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一十四章 都是哥们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一辆黑色涂装的东风铁甲镇暴警车,面目狰狞,杀气腾腾,近江警方只有反恐大队和机场特警队才有装备,这也是刘昆仑相信对方是真警察的原因,既然不是毒枭寻仇,那就没什么可怕的。

    刘昆仑坐进了警车,两边各做了一个膀大腰圆的特警看押他,前座也上了人,向机场方向驶去。

    “你们该早点亮明身份,我也就配合了,今天得亏我有点肾虚,不然哥几个怕是得进ICU。”刘昆仑看看这老几位的鼻青脸肿,若无其事说道。

    没人搭理他,抓捕并不顺利,大家心里憋着火,就等着回去弄他呢。

    刘昆仑继续自说自话:“上回吧,有四个贩毒的家伙想弄我,我一时疏忽着了他们的道,被抓到金杯车里,他们比你们捆的结实多了,用的是手铐加尼龙绳,还给我蒙的头套,手脚绑在一起脸朝下趴在车厢地板上,我女朋友也被他们抓了,说要当着我的面轮了,然后开到郊外挖个坑把我活埋了,对了,还得让我自己挖,我寻思不能这样死啊,我烂命一条死不足惜,把我女朋友祸害了这算怎么回事,我就瞅了个机会反抗,四个人,四把枪,我杀了两个,打伤一个。”

    “吹牛逼也不兴你这样的吧?”一个特警讥笑道,“说说看,你怎么在蒙着头套戴着手铐绑着绳子的情况下杀了两个带枪的毒贩子,靠吹么。”

    “我仇家不多,但招惹的都是猛人,再上次也是他们找了两个人趁我酒醉想弄我,把我喉咙割开了要不是送医院及时就没法和你们哥几个在这儿唠嗑了。”刘昆仑侃侃而谈,精神十足,“幸亏割的食管气管,没割到血管,杀手还是太嫩,俩都被我正当防卫了。”

    特警说:“让你说怎么杀的毒贩子你怎么又扯远了。”

    刘昆仑说:“别急啊,这不得有个铺垫么,自从这个事儿之后我就留心了,身上总带着家伙,匕首甩棍不用说,脚踝位置还藏着手铐钥匙和单面刀片,他们用的铐子是制式的,和我的钥匙是配套的,尼龙绳是捆人的好玩意,可是碰到刀片也得歇菜,那俩货想让我亲眼看着他们耍流氓,所以掀开我的头套也没留意到我的动作,其中一个家伙是被我用刀片划开了喉咙,血飚了一车,另一个家伙是隔着车门对射打死的……”

    特警们听得入神,他们虽然不是刑警,但也是警察的一种,刘昆仑所描述的细节非常真实,不像是吹牛,这家伙的身手也确实不错,四个特警都按不住他,可能这段故事是真实的。

    “我听过这个案子,刑警支队办的,到现在没抓到人。”坐前排的一个特警插了一句,警车里顿时沉默了。

    “可是我听说那个人也受了重伤,脊柱中了枪,高位截瘫了。”特警回过头来,盯着刘昆仑,“所以不可能是你,这故事你从哪儿听来的?”

    刘昆仑并不介意他们没听说过自己的威名,一来机场特警距离市区远,消息不够灵通,二来警方也刻意隐去自己的真实姓名,就是不想扩大影响。

    “是我,我曾经高位截瘫过,这就不得不提到另一个故事了,我爸在老家被隔壁的恶霸打死,我一个人过去讨说法,他们爷们五个人,拿着猎枪弓弩铁棍斧头对付我,全被我正当防卫了,这案子你们总听过吧?”

    这件事曾经闹到满城风雨,虽然现在已经没人提及,但警察们都记得这一桩社会新闻。

    “不可能吧,咋什么事都让你摊上了?你要是真这么牛逼,能让我们抓到?”特警们还是不大相信。

    “搜搜他。”一个特警想起来什么,从刘昆仑脚踝处果然摸出一枚飞鹰刀片,但是手铐钥匙不见了。

    刘昆仑双手从背后伸了出来,手铐已经打开。

    “我真想动手,你们没啥机会,不信再试试。”

    特警们有些尴尬,再次给他戴上手铐,这次是铐在前面。

    “开!”刘昆仑大喝一声,硬生生将手铐绷断,这是货真价实的当众表演不带一丝掺假。

    “自从那次之后,我就发誓再不让人捆住。”刘昆仑笑道,“当然警察例外,还有手铐么,我再表演一回。”

