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小人物有大背景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长廊总共就二百多米长,还不够滑跑距离,尽头是滚滚江水,这要是一头栽水里,明天照片就能上墙了。

“刘昆仑你的命是充话费送的么?”王峰质问道。

“你可以打车回去,我不笑话你。”刘昆仑娴熟地做着起飞前的准备,检查仪表,引擎开车,王峰左右为难,最后还是决定搏一把。

“我舍命陪君子,不过说好了,下回双飞记得带我。”王峰系上了安全带,一副视死如归的嘴脸。

刘昆仑将油门开到最大,但是不松刹车,等到刹车憋得快要冒烟的时候才猛然释放开来,塞斯纳向前疾冲,迎风起飞,但是起飞滑跑距离毕竟太短,从临时跑道冲出去之后向江面栽了下去。

这么快的速度扎进江里连自救都没得机会,一刹那王峰后悔不该逞能,老老实实认怂打车回去多好,还能给刘昆仑这个狗日的收尸。

但飞机迅速被拉了起来,王峰惨白的脸色随着飞行正常而恢复红润。

“人生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刺激了。”王峰感慨道。

回去的路一帆风顺,两点之间直线最近,飞机在空中飞了二十分钟就抵达基地,趁着还没上班,飞机悄悄降落,悄悄滑进机库,依旧锁上门,两人匆匆回去,正好赶上早操。

与此同时,香格里拉酒店房间里,许英睁开双眼,摸一摸身上,一丝不挂,再看宣东慧,同样不着寸缕,她想起昨夜的荒唐,不禁脸红心跳,但是这种感觉却是前所未有的愉悦,回味了一番,许英去冲了个澡,十五分钟搞定,看到宣东慧摆在镜子前的化妆品,忍不住拿出一只YSL来,把嘴唇抹红,搔首弄姿,觉得自己女装扮相也不错。

宣东慧还在熟睡,许英没叫醒她,蹑手蹑脚的穿了衣服,留了一张字条,出门走了。

许英出门一分钟,宣东慧也睁开了眼睛,其实她也早就醒了,只是不好意思面对这个残局,身上黏糊糊的也不知道被喷了些什么玩意,她同样去洗漱一番,回来才看到许英的留言,莞尔一笑,穿上衣服整理一番,下楼吃了早餐,退房走人,路上去药店买了一盒事后药,坐在车里用矿泉水送了下去。

药店门前有一家书报亭,今天的早报挂在外面,宣东慧看见了什么,下车买了一份,娱乐版上赫然一组照片,塞斯纳在江滨上空翱翔。

……

江航院训练基地,理论课老师正在授课,忽然教室门打开,教务处长、班主任、吴教官三个人走了进来,来势汹汹,理论老师很自觉的让出讲台,教务处长上去,将一张报纸甩在讲台上。

“昨天晚上,有人偷了学校的飞机,飞到市区,居然还降落了,居然还飞回来了,要不是报纸上曝光,学校竟然蒙在鼓里!”教务处长大发雷霆,“编号看的清清楚楚,想赖都赖不掉,没有申请航线私自飞行,在市区人口密集地域擅自起降,这有多危险知道么,机毁人亡是轻的,严重的会造成巨大的财产生命损失,简直荒唐,不,这是犯罪,触犯了不止一条法律,我已经报警了,现在希望这个小偷自己站出来,不要让我们调监控。”

学员们面面相觑,眼神中敬佩多过震惊,能把塞斯纳飞的这么溜的只有一个人,就是刘昆仑。

可是首先站起来的却是王峰。

“是我干的。”王峰淡淡道,他一边享受着学员们敬仰的目光,一边恶狠狠地想着老子也得风光一把,不能让你小子把所有风头都出尽。

“你坐下!”吴教官严厉喝道,“你有那个本事么!想出风头也不掂量一下自己有几斤。”

一阵哄笑,王峰悻悻坐下,刘昆仑站了起来:“报告,是我干的,我接受处罚。”

“你出来一下。”吴教官说,将刘昆仑从教室里带到办公室,进行三堂会审,刘昆仑毫无隐瞒,供认不讳,当然对于偷飞机的动机稍微修订了一下,只说自己技痒想开个小灶练夜航而已。

“夜航?课程里有夜航么?那你怎么还降落了呢,你在滨江长廊的屋顶上降落,你这是炫技给谁看呢,飞机是国家财产你不知道么,不要仗着是飞行天才就为所欲为,我看要对你进行严肃处理!”吴教官声色俱厉,但是看起来还是想包庇自己的学生,因为他立刻就问起了技术问题,“降落了可以理解,你是怎么起飞的?”

