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零四章 腹黑女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女人一旦变心,瞬间就从傻白甜变成了腹黑女,冯媛镇定的将电脑关上,短短几分钟内就想到了报复林枫的各种办法,她快速分析每一种方法的可行性,从中挑出最快捷简便的来执行。

    报复渣男需要协助,冯媛拿出手机,联系了网瘾少年的母亲:“大姐,我小冯,别打孩子啊,有话好好说,您家在什么地方,我马上过去给孩子做一个心理疏导。”

    大姐对冯媛的印象很好,对记者这个职业更是充满敬畏,她真以为小冯记者是来帮自己管教孩子的,爽快的说了自家地址,半小时后冯媛赶到地方,大姐已经打过一波了,累的气喘吁吁正抽烟。

    冯媛虽然只是一名实习记者,但观察力已经锻炼的不赖了,大姐家装修豪华而恶俗,但是家里一本书都没有,她和颜悦色问道:“大姐,您和大哥是不是做什么大生意的?”

    “生意也不多大,就十几辆货车,我和你大哥跑运输的,起早贪黑的还不是为了这个小畜生。”大姐痛心疾首道。

    “那您和大哥是不是很少回家,从小让孩子的爷爷奶奶照顾他的。”

    “您是不是只要孩子不乖就动手打?”

    “您是不是从来不陪孩子玩,不和他聊天说话?光给买玩具,给零花钱。”

    几句话一出,大姐目瞪口呆,一拍大腿:“是啊,小冯你怎么知道?”

    冯媛说:“孩子需要是仅仅是父母的陪伴,他得不到陪伴,就只能在虚拟的游戏世界里寻找慰藉,这不怪他,也怪不得你们,要怪只能怪这个社会。”

    大姐是个通透的人,听了这话立刻眼泪汪汪,抱住刚才还恨不得活活打死的小畜生嚎啕大哭:“是妈妈对不你起,可你也不能一天到晚的玩游戏啊,中学都不能毕业比以后怎么出来混啊。”

    儿子气哼哼的不说话。

    冯媛说大姐别伤心,把孩子交给我,我来教育教育,保证听话。

    大姐说小明我把你交给小冯姐姐了,她可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大记者,你乖乖听话,妈就不打你。

    冯媛走进小明的卧室,关上门,小明警惕的看着妈妈请来的帮凶。

    “做个交易,你帮我做一件事,我保证你有打游戏的时间。”冯媛说。

    和小朋友的沟通极为顺畅,五分钟后两人就达成协议,冯媛说带小明去做一个社会实践,内容保密,大姐极为放心,说去!这里有五十块钱给你们打车用。

    冯媛带小明来到自己的出租屋,打开电脑,进入魔兽世界游戏登录界面,林枫的所有密码她都知道,试了几次果然进入,然后交给小明处置。

    小明兴奋地眉飞色舞,啪啪啪一顿操作猛如虎,完了哈哈一笑说搞定了。

    冯媛不懂游戏,但她知道这个游戏被林枫视若生命般重要,他的装备,他游戏里的财富,游戏里的朋友,如果失去了比杀了他都难受。

    小明解释了一通,什么装备分解、重置天赋点……冯媛大致听明白了,就是说小明将林枫辛辛苦苦几年熬夜打下来的宝贝全给糟蹋完了,等林枫再度上线的时候会发现自己的ID和新人没啥区别。

    “要不,我把角色也给他删了。”小明说。

    冯媛点点头,小明操作的时候她已经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了,只有可怜巴巴的一个旅行包,想想都心酸。

    这个出租屋就留给林枫和娜可露露吧,冯媛没有半点留恋,义无反顾地离开了这里,她和小明约定,以后帮他补课的时候可以借机玩游戏,但是成绩一定得上去,两人拉钩立誓,小明回家,她却无家可归,偌大一个城市,居然连自己的立锥之地都没有,冯媛站在十字路口,细雨蒙蒙,她茫然四顾,想哭却没了泪水,也许整个春天的雨水都是自己的泪吧。

    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就不需要矜持了,必须主动出击,冯媛拿出手机给刘昆仑发短信:我无家可归了,可以收留我么?

    刘昆仑回了一个字:来。

    于是冯媛又有了新家,她拎着寒酸的行李走进金鹰国际,在电梯里的三分钟脑补了海量的戏码,出电梯的时候已经在想怎么和刘昆仑共度退休生活夕阳红了,在她的预期中,刘昆仑会系着围裙拎着锅铲子来给自己开门,为了迎接自己,这个男人学着做菜,但是厨艺很差,自己忍不住亲自下厨,两人做了一顿烛光晚餐,喝了点红酒,晚上自然而然的发生了点什么,简直浪漫到爆表。

