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一十六章 近江航展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金鹰国际是近江豪宅的典范之作,坐落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位置,二百七十米的高度一览众山小,它是一座建筑群,包括高档购物中心、五星级酒店、5A写字楼和高档住宅于一身,又有游泳池网球场健身会所等配套设施,价格昂贵,号称江东的汤臣一品。

    住在金鹰国际的都不是一般人,这儿的业主大多是单身年轻的企业高管、成家立业的富人反而不会选择这里,他们会住在略远一些的锦官城或者云山别墅、紫竹林别墅这种相对更闲适幽静的位置,杨医生就非常符合典型的金鹰业主身份,学历高、收入高、品位高,再加单身,毕竟没有女人能抗拒在金鹰国际楼上床边浴缸里洗澡的诱惑。

    杨正强驱车来到金鹰国际住宅塔楼大门前,这儿是酒店式管理,有堪比五星级酒店的大堂,不论刮风下雨都有彬彬有礼的门童帮你开车门、打伞,如果你买了东西,他们还会帮你用行李车推到电梯里。

    “杨先生好,刘小姐好。”门童拉开车门,很亲切的招呼道,物业工作人员要能熟练喊出每一个业主的正确称呼,这是基本功,门童看到二十八楼的刘小姐坐在十七楼的杨先生车里,不禁露出会心的微笑。

    刘沂蒙说声再见径直上楼,她的脸有些红,因为从没和一个男人如此近距离接触过,不可否认杨医生是一个好人,但他和刘沂蒙的世界格格不入,女孩的心永远属于那个狂放不羁中透着温柔的男子,可惜那个人已经永远躺在公墓的某处了。

    杨正强下了地库,停好车,拿出后备箱中的保温盒,上楼,先看一会儿原版英文医学杂志,差不多了自己动手做饭,他的厨房非常整洁,干净的会让任何一个女人嫉妒,这是因为他很少做中式饭菜,最多煎个牛排而已,今天做的就是来自日本的和牛,这份牛肉是通过可靠的途径购买而来,牛肉本身漂亮的就像是艺术品,杨医生用拿手术刀的手娴熟的掌控着平底锅,牛排三成熟就好,再倒一杯香槟酒,自斟自饮,品味寂寞。

    饭后,杨医生例行健身,去楼下会所游泳、打拳击、撸铁,冲个澡回来,上来打开电脑处理邮件,处理QQ留言,在QQ上他的名字不叫杨正强,而是另一个更加符合他气质的名字“萧邦。”

    深夜,萧邦换上一件黑色甩帽衫,背着登山包出去了。

    ……

    魏中华第三次打回助理的计划书了,搞个活动而已,弄得那么繁琐复杂,还不好实施,他只能暂时搁置此事,先去会见李明。

    会见约在阅江楼,聪明人之间的对话是含蓄而微妙的,凡事不需要说的太直白,先从边缘话题聊起,聊的开心了自然也就深入了。

    魏中华提到自己想办一个活动来增加在公司内的存在感,但是苦于没有好的方案,李明灵机一动说:“我听你的意思,那不如搞一个航展了。”

    “航展?好办法,可是……”魏中华一点就透,他是分管航空的副总,搞航展他有优势,但是江航是一家民航企业,哪有弄一堆客机搞航展的,通常意义上的航展是军用飞机的大展销,来自全球的客户参与,那场面可不是一家航司能搞得起的。

    李明说:“没事儿,又没让你找波音747来展,借几架湾流庞巴迪之类的公务机,再弄几个螺旋桨小飞机,找一群漂亮空姐穿的清凉点,飞机场旁边搞BBQ,牛排羊排大腰子走起,冰镇啤酒成箱上,把你们航司掌握的VIP客户都请来热闹热闹,对了,光有飞机不过瘾,又不是每个人都会开飞机,再联系近江的4S店们,什么劳斯莱斯宾利迈巴赫,越高档越好,还有摩托车也少不了。你要是能请来几个现役的空军飞行员骑着摩托驮着妞儿搞壮志凌云那就更完美了。”

    魏中华听得目瞪口呆,回头吩咐助理:“快快快,记下来。”

    李明点燃雪茄,接着说道:“咱们这个展,到现在已经不是航展那么简单了,应该叫多方位高端生活展,面对的都是高端人士,不限于江东本地,到时候全国的富豪都会光临,做成品牌了,每年都搞。”

    魏中华到底是军转干部,在部队工作多年养成的习惯是服从命令听指挥,让他自己发散思维很困难,不会举一反三,他现在想到的是成本问题,这个方案报到董事会去,会不会被驳回。

    李明多精明的人,一眼就看到魏中华内心深处,他说:“魏总不用担心费用问题,这个航展咱们不需要自己掏钱,咱们还得从里面捞钱哩。”

    “此话怎讲?”

