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被命运反复碾压蹂躏的人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冯媛被辞退的莫名其妙,她的敬业努力在报社同仁眼里是有目共睹的,这样的新秀理应大力培养,怎么能轻易开掉呢,就算有错误,也得给人家改正的机会嘛。

    同事们得知此事,一个个义愤填膺,找到总编要说法,总编两手一摊说我也蒙在鼓里啊,你们应该去问人事科。

    人事科说了,解约是社长亲自下的令,大家就都偃旗息鼓了,新来的社长是个女的,五十多岁还没结婚,性格非常变态,履新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抓纪律作风,尤其是男女关系,在她眼里简直是洪水猛兽,早上冯媛的男朋友在报社门口搞了一个幺蛾子,在领导眼里那就是哗众取宠,就是十恶不赦,报社不能要这种私生活精彩的女孩子。

    没人敢跟这样的领导叫板,只能安慰冯媛接受现实,冯媛谢了大家,收拾了自己的私人物品,一个小小的纸箱子,落寞地离开了报社。

    她并非无家可归,热心同事白娜收留了她,白娜是近江人,家里四套房子,她自己单独住一套,家境殷实,刚工作就开一辆小汽车上班,冯媛想到在县城下岗的父母,羡慕又心酸,晚上两个女生躺在一张床上聊了很多私房话,听了冯媛被男友家暴的故事,白娜吓得说以后不敢找对象了。

    冯媛就这样暂时借住在白娜家,她白天到处递简历找工作,晚上买菜做饭帮白娜写稿子,至少不用担心露宿街头,但是该来的事情还是来了,几天后,两个便衣警察在楼道里把冯媛堵住了。

    “我们是派出所的,你叫冯媛吧,跟我们回去一趟。”警察亮了一下证件,没拿出手铐,冯媛知道林枫的事发了,这事儿可大可小,往大了说是非法拘禁,说小了说就是恶作剧而已,就看警察怎么办了。

    冯媛很配合,跟着警察去了派出所,老老实实承认了自己做的事情。

    “你知道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么?”警察很严肃的说道,“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剥夺他人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你这就是典型的非法拘禁。”

    “要说非法拘禁,网瘾训练营里全都是,不能因为是监护人把孩子送进去的就不算了,再说我只是报复他劈腿,家暴,你们看这个。”冯媛早有准备,从包里拿出一叠照片和验伤报告,她每次挨打之后都会用相机把受伤位置拍下来,严重的还会去医院检查,这都是控诉林枫家暴的证据。

    警察也是通情达理的人,这个案子虽然性质严重,但是造成的伤害微乎其微,林枫被关在训练营不超过一周就重获自由了,倒不是因为他家里人找来的,而是省电视台一个调查组暗访非法网瘾矫正训练班的功劳,林枫出来之后气急败坏,第一时间到派出所报案,说女朋友非法拘禁自己。

    “小姑娘,你找个律师吧,或者回去说点软话,争取和对方和解,我们这边暂时还没立案,你把事情摆平,就没事了。”警察这样说。

    冯媛感动的眼泪哗哗的,这些天来她经历的太多,但是总有一些人一些事支撑着不让她崩溃,比如白娜,比如眼前这位正直的警察。

    她在离开的时候,在派出所墙上看到了警察的照片和姓名,他叫马国庆。

    ……

    冯媛找了律师咨询,律师煞有介事的说这案子非常严重,非法拘禁可不是小事儿,巴拉巴拉一大通,总之是让冯媛先预备几万律师费,和对方打持久战。

    “就没有更加简洁的办法么?”冯媛觉得这事儿没那么严重,否则警察不会放自己回来。

    “只能通过法律手段解决,那个警察不懂法,不然现在就刑拘你了,你就在看守所了过夜了,非法拘禁是公诉案子,就算对方不起诉你都不行。”律师说,“不然这样,晚上一起吃个饭,详谈。”

    “算了,我再想别的办法。”冯媛觉得这个律师不咋样,没心思和他废话,起身便走,走出门去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是林枫打来的。

    “冯媛,你等着,弄不死你我不姓林!”林枫阴毒的声音好像是从地狱里传出来一般。

    “来吧,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弄死我,约个地方见,谁不去谁是王八蛋。”冯媛早等着这一天了。

    “就老地方见,你懂的。”林枫挂了电话。

    冯媛知道林枫想要的是什么,无非是自己屈服,继续做他的女朋友兼保姆兼拳靶子,还要当卧底女间谍为他挣钱,如果等待自己的是这样的人生,那她宁愿死。

    遇到这种事,很多人往往会选择冒险,但是聪明的人不会这样做,冯媛打电话给了白娜,让她提前赶到约会地点,准备好长焦相机,自己豁出去挨一顿暴打把林枫送进监狱,值了。

    所谓老地方是两人从前经常约会的地点,校园外的小树林,昔日甜蜜浪漫的约会地现在成了仇人见面的决战地,林枫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身后跟着四个男的,虽然不是那种刺龙画虎的地痞流氓,都是穿着运动鞋廉价羽绒服的屌丝男,但是对付冯媛足够了。他们的手都背在身后,应该是拿着家伙。

