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人生就是永不停歇的战斗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这样吧乖囡,爸爸先了解一下情况,和航校那边沟通一下,然后再做决定,保证让你满意,你看怎么样?”魏中华老狐狸一只,他先稳住女儿,然后再做安排,绝对会处理的妥妥的。

    许英并不是胡搅蛮缠的刁蛮女儿,她这样做也是头一回,既然老爸保证让自己满意,那还有啥说的呢。

    “我回去了,下午还有事儿呢。”许英转头就走,根本不理睬父亲在身后的呼唤:“吃了饭再走吧~”

    所有位高权重的人物手下都有一张关系网,能够动用各种关系解决各种事情,查一个人的底细太简单了,魏中华是江航集团的副总,这本身的资源就很庞大了,他又是空军高级军官转业,战友旧部满天下,在公检法工作的也不少,调刘昆仑的档案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一份刘昆仑的卷宗呈现在魏中华的电脑屏幕上,他越看越心凉,这小子断然不可以做自己的女婿,这简直就是一个吃软饭的穷酸么!

    刘昆仑的户籍落在近江市火车站广场派出所,但他的父母却是北河县的农业户口,学历填的是初中,未服兵役,案底倒有不少,就是个典型的社会小混混而已。

    这种人本该在监狱里蹲着,或者在地下赌场歌舞厅当个打手,怎么就成了飞训班的学员了?他哪儿产生的想法要学驾驶飞机?他又是哪儿搞来的巨额学费?

    姜还是老的辣,魏中华迅速判断刘昆仑是冲着自家女儿来的,或者说更深的目标是自己,社会上的坏人层出不穷,专业忽悠企业家背上赌博巨债的团伙有,专业搞高级仙人跳的也有,引诱大城市中产阶级家庭的女儿图谋财产的也有,这个刘昆仑还不到二十五岁了,没这个心智,他背后一定有黑手。

    但是这件事并没有排在魏中华日程计划表的首位,他交叮嘱秘书搞定,自己还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助理收拾好了行李箱,司机开着保姆车停在楼下,魏总西装革履奔赴机场,他要搭乘最近的航班前往北京。

    江航最近面临人事变动,总经理年龄到了要退休,几个副总都在争取接任,现在正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时候,魏中华本不想争,但是一旦对手上位,他的那些兄弟们日子就不会好过,为了大伙儿他硬着头皮也得上。

    “处处皆战场啊。”前航空兵特级飞行员魏中华看着窗外的景色感慨道,玉檀国际机场是江航的大本营,航站楼、跑道、油库、机库、航空港酒店和各种配套建筑连绵起伏数公里,几万人在这里工作,简直就是一个企业帝国。

    能不能当上这个企业帝国的当家人,就看这一段时间的战斗了。

    ……

    刘昆仑被飞训班开除,十万元学费打了水漂,但李明一点都不生气,这就是他要的效果,循规蹈矩的老实孩子是引不起老头子注意的,李明在阅江楼请老张吃饭,把最近刘昆仑的动向一五一十告诉他。

    “就这样汇报,你自己组织语言。”李明给老张倒了一杯酒。

    “照实说?大老板不会震怒。”老张半信半疑,他和李明私交不错,不想因此坏了对方的前程。

    李明实话实说:“大老板天威难测,最讨厌下面人妄自揣摩上意,弄得不好就拍到马蹄上上,但是比起揣摩上意,更严重的罪行是欺君之罪,我做的这些事情瞒天瞒地也不能瞒着大老板,富贵险中求,咱哥们下辈子能不能逆袭人生,就看九龙夺嫡能不能胜出了。”

    老张说:“明哥,你都这个身价了,还逆袭人生啊?”

    “人生就是不进则退的战斗。”李明举杯和老张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至于冯媛那边,则是另一份迥异的报告,在这份报告里刘昆仑虽然也去学习飞行了,但主要精力是放在房地产业务上,虽然情报有些假,但想必对方并没有更高的预算来核实真假。

    大伙儿忙碌的时候,被开除的学员刘昆仑正在酒店房间里和许英鏖战,许英食髓知味,专门请假来会他,两人战的大汗淋漓,并肩坐在床头抽事后烟。

    “以后不许和宣东慧来往,那是我的妞。”许英说。

    “连你都是我的妞……”刘昆仑话说到一半,感觉到一股杀气,急忙改口,“宣东慧比你差远了……”杀气似乎更浓烈了,再改口,“宣东慧是谁啊。”

    “这还差不多。”许英拿起床头柜上刘昆仑的手机,调出宣东慧的号码,删掉,忽然注意到江诗丹顿手表,拿起来晃晃,戴在自己手腕上。

    “归我了,我的赏给你。”许英笑眯眯道。

    她的是IWC的飞行员表,两块表差价十万块,但刘昆仑眉头都不皱一下,到底不是花自己的钱不心疼,这副挥金如土的态度让许英很满意,“再来~”

