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零二章 幻梦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没戏。”刘昆仑耸耸肩,并不觉得遗憾,他并不喜欢冯媛,只是觉得闲

    着也是闲着,不该浪费这个资源。

    李明笑了:“回的快就代表有戏,真没戏人家根本就不回你了,或者过几个小时再敷衍几句,说什么去洗澡了,呵呵再见我睡了之类。”

    刘昆仑服气道:“老李哥你很有经验啊。”

    “必须的,QQ上瞎聊过不少寂寞老娘们。”李明含蓄一笑,拍拍刘昆仑,“抓住机会,我打包票三天之内你能把她上了,前提是得带到金鹰国际三十九楼上。”

    “扯把你就。”刘昆仑并不相信,他觉得冯媛很矜持,不是那种人,但心里又有些跃跃欲试的小期待。

    与此同时,本该在报社值班的冯媛其实正在自己的出租屋里,盘腿坐在床上,面前摆着记录本和钢笔,她在写稿子,写完之后再到单位录到电脑里去,她的梦想是买一台属于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那样就能随时随地写稿子了。

    男朋友林枫依然在打游戏,他是冯媛的学长,在学校两个人就谈恋爱,毕业后一同留在近江,林枫很有才华,但是一直沉迷于游戏,起早贪黑的坐在电脑前打魔兽世界,沉迷的一塌糊涂,租房吃饭坐公交都是冯媛出钱,男朋友只负责去街头免费的安全套发放机里领计生用品。

    听到冯媛的手机短信提示,林枫回头看了一眼,耳朵竖了起来,过了几分钟没再听到提示音,忍不住过来拿起了手机查看。

    冯媛低头写稿子,忽然感觉头发被人拽了起来,还没看清楚脸上就挨了一记耳光,紧跟着又是一顿组合拳,林枫在大学里是自由搏击社团的成员,最漂亮的就是他的转身三百六十度回旋踢,用来见义勇为的时候帅到爆,用来殴打女朋友时也毫不打折。

    一顿暴打之后,林枫挥舞着手机咆哮道:“你为什么要拒绝!你告诉我!为什么!难道你要反悔了么!”

    一时间愤怒和羞惭充斥着冯媛的内心,她从没见过这么无耻的男人,把自己的女朋友往别的男人床上送,还口口声声说什么为了“我们的将来”,实际上自己本来已经答应了,没有立刻答应刘昆仑的邀约也只是欲擒故纵之计而已,没想到这就引来林枫的拳打脚踢。

    林枫用冯媛的手机发了一句话给刘昆仑:“明天一起吃完饭吧,我请你,地方你定。”

    很快收到刘昆仑肯定的回答。

    林枫把手机丢给冯媛:“女人,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然后回去继续打游戏。

    “分手吧。”冯媛冷冷道,“我不想过这样屈辱的日子了。”

    电脑前的林枫虎躯一震,继而冷笑,没当回事继续玩,直到冯媛开始收拾衣物他才着急起来,忍痛放下游戏,拉住冯媛苦苦哀求:“亲爱的,我知道错了,我不该打你,那也是因为我太爱你了,为了我们的将来,做完这一单我们就结婚好不好,我一定好好对你。”

    冯媛执意要走,林枫扑通跪下,泪流满面:“亲爱的,我知道你瞧不起我,可是我也没有办法,我是艺术家,我不能随随便便找个工作糊口,那样会把我的灵感和才华一点点的侵蚀殆尽,你等我,等我有朝一日成名了,我一定让你做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亲爱的,你忘了学校小树林里的那一幕了么?”

    提到这个,冯媛的心就软了,林枫对自己有救命之恩,单凭这个就没法一走了之。

    大一那年,冯媛还是个懵懂的小女生,没有男朋友,一心只读书,有一天傍晚路过学校小树林遇到几个社会人员的袭击,差点被那几个醉鬼拖走*,是林枫及时出现打跑了他们,为了英雄救美也付出了代价,在校医院躺了三天,不过收获了一份爱情。

    大学三年,冯媛一直跟着林枫,那时候林家的家境还不错,在林枫的熏陶下学会了化妆,学会了搭配服饰,从一个素面朝天的丑小鸭成长为亭亭玉立的漂亮女生,她认定自己将来一定会嫁给林枫,夫唱妇随,神仙眷侣,没想到毕业后却一步步走到这步田地,男人眼高于顶,不愿意屈尊上班,天天窝在家里打游戏,最让冯媛受不了的是,林枫竟然把自己卖了……

    可是看着眼前苦苦哀求的男人,冯媛的心又软了,“再给他一次机会,最后一次。”她对自己说。

    晚上躺在床上,林枫向冯媛求欢,敷衍了几下之后,他气喘吁吁的爬下来说:“明天你要把握好分寸,既要给他一点甜头,又不能让他占了便宜,记住,不许给我戴绿帽子。”

    冯媛两眼看着天花板,一言不发,身边的男人套上裤子,又坐到了电脑前继续他痴迷的网游。

    ……

    从报社出发之前,冯媛对着镜子仔细化妆,昨天林枫打的那几拳很重,眼角乌青,用遮瑕膏遮盖住,但整个人的面貌还是憔悴不堪,她叹口气,往身上撒了点香水,涂了口红,这时候手机响了,应该是刘昆仑发来的,冯媛竟然有些莫名的期待,抓起手机打开短信,原来是林枫发的,问她什么时候回来。

