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二十八章 兵车行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张彦斌在国内闹得动静太大,已经没有了藏身之地,只能转战东南亚,藏身在棉兰老岛的密林深处,继续他的制毒大业,他的选择是正确的,金三角太引人注目,而且本地各种关系盘根错节,容不下过江龙,而菲律宾这个国家相对就合适多了,政局动荡,天高皇帝远,隐秘而安全。

    但是万事没有绝对,张彦斌所赖以生存的靠山就是要他命的因素,菲律宾这个国家是以天主教为主的,而棉兰老岛则是*的大本营,在菲律宾的南部常年匪患严重,冲突不断,政府军本来就看张彦斌的靠山不顺眼,再加上有人出钱赞助,他的末日已经开始倒计时。

    出钱剿匪的就是王海昆,当然他不是直接出资雇佣军队打仗,堂堂菲律宾国家军队又不是雇佣兵,他是用其他代价买通政府官员制定剿匪计划,光明正大的出动军队打仗,大炮一响,黄金万两,打出去多少子弹炮弹是无法统计的,而这些消耗的弹药实际上有一半都成了将军的外快,供应给各国来的游客打靶用,刘昆仑这几天打的几万发子弹就是从这里面出的。

    制毒基地靠海边,走的是水路运输,菲律宾的海军太弱无法从海上进击,模仿美军来个空中突击也不现实,直升机数量少无法一次装运足够的兵力,所以只能陆军从陆路进攻。

    棉兰老岛的公路网不发达,后半段路程要靠两条腿在丛林里步行,王海聪给刘昆仑两个选择,一是在原地等待,等军队打完之后乘坐直升机飞过去打扫战场,二是随着部队一起进山,近距离参与战斗。

    “我选后一个。”刘昆仑说,“这么过瘾的事儿,我怎么能错过。”

    王海聪点点头:“你想多一些人生经历可以理解,但是我要告诫你的是,生命无价,刀枪无眼,没上过战场的人是不知道战争的可怕的,这和街头斗殴不一样,哪怕是最勇敢训练最精良的特种兵,在面对一群乌合之众时也会选择呼叫支援或者直接逃走,你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没享受过,要珍惜生命。”

    刘昆仑跟着部队徒步上山,只有臧海跟着他,但是有四名菲军士兵负责帮他们背装备,在热带地区行军要背的东西也不少,自己的单人帐篷、睡袋地垫、餐具水壶、弹药口粮、钢盔步枪工兵铲,加起来几十斤重,即便是体格巅峰状态的年轻男子,未经过训练首次进行这种行军也是行不通的。

    在刘昆仑的记忆中,菲律宾是一个很小的国家,整天发生政变,军队战斗力很弱,比起我们英雄的人民解放军那简直就是渣一般的存在,到了实地他才知道,菲律宾这个貌似很没有存在感的国家竟然有一亿人口,光棉兰老岛就有九万多平方公里,眼前这些菲军士兵吃苦耐劳,单兵素质也不错,他和臧海就背一支M16都跟不上别人的步伐。

    在热带丛林中行军非常艰难,需要尖兵挥舞着砍刀在荆棘藤蔓中开出一条路来,丛林中遍布蛇虫,危险四伏,更要命的是因为流汗太多,身体失去大量水分,还没有足够的淡水补充。

    每个士兵都带两个水壶,而刘昆仑和臧海早就喝光了自己水壶里的水,又不好意思讨要别人的水,一个老兵看出他们的窘迫,在休息的时候砍断一棵野香蕉树,树木的根部慢慢聚集起清水来,臧海迫不及待的想喝,老兵摆手说不行,臧海还是尝了一口,吐吐舌头说真他妈苦。

    老兵舀出三杯水,之后的水拿给臧海喝,就是甘甜的滋味了。

    这个老兵会说不太流利的中文,告诉他们几种在丛林中取得饮水的办法,比如选择颜色比较绿的竹子,把头部砍断弯下来,到了夜里会有干净的水滴出来,椰子树的叶子根茎折断也会有水流出来,用塑料袋装上四分之三的饱含水分的绿叶在阳光下暴晒,二十四小时能萃取一升水。