    “现在这些企业家有了钱都干什么?当然是显摆,用物质财富来彰显自己的雄厚实力,买豪车已经落伍了,拍一串8的车牌更加土鳖,这种形势下私人飞机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即便是最便宜的塞斯纳也要比宾利车来的牛逼,富豪要买车,飞机制造商要卖飞机,咱们可以牵线搭桥,富豪要雇佣飞行员和空姐,咱们自己有培训学校,富豪想学驾照,咱们可以教,你说这不是挣钱的买卖么?”

    魏中华道:“道理是这样,可是我担心公司的VIP客户不会很热情的参与。”

    李明说:“那就让他们热情高涨起来,弄一堆野模、外围花枝招展的伺候着,再定一个门槛,资产少于多少的还不让他来呢,这就需要一个吸引效应,明星我来请,京城四少我也能喊来几个,这帮人一架,航展的逼格就高起来了,那些小富豪为了显示自己不落人后,还不得巴巴的来求一张入场券,到时候魏总你可要把好关啊。”

    两人哈哈大笑,这个方案和魏中华的初衷比起来可谓大相径庭,但是他很满意,并且提议把这个活儿外包给李明。

    “成!这活儿我们接了。”李明举起酒杯,“有您的授权就行拉大旗作虎皮嘛,哈哈哈。”

    一饮而尽后,李明故作感慨道:“我年龄大了,不热衷这些玩意了,但是架不住年轻人喜欢啊,我是想替少主做一些成绩出来。”

    魏中华怀疑自己的耳朵,什么叫少主,这是武侠小说里的称谓吧。

    “我在近江,就是要辅佐少主。”李明神秘兮兮道,“少主嘛,就是大老板的儿子之一,大老板身体非常健康,但是毕竟是八十多岁的人了,你懂的……”

    “我懂我懂。”魏中华做恍然大悟状,他喜欢看历史小说,尤其二月河的,对于九龙夺嫡这种戏码再熟悉不过了,没想到豪门家依然延续着千年传统,继承者们各显神通,只为登上家族的大位。

    “那怎么这位少主现在哪儿呢?”魏中华问道,同时各种可能性在心头闪过,王化云的王氏财团在香港的控股公司购买了证券市场上江东航空15%的流通股,有相当大的话语权,这棵大树可是凉快的很。

    “在考试。”李明说,“他参加了今年的高考。”

    魏中华肃然起敬:“英雄出少年啊。”

    ……

    刘昆仑以应届高中生的身份参加了今年的高考,每一场考试他都是第一个交卷,这几个月来他学了别人六年的课程,就算考得不好也是虽败犹荣,何况考上大学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不凭别的,就凭他的体育特长足以上近江体育学院,在特招考试中,刘昆仑把体院的散打教师当场打休克了。

    最后一场考完,刘昆仑又是第一个出考场,别人是父母等在大门口,他是助理等在外面,今天正好下雨,冯媛撑着一把伞站在那儿,恰巧有个女记者穿着雨衣拿着话筒,身后跟着摄像机一溜烟跑过来,话筒伸到了刘昆仑面前:“这位同学你好,请问你是刚考完么?感觉今年的题目难不难?”

    “我第一次高考,不知道去年的难不难。”刘昆仑答道,有点不能套路出牌。

    “我注意到你第一个交卷,平时都是这样么?”

    “写完了不就得交么?不会的永远不会,会的自然会。”

    “好吧,这是你姐姐么,你的爸爸妈妈怎么没来考场?”

    “不,这是我的助理。”

    “好吧,考完你准备怎么度过这个暑假?”

    “考完还得接着考。”

    “考什么?”

    “考驾照。”

    “哦,你在学车。”

    “不,我学开飞机。”

    记者终于被打败,无言以对,眼睁睁看着刘昆仑离去,不过这个素材倒是挺有噱头的。

    刘昆仑和经过层层选拔的学员们一起飞赴广州参加飞行考试,结果不言而喻,他和王峰都拿到了私人飞行驾照,可以驾驶塞斯纳这种小飞机,再往上就是商用飞机驾照和航线运输驾照,他的同学们即将奔赴美国,进行喷气式飞机的驾驶学习,这群人中的极少数最终会成为真正的机长。

    到了高考出成绩的时候,李明运作的近江航展也有了眉目,门户网站和奢侈品杂志上开始吹风宣传,对于李明来说,有一个好消息也有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京城四公子之一明确表示要来参加航展,坏消息是这位公子正是刘昆仑的竞争对手王海聪。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