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零三章 惊雷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哦,是吗,这会儿还在下雨吧,打不到车……”冯媛心慌意乱,下意识的排斥去酒店的想法,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

    “凯宾斯基酒店就在对面。”刘昆仑指着斜对面雨雾中霓虹闪烁的大厦道,“我这里有大伞,还有雨衣,待会儿送你过去就行。”

    冯媛有些恼羞成怒,刘昆仑不按套路出牌,让她很难接招,她想留在这里,即便不发生什么也好,但她不能主动要求留下,那样太不矜持,不符合自己的人设,还大伞,还雨衣,合着他连共打一把伞的浪漫都不懂。

    “好,我走,不用你送。”冯媛赌气道。

    刘昆仑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能感觉到冯媛在生气,但搞不懂原因,他暗道你想留下住就直说啊,住酒店不是你的提议么,我照办你怎么还不高兴。

    冯媛已经走到门厅开始换鞋了,刘昆仑拿了两把伞跟过去,两人默默无语,穿鞋下电梯,公寓大堂的值班人员十分钟前目送这两人上楼的,现在又看到他俩下楼,心中不免对这个小青年鄙夷起来:这也太快了吧。

    外面的雨还是很大,好在刘昆仑的伞够大,一人一把也没法并肩了,走到三百米外的凯宾斯基酒店,拿身份证开房,前台很默契的开了一张豪华大床房,刘昆仑拿着房卡上电梯,冯媛这才明白过来,这家伙原来是想在酒店里做啊,也许是怕在家里留下蛛丝马迹被其他女朋友发现,想到这里她嘴角又浮起讥讽的冷笑:呵,男人。

    到了房间门口,刘昆仑刷卡开门,插卡取电,说一句好好休息,就拎着湿淋淋的伞走了。

    就这样走了?冯媛半天没回过味来,心说是不是忘带了什么用品回去拿了吧?过一会儿杀个回马枪,可是等了许久刘昆仑也没再来,她索性去洗了个澡,洗澡的时候手机用毛巾包裹了放在旁边,洗完之后换上酒店的睡衣躺在床上,手机静静的放着,没有任何电话和短信。

    雨沙沙的下,冯媛辗转难眠,她恨林枫居然连一个短信也没有,更恨刘昆仑的反常举动,她自忖身材相貌虽然不是顶尖,但也算不错,对方难道一丁点都没看上自己,既然没看上自己,那为什么要约自己吃饭看电影?

    与此同时,刘昆仑也在床上翻来覆去如同热锅上的煎饼,他想不通冯媛为什么要闹着住酒店,分明已经和自己看过电影了,接下来的事情不是就该顺理成章么。

    城市的另一端,林枫身旁摆着五个空的可乐罐,烟灰缸里堆满烟蒂,还有一个连汤都喝光的泡面碗,他专心致志的玩着游戏,玩到酣畅处,忍不住嚷了一声:“为了部落!”

    冯媛的手机响了,她快速拿起来打开,是刘昆仑发来的:睡了么?

    呵呵,男人,终究还是藏不住尾巴,冯媛故意等了十分钟才回,说已经睡下了,有事明天再说。

    “早上拿房卡去一楼餐厅用早餐,晚安。”这是刘昆仑的下一句。

    冯媛想把手机摔了,她默默告诉自己,手机是自己的,摔了还得买新的,下个月就只能吃土了,遇上这种不解风情的货色只能忍。

    正想定个闹钟睡觉,忽然外面一声惊雷,把冯媛吓得脸都白了,她从小最怕打雷,遇到打雷的夜晚会吓得整夜睡不着,这漫漫长夜可怎么熬过去了,她想了想又给刘昆仑发短信,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两个单身男女隔着三百米的直线距离整夜的聊短信,聊着聊着,外面的雷声也没那么吓人了,冯媛不知不觉睡着了,醒来雨已经停了,外面依旧春光明媚。

    这一夜总算是安全度过了,冯媛自嘲的笑笑,从包里拿出安全套丢进了马桶,就当是献祭给了昨夜的自己。

    她回到报社照常工作,忙了一天之后返回出租屋,半路上还打包了一份干炒牛河带回去给林枫吃。

    回到家里,林枫依然坐在电脑前厮杀在艾泽拉斯大陆,身边都快变成垃圾堆了,他回头看了一眼冯媛,第一句就质问道:“昨晚上在哪儿过的夜?”

    “雨大,打不到车,酒店住的。”冯媛没好气地回答道。

    林枫罕见的起身走过来,一把抓过女朋友的包检查一番,露出憎恨的神情:“你果然跟他睡了。”

    “那个东西是你放进去的,你还好意思说这个?”冯媛怒目而视,林枫的渣男属性越来越暴露无遗,在刘昆仑这种谦谦君子衬托下,林枫就是个人形垃圾。

    “我他妈放一把刀进去,你是不是就把他杀了啊!”林枫一巴掌抽过来,“我替你接这个活儿,是让你接近他,搜集信息上报换钱,不是让你跟他上床的!”

    冯媛委屈的满眼都是眼泪:“我没有!他和你不一样,不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他是君子,是绅士,不会趁人之危!”