    两人如胶似漆的腻了一天,许英该回去上班了,她执飞的是国际货运航线,这一走就是三天。

    “等我回来检查,流量少了要惩罚你。”许英附在刘昆仑耳边叮嘱道,然后干脆利落的转身走了,头也不带回的。

    目送新女友远去,刘昆仑打电话给前台安排打扫房间,然后驾车奔赴机场,去接下班的宣东慧,号码删了没用,他早就记在心中了,两人回到酒店依旧是颠鸾倒凤,春风几度。

    “你最好别招惹许英,她会把你骨头渣子都吃的不剩。”宣东慧幽幽道,“当然你要是喜欢她这个类型的,我愿意退出,成全你们,祝福你们。”

    “说什么傻话呢小傻瓜,我只喜欢你。”刘昆仑厚颜无耻道,完全不去想几个小时前自己还和许英在这里坦诚相见,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只晓得自己盘子里和锅里的菜都不许别人碰,都得自己吃,宣东慧和许英都是极品,与之相比楚桐就是个没滋没味的柴火妞。

    “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宣东慧继续幽怨。

    “我们男人?还有谁?”刘昆仑道。

    “还有谁,当然是你,还有许英。”宣东慧脑海里闪过高中时期的初恋,那个傻蛋当兵去了,想起他就是一阵心酸。

    “你可不能对不起我。”宣东慧眼角红了,“我为了你都和许英决裂了。”

    “我发誓,只爱你一个人。”刘昆仑自己都不相信,到底我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啊!一定是李明带坏的!

    可是李明只会带坏他的作风,不可能教会喝咖啡吃西餐的习惯,不可能教他英文口头禅,更不可能教他娴熟的驾驶飞机。

    又到了抽事后烟的时候,可是烟盒空了,刘昆仑穿上衣服下去买烟,酒店里没有卖烟的,必须走出去三百米的便利店买,刚买完烟出来,只见一个黑影从面前跑过,后面跟着个妇女大喊:“抓小偷!”

    刘昆仑最恨的就是小偷,下意识拔腿追过去,便利店后面是漆黑的巷口,他只顾着追,没留神脚下有一道绳索,高速奔跑下摔了个大马趴,还没爬起来,后腰上就被人抡了一棍,紧跟着四五只脚踩在胳膊腿上,脖子上压了一根甩棍。

    有人拽住他的头发,刺眼的手电光照在脸上。

    “是他么?”

    “没错。”

    刘昆仑以为是张彦斌又回来报仇了,他想反抗,可是精力透支过度,腿肚子都是软的,根本没力气反抗,想到自己又要被人当成一条狗一样杀掉,他竟然没有丝毫恐惧,只是觉得这样死挺丢人的,宣东慧还在床上等着呢。

    “你叫刘昆仑?”

    “草你妈的问你话呢!”

    这口气不像是毒枭的作风,倒像是街头混混寻仇,刘昆仑松了一口气:“是我啊,找我啥事?能松开再说不?”

    “把他叉起来!”

    刘昆仑被人从地上拎了起来,他努力适应着强光刺激后的视觉障碍,对方有五个人,身高都在一米八五以上,魁梧雄壮看得出是专门挑选来对付自己的猛人,他的两条胳膊被人死死抓着,但是至少腿是自由的。

    “兄弟,啥时候结的梁子?”刘昆仑试图盘道,但是对方似乎没兴趣和他废话,拿手电的家伙对着领子说话,那儿应该别着对讲机的耳麦。

    “人控制住了,把车开过来。”

    刘昆仑可不会被人再次弄进车里,他突然发难,两腿腾空而起将正对面的家伙踢出去两米远,顺势挣脱束缚,左冲右突,黑暗中一阵乱斗,肾上腺素急剧分泌,脑子都跟不上出拳的速度,全靠本能反应,缠斗中他突然摸到了一个硬东西,手感很熟悉。

    刘昆仑手中多了一把枪,警用制式六四式手枪,和PPK的手感差不多,被他下了枪的那个人喊道:“别冲动!”其余几个人也都慢慢退后。

    被下枪的汉子撩开衣服,露出挂在脖子上的警官证。

    “刑警支队的詹树森,张湘渝,我都熟,这是怎么回事?”刘昆仑背靠墙质问道。

    “机场分局的,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对方态度依旧很硬气。

    空口无凭,巷口外开来一辆制式警车,看车号序列确实是机场分局的。

    “没问题,我先打个电话。”刘昆仑收了枪,先给宣东慧打个电话说自己有事晚点回来你先睡,又给詹子羽打电话说我被机场分局拘了,你赶紧想办法捞我。

    打完电话,刘昆仑关上保险将枪抛回去,伸出双手:“要上铐子么?”

    对方毫不客气的给他戴上手铐,押进警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