

    营业员见他财大气粗,乖乖拿了表出来,用黑丝绒托盘装着,戴上黑手套要给李明试戴。

    “给他试。”李明将刘昆仑按在椅子上,简单试了一下手表,对着镜子看了两眼,不超过一分钟李明就替少主做了决定,“买,根据他的手腕截一下表链。”

    “先生,请先买单……”营业员怯生生道。

    李明拿出一张黑色的卡来让营业员拿去刷,刘昆仑趁机问道:“这什么表,这么贵!”

    “小声点,别让人听见瞧不起你,这是瑞士百年老店康斯坦丁,又叫江诗丹顿,听说过么?”

    “我听说过劳诗丹顿。”刘昆仑想起电视购物里那个口若悬河的台湾广告人了。

    “这是江诗丹顿的纵横四海,算是运动表,你年轻好动,戴皮带正装表老气横秋,不如这个霸气,是男人当然要纵横四海,对吧,你看这蓝色的表盘颜色多靓……”

    刘昆仑戴上了十三万的新手表,果然感觉精气神都不同了,自信心爆棚,李明留了个地址让营业员回头把表盒子送过去,又带着刘昆仑去了隔壁的化妆品柜台,对面的女营业员早就发现这俩买表不讲价的土豪了,私下里议论说有可能是家里开矿的父子。

    李明对于化妆护肤品就不太懂了,直接让营业员介绍几个好用的男士品牌,什么洗面奶磨砂膏须后水一股脑全买,当然不能当场带走,拎着大小盒子购物太掉价,依然是留地址让营业员送过去。

    半小时后,这两位土豪被商场经理请进了贵宾室,需要什么,自有专柜营业员送过来试穿试戴,不需要满商场的逛,也不会被普通顾客打扰。

    不大工夫他们面前就摆了无数个包装盒和购物袋,Burberry的风衣和围巾,Hermès的钱包腰带领带,Ferra*的鞋子若干双,光一百元一条的CK内裤就买了两打,李明说那是泡妞的战袍马虎不得。

    “妞你泡来了,房也开了,你外面穿着Zegna,脱了裤子就露出你妈给你买的十块钱三条的棉纺厂打折的裤头,松松垮垮吊在身上,不觉得煞风景么?”李明抽着烟,对正在试穿西装的刘昆仑指指点点,“嗯,你的身材很标准,适合穿意大利西装,时间仓促先买几套Zegna的成衣,回头找他们定制三四套衣服。”

    导购和营业员们陪着笑脸站在一旁,时不时奉承几句,李明根本不理他们,还大加嘲讽,说近江恒隆实在没东西,只能先买这些大路货凑合凑合。

    购物告一段落,两人去餐厅吃饭,刘昆仑不用无休止的试穿衣服鞋子,终于松了一口气,他问李明:“人家都说内心强大的人不需要外在的包装,花这么多钱买衣服有用么?”

    李明正色道:“没错,只有自信心不足的人才靠奢侈品来强撑门面,可你不是啊,你经历过的事情是绝大多数人一辈子也碰不到一件的,你的内心已经足够强大,现在仅仅是改善一下衣食住行的条件而已,没条件强行上那叫装逼,地铁里挎着LV包包的那种就是,可你有条件啊,这就叫牛逼。”

    刘昆仑抖抖腕子,十三万的手表确实感觉不错,虽然是块和五十块钱电子表没啥区别的计时器,还不一定比电子表准。

    “人靠衣装马靠鞍,你的人生路要改变一下了。”李明拍拍刘昆仑肩膀,一脸慈祥,“怎么样,花钱的感觉不错吧。”

    “挺好,尤其是花别人钱的时候。”刘昆仑说。

    服务员过来点餐,李明说要不喝点啤酒吧,刘昆仑说行啊,要最便宜的淮江啤酒就行,两块五一瓶的。

    “来两瓶嘉士伯,谢谢。”李明将酒水单递给服务员,又开始教育刘昆仑,在外面吃饭不能塌了台面,淮江啤酒本质上和嘉士伯也没太大区别,但是做人要对自己要求严格,能享受好的东西就一定不将就。

    这和刘昆仑大小接受的教育背道而驰,他是在垃圾堆里长大的,身边的人都是靠垃圾为生的,变废为宝,节俭甚至吝啬才是持家之道,多年的耳濡目染让他养成了节约的习惯,能省则省,货比三家,他本能地认为这才是对的。

    “能省钱不算什么本事,当然会花钱也不是什么能耐。”李明继续教育他,“能挣钱,然后尽情的糟蹋自己的金山银海,那才叫潇洒人生,年轻人,要懂得改变自己啊。”

    吃完了饭,李明带着刘昆仑来到一处房产中介,三十来岁风骚妩媚的经理亲自接待了他们,一口一口明哥的喊着,带两人去看近江市内最豪华的住宅,看了几处李明都不满意,他问这个风骚经理:“你最期待在近江哪个地方和人共度春宵?”

    “明哥你好坏。”经理故作清高,“其实重要的不是地点,而是对象。”

    “我说正事呢。”李明道。

    经理严肃起来:“我明白了,您是想要极富浪漫色彩的居所,那就不得不说金鹰国际顶楼的复式豪宅了,三十九楼俯瞰近江全城美景,远眺淮江,落地长窗,浴缸就摆在窗边,到了晚上躺在浴缸的泡泡里,拿着一杯香槟看外面车流灯海,那滋味简直想想都陶醉。”

    “租一套。”李明看都不看就做了决定。

    “难道不是买一套么,明哥。”经理扭动着身子撒娇道。

    李明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心说老子荷包都要空了,做这一切的目的只是让刘昆仑消费升级,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生活档次上去了就下不来,就得跟着自己一条道走到黑。

    房子租好,屋里购物袋包装盒堆成山,买买买的后遗症就是没法打理了,刘昆仑是钢铁直男,哪会收拾屋子,叠衣服他都不会。

    “你得找个女朋友了。”李明说,“有看中的么?”

    刘昆仑想起了楚桐,想起了罗小巧,想起了苏晴,又想起了春韭,最后映入脑海的是女记者冯媛,这个女孩子经常发短信和自己聊天,在母亲住院时也多有帮忙,或许是对自己有意?

    老实说冯媛外形不错,温柔善良,又是报社记者,知识分子,这样的女朋友还是能拿出手的。

    “想什么呢?又不是让你结婚,有啥犹豫的,年纪轻轻的古板的像个老头子。”李明拍拍他胳膊,“有个名人曾经说过,那啥从门前过,不日是罪过,明哥送你一句话,人生得意须尽欢,有花堪折直须折,上吧,少年,挥洒你的荷尔蒙吧。”

    刘昆仑觉得李明说的似乎有些道理,心想是不是晚上约冯媛到自己的新房子来坐坐呢。

    他发了条短信过去,冯媛很快回复,说这几天报社很忙,还要值夜班,不得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