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全都安排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冯媛看完这封杀机四伏的邮件,冷笑一声,啪啪的打字回复:能把我前男友也一起杀了么?可是想到航展时的飞机故障,这帮人怕不是虚张声势,而是言而有信,虽然父母离婚多年对自己不管不问,林枫更是个人渣,但是想到他们被人杀死,冯媛还是不忍心。

    她毫不迟疑的告诉了李明,李明也是一声冷笑,这案子都捅到天上了,对方还不收手,真是打着灯笼上厕所啊,于是当即报案,专案组还没撤呢,詹树森亲自前来,询问了冯媛之后严肃说道:“你们早干什么去了!”

    詹树森说:“双面间谍是那么好当的么?你们以为给对方传送不重要的信息,甚至假情报进行误导,但是任何信息都是有用处的,当年日本人从一张杂志上公开报道的照片就能分析出中国新发现的油田在大庆,对方只要有个懂情报分析的,你们这些信息全都能用得上。”

    “那怎么办?”冯媛有些慌乱,李明若有所思,对方索要刘昆仑的血是什么动机,看起来这不像是王海聪那边做的事,聪少并不需要这些东西,难道说是另一路人马在暗中虎视眈眈。

    詹树森建议将计就计,答应对方,来个引蛇出洞。

    冯媛回复了邮件,说过几天会安排刘昆仑进行一次例行体检,到时候多抽一试管的血就可以,但是要先款。

    一小时后二十万就打到冯媛账上,公安立刻调查款项来源,但是很难查到源头,这是用捡来的身份证办的银行卡,每一张卡只用一次,能查到资金的源头是境外,但是到了境外国内公安就无能为力了。

    冯媛在菜市场杀鸡的地方找人要了一些鸡血放在试管里,等待交货,警方严密布控,对冯媛的手机也实行了同步监听,身上也装了窃听器,挎包里装了跟踪器,三组便衣远远跟着,伺机而动。

    对方选择是短信联络,一个陌生号码给冯媛发来信息,让她去盐务街上等待接头,冯媛如期抵达接头地点,发信息说我到了,同时一对年轻男女警察假扮情侣就在她两米外打情骂俏,另外两组坐在车里待命。

    冯媛正低头发信息,忽然一阵风掠过,耳畔传来引擎轰鸣,一辆摩托车飞驰而过,后座上的人一把拽住她的包,这是广东那边流行的摩托抢劫方式,高速摩托车的巨大冲击力让冯媛猝不及防,包带子都拉断了,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摩托车已经绝尘而去。

    警方百密一疏,没有预备机动性更强的摩托车,汽车在拥堵的城市干道上发挥不出优势,亲自指挥的詹树森正要联系交警支援,又一辆红色的摩托车嗖的一声飞过,是刘昆仑的烈火战车。

    “一组二组,跟上!”詹树森的肾上腺素急剧分泌,拿着对讲机指挥若定,便衣警察将警灯扣在车顶,警笛长鸣追了出去。

    刘昆仑开的是他最熟悉的川崎400街跑,这种车虽然马力没有雅马哈R1那么强劲,但是更加适合都市街头飙车,他的车技在学习飞行之后突飞猛进,前面那辆车看尾灯是一辆钱江125,无论任何方面都比不过自己的车,要能让他跑了才叫奇怪。

    抢匪二人组疯狂逃窜,但是前方交警已经得到指令配合拦截,布下天罗地网,摩托车左冲右突,冲入巷口,但是躲得过警方,躲不过后面的烈火战车,刘昆仑一拧油门超过去,左手抡起了链子锁,砸在骑手的头盔上火花四溅,摩托车当即倒地,向前滑行了几十米,两个骑手姿势各异躺在地上不动了。

    警察很快赶过来,将人控制住,其实已经不用控制了,肉包铁高速下失控,非死即伤。

    “昆仑,你小子不弄出人命来不舒服是吧,这回可不能再算你正当防卫了。”詹树森严厉责斥道,刘昆仑耸耸肩,一脸无所谓

    万幸,两个家伙都没死,只是骨折而已,被救护车拉走,警察全程护送,只要人醒过来立刻审讯。

    当晚审讯结果就出来了,两个贼当然不是真凶,他们也是受雇于人,拿到东西之后再接受下一步指令,甄树森让他们给上家发信息,但是没得到回复,打电话,对方已经停机,这条线索断了。

    “放长线钓大鱼都不懂,愚蠢!”詹树森非常愤怒。

    但是三天后事情就有了新的转机,派出所碰巧抓了一个入室盗窃的惯犯,他交代了很多罪行,其中一件就是曾经接了一个奇怪的单子,去金鹰国际某住宅里偷毛发,他把洗漱间的梳子干脆给偷来了,而这处豪宅正是刘昆仑家。

    “你说奇怪不奇怪,为了这个梳子,他们愿意出一万块钱。”小偷摇头晃脑,表示不可理解,“警官,这算立功么?”