    远处停着一辆绿色的QQ小车,那是白娜的座驾,长焦镜头正对着这边,会记录下林枫故意伤害他人的罪行,有这个证据在手,冯媛就变被动为主动了。

    预期的辱骂和殴打并没出现,林枫见到冯媛的第一眼,居然是扑通跪倒,涕泪横流,说宝贝媛媛我知道错了,我在训练营过了五天才知道你是对的真的好,我改过自新,以后不玩游戏了,好好找个工作养你,这些兄弟们是来给我做见证人的。

    说着,林枫献宝一样从兜里摸出一个红色丝绒小盒子,打开来,里面是一个18K金的指环。

    “亲爱的,嫁给我吧。”林枫真情切切的说道。

    几个屌丝男变戏法一般把藏在身后的手拿了出来,原来拿着的是花束,他们起哄道:“嫁给他,嫁给他。”

    QQ车里的白娜把手机都拿出来准备拨打110了,可是却看到这一幕,不禁匪夷所思,这男人到底折腾啥呢。

    冯媛无动于衷,这一套她见的多了,林枫似乎是个精神分裂患者,身体里藏着两个人,每次家暴完就后悔,就求饶,说实话这个男孩子本性并不坏,只是有些渣而已,算不上大奸大恶,但是凭什么要牺牲自己成全这个渣男呢。

    “林枫,如果你还记着我们以前的感情,就别再纠缠我,好么?”冯媛轻声说,“我们的缘分尽了,以后你好好保重吧。”

    “亲爱的,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林枫依旧苦苦哀求,希望女朋友回心转意。

    “你给我一条生路吧。”冯媛不愿意和他纠缠,转身就走,林枫从地上站起来,把指环收回去,掏出来的是一把刀。

    雪亮的刀光在路灯下闪耀,白娜举起了相机,快门啪啪一阵响。

    但是刀子并没捅过来,因为刺眼的车灯照的林枫睁不开眼睛,引擎声大作,二十几辆造型威猛的摩托车气势汹汹开过来,绕着林枫和他的屌丝朋友们打转,骑手们一个个带着全封闭头盔,发出呜呜怪叫声。

    摩托车队终于停下,刘昆仑从一辆本田R1上下来,单手把林枫从地上提起来:“小子,你叫林枫?”

    林枫点点头。

    “我最恨叫这枫那枫的了,你马上给我滚出近江,不然见一次打一次,打到你亲娘都认不出你!”刘昆仑说完,一脚踹过去,把林枫踢了个狗啃屎。

    林枫不敢爬起来,眼睁睁地看着刘昆仑给冯媛戴上头盔,然后自己的前女友爬上暴力团首脑的摩托车后座,就这么走了。

    冯媛脑子晕乎乎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趴在刘昆仑摩托车后座上了,久违的泪水肆意横流,她知道一切都结束了,一切又都重新开始了,自己不再是一个人孤作战,从此身后有了坚实的依靠。

    摩托车队不知道什么时候散了,刘昆仑的摩托也停在路边一辆奥迪车旁,车窗降下,露出老李哥的面孔。

    “小冯,你以后就跟我们干吧,给刘昆仑当个秘书。”李明说道。

    “干秘书?”不知道为什么,冯媛首先想到的是流传甚广的一句话: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

    “对,文秘,我们公司刚成立需要人手,你不是中文系毕业的么,起草个文件什么的应该没问题。”李明打开车门,“上车吧,对了,你会开车么?”

    冯媛从摩托车上下来,摘下头盔,脑子里回忆着驾校学到的知识:一踩二挂三打四鸣五抬六松,说一声会,可是坐进驾驶室就懵了,首先找不到离合器。

    “这是自动挡的,踩住刹车就行。”李明趁着冯媛熟悉车辆,冲刘昆仑比出一个胜利的手势。

    这些天以来,李明一直在对冯媛进行观察,她巧用妙计把男朋友送进网瘾训练营证明这个人有勇有谋,被警察找上门后没有推脱耍赖,说明敢作敢当,再次被林枫威胁后,没有铤而走险,反而设下圈套等林枫上钩,她和刘昆仑一样,都是被命运反复碾压蹂躏过而不屈服的硬骨头,这样的人可以用。

    至于网瘾训练营到底是怎么被揭露取缔的,李明永远也不会告诉冯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