    但是开门的并不是刘昆仑,而是一个陌生女人,二十出头年纪,穿着黑色套裙,冯媛的笑容僵在脸上,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就是小冯吧,快进来。”穿黑色套裙的女子接过冯媛的行李,将她引领到客厅,餐厅是和客厅连在一起的,圆桌上摆着紫铜火锅和琳琅满目的菜肴,一家人围坐桌旁正在吃饭,那个年老的妇女是刘昆仑的母亲,另一个年轻的是苗春韭,还有一个黑胖子不知道是谁。

    “我是刘昆仑的姐姐,我叫刘沂蒙。”套裙女子自我介绍道,“这是我妈,这是春韭,这是李大哥。”

    冯媛很尴尬,她万没想到刘昆仑整了这么个景来欢迎自己,合着就是不想过二人世界呗,但是家庭的温馨又让她觉得刘昆仑是个靠谱的男人,不像林枫那样就知道问家里要钱,换一个角度想,这是刘昆仑把自己接纳到家庭里来了,一个男人愿意带你见他家人,这说明他已经认可你了。

    “阿姨好,大哥大姐好,春韭好,我是冯媛,近江晚报的记者,真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我……”

    话没说完,冯媛就被刘沂蒙推到座位上,手里塞了一双筷子:“别客气,昆仑说过了,先吃饭吧。”

    冯媛没矫情:“好吧,这么多好吃的我都馋了,我先洗个手,对了刘昆仑哪去了?”

    “他有点事,忙去了,男的事业为重。”刘沂蒙说。

    “昆仑哥和金天鹅的陆总约的饭局。”春韭开口了,冯媛顿时警惕起来,这是几个意思?证明她和刘昆仑的亲密程度么。

    晚饭吃的非常和谐,不是一家人,胜似一家人,话语里也没有夹枪带棒,吃完之后三个女孩抢着刷碗,最后春韭胜出,冯媛擦桌子丢垃圾,刘沂蒙去上夜班,母亲一边看电视一边和李明唠嗑,李明很擅长哄老人开心,一口一个阿姨的喊着,其实他比秦素娥小不了几岁。

    李明说:“阿姨想要哪一个当儿媳妇,今年结婚明年就抱孙子。”

    母亲乐得合不拢嘴,说都行,我不挑,只要儿子喜欢就行。

    老人家本来是不愿意搬到金鹰国际来住的,嫌这里太干净,太拘束,小区里也没破烂可捡,是李明劝她搬过来的,说你儿子可是大老板,你再去捡破烂丢的是他的脸面,有捡破烂的老婆婆,儿媳妇都不愿意上门的,考虑到儿子的终身大事,母亲才同意搬家,本来她是中意春韭的,但是又觉得儿子那么优秀,春韭有点配不上,所以不久前认了春韭做干女儿,现在名义上春韭和刘昆仑是兄妹关系。

    冯媛和春韭干完活也来到客厅陪着母亲看电视,李明微笑着踱到一旁去看戏,看这一出微型的宫斗剧,看得出两个女孩都不怎么擅长宫斗,所用的招数幼稚肤浅,真到了皇宫里属于第一天就得死的选手。

    眼瞅着时钟指向了二十二点,冯媛开始着急,她不知道刘昆仑把自己安排在哪张床上睡,如果是和春韭一张床,那明天就得重新租房子了,可是钱包里只剩下五百块钱还得熬一个月才能领工资,哪有闲钱租房子。

    金鹰国际的豪宅虽然大,但卧室并不多,一间主卧一间次卧,另有一间能住人的书房,冯媛正在犯愁,李明接了个电话,说冯记者你跟我来,带她出门,进了对门的房子,这是一套房型完全一样的房子,其中一间卧室是为冯媛准备的,窗边的浴缸静静的等待她的到来。

    “你就住这。”李明带着狡黠的笑容离开了。

    冯媛今晚就住在了这里,她终于使用了浴缸,泡在一堆泡泡里俯瞰着城市,唯一美中不足的并不是没有香槟,而是没有递浴巾的男人,她一直在等着给刘昆仑开门,可是等到天明也没等来。

    刘昆仑次日早上才出现,吃早饭的时候他对冯媛说你可以暂时住一阵子,等找到房子再说。

    冯媛终于明白,人家收留自己不过是出于善良,就跟添双筷子一起吃饭的道理一样,或许刚开始刘昆仑也是存了交往的意向的,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导致他打消了念头。

    手机开始响个不停,是林枫打来的电话,冯媛一次次挂掉,短信提示音又响起来,各种威胁的话接踵而来,要弄死冯媛,要到报社来堵门,言辞粗暴无赖,和记忆中的林枫判若两人。

    冯媛心灰意冷,心底叹了口气,她的感情很失败,事业很艰难,眼前这个男人虽然不错,但并不是自己的真命天子。

    她在心中盘算了一下其他可以借住的房子,报社有个同样新来的女生叫白娜,是近江本地人,可以问问她,继续腆着脸住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

    但是在走之前,冯媛决定告诉刘昆仑一件事。

    “其实有人出钱让我接近你,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目的,但你一定要小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