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二十一章 王海昆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上飞行课的时候教官说过,其实开飞机没什么难的,比开汽车就复杂那么一点,但是有一点天差地别,汽车出故障最多停在路上,飞机出故障就变成秤砣,从高空掉下来摔成废铁,所以飞机的仪表会比汽车多很多,便于飞行员时刻观察飞机状态,一旦出现问题,反应速度是最重要的,机会稍纵即逝,零点五秒的犹豫就会决定生死。

    这是刘昆仑第一次开P40,此前他只开过175马力的塞斯纳,如果说塞斯纳是排量50ML的小踏板助力车,那么P40就是排量600的大马力街车,寻常人等根本控制不了这个有着澎拜动力的巨兽,上手就会失控。

    事情非常蹊跷,但刘昆仑根本没有时间去想太多,现在飞机还在爬升阶段,突然失去动力、水平舵和方向舵都失去控制,飞机只有一个结果就是变成秤砣从天上掉下去,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跳伞!

    但刘昆仑没跳过伞,虽然他背上有个降落伞包。

    时间就是生命,他迅速判断飞机坠毁的落点,好在这里是航展现场,起飞的方向是空旷无人的荒野,不会造成群死群伤,他试图打开座舱盖,但是这个四十年代生产的座舱盖似乎哪里出了毛病卡死了,打不开。

    刘昆仑狂躁起来,因为他知道如果打不开座舱盖,自己的生命就只剩下几秒钟了。

    地面看台上,大多数观众还没有注意到天上发生的危机,他们依然在吃吃喝喝,说笑打闹,但是VIP区的人却发现了不妙。

    “螺旋桨停了,这是什么特技么?”林海樱举着望远镜说道。

    飞机向下栽去的时候,王海聪的脸色变得铁青,晁晓川和李明的脸色也紧绷着,时间太短暂,他们甚至还来不及反应,就看到那架P40在快要接近地面的时候拉了起来,但并未继续冲上云霄,而是就地迫降,在荒地上滑行,然后起火。

    魏中华是现场总指挥,他的反应速度是最快的,用对讲机指挥消防车和救护车赶过去。

    一声巨响,迫降的飞机爆炸了,所有人都一个激灵。

    刘昆仑怕是死了。

    自始至终,王化云都保持着风轻云淡的表情,他的雷朋眼镜上倒映着爆炸的橘红色火团,刚认的儿子就死了,老人家纹丝不动。

    林海樱注意到,海聪哥哥的后背都湿透了。

    这架昂贵的珍惜的二战时期的P40战机完全报废了,熊熊烈火燃烧,刚涂装的青天白日油漆被烤化,消防车喷洒着水龙和泡沫,试图留下一个稍微完整的残骸,救护人员在不远处发现了飞行员,倒伏在地上已经没了知觉,后背一片焦黑。

    ……

    教官在台上讲课,黑板上挂着P40的机械分解图,教官用的是英语,穿的是卡其布的衬衣和裤子,领带和腰带也是同色系,窗外是一排排木板房,士兵步枪上的刺刀闪耀着光芒,一面青天白日旗猎猎飘杨。

    刘昆仑坐在课桌后,手里转着铅笔,目不转睛盯着挂图,他可以听懂教官的美式英语,虽然这种发音和他熟悉的牛津口音相去甚远。

    “如果飞机不听话怎么办?”一个满头黄毛的家伙举手问道,刘昆仑不认识他,却知道他叫比尔,是来自美国西部的一个牛仔。

    “那就像小时候你爸爸揍你那样,狠狠教训它。”教官说道,引起一片哄笑,旋即教官正色道:“所以你的机械师在某种意义上,可以决定你的生死。”

    “立正!”耳畔传来副官的吼声,所有学员起身敬礼,一个船帽上带两颗将星的老家伙走进来,很随意的一甩手算是敬了礼,刘昆仑明白这是自己的司令官,他叫ClaireLeeChennault,美国陆军少将。

    “先生们,恐怕你们要提前毕业了,我们需要更多的飞机,更多的飞行员,去教训日本人!”陈纳德说完,下面一阵欢呼。

    镜头一转,刘昆仑驾驶着僚机跟在陈北后面,这个美国长大的公子哥一直是刘昆仑的偶像,不论是飙车还是泡妞,西南联大的肄业生以他为学习的榜样,有样学样,兄弟俩在酒吧里一起打架,在空中互相配合,痛宰日本人。

    云层下方是一队日本人的九九舰爆,这种俯冲轰炸机的性能非常优越,是擅长轰炸格斗侦查的多面手,但是P40战斧的锋刃下只有束手待毙的命运,这和飞行员的技术有关,珍珠港事件后,大批有经验的日本飞行员死在太平洋上,战争打到现在,日本全国会开飞机的人已经不多了。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刘昆仑始终忠心耿耿的跟在陈北后面保护长机,没有放开手脚大杀四方,忽然一架零战从云层里钻出,一串炮弹打过来,击中了刘昆仑的战鹰,零战机翼下的20毫米机炮威力大过.7毫米机枪,但是载弹量少,打起来并不占优势。

    大概是炮弹卡在什么位置,刘昆仑失去了对飞机的控制,战机拉着黑烟向地面冲去,陈北击落了卑鄙的偷袭者,伴着刘昆仑俯冲,隔着座舱冲他打手势,跳伞!

