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一十五章 医生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刘昆仑正在家中苦读,他自幼没有户口不能正常读书,识字算数全靠自学,至今连初中文化水平都达不到,但这并不能说明他的智商比别人低下,实际上刘昆仑的学习能力和记忆力远超常人,他是个被耽误的聪明孩子。

    这一点葛老深有体会,葛老是近江一中的特级教师,教了一辈子书就没见过这么优秀的学生,过目不忘,举一反三,尤其对古文诗词的理解力令人叹为观止,这孩子居然能做出质量还过得去的七言绝句来。

    “古人七步成诗,此子相去不远了。”葛老抽着烟对李明说,“我退休之后还能教到这样的学生,此生大慰啊。”

    “还是葛老教的好。”李明恭维道,要知道葛老的价钱可不低,一堂课一千元还请不来,多少家长疯了一样想请他,李明是动用了省教育厅的关系才成功的。

    “如果多一些这样的学生,咱们国家就有希望了。”葛老感慨道。

    这一堂课结束,刘昆仑和李明一起送葛老下电梯,挥手告别之后对李明说:“下节课不要让这个老头子来了。”

    “祖宗,你知道请他费了我多少周折么?”李明道,“难道葛老教的不好?他可是对你赞不绝口。”

    “教的是不错,可是不够赏心悦目,下回请女教师,年轻的,好看的。”刘昆仑说。

    “你是上课呢还是泡妞呢?”李明怒不可遏,虽然生气还是照办了,让冯媛去联系年轻的漂亮的师范刚毕业的女教师。

    “刘昆仑变了。”冯媛说,她由衷的体会到现在的刘昆仑和自己第一次采访时见到的刘昆仑简直判若两人,但是平心而论,谁都会更喜欢现在这个活力四射,自信开朗的刘昆仑。

    本来冯媛还有些小希望自荐枕席,现在是彻底打消了念头,刘昆仑就像是一只鲲鹏,直上九万里,追也追不上,自己好歹也是211大学毕业,英语过了六级的,但是都没资格去教授刘昆仑的英文。

    英文老师是一个外语学院的轻熟女,据说教学水平一般化,但是社交能力比较强,刘昆仑跟她学了几节课之后,英文没太大进步,对于各种名牌奢侈品化妆品倒是懂了不少。

    在课余时间,刘昆仑会阅读邵教授推荐的十五本书,有些书很晦涩,需要翻来覆去的参悟,但刘昆仑一目十行,十五本书提前看完,他再次前往江大请教邵文渊。

    邵文渊接待了自己的编外弟子,问他十五本书看完了么,刘昆仑说看完了。

    “看懂了么?”

    “您提问吧。”

    邵文渊就随便问了几个问题,刘昆仑不但对答如流,还把相关章节段落背诵出来。

    “你这记忆力真是非同一般。”邵文渊大惊,带刘昆仑来到内室,打开柜子找了一通,说道:“人老了记性就差,兴许是放在家里了,你且在这里等上一等,我回家去找。”不待刘昆仑答复就匆匆走了。

    刘昆仑无所事事,走到窗前欣赏那盆君子兰,发现和上次那盆有所不同,他站在窗口欣赏片刻景色,觉得困意袭来,坐在躺椅上睡了。

    又是一场春秋大梦,如同很多梦境一样,当醒来的那一刻,梦中完整的世界如同肥皂泡般迅速消失无踪,即便努力去追忆也不剩半点。

    邵教授回来了,手中拿着一本书,包着牛皮纸书皮的册子,翻开来是近乎黑色的马粪纸,纸张极其劣质,上面手工写满了诗句。

    “全是你父亲和我靠记忆背出来的全唐诗。”邵文渊感慨万千,“当年在青海农场,我俩空闲时就做这个事情,号称全唐诗其实也未必全,还有一册全宋词放在他那儿了,也不知道丢了没有。”

    刘昆仑很是震动,没想到王化云还有这样的一面,也没想到邵文渊和王化云的友情如此深厚,那么为何共患难的老友现在却老死不相往来呢。

    “人在绝境中就得考这些古人留下的精神财富支撑着才能熬下去。”邵文渊把册子递给刘昆仑让他欣赏,这明显是两个人的笔迹,一个刚硬一个隽秀,不知道王化云是哪一个。

    “你父亲就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他能倒背毛选,这也是他比我少挨整的原因。”邵文渊回忆当年,沉痛多于怀念,“那段历史,永远不要再重演,中华民族经不起再一次的折腾了。”

    刘昆仑实在忍不住:“邵老,那后来你们是怎么决裂的?”

