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二十三章 锦衣不夜行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对于刘昆仑这种幼稚的问题,李明报以轻笑:“昆少,你要习惯一件事,就是天下没有办不成的事儿,以前那种思维方式落后,现在的你,比全国,不,比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的人都要有钱,有钱人和穷人,虽然表面上看差不多,其实是两种生物,我说的有点夸张,你迟早会明白的。”

    “你怎么这么多废话呢,我问你机场咋回事!”刘昆仑脾气见长,李明赶紧收起教导人的心理,解释说这个机场是五十年代留下的空军航站,现在连战备机场都算不上,军委有这方面的意图,将一些废弃的位于闹市区的地皮转让给地方,咱们占得是信息优势,并不是能左右军队的调度安排。

    “这还差不多。”刘昆仑多云转晴,“给我备车,我得回近江。”

    “北京住的好好的,还没开始正式玩呢,怎么就回去了?”李明不解。

    刘昆仑说:“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谁知之者?”

    李明笑道:“昆少可以啊,出口成章,看的书老多了,这就是锦衣夜行的由来,不过还有一句话叫做穷不走亲,富贵不还乡,也有些道理的。”

    刘昆仑说:“我这个典故出自项羽本纪,后面还有一段话,说者曰:“人言楚人沐猴而冠耳,果然。”项王闻之,烹说者。”

    李明哈哈大笑:“得嘞,我马上给您安排,咱的专机还在*中,就委屈委屈您先坐民航头等舱吧。”

    ……

    简艾大学毕业后没有继续读研,而是选择了闯荡北上广深,第一站是祖国的心脏北京,她是云南大学经济学院金融专业,虽然学校不算差,但在北京想找一份金融相关的工作并不容易,她混了一段时间,身上的钱不够了,沦落到住地下室的地步,但是这些艰苦对于一个徒步走过西藏的人来说算不得什么。

    秋风起,天气渐凉,简艾用仅有的钱在胡同口买了一个煎饼果子,站在路边一口口吃着,眼睛盯着路人丢下的空饮料瓶,寻思着是不是捡个破烂卖点钱,忽然手机响了,是个北京的固定号码。

    “是简艾小姐么,这里是昆仑财富……我们是一家投行,看到您的简历,想邀请您加盟……”

    “我没给你们投过简历啊。”简艾懵了,但还是愿意按照对方说的地址却瞧瞧,万一出现什么奇迹呢。

    昆仑财富的办公地点是国贸大厦,白领云集的地方,简艾穿一身冲锋衣走在西装革履的人群中格格不入,她寻到了门前挂着昆仑财富铜牌的公司,先驻足观望,前台站着两个颜值九分的妹子,看起来不像是没资本的皮包公司。

    “是简艾小姐么?”前台看见探头探脑的简艾,竟然出来将她迎进去,送到会客室,奉上咖啡,稍等了一会儿,刘昆仑走了进来。

    “是你丫啊。”简艾恍然大悟。

    “你学金融的?学过会计么?”刘昆仑一身海军蓝西装,领带一丝不苟,早就没了当年颓唐绝望的神色,看起来春风得意,锐气十足。

    “对,我金融专业,当然学过会计学。”简艾答道。

    “给我当会计,替我管钱,月薪两万八,管吃管吃五险一金,今天开始上班,去买一身体面的衣服换上,拿*去行政报销。”刘昆仑双手叉腰,不可一世,他这个做派本来是跟康哥学的,但是现在已经青出于蓝了。

    “我没钱买衣服,先预支吧。”简艾喜不自禁道。

    “冯媛,给她拿三万块钱来。”刘昆仑冲外面喊了一嗓子。

    这儿是刘昆仑在北京的办公地点,他身兼数职,不但是江航的独立董事,自己旗下还有一家投资公司,手上有几个亿的闲散资金随便折腾着玩,这些天已经见了一些各种关系介绍来的客户,昨天刚和贾跃亭一起吃的饭,明天还要去见雷军。

    不过刘昆仑对这些并不懂,,贾跃亭说的那些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的完整生态系统,他也不感兴趣,他更愿意投资给信得过的人,在刘昆仑的价值观里,人比事重要。

    回到自己的大办公室,刘昆仑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名片,上面有姬宇乾的号码,他打了过去。

    “姬宇乾么,我刘昆仑,还记得我么,现在我有事需要你帮忙了。”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刘昆仑又道:“我有几个亿的闲钱,你能帮我花出去么?”