    但是刘昆仑不打算放弃飞机,他用尽全身力气拉动操纵杆,终于在一条河流中迫降成功,这儿是中国军队控制区域,很快陆军救援队就到了,事后发现,伞包坏了,也就是说刘昆仑如果选择跳伞的话,会死的更惨。

    ……

    北京协和医院国际部,刘昆仑躺在病床上已经三天三夜,他是用专机送到北京来治疗的,刚到的时候医生表示可能无能为力,因为伤得太重,包括重度烧伤和冲击波造成的内脏伤害,伤者之前好像脊椎受过伤,这次也跟着复发了。

    本来已经在预备后事了,但刘昆仑却慢慢好转起来,当他能够会客的时候,来自专案组的刑警出现了,是詹树森带着张湘渝,都是老熟人。

    詹树森非常客气,询问了一番做了笔录,合上本子闲聊,说飞机的残骸我们检查了,请的是公安部和航天部门的专家,确实被人动过手脚,手段非常高明,所有经受过飞机的人全都审查过了,依然没有线索。

    刘昆仑心说最大的嫌疑人是王海聪,不知道你们审过了没有。

    “还有,你幸亏没跳伞,降落伞是坏的。”詹树森说,“这是摆明了冲着要命去的。”

    “但是要的不是我的命。”刘昆仑喃喃自语,这场阴谋简直天衣无缝,每一个细节都谋划的恰到好处,儿女齐聚,阖家欢乐,油画烘托起气氛,P40和老战友的出现将节奏引领到最*,这种心情下,身为飞虎队老队员的王化云难免不血脉贲张,重上蓝天,飞机是有问题的,降落伞是坏的,八十岁的人反应能力不比年轻人,简直是必死无疑的局。

    假如王化云因为别的原因没有驾驶这架飞机也不要紧,隐患永远都在,这是儿子送给他的礼物,别人不会碰,只有他才会飞,哪天上天,就是真的上天的日子了,所以这还是一个长线局。

    破局之人是刘昆仑,他代替父亲驾驶了这架暗藏杀机的战机,靠着命大逃过一死,换句话说,他救了王化云的命。

    江东航展没能胜利闭幕,因为摔了一架飞机,虽然没死人也挺晦气,估计以后是不会再办第二届了,对外宣称只说飞机故障,以免造成重大不良社会影响,但是外松内紧,公安厅秘密立案,公安部也派员参与,詹树森这一组只是配合而已,知道的内情也有限,但是有一件事他们是确定的,那就是刘昆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病房的门开了,医生来撵人,说病人现在不适合长期会客,詹树森一点脾气没有,带着张湘渝离开病房,相约下回近江再聚,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刘昆仑的身份不一样了,否则刑侦支队长是不会以这种态度说话的。

    “王海昆,你感觉好些了么?”医生问道。

    “我感觉还不错,可是王海昆是谁?”刘昆仑道,他当然记得王化云随口赐给自己的名字,当时自己就拒绝了啊。

    “你身份证上就是这个名字。”医生说。

    “我的身份证在哪儿,我想看看,我还没见过我的身份证呢。”刘昆仑说。

    医生以为他在开玩笑,并没有搭理,但是护士当了真,回头拿了一份刘昆仑的身份证复印件来,上面确实是刘昆仑的头像,年龄也正确,只是身份证号码变成了110开头,地址是朝阳区某个不认识的地方,姓名是王海昆。

    刘昆仑的嘴唇蠕动了一下,没说出话来,这是他的第二张身份证,第一张是康哥用性命换来的,自己从一个黑户盲流变成了有正式身份的人,这一次想必只是王化云打了个招呼,有关部门就把一切都安排妥了,自己拥有了另一个姓名,北京市的户籍,更重要的是,王海昆这名字代表正式进入王氏家族谱系,私生子被家族认可了。

    但他却没有丝毫的喜悦之情,反而由衷的感到不适,感到反胃,也许是骨子里的骄傲,也许是穷困的童年带来的逆反心理。

    护士歪着头看他,“你没见过自己的身份证么?”

    刘昆仑看看这个护士,长得蛮好看的,再看看自己身处的病房,不但是单间,还极其宽敞。

    “你这人好奇怪,对了,你昏迷的时候有两个人来看你,一个叫许英,一个叫宣什么我忘记了,她们都让你回电话呢。”护士说,“你女朋友真多。”

    “多么?不多吧。”刘昆仑说。

    “那你介意再多一个么?”护士热辣大胆的看着他。

    轻轻的敲门声传来,李明捧着一束鲜花出现了,身后还跟着冯媛,护士说你们快点啊,医生来了又要赶人,便冲刘昆仑眨眨眼,离开了病房。

    冯媛看着护士离去,嘀咕道:“太大胆了吧,病人都勾引。”

    李明说:“怨不得人家,谁让咱们昆少年轻有为呢,昆少,我告诉你一件事,你现在是江东航空的独立董事了,另外大老板为了安慰你,又给了你三家上市公司的股份,你现在的身家已经二十亿了。”

    二十亿是什么概念,刘昆仑一时间算不清楚,能买多少摩托,多少房子,能吃多少碗米线,能给母亲买多少瓶格列卫,够敦皇多少年的营业额,够大垃圾场的人们捡多少年的废纸旧塑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