刘昆仑说:“杜立特的B25在大黄蜂号航母上起飞的时候,滑跑距离只有467英尺,142米,都照样能起飞,我开塞斯纳有二百米再飞不起来干脆一头撞死好了。”

但教务处长就铁面无私多了,他根本不在乎这些,“开除!”他挥舞着胳膊说,“必须开除,移送司法机关,以儆效尤。”

“你先出去。”吴教官将刘昆仑赶出办公室,和处长商量:“这小子确实天才,他能在这么窄这么短的跑道上降落,将来必然是优秀的飞行员。”

处长说:“老吴,不是我不爱才,这小子闯祸闯的太大了,如果没上报纸,咱们内部处理也就行了,这已经上了报纸,公司领导肯定看见了不说,社会上的影响也很恶劣啊,学校不处理他,上面就会处理我们。”

吴教官无语了,处长说得对,人必须对自己闯的祸负责,刘昆仑若不开除,校规就形容虚设了。

开除一个学员的事情不必请示总公司,学院自己就处理了,当然也会事后汇报给上面,刘昆仑的开除通告很快就全公司通报了,江东航空的每一个员工都能在邮件、公告、会议上看到新训学员擅自驾驶飞机被开除的消息。

刘昆仑出了一个大风头,代价是唾手可得的私人飞行驾照拿不到了,只能灰溜溜的从基地滚蛋,交过的学费肯定是不退的,另外还要追究刘昆仑的责任哩。

回去的路上刘昆仑就接到一个陌生号码关切的询问,原来是许英发来的,刘昆仑记下了这个号码,回复说多大事儿啊,谁还稀罕一个不值钱的私照咋地。

他话说的豪情万丈,许英并不赞同,她从机场出来,驾着自己的奔驰大G直奔江航总部。

江东航空全称江东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国有控股航空公司,主运营基地是近江玉檀国际机场,拥有波音737、空客320等一百余架飞机,经营国内国际客货运航线业务,旗下不仅有航司,还有酒店和培训空姐的院校,企业在香港挂牌上市,去年营收近百亿,是江东省的明星企业,江航的员工在相亲市场上的行情很好,这和薪酬水平和颜值档次是直接挂钩的。

许英的车牌是输入江航ETC系统的,大门直接开启,她停好车,从高高的大G上跳下来,顿时就成了江航大厦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航空公司最不缺的就是俊男靓女,空姐空少们一个个身材标准,相貌达标,尤其在总部大厦里连扫地的颜值都在线,但许英的出现还是吸引了所有男女的视线,能达到男女通杀的也只有她了。

许英出名是因为两点,一是她是江航最年轻的机长,还是女机长;二是许英曾经在仁川机场将一个调戏中国空姐的韩国机长来了个过肩摔,简直帅到爆。但令她郁闷的是,同事们更在意的是她的颜值。

许机长被同事们评选为江航第一裤装美人,意思是整个公司几万员工不分性别,只要穿裤子的都不如许英好看,一米二的大长腿配上白衬衫和裁剪的恰到好处质地优良的制服裤子,将她的曲线表达的淋漓尽致,男人看到带着英气的妩媚,女人看到柔美的俊朗,总之许英配上裤装就是大杀器,性感与感性融为一体,男女通杀。

但是今天,裤装第一美人居然没穿她那条笔挺的制服裤,反而穿了一条及膝裙,味道顿时就变了,女人们看得嫉妒,男人们看得眼热。

许英进了电梯,按下行政楼层,这是江航老总们待的地方,出了电梯后所有访客会被前台拦下,通禀后才能进入。

“我找魏中华,魏总。”许英将自己的工牌递过去,前台做了登记,打内线电话给魏总的秘书科,得到回复后说:“魏总在开会,请到2702会议室稍等。”

“谢谢。”许英大踏步的去了,两个前台窃窃私语起来。

“听说她是魏总的那个……就是那个嘛,三儿。”

“不对吧,我听说她和魏总的儿子谈朋友呢……”

许英在会议室等了五分钟,秘书就叫她进去了,魏总的办公室很敞亮,硕大的办公桌后面摆着国旗和党旗,墙上是江航全国事业图,魏总腰杆笔直,西装一丝不苟,爱马仕领带上夹着带江航LOGO的领带夹。

“有事么?”魏中华看着许英,面带微笑,女儿从来没主动来过自己的办公室,这还是头一遭,而且她还穿了裙子,这可是稀罕,要知道许英从小就没当自己是女孩子,从来就没穿过裙子,这是破天荒头一回。

再细看,许英似乎还化妆了,虽然只是淡妆,但老魏眼睛毒,看得出来。

许英开门见山道:“魏中华同志,我要保一个人。”

魏总笑了:“爸爸又不是法官,怎么保人?”

许英说:“你是主管航校的副总,当然要找你,我要保的是刘昆仑,就是那个偷飞机的贼,虽然他做得不对,但他是个好苗子,为了中国的民航事业,为了江航能有一个优秀的机长,我建议您不要开除他,而且应当大力培养。”

魏中华笑了:“爱才之心人皆有之,我看了通报,这小子胆大包天,居然敢偷飞机,还在市区降落,技术是没的说,可是纪律性也很差,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碰巧认识的,他降落的时候,我就在旁边,亲眼目睹这家伙疯狂的行为。”许英耸耸肩,“我觉得挺刺激的,就拉他一起喝酒,晚上还一起睡了。”

魏中华的笑容凝固了,女儿的性取向和普通人不太一样,做父母的是清楚的,他是传统老古板,对于同性恋深恶痛绝,但是摊到自家身上就知道苦恼了,他试过多种方法,包括看医生找心理咨询师介绍帅哥男朋友,统统都不奏效,没想到突然跳出这个叫刘昆仑的小子把女儿给掰直了,这小子有点意思。

但是魏中华毕竟不是普通平头老百姓,他是军人出身的企业高管,对于危险嗅觉灵敏,也许这个小子是个登徒子,或者觊觎自家的权势财富,拿女儿当个跳板用,那样的话问题可就严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