    特警们不再浪费手铐了,他们本来和刘昆仑也没仇没怨,只是帮人办事而已,见他实在是个英雄,也都起了相惜之意。

    “那个人是叫刘昆仑,我刚发信息问了干刑警的哥们。”前座的特警亮出手机给大家看。

    “那你是怎么和毒枭结的仇?”又有人刨根问底。

    一支烟递过来,两个打火机伸到面前帮他点燃,刘昆仑抽了一口继续说道:“那年,我跟一个大哥干特情,我俩破获了一个毒品制造工厂,因为时间点比较特殊,是大年夜,叫不到支援,只能硬上,我俩只有一支手枪,看工厂的毒贩子有两支自动步枪,一支手枪,还有火箭筒和*,可是咱不能怂啊,必须上,硬上,最后把毒贩子干死了,可是大哥因为把防弹衣让给我穿,牺牲了……”

    说到这里,刘昆仑哽咽了,这可不是装出来的伤心,而是一条铁骨铮铮的硬汉的真情表露,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每当想起康哥,刘昆仑都会控制不住情绪。

    车内一片寂静,前座特警说:“我知道这个案子,特警大队和武警反恐都出动了,动静非常大,原来这才是起因啊。”

    这几个故事串在一起,刘昆仑的话可信度就高多了,但大家最为不解的还是他的高位截瘫是怎么痊愈的,于是刘昆仑又云山雾罩的吹了一番,什么雪域高原神秘的喇嘛,几十年前传说中的神医,特警们听的感慨万千,咋舌不已。

    “那啥,可能有点小误会,咱们坐下来细聊。”前座特警示意司机转换方向,去了一处夜间营业的大排档,刘昆仑瞬间从阶下囚变成了座上客。

    酒过三巡,都是朋友,刘昆仑本来就在近江警界认识很多朋友,这次不打不相识,又结识了机场特警队的一帮好汉,既然坐在一起喝酒了,那也没啥话不能说的,刘昆仑这才知道是招惹了江航的高层,也就是许英的爸爸。

    过了一会儿,詹子羽到了,他是交游广阔的警界第一公子,和机场分局很多人相熟,酒桌上提起谁谁那都是自己哥们,詹子羽又把刘昆仑的传奇故事以第三视角重新演绎一番,大家听的热血澎湃,恨不得当场来个八拜之交。

    一场危机变成了喜剧,刘昆仑喝完酒回酒店继续睡空姐,好汉们带着一肚子酒和故事回去各自歇着,至于对上面的交代自有办法。

    ……

    魏中华这一趟北京之行可以说无功而返,想烧香都找不着庙门,江航的股权构成非常复杂,有江东省国资委,有券商,有其他央企,也有香港的投资公司和一些私人股东,所有重大人事变动只能是多方博弈的结果,魏中华是军转干部,背后没人,他必须寻求一个坚实的后盾。

    当然这一趟也不算完全白跑,有高人给他出了个主意,如果能获得王化云的支持,至少能够在将来的变动中保住现有的位置。北京向来不缺这种政治掮客,但王化云本人很难见到,需要提前很久预约,见一次也没什么用,就算你纳头便拜人家也未必接纳,这就需要迂回的智慧了。

    高人建议魏中华从王化云身旁的人入手,王老板有个高级管家叫李明,十年如一日忠心耿耿鞍前马后,是类似于领导的秘书司机之类的人物,地位不高,身份重要。

    魏中华回到办公室,助理前来报告关于刘昆仑的处理事宜,说已经办妥了,请机场分局的警察教训了他一顿,以后不会再骚扰许英了。

    “做得好,注意分寸,别把事情搞大了。”魏中华只点评了一句就转入其他话题,他让秘书联系李明,先建立关系再说。

    助理走后,魏中华又开始忙乎为女儿介绍对象,既然已经被掰直了那就好办了,不管是民航的优秀机长还是空军飞行员资源都是要多少有多少,其他行业的青年才俊也没问题。

    很快他桌上就摆了一叠履历表,其中之一很有可能成为自家的女婿,魏总一张张审视着,嘴角浮起笑意,现在的优秀年轻人真是层出不穷。

    一个灵感突然冒出来,依女儿的个性肯定排斥相亲,一个个的见面是没戏了,那么就把这些人集中起来搞一个大聚会,让女儿也参加,这个活动一定是大型的,公司组织的,任务性质的,事先给那些男孩子打个招呼,让他们各显神通,不愁女儿找不到合适的。

    想到这些,魏中华的心情又好起来,他想起曾经答应过女儿不为难刘昆仑,于是给航校方面打了个电话,委婉的表示给与违纪的学员处分就行了,开除就免了,既然人家交了钱总得拿到证吧,要不然咱们以后的业务怎么开展。

    飞训基地正有此意,立刻撤销了刘昆仑的开除决定,允许他继续回来上课以及参加考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