    ……

    刘昆仑有一点不爽,就是他享受财富带来的愉悦时必须使用王海昆这个名字,连李明对自己的称呼都从昆仑变成了昆少,在机场贵宾室服务人员也称呼自己王先生,“王海昆”才是江东航空的独立董事,是航司的要客,他不登机飞机是不会起飞的,他在飞机上,航班都能比别人优先起飞。

    这架飞机的头等舱被昆少和他的团队包圆了,VIP优先登机,机长领着全体人员列队迎接,刘昆仑发现李明给他准备的小礼物了,这架飞机居然是宣东慧当班的,不过她负责的是经济舱而不是头等舱,后者需要更高的资历。

    “我要这个空姐为我服务。”刘昆仑指着宣东慧说。

    宣东慧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下得意洋洋又强行压着显摆的心态临时调任头等舱,为公司高管服务,其他空姐羡慕的不行,心说这丫头走的什么狗屎运,居然被独立董事看中了。

    这一路之上,刘昆仑和他的团队喝光了头等舱配置的所有酒水,还进入驾驶舱视察了一番,本想客串飞一把,被李明和宣东慧强行拖了回来,酒喝大了,在飞机的洗手间里还和宣东慧来了一发快炮。

    下飞机的时候,近江阳光灿烂,刘昆仑走的是贵宾通道,前呼后拥,趾高气扬,有钱的感觉确实不一般,他开始明白李明的话了。

    刘昆仑此番回乡就是显摆来了,金鹰国际的两套房本来是租的,现在已经全款买下,又在紫竹林别墅买了一个六百平米的独栋,他计划把大姐二姐三姐都接来陪母亲同住,至于崔寨村也是要回去一趟的,他要让邻居们看看,刘金山的儿子出息成啥样了。

    第一场酒是在烧烤城吃的,所有的朋友都来了,刘昆仑如众星捧月一般,喝得酩酊大醉,他只记得夸下海口,满足每一个人的愿望。

    “臧海,我给你开一个烧烤店!三百个座位的!”

    “子羽,我送你辆车!”

    “陆总,你不是想拿地么,我安排!”

    “马后炮,我老马哥,你儿子上学的事交个我了!”

    “高大姐,我大器姐夫再不正干,我帮你打断他三条腿!”

    “冯媛,我……我帮你找个男朋友。”

    午夜醒来,刘昆仑清醒了许多,他打开灯,发现身边有人躺过的痕迹,还有一根长发,还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把谁睡了。

    妈的,兔子不吃窝边草,万一睡了冯媛和简艾可就不好了,刘昆仑暗自懊恼,想到这些天来自己的胡天胡地,再回忆从前,真有隔世之感,他悄然起身,穿衣下楼,金鹰国际楼下常年有几辆出租车趴活,但他没打车,一路步行,走到淮江大桥。

    江风凛冽,桥头依旧,距离那次试图自杀已经快两年了,刘昆仑再一次站到那个地方,点起一支烟,心中有些茫然,这一切都不是自己的努力换来的,他只是被命运推着前行。

    “同志……”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刘昆仑回头,两人都愣了,他们互相记得那个冬夜,昔日的武警小战士已经成熟多了,而刘昆仑也从残疾人变成健全人士。

    “我叫乔梁,天生就是守桥的士兵。”小战士这样介绍自己,“我就要退伍了,你也要好好努力啊。”

    简短交谈后,刘昆仑回去了,不管命运如何安排,他只需跟着心走就行,报恩报仇,不负此生。

    隔了一日,刘昆仑整了一个大景,召集全市能喊来的兄弟,不论是开车还是骑摩托,浩浩荡荡几百人车从淮江大桥经过,路过守桥武警哨位的时候,全体放慢速度,打双闪鸣笛,横幅打出:向乔梁同志敬礼!

    乔梁立正回礼,他不知道昨夜那人什么身份,但在这桥上守了两年,这是对他最好的回报。

    ……

    冯媛很郁闷,那天晚上刘昆仑喝醉了,自己服侍他就寝的时候被他不知道当做谁就给推倒了……刘昆仑的体力很好,比林枫强十倍,冯媛是个年轻女孩子,自从分手后她就一直单身,有这方面的需求,可是老板毕竟是老板,有了那层关系就不纯粹了。

    而且这事儿是个哑巴亏,刘昆仑似乎忘记了这茬,自己又不好主动提起,冯媛左右为难,坐在电脑前长吁短叹,忽然一封邮件进来,她的心狂跳起来,这个邮箱正是委托自己监视刘昆仑的那个神秘人士。

    邮件内容是要冯媛提供刘昆仑的血液样本,对方许诺二十万报酬,并且隐隐威胁,如果不配合或者玩什么狸猫换太子的把戏,就杀冯媛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