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二十二章 二十亿怎么花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刘昆仑问冯媛“二十亿是2后面跟了几个零?”后者摇头,无辜道“亿级的数字平时根本用不到啊,我见过最大的钱就是上大学时的奖学金了,我只知道万一级是五位数。”

    李明笑眯眯道“我来告诉你二十亿是什么概念,这些钱你存在银行吃利息的话,每年光利息就四五千万,你不动本金只花利息的话,每天都要花出去十来万才行,当然了,你的资产并不是现金形式,而是固定资产、股份、基金和对外投资,钱生钱的速度比银行利息高多了,昆仑,你现在是货真价实的亿万先生了。”

    刘昆仑说“那是不是我想干什么都行了?”

    “也不是。”李明说,“比如你想登月,或者买一艘航空母舰,那还差点意思。”

    “我懂了。”刘昆仑点点头,“我得好好规划一下怎么花钱,这是我今后几年的人生目标。”

    李明说“还有个事儿我得跟您汇报一下,您现在身份不比往常了,身边的工作班子得搭起来了,我和冯媛两个人是不够的,大老板会派一些得力人手过来,另外您还可以自己招募一些老朋友什么的,待遇您自己定就行。”

    刘昆仑问“工作班子有人数限制么?”

    “只要您愿意,弄一个加强连也没关系。”李明劝道,“但是最好别太张扬,参照一下海聪那边,我建议非技术型的岗位控制在五个以下,就是跟在身边陪您玩的人员,至于其他朋友,可以安排到您的公司里去,您可是江航的独立董事。”

    刘昆仑说“也就是说,我可以调几个空姐来服侍我了?”

    “那也得人家愿意。”李明笑了,少主的想法是人之常情,爆发了之后不得纵情声色一把,很正常。

    刘昆仑当然不会这么低级趣味,他略一思忖道“明哥,你帮我找两个人,我在西藏遇到的一个北京籍干部,叫黄勇的,想办法调到我身边来,还有一个是简艾,你见过的,云南大学应届毕业生,我要给她一个工作机会,另外帮我查一个叫马君健的近江人,再……查一个叫韦康的人,看他有没有什么亲人,对了,我能不能悬赏抓人?”

    “当然能。”

    刘昆仑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一个叫张彦斌,是个毒枭,我悬赏一千万要他的人头,还有一个叫叶枫,人在海外,具体身份还不清楚,也悬赏一千万,但是要活的,明哥,没问题吧?”

    李明挑起大拇指“完全必须ok,昆仑快意恩仇,好样的!”

    “还有,飞机究竟是谁动的手脚?虽然警方在查,但是我担心他们查不出真凶。”刘昆仑问道。

    李明苦笑起来“真凶是谁还真挺难说的,这是冲着大老板来的,一般道理来讲,大老板不在了,第一受益人是海聪,但以他的风格是绝对不会做这种漏洞百出的事情的,这会儿最着急的就是海聪了,他急着撇清干系,哪有那么容易啊,大老板倒是没发作,他老人家那是真沉得住气。”

    刘昆仑点点头,“还有最后一件事。”

    “您说。”

    “让会计给我拿五百万现钞来。”

    ……

    李明很放心,昆少爷是个重情义的人,恩怨分明,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跟这样老板工作,心里敞亮痛快。

    他非常庆幸这一场赌局押对了宝,猜对了大老板的心思,让自己去近江就是为了照顾昆少爷,自己那些小伎俩,小手段肯定都瞒不过大老板,不管怎么样,所有人都得到了最满意的结果,自己调回了北京,职位又是首席管家了,还能和张倩朝夕相处,不用牛郎织女,对于刘昆仑的暗中照管也结束了,老张调任其他工作,和家人团聚去了,至于冯媛,她的工资涨了好几倍,成为办公厅的正式职工,职位是高级助理。

    会计费了一番功夫,终于提到了五百万现钞,用银行的押款车送到医院,四个挎着的保安提着两箱子钞票来到医院病房,按照刘昆仑的要求铺满一床,昆少在钱海里躺下,翻来覆去打了几个滚,说一声没意思,拿走。

    会计说“王先生……”

    “我不姓王。”刘昆仑打断他,“以后再喊我王先生就开除你。”

    “是……您这些钱不用了么,那继续存回银行了?”会计吓得不轻,心说怎么喊王先生也不高兴,你不分明就是王海昆么。

    “不用存回银行,我家里没有保险柜么对了,我家在哪儿你知道么?”刘昆仑只知道自己新**上的地址,还没去过,不知道新家是个什么成色。

    “有的,好的先生。”

    五百万现钞就这样原封不动的拉回去,正在收拾钞票的时候,访客来了,是宣东慧,她被工作人员挡在外面,眼巴巴的喊了一声亲爱的。

    “让她进来。”刘昆仑说,随手拿了两沓钞票备用,等闲杂人等都出去了,病房里只剩下他和宣东慧两个,这二十万随手丢了过去“拿去零花。”

    “我不要。”宣东慧说,“我自己有工资。”

    “那你要什么?”