    “谁他妈信,世界上有这种送上门的都不要的傻子么!”林枫又是一巴掌。

    打完之后,林枫看也不看躲在角落里哭的冯媛,打开外卖袋把干炒牛河吃了,又出去买了一包烟和两罐可口可乐,回来就见冯媛已经收拾好了行囊准备离开,他顿时慌了,堵住门抽自己的嘴巴子。

    “宝贝对不起,我是太爱你了,我吃醋了,我不该不相信你,我错了,你别走。”

    一番哀求后,冯媛的心又软了,林枫还年轻,经历的事情少,头脑简单,意气用事,但本质是善良的,更重要的是他真的很爱自己,只要有真爱,还有什么不能原谅的呢。

    “这件事到此为止,你不要再提,我也不会再见他,让那份一个月三万的破工作见鬼去吧。”冯媛下了最后通牒。

    “对,让他们统统见鬼去!”林枫大手一挥,两个人抱在一起哭了半天,互相发誓要好好工作,挣钱养家,然后林枫又坐回到电脑前。

    “我打装备也能卖钱的,下个月就能见到收益了,以后我养你。”林枫信誓旦旦道。

    晚上又打雷了,林枫雷打不动的坐在电脑前,冯媛裹紧了被子,泪水流了下来。

    ……

    冯媛是晚报社的新人,什么脏活累活都是她上,今天报社来了一个中年妇女说要爆料,要投诉,原来她十四岁的儿子迷上了网游,整天逃学泡在网吧,学校管不了,派出所也没那么多精力管这种琐事,于是找到报社来求援,领导将这个任务交给了小冯。

    小冯记者带着大姐到处去找儿子,他儿子所在中学附近到处都是网吧,一家家的找过去没有踪影,大姐有些急躁了,喋喋不休的说着网游的害处,说中国的下一辈就毁在网游上,这玩意和鸦片没什么区别,毁人还糟蹋钱。

    冯媛无奈地陪笑着,大姐说的她感同身受,别说十四岁的少年了,就是自己二十四岁的男朋友还不是这样,整天沉醉在游戏世界里,游戏公会里那些并肩作战的队友甚至比自己这个女朋友还亲密。

    又来到一家规模比较大的网吧,据说上了全新的机器和二十寸的液晶大屏幕,是方圆五里之内最好的网吧,带宽网速没的说,两人进了网吧,大姐一双眼睛四处寻索,从一楼找到二楼,终于在一排电脑前找到了自己的儿子。

    少年竟然还穿着校服,绿白相间松松垮垮的运动服证明了他的身份,大姐怒不可遏,脱下一只鞋冲上去猛抽,一边抽一边骂:“我让你逃学!我让你旷课!我让你不回家,我让你骗老师哄家长,看我不打死你!”

    爱之深责之切,大姐出手很重,打的啪啪作响,周围玩游戏的人们却置若罔闻,只是扭头木然的看了一眼就继续盯着屏幕了,最离谱的被打的这位也不回头,不屈不挠的继续作战,冯媛认出他玩的也是魔兽世界,说不定和林枫还是一个区的呢。

    少年在进行一场很重要的战斗,战斗终于结束,被打的鼻青脸肿头发蓬乱的他终于回过头来,大姐顿时愣了,她这才认出倾情狂殴的并不是自家儿子,而是一个年龄相仿,身材相仿的少年,打错人了。

    “不好意思,认错人了。”大姐慌忙将鞋穿上,夺路而走,被打的少年也是个性情中人,竟然也不追究,坐在位子上茫然的眨眨眼,然后继续游戏。

    冯媛哭笑不得,正要离开,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是林枫的背影,他身边还有一个身材较小的女孩,棒球帽下是一头黄发,林枫帮她拎着小号行李箱,行李箱上还贴着Hello  Kitty贴纸。

    三楼是VIP包房,有长沙发可以过夜,家里有网络有电脑,林枫为什么要来网吧,还带着远道而来的陌生女人?冯媛解不开这个疑问,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林枫的号码。

    “你在家么,我有个文件忘带了,你帮我送到报社行么?”冯媛说这话的时候非常冷静。

    “哦,我不在家,我出来有点事,见网友,我们公会的副会长。”林枫站在三楼的楼梯口接电话,还对黄头发女生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是男的女的啊?”冯媛故意问。

    “哈哈,当然是男的,你要不要和他说两句。”

    “不用了,那我自己回去拿,对了,晚上我值班不回来了。”

    “哦,那你小心点晚上别着凉。”林枫的声音透着惊喜,更让冯媛心灰意冷。

    冯媛继续陪大姐寻找儿子,终于在一家小网吧找到了少年,这回大姐确认无疑之后才出手的,依然是打了个半死,之后冯媛采访了少年,问他游戏哪里好玩,少年一脸鄙夷的说当然好玩,你们大人不懂,游戏里什么都有,还能找对象结婚呢。

    “还能挣钱对么?”冯媛问。

    “是啊,练出好的装备来当然能挣钱,几十万一件顶级装备呢。”

    冯媛若有所思,说大姐要不您先回去吧,好好教育别再动手了。

    “那行,谢谢你了冯记者。”大姐拽着儿子的耳朵往家走,隐约听到母子的对话。

    “再玩游戏送你去临沂。”

    “妈妈,我不敢了……”

    冯媛回了一趟家,在门口巧遇房东,房东提醒下一季度的房租该交了。

    “我男朋友不是交过了吗?”冯媛很纳闷,接监视刘昆仑的活儿之后拿了三万元定金,这笔钱是林枫保管的,他说已经付清了房租和水电费,怎么和房东说的不一样。

    女人一旦起了疑心,侦查能力是超乎想象的,冯媛回屋打开了电脑,一遍遍的试密码,终于登录了林枫的QQ,很快就找到了自己想找的东西。

    没错,就是那个黄头发的女人,是林枫所在公会的副会长,也是他游戏里的配偶,网名叫娜可露露,和林枫的聊天内容令人看了脸红心跳。

    那三万块钱,林枫拿来买了游戏里的装备送给了娜可露露。

    这一刻,冯媛觉得心底一声惊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