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二十章 认祖归宗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今天晴空万里,大气能见度很高,刘昆仑能清晰的看见一架蓝白涂装的美国造贝尔直升机从空中飞过,他知道王化云坐在里面,空中俯瞰尘世的他知不知道,自己从未谋面的儿子也在芸芸众生中呢。

    王化云年事已高,但对于新潮事物向来不含糊,他喜欢豪车名表工艺品,自然对直升机也大有兴趣,这种新型的交通工具能在超级拥堵的大都市里拥有比其他人更高的效率,当然在中国使用还是略有超前,这次乘坐直升机也是为了应航展的景而已。

    直升机在停机坪上降落,舱门打开,一群记者涌上去闪光灯拍照摄像,王化云从舱里出来,站定摆手,然后从容离开,侍从撑起硕大的遮阳伞被他摆手斥退,老头儿自己从淡绿色POLO衫领口上摘下雷朋眼镜戴上,八十岁的人了,依旧风度翩翩,腰杆笔直,看起来和五十来岁的中年人差不多。

    刘昆仑等人都在VIP区等候,除了兄妹三人之外,还有江航的魏总,李明、晁晓川和一些工作人员,基本上是一次家庭聚会。

    王化云微笑着走了过来,刘昆仑把手在裤子上擦了擦,事到临头,他反而不紧张了,紧紧盯着那个和自己长得很像的老人,心里说这就是我老了之后的模样,以至于王化云和魏中华在说什么都没听见,只看到李明向这边伸手指着,并且冲自己招手。

    刘昆仑迎上前去,迟疑着该伸手还是该鞠躬行礼,没想到王化云却给自己来了个拥抱,很热切的拥抱,实实在在,把他搞得手足无措。

    “这些年你在外面,受苦了。”王化云说。

    最开心的莫过于李明,王化云的举动象征意义重大,老板承认了这个孩子,也就等于给予了他继承人的身份,家族遗产毕竟不是皇位,只可以一个人坐,刘昆仑不出大差错的话,王化云百年之后继承一小部分遗产是没问题的,就如同王化云的那些同辈兄弟一样,也都继承了上一代的部分财产,过着衣食无忧,远超于常人的优渥生活。

    这步棋我走对了,李明暗自得意。

    另一个高兴的人是魏中华,本来他还有些疑惑,刘昆仑到底是不是王化云的儿子,事到如今才解开谜底,妥妥的没错,这叫什么,这就叫缘分!自家女儿是个拉拉,找的第一个男朋友就是首富的儿子,老天对魏家真是太厚道了,至于刘昆仑是不是嫡子的问题,魏中华根本不在乎。

    王化云又和王海聪林海樱兄妹打了个招呼,问女儿:“你妈妈还好么,她来了没有?”

    “妈妈有事很忙。”林海樱说。

    “嗯,让她忙吧。”王化云点点头,环顾左右,VIP区距离普通观众区很远,这儿是观摩特技飞行最佳位置,每个人面前都摆着一个望远镜。

    “我们请来了国际上五个很有名气的特技飞行表演队……”魏中华上前一步,殷勤介绍道。

    “嗯,我看到了,魏总用心了。”王化云赞许的夸了一句,魏中华心花怒放,见老人家没有继续交谈的意思,便悄然退下。

    服务员奉上冰镇啤酒和烤肉,却被王化云身边的工作人员挡住,王化云笑道:“痛风,享受不了很多美食啦,不过我带了些好吃的给你们。”

    一个保温箱呈上,里面装满了空运来的法国生蚝,林海樱眼睛亮了:“我最喜欢的finedeclairevrete绿翡翠生蚝!谢谢爸爸!”

    王化云慈祥的笑了,刘昆仑心中一动,这个父亲看起来挺慈爱的,自己的命运也许真的转向了。

    “我也有礼物给您。”林海樱拿出一个信封来,王化云看了,点头笑道:“伦敦艺术大学的录取书,海樱好样的,不过生蚝可不是爸爸给你的礼物哦,真正的礼物在这儿。”

    工作人员拿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是地契文书。

    “这是普罗旺斯的一个农庄,爸爸送给你搞艺术用。”

    魏中华惊愕了,他也算是精英高管了,给女儿买礼物也不过是价值几万块的东西而已,人家一出手就是法国的农庄,这气派,这手笔,当真是天外有天啊。

    刘昆仑心中一动,感激起王海聪来,若不是他提醒自己预备礼物,这回可就被动了。

    “谢谢爸爸,其实刘昆仑也有预备礼物。”他的话被林海樱抢先说了,不过刘昆仑很感激,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开口,也叫不出爸爸来,他的爸爸只有一个,就是那个瘸腿的盲流刘金山。

    “哦,是什么?我很感兴趣。”王化云转向刘昆仑,充满期待。

    “是一幅画。”刘昆仑说,心里有些打鼓,他不知道这幅画对不对王化云的胃口,但确实是自己能拿出来最好的东西了。

    两个工作人员捧着画框过来,尺寸很大,蒙着布,看不到庐山真面目,王化云走到跟前,所有人凝神屏息,只见王化云一把扯下蒙布,一幅光怪陆离的色彩斑斓的看不懂的画呈现面前。