    “我就要你……”宣东慧做饿虎扑食状,两人滚在了一起。

    一小时后,宣东慧要走,刘昆仑说你留下住几天呗。

    “今天是飞机故障,我才有时间来看你,晚上我们要搭乘别的飞机回基地的,再说我旷工陪你,你养我啊?”

    “好啊我养你。”

    最终宣东慧还是走了,她并不是贪慕钱财的花**,而是有着独立思想的个性女孩,她图的也不是区区几十万,而是刘昆仑这个人,深谙男人心理的她明白,对男人就得欲擒故纵,你越不要他越想给,你主动要了,他反而不那么积极的给了。

    对刘昆仑也得这样,适当的饥饿营销。

    宣东慧走了,刘昆仑百无聊赖,想出去逛逛但是被医生严厉阻止,说他的骨折、烧伤都没痊愈,出去万一感染了怎么办。

    但是刘昆仑自己清楚,这点伤算不得什么,他花了半个小时的功夫做通了护士方小雅的工作,掩护他出逃,而前来接应的正是许久不见的通吃哥。

    李同池开了一辆改装过的三菱翼神来接刘昆仑,问他“哥们,去哪儿?”

    刘昆仑将两沓捆扎整齐的钞票砸过去“你看看够去哪儿的?”

    “那必须天上人间走起啊。”通吃哥一踩油门,三菱翼神咆哮着奔了出去带着一股十足暴发户的气势。

    李同池叫了一帮兄弟陪刘昆仑喝酒,不论大小,都称呼刘昆仑一声昆哥,那真是挥金如土的主儿,好烟好酒招呼着,生怕钱花不出去,吃饱喝足真格的带着兄弟们去了传说中的天上人间,可惜这一次也没找到李梦蝶。

    昆哥的阔绰手笔引起了夜总会经营者的注意,经理上前搭讪,三言两语就套出刘昆仑的身份,顿时仰慕的五体投地,双手奉上名片,陪昆哥喝了三杯。

    刘昆仑问起李梦蝶的下落,经理想了想说“这样吧,我帮您打听,只要她还在北京,我就一定能找到,到时候我给您打电话。”

    “打给我的助理就行。”刘昆仑拿烟的手指了指正在和小姐姐玩游戏的李同池。

    “啥,我是助理?我怎么能是助理呢!”李同池蹦了起来,张牙舞爪,啪的一个立正,“我是昆哥的传令兵!”

    一夜狂欢,凌晨时分喝的醉醺醺的刘昆仑才回医院,二十万花光了还欠了一笔债,不过人家不担心他赖账,恨不得昆哥欠的越多越好哩。

    刘昆仑就这样在医院又住了一个星期,出院的时候已经把方小雅睡了,准确的说是被方小雅反推,在做出调方小雅做自己贴身保健护士的承诺后,刘昆仑正式出院,入住他朝阳公园隔壁的大别墅。

    别墅占地极大,花园就三千平米,从私家大门到别墅的距离得走上几分钟,主建筑是一栋欧式洋楼,门廊下能停车,楼有四层,半地下室是私人影院、健身房、洗衣房和佣人房,一层是客厅和餐厅、厨房,二层是会议室和客房,三层是主卧室和书房,四层是阁楼,院子里有游泳池,车库能停六辆车,别墅配备厨师、园丁、门卫五人,都是雇佣多年的可信任的人员。

    “这里可以开上百人的party。”李明说,“院子里能停十几辆车,外面的车道上还能停三十辆,反正没别人,都是自家的地盘,你看这儿这儿,还有那边,都有**和红外报警器,别说小偷了,就是个鸟都飞不过来,安全上不用担心,就是有点静,怕您不习惯,二环内还有房产,得空您去看看。”

    刘昆仑审视着自己的新房,这不应该叫别墅,应该叫庄园才恰当。

    “我得把我妈和我四姐接来,还有我大姐,二姐,我三姐。”刘昆仑说,“他们愿意就一起住,不愿意我就给他们每家买一套,不,买五六套房子。”

    “说到房子,咱们的昆仑地产也得开张了。”李明笑呵呵道,“昆仑地产在航展上大出风头,现在多少人求着咱们合伙做生意呢,我听大老板说过,咱们国家的房地产还能再热乎十年,所以咱们也得干点事儿,让大老板知道咱们也不是白吃干饭的对不,我打听好了,近江城南有块地不错,很适合搞开发,但是没人拿,因为附近有个飞机场,噪音太大,而且机场附近按照规定是不能建高层的,咱们提前把地低价拿了,然后把机场迁走,再建设一个商品房小区,那可是上亿的大买卖啊,轻松搞定,我连楼盘的名字都想好了,叫欧洲花园,昆哥您看怎么样?”

    “行,就欧洲花园,还招标么?我看工程就给祁庆雨做得了。”刘昆仑道。

    “没问题,到时候找几个陪标的就行,做的像样点。”李明答道。

    刘昆仑点点头“只有一个问题,空军的机场,你说迁走就迁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