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一十七章 绝代双骄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王海聪是王化云公开承认的唯一儿子,年龄只比刘昆仑略长,从小锦衣玉食,接受的最顶级的教育,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将会接受王氏财团,而这个意外,就是刘昆仑。

    虽然是对立阵营,但大家良性竞争,彼此还是自家人,听说王海聪要来,李明亲自前去接机,他带着冯媛开着奥迪A8来到玉檀机场,在出站口等着,对方没说具体航班,只说抵达时间,但是北京来的班机准点到达,直到旅客出完寥寥无几,也没看到王海聪和他的团队的影子。

    海聪少爷出门阵仗很大,助理保镖医生教练一大堆,不可能凭空消失,李明给他本人的竞争对手,同样是首席管家级别的晁晓川打电话。

    “老晁,你们人呢?”

    “老李,我们已经在路上了。”

    “不会吧,我一直在出站口等着,没瞧见你们啊。”

    “哦,忘了告诉你,我们从从公务机楼那边出来了,呵呵,市内见吧。”

    电话挂了,李明差点骂娘,人比人气死人,晁晓川跟着王海聪就能飞来飞去都坐私人飞机,自己这辆奥迪A8还是自掏腰包买的,这口气他咽不下。

    咽不下也得咽,海聪少爷下榻在金鹰国际隔壁的凯宾斯基酒店,李明赶回去,叫上刘昆仑一起前去拜访,聪少的排场果然够大,包了整整一个楼层,但是他本人并不在房间,而是在楼下游泳健身。

    李明带着刘昆仑赶到游泳池,在门口被保镖拦下,有钱人的保镖并不是一年四季黑西装打扮,而是随客户的喜好而着装,王海聪的保镖是黑色T恤加狼棕色战术裤打扮,黑超墨镜棒球帽,装备对讲机强光手电等,看起来威武气派,带着一股国际雇佣兵的横劲儿。

    “不认识我啊,我是你们明叔。”李明说。

    保镖纹丝不动。

    李明无可奈何,他已经不是首席管家,再说这些保镖似乎也不是办公厅雇佣的人员,而是王海聪自己雇的人,自己的面子不好使。

    刘昆仑有些不悦,但没有表现出来,既然参与这场游戏就要遵守游戏规则,如果说这是一场夺嫡之战的话,那王海聪就是名正言顺的正牌嫡子,自己连庶子的身份都不算,只是一个私生子罢了,换句话说,自己是没资本和王海聪较劲的。

    “哟,这不是我明哥么。”晁晓川从门内走了出来,和李明热情拥抱,还用东欧礼节贴了贴面,搞得像莫逆之交他乡重逢一般。

    “快进来,海聪在里面游泳呢。”晁晓川没和刘昆仑打招呼,两名保镖让开路,李明和刘昆仑走了进去,游泳池场馆空荡荡的,也是被包场了,王海聪带着泳帽和泳镜在池子里快速游动,用的是标准的自由泳姿势,矫健流畅。

    “聪少堪称浪里白条啊。”晁晓川赞道,“明哥,你说是不是?”

    “那必须的啊,聪少是没参加奥运会,不然咱们国家游泳金牌又得多几块。”李明也拍了一记马屁。

    刘昆仑也会游泳,而且他几乎每天都去淮江里博浪,那些冬泳队的大爷们都认识他了,这种风平浪静的游泳池只适合温室的花朵,年轻人争强好胜的心上来,他三下五除二扒掉衣服,直接跃入池中。

    “你衣服都没换呢!”李明喊了一嗓子,随即发现自己多虑了,刘昆仑为了方便,里面穿的就是游泳裤,不会因为游动而出糗,他游的是蝶泳,大开大合,浪花飞溅,如同一条小型*艇向前猛冲。

    王海聪注意到有人加入,立刻兴奋起来,两人在池中并驾齐驱,游到尽头就折返回来,比得不但是速度,还有耐力。

    “昆少野路子出身,差点意思。”李明瞟了一眼晁晓川,故意自谦道。

    “他能和聪少相提并论么?”晁晓川依旧保持着笑容,但是话却诛心了。

    “都是大老板的骨肉。”李明淡淡道。

    “那也有远近亲疏。”对于刘昆仑的身份,晁晓川再嚣张也没法否认,因为这哥俩站在一起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些许的差距是存在的,但是如果穿同样的衣服梳同样的发型,不熟悉的人几乎看不出区别。

    王海聪和刘昆仑较上劲了,两人都不肯先上岸,就这样不停的游,李明默默计算了一下,按照游泳池的长度来算他们游了接近一万米,也就是十公里了,再不停下怕是要出事儿了,他和晁晓川对视一眼,都上前劝说自家少主休息。

    这一场比试算是没分出胜负,王海聪非常开心,披着浴袍在游泳池岸边坐下,大家喝着饮料聊天,他开门见山道:“明叔,昆仑,你们要搞的这个航展我很感兴趣,这样吧,我帮你们搞大,咱们兄弟合作一把,怎么样?”