    几乎所有人都看不懂这幅画,晁晓川嗤之以鼻,李明不明就里,王海聪笑而不语,魏中华晕头转向,只有林海樱笑语盈盈胸有成竹。

    王化云看了许久,缓缓赞道:“大悲喜,大意境,山河莽荡,爱恨情仇,都在这一幅画里了,昆仑,你的天赋不在海樱之下,可惜了,可惜了啊。”

    李明松了一口气,这赞誉也没谁了,稳了,稳了。

    王化云回到座位上,招呼刘昆仑过来。

    “这些年你受了很多委屈,吃了很多苦,父亲都知道,来人呐。”

    一个秘书模样的凑了过来。

    “把财团持有的江东航空的股份都转在昆仑名下。”王化云出手果然大方,一份迟来的父亲的礼物何止亿万,刘昆仑还没反应过来,魏中华已经坐不住了,今后女婿就是江航超级大股东了,自己这位置是再也无人撼动了,即便不当总经理也安全无比。

    “还不谢谢老爷子。”李明赶紧提醒。

    “谢谢。”刘昆仑简短一句,他做不出亲密无间的举动,豪门的家庭关系他搞不清楚,但是既然参与了游戏,就得玩下去。

    王化云说:“你以前叫刘昆仑,但是以后这个名字不合适再叫了,参照他们兄妹的辈分改个名字吧,叫王海昆。”

    鬼死神差一般,刘昆仑答道:“不,我只有一个名字,就是刘昆仑,朋友都叫习惯了,不想改。”

    “昆仑,别任性。”李明吓破了胆,这孩子太桀骜了,父亲赐名代表着认祖归宗,这是天大的好事啊,怎么还往外推。

    “有个性。”王化云点点头,没再继续说什么。

    表演开始了,来自西班牙的阿隆索特技飞行队开始空中芭蕾表演,这些特技飞机使用的都是小型螺旋桨飞机,涂装艳丽,大红大紫,在空中拉着烟飞行,不是引起地面上一阵阵惊呼尖叫。

    表演间隙中,王海聪终于奉上自己的礼物,他的礼物比较独特,需要移步观赏,大家来到机库中,虽然这件礼物挡着幕布,但从反光的大致轮廓上也能看出是一架飞机。

    刘昆仑暗暗赞叹王海聪的手笔,一架飞机啊,最起码也得几百万,这样的礼物自己确实拿不出,不过这生意包赚不赔,父亲的回礼只会更重。

    “爸爸,为了预备这件礼物,我跑遍十几个国家,寻访了不下数百人,上帝保佑,终于在您的生日前搞定了,现在请您揭幕。”王海聪声音略微有些颤抖,可见这份礼物之珍贵难得。

    王化云笑着上前拉下幕布,映入眼帘是一架崭新的二战时期的螺旋桨战斗机,机头上涂着狰狞的鲨鱼嘴,机翼上赫然是青天白日标志,这是飞虎队的战机,但这并不是礼物的全部,机翼前站着六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皮夹克船形帽,看这造型就知道是当年的老战友。

    掌声响起,所有人都为王海聪这份孝心和毅力所感动,要知道拼凑出一架二战时期的P40战机有多难,虽然世界上还有一些老货存量,但都是收藏家的宝贝疙瘩,谁也不会割爱,天知道王海聪付出了多少心血。

    还有这些飞虎队的老战友,把他们从世界各地召集而来也是很劳民伤财的事情,但是为了父亲的笑容,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王化云是西南联大的肄业生,没毕业就投笔从戎,从飞虎队的翻译成为飞行员只用了一个转身,他当年是王牌飞行员陈北的僚机,飞的就是这种寇蒂斯公司出产的单座单发活塞式战斗机,在祖国的长空中立下赫赫战功,而刚才刘昆仑献上的那幅画,所描绘的意境正是当年血与火爱与恨的壮阔场面。

    这架飞机是全面翻修的,原汁原味,连机翼下的M2机枪都是真的,只不过枪管焊死不能发射而已,作为一名老飞行员,看到这架飞机难免不会生出想再次翱翔天际的想法。

    “爸爸,要不要上去兜一圈。”王海聪怂恿道,他知道王化云的身体条件是允许的,而且老人家在美国度假的时候还亲自飞过小型机,这一身本身没落下。

    王化云兴致勃勃:“老翼伏励,志在千里,我就献一个丑。”

    工作人员去拿飞行服和头盔的时候,王化云和老战友们相谈甚欢,但是等装备拿来,他却迟疑了,踌躇片刻说:“不服老不行啊,好在我还有继承者,昆仑,听说你飞行技术不错,可以替父亲飞一次么?”

    “没问题。”刘昆仑早就跃跃欲试,P40可不是塞斯纳可比的,这个凶残的空中怪兽是六十年前中国上空的主宰者,一千马力的引擎和翼下六挺12.7毫米机关枪可以游刃有余的痛宰日本人,虽然他没驾驶过这种老式战机,但在梦中早已熟稔的如同自己的伴侣。

    刘昆仑换上飞行服,检查飞机仪表,开车滑出机库,跑道和天空都为他预留出来了,一场精彩的空中表演即将开始。

    但是刘昆仑上天之后就发觉这架飞机不对劲,几分钟后他就失去了控制,油路断了,螺旋桨停转,控制杆也变得千斤重。

    刘昆仑恍然大悟,这个礼物被人动过手脚,上天就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