    冯媛没回复,收拾好下楼,骑上自行车赴约,刘昆仑定的晚餐约会地点并不高大上,是位于金桥大市场西区的烧烤城,经过两年的风吹日晒,烟熏火燎,昔日气派的烧烤城已经变得和本市其他夜市排挡没什么区别了。

    黑漆漆的矮桌子,小马扎,变形的不锈钢托盘里装着烤的焦黄的羊肉串,冯媛看着对面的男人很是不解,为什么有人会出重金了解他的一切。

    “嫂子,想吃什么,点!”刘昆仑的小弟臧海把每一个大哥身边的女人都称作嫂子,他殷勤备至的态度让冯媛想到林枫的舍友也是这样对自己的,男人们都一样,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和牲口不同的是,男人们会在求偶期间互相打配合,在交配期间他们会心细如发,体贴温柔,但是一旦得手,就会露出本来面目,各种不耐烦,脚踩各种船。

    冯媛肠胃不好,吃不得辛辣刺激的食物,对于烧烤这种不干不净的食物更是没有耐受力,她只是象征性的吃了几串就不再动了,听臧海眉飞色舞的吹嘘昆仑哥的光辉历史。

    “昆仑哥以前是敦皇的头马……”

    “昆仑哥脖子上的那道伤疤看见没,那是……”

    “昆仑哥干翻过二环十三郎……”

    “昆仑哥杀的人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冯媛礼节性的听着,频频点头,她觉得臧海这小伙子哪里都好,就是太喜欢吹牛了。

    刘昆仑见冯媛没什么食欲,便说我们去看电影吧。

    电影院就在金鹰国际楼下,刘昆仑虽然是钢铁直男,但好歹也是谈过两次恋爱的人,他先在麦当劳补了冯媛一顿饭,又买了爆米花和可乐,两人在电影院里看了一部没滋没味的国产电影,看完已经夜里十点钟了,走出电影院,发现外面大雨瓢泼。

    都说春雨贵如油,没见过春天下这么大雨的,眼见着出租车都打不到,难道这就是下雨天人不留客天留客,下一步应该就是要酒店开房了吧,冯媛心想。

    “下这么大雨,恐怕回不去了,不如到我家去睡。”刘昆仑倒是个性情中人,没有表白,没有献花,就直白的提出了这种非分的要求。

    “这样不好吧,我还是在附近酒店开个房间吧。”冯媛知道猎物在上钩,但她毕竟还有一些矜持,不能立刻答应。

    “也行,你带身份证了么?”刘昆仑居然同意了。

    冯媛把钱包拿出来,可是没有身份证,她忽然想起今天报社要填一份表格,自己的身份证拿去复印就没拿回来,没摸到身份证,却摸到了另一个东西,是一个安全套,肯定是林枫悄悄放进来的。

    “糟了,我没带身份证。”冯媛苦笑道,她知道下一步刘昆仑也会说没带,这是一个互相配合的戏码。

    果不其然,刘昆仑说我也没带,不过我的身份证就在家里,我家就在楼上,说着指了指对面的四十层高楼。

    下一步就是软磨硬泡,我睡地上你睡床,再下一步就是我上床来睡绝不碰你,然后是我就亲一下,我就蹭蹭不进去……

    冯媛的苦笑变成了冷笑,既然林枫把自己的女人往别人床上推,那就如他的愿吧。

    刘昆仑脱下外套挡在头顶,带着冯媛穿越大雨,跑到对面金鹰国际公寓的大堂,进了电梯,冯媛感到自己的身体在颤抖,这是一条不归路,走向堕落和自暴自弃的不归路。

    电梯里放着蓝色多瑙河的背景音乐,舒缓的钢琴曲令认放松,刘昆仑的家在三十九层,电梯入户,门厅就奢华无比,进了大门之后,刘昆仑把所有的灯都打开,宽敞的客厅让冯媛想到了报社最大的会议厅,璀璨的水晶吊灯,厚实的地毯,宽大气派的进口家具,都彰显着豪门生活的奢华,但最震慑人心的还是落地窗外的夜景。

    外面依旧大雨滂沱,雨夜中的霓虹斑驳错乱,冯媛感到自己就像是悲剧小说中的女主角,为了爱情要做出牺牲了。

    刘昆仑示意冯媛到洗手间洗漱一下,这个洗手间足有二十平米,干湿分开,洁具都是顶级进口品牌。

    “你洗洗脸,我去找身份证。”刘昆仑说。

    冯媛走到窗前,看着洁白的浴缸,她曾经幻想过一幅场景,就是自己躺在豪宅窗前的浴缸里,品着香槟,俯瞰城市众生,没想到这个梦想竟然以这种方式实现了一半,待会儿到底怎么办,她想到那个安全套,心乱如麻。

    “身份证找到了,我也打过电话了,酒店还有房间,我帮你预定了。”门外传来刘昆仑的声音,将冯媛从幻梦中惊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