    邵文渊笑笑说:“人不风流枉少年,但是到了中年甚至暮年,再风流就是罪孽了。”

    刘昆仑不便多问,请邵文渊再给自己写了一张书单后告辞。

    等他走后,邵文渊回到内室,不经意间发现窗口的君子兰竟然枯死了,他大为不解,上次那盆也是如此,莫名其妙就枯死了,找来生物系的专家给君子兰验尸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可是养了十年以上的君子兰,邵教授心疼的无以复加。

    ……

    刘昆仑面临两场考试,一个是他的私人飞行驾照考试,一个是今年的高考,参加高考并不是为了上大学,而是对这段时间学习的一次检验。

    考试对于刘沂蒙来说就司空见惯了,她自从和弟弟一起进城后就没停止过学习,听康哥说自学考试是门槛最低但含金量还可以,于是她便利用业余时间学自考,这几年逢考必过,已经拿下了自考大专文凭,正在攻读护理学专升本。

    自考办大门口有一家自考书店,原本全市学自考的人都在这儿买书,后来自考办所在的大楼拆迁,自考书店就并入另一家书店,原先狭窄逼仄的小门面成为大书店中的一个区域。

    刘沂蒙最喜欢的业余活动就是逛书店,如果说这是一片知识的海洋,她就是一条欢畅的小鱼,可是谁又能知道知识的海洋里也会有鲨鱼呢。

    书店里人不多,所以刘沂蒙很确信有一个人在盯着自己,她浑身不自在,抬头狠狠瞪过去,那个人转身走了,刘沂蒙松了口气,继续看书,她走到一排言情小说书架前,拿出一本书,书架露出一道缝隙,对面是一双眼睛,又是那个人!阴魂不散的缠着自己。

    刘沂蒙很害怕,匆匆离开书店,出门上了公交车才松了一口气,可是眼角余光发现那个人竟然也上了公交车,他竟然跟踪自己!

    公交车的下一站就是医大附院,刘沂蒙下车躲进医院,母亲在这里住了很久的院,她熟悉地理环境,想在这里甩掉跟踪者,她走几步就一回头,迎面撞进一个人怀里,把那人手里的一堆药撞翻了。

    “对不起对不起。”刘沂蒙低头帮着捡东西,看到一双白皙细长的手,目光向上抬,是听诊器和白大褂里面整洁的白衬衫和领带,竟然是肿瘤科的杨医生,母亲的主治医师。

    “这么着急,有什么事么?”杨医生手里的药盒子上印着外文,刘沂蒙认识,那是印度生产的治疗白血病的特效药。

    “我被人跟踪。”刘沂蒙回头看,可是跟踪者却不见了踪迹。

    “没人啊。”杨医生也看了半天,但他相信刘沂蒙的话,说你害怕的话我送你回家。

    刘沂蒙答应了,跟着杨正强去停车场,他的车是一辆银色的捷豹,细长的雪茄形状彰显英式范儿,杨医生是个有品位的人。

    “你家住哪儿?”杨正强系着安全带问道。

    “金鹰国际。”刘沂蒙有些紧张,她除了家人外,很少和男人距离这么近。

    杨正强眉头一挑:“金鹰国际,那上面可是精装修复式豪华公寓,我记得你们留的联系地址不是铁路二十七宿舍么?搬家了?这个跨度挺大啊。”

    “是啊,我弟弟他做点小生意……改善一下,对了,我妈住院的时候多谢您了。”

    “应该的,对了,你是在什么地方上班,怎么总穿这一身衣服。”杨正强驾着捷豹驶出停车场,向医院大门开去,他的车里有一股好闻的味道,大概是男士古龙水。

    “我在金城酒店客房部。”刘沂蒙一双眼睛留意着大门口,医大附院最近在整修,另一个门关闭了,进出医院只有这一个通道,果不其然,那个盯梢者守在大门口,他穿一件廉价的红色T恤衫,头发乱蓬蓬的,很好辨认。

    “他还在。”刘沂蒙指了指外面。

    杨医生看了一眼,二话没说立刻一脚刹车,拉起手刹,嘱咐刘沂蒙别动,自己下车直奔那个红T恤而去,走到跟前猛然一个漂亮的擒拿动作将其放倒,招呼门岗保安将此人制服,很快医院保卫科将此人带走,刘沂蒙也跟着去了派出所做笔录。

    但是在大街上跟踪美女并不犯法,派出所也不能处理,只能口头批评教育,这个男的自称一周前就注意到刘沂蒙了,一见钟情不可自拔,跟踪她也没别的企图,就是想要个联系方式。

    “你这叫骚扰懂么,你再敢这么干,我见一次打一次!”杨医生恶狠狠威胁道,也不顾旁边就站着警察。

    这件事最终还是不了了之,刘沂蒙也不愿意深究,跟着杨正强出来,说真不好意思耽误你时间了。

    “没事,我下班了,而且,我也住金鹰国际,咱们是邻居。”杨医生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