    刘昆仑不知道王海聪葫芦里什么药,狐疑地看看李明,李明暗道不好,这是想截胡啊,他正想怎么推辞,王海聪又说话了:“你们的创意是挺好的,但是还可以再大胆一些,比如请江东省政府做指导单位,请近江市政府做主办单位,再请来几个国际上知名的特技飞行队进行表演,找大厂商赞助,我已经联系好了,Breitling愿意独家赞助,湾流愿意大力支持,对了,刘德华金城武我可以保证他们到场,汤姆克鲁斯要看档期了……”

    “动静太大了吧。”李明陪着笑脸说,心里却在骂娘,以自己的能力完全可以把这事儿办的挺漂亮,王海聪加入之后,这个蛋糕确实越做越大,但是自己的功劳可就被抹杀了,事到如今人家非要一起玩也没法撵,只能捏着鼻子忍着。

    “就这么定了,明叔。”王海聪一锤定音,看看刘昆仑,笑道:“昆仑,我到你地头上了,你得尽一下地主之谊啊。”

    “阅江楼安排好了。”李明说,“昆仑特地给你预备了一瓶罗曼尼康帝。”

    刘昆仑心说我什么时候预备红酒了,我只知道1982年的拉菲,连罗曼尼康帝是什么都不清楚,但是看看李明的笑脸就知道,他用心良苦。

    王海聪却说:“饭店有什么吃头,我就想尝尝本地美食,昆仑,你平时吃什么就带我吃什么,别听明叔的。”

    “好吧,我请你吃米线。”刘昆仑说。

    按照刘昆仑的预想,王海聪出个门怕是得半小时准备时间,助理保镖们备车,规划路线,动静小不了,没想到王海聪随便套了件T恤和沙滩裤,蹬上一双沙滩鞋就走。

    原来助理们都是随时待命的,下了楼就看到酒店门前停着一辆奔驰保姆车,后面跟着一辆低调的普拉多,车里坐着四个戴黑超墨镜的保镖。

    “那地方在菜市场里,这么大车开不进去。”刘昆仑说。

    “好吧,咱们轻车简从,打个车过去。”王海聪从谏如流,没带保镖,没开豪车,跟着刘昆仑打车来到昆仑面馆,看到小小的门面,王海聪赞道:“对咯,这就是我要的。”

    春韭正在切菜,看到二人进来,差点花了眼,揉揉眼说:“昆仑,这谁啊,和你这么像。”

    “这是……”刘昆仑有点难以介绍,王海聪抢先道:“我叫海聪,是昆仑的好哥们,特地来尝尝你的米线,咦,你这不是面馆么?”

    “啥都有,板面、米线、炒面、凉皮,品种多了客人才多。”春韭一边说着一边亲自动手,她的手艺传承自东门高大姐,那可是近江几十万老百姓赞不绝口的米线配方,春韭又自己配了些调料,更加鲜美无比。

    一勺清亮的牛骨头汤浇在米线上,淡红的卤牛肉片,碧绿的香菜和蒜苗,鲜红的榨菜和浓郁的肉酱堆在雪白的米线上,香味扑鼻,令人食指大动,王海聪闭上眼吸了吸气,拿起筷子来说:“我就不客气啦。”

    春韭剥了两个茶叶蛋端过来,随手拿起毛衣织着,笑眯眯的看兄弟俩吃米线。

    “好吃么?”

    “你做的当然好吃。”刘昆仑说。

    “简直是美味。”王海聪也赞不绝口,他也不顾吃相了,呼呼吃完,连汤也喝了。

    “要不再来一碗?”刘昆仑笑道,王海聪没有想象中那么摆架子,让他觉得很舒坦。

    “再来一碗。”王海聪说,第二碗吃的就仔细多了,他说老板啊,要不我给你投资开连锁店,先在近江开十家八家分店,然后开遍全省,然后就上市融资,你就做大老板了。

    春韭哈哈大笑,说我看过那个电影,周星驰的,也是这样说的。

    “我可是当真的哦。”王海聪说,“如果你感兴趣,就让昆仑告诉我一声。”

    “这店本来就是他的。”春韭笑着说。

    “那就OK了。”王海聪四下看了看,感慨道,“如果能和心爱的人一起开个小店,未尝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啊。”

    小工噗嗤一声笑了,这丫头是马后炮的乡下亲戚,叫小红,刚来的时候油瓶倒了都不知道扶,现在已经能独当一面了,不过比起当年的春韭还是差点意思。

    “小妹妹你笑什么?”王海聪一本正经的问道。

    “让你早上五点钟就爬起来,进货,生炉子,生意上来连续一两个小时都不带停下的,生意不好就坐着傻等,还得应付街道居委会的,卫生的防疫的,工商的税务的,公安的城管的,还幸福呢,愁死你还差不多。”小红口无遮拦,一边嗑瓜子一边嘲笑着京城四公子之一,中国隐形首富的头号继承者。

    王海聪笑了:“你说得对,我是何不食肉糜了。”

    小红不知道什么叫何不食肉糜,但她对刘昆仑和王海聪的长相如此接近很感兴趣,她吐出瓜子壳说:“俺姐,你看他俩像不像花无缺和小鱼儿?”

    春韭也抓了一把瓜子,欣赏着这一对兄弟,说道:“像,那谁是花无缺,谁是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