    偷来的梳子,他交给了一个南方人,除此之外没有别的线索了。

    有人千方百计想得到刘昆仑的DNA,这到底是为什么?所有人百思不得其解。

    ……

    案子暂时停在这儿了,刘昆仑也没当回事,老刘家正在进行第二次小团圆,大姐和大姐夫带着俩个孩子从西部坐火车过来,二姐从广东过来,三姐和三姐夫来得最早,一家人齐齐整整,先给刘金山上坟扫墓,然后欢聚一堂,母亲非常开心,她的下半辈子总算能享福了。

    按照刘昆仑的意思,所有人都搬到一起来住,尽孝膝下,但各人有各人的心思,大姐夫宁玛扎西表示住不惯内地,大姐夫唱妇随,但是为了孩子的前途,他们两口子愿意将两个儿子放在近江读书,接受更好的教育,刘昆仑同意了。

    二姐志在四方,近江这个小池子装不下她,她说自己在东莞想和人合伙开一个大的夜总会,那绝对是日进斗金的好买卖,小弟你要不要投资一下,刘昆仑说我不投资,但我可以借钱给你。

    三姐夫比较鸡贼,看准小舅子这棵大树了,说我就跟你干了,把家从四川搬过来,以后事业重心都放在这儿了。

    刘昆仑白他一眼,说你跟我三姐结婚了么?

    三姐夫信誓旦旦,回去就和家乡的黄脸婆一刀两断,给三姐一个堂堂正正的名分,明媒正娶,以后只爱来娣一个。

    不过三姐私下里却对刘昆仑说,自己不想和王立峰过了,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到处都是,有这样出息的小弟,还愁找不到一个高大英俊的么?

    “三姐你想要啥样的男人,我绑都给你绑来。”刘昆仑夸下海口。

    三姐想了想说:“我想找个有风度有文化的,朱军或者白岩松那样的。”

    刘昆仑干咳两声:“三姐,要不然我给你买个包吧。”

    三个姐姐的事情都好处理,唯有四姐最难办,她的变化之大,是仅次于刘昆仑的,不论是外形还是内在,都不是当年那个丑小鸭了,四姐的房间里堆满了书,她最爱看书,连邵教授安排给刘昆仑的书目也都读了,读书真的能改变一个人的气质。

    母亲的心愿是儿女们都尽快结婚,她赶紧抱孙子,刘昆仑正花天酒地的开心,是断然不会被婚姻束缚的,那么催婚的压力就只能施加在刘沂蒙身上了,在全家人的逼迫下,刘沂蒙红着脸说自己已经谈朋友了。

    “是谁,我帮你鉴定鉴定。”刘昆仑非常热情,他认为四姐是全天下最美丽善良的女人,只有最优秀的男人才配得上。

    “还没见面呢。”刘沂蒙说,“是个网友。”

    “小四可以啊,网恋,可别被人哄了。”姐姐们笑道。

    “不会的,他是医生,专业性那么强,伪装不了的。”刘沂蒙很有自信。

    “那你要见面的时候可得带着我,万一是个四十岁的猥琐已婚男,我就帮你料理了他。”刘昆仑这样说。

    刘沂蒙心说萧邦可不是那样的人,我们真的要见面的时候也不会带着你这个大灯泡。

    家里的事只能称作甜蜜的烦恼,江湖上才是大事,刘昆仑派人寻访当年敦皇的兄弟们,那些人在事发之后全部被刑拘,判了三到十年不等的刑期,和他关系最好的小健哥判了五年,就快出来了。

    “安排减刑。”刘昆仑说,“在里面一天比一年都难过,我尝过那种滋味,不管用什么办法,得把小健哥捞出来,以前我没能力,现在有能力的必须做。”

    另一个寻访的目标是康哥的家人,但是康哥已经没有了家人,他得父母早年就去世了,而那个叫袁子慧的女人更是没了踪迹,据说已经出国定居。

    刘昆仑离开近江的时候带了三个人走,一个是臧海,他从小的跟班,以后担任司机,还有两个则是春韭和小红,专门负责给昆仑哥下米线面条吃。

    小红是马后炮的远房亲戚,本来这丫头的出路要么是南下东莞流水线当个厂妹,要么是进城当个小保姆,攒两年钱回家嫁人,万幸她遇到了春韭,也跟着鸡犬升天去了北京。

    “俺姐,咱真的要去北京了么?”小红望着舷窗外的飞机起降,喃喃说道,十七岁的少女并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在这一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