    围剿部队出动了一个营,但实际上战斗兵员只有一百人,他们在丛林深处扎营过夜,因为距离制毒基地尚远,所以可以生火做饭,士兵在地上挖坑生火,火坑靠近树干方便散烟,据说这是印第安人流传下来的生火法,美军士兵代代相传,又通过驻菲美军传授给了菲律宾军队。

    火上加热的是美军的制式单兵速食口粮,刘昆仑和臧海的主食分别是炖牛肉和茄汁法兰克福香肠煮豆,副食有饼干乳酪果冻巧克力等,光看名称似乎是美味佳肴,但是吃起来简直无法下咽。

    “像屎一样。”臧海说,但是行军艰辛,体力透支,他还是将这些东西吃的一点不剩。

    帐篷是士兵们帮着搭建的,用两个单兵帐篷拼成一个双人帐篷,支起帐篷,旁边挖出排水沟,再装上蚊帐就能睡觉了。

    两人劳累过度,很快进入梦乡。

    深夜,王海聪和晁晓川来到宿营地,带队军官指了指那顶双人帐篷。

    “一梭子下去,就全都解决了。”晁晓川说。

    “我改主意了。”王海聪说,“我要他活着。”

    “当断则断啊。”晁晓川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人都是会变的,你拿真心对他,未必能得到回报,他现在把你当大哥,哪天羽翼丰满了,可未必老实啊。”

    “我说过了,现在不能动他,你也不许动他。”王海聪瞪了晁晓川一眼,眼神犀利的如同刀锋。

    ……

    天亮继续行军,走到中午时分接近目标,这是一片竹木搭建的小村庄,和电影里金三角的毒枭基地很相似,但是并没有塔楼上放哨的士兵和任何军事设施。

    一场剿匪战开始了,最先出场的是陆军航空兵的固定翼螺旋桨飞机,两枚*投下,村庄变成一片火海,然后是武装直升机清场,用*和机炮扫荡,半山腰的陆军也出手了,用携带的60MM迫击炮进行轰击,步兵们在四百米外齐射,刘昆仑和臧海也跟着疯狂开火,其实根本看不到人,朝着大致方向开枪就行了,子弹壳欢畅的跳着,枪管不一会儿就打红了,前护木也变得烫手。

    “爽!”臧海大喊一声,他在射击的时候身体都跟着哆嗦,打完最后一梭子,兴奋的下面都飚了出来。刘昆仑也感觉到自己的肾上腺素急速分泌,男人骨子里都是战争狂,这活动太刺激太过瘾了。

    终于,村庄里开始了还击,零星的枪声引来更大规模的报复,直到每个人打到身上只剩一个弹匣才停火,不久前还一片岁月静好的热带渔村已经变成了焦土。

    “打仗就是这么打的啊。”臧海恍然大悟,原来电影里都是骗人的,根本没有那种面对面的枪战,更不存在以一敌十的特种兵,试想一下,村子里若是有几个特种兵,在这种火力打击下根本没可能逃出生天。

    战斗结束,士兵们小心翼翼上前打扫战场,刘昆仑想起王海聪的告诫,没有上前凑热闹,事实证明他的做法是对的,有一名士兵在进屋搜查时被*炸成重伤。

    热带的房子不比中国北方的土坯房,抗战时期的土坯房就连三八枪的子弹都穿不透,而热带房子都是竹木材质,一梭子上去就是一排弹孔,连个掩蔽的地方都没有,制毒基地的人大部分被打死,只有少量几个俘虏。

    等战场彻底清扫完毕,刘昆仑才进村,地上摆着一排血肉模糊的尸体,大部分是*炸死的,惨状触目惊心,死者绝大多数都是黑瘦矮小的东南亚男性,只有很少的女人和东北亚男子。

    战场清扫完毕,毒品钞票和武器都是军队的战利品,至于俘虏则由刘昆仑处置,他检查一番,没有找到张彦斌,再去尸体堆里查验,依然找不到。

    刘昆仑审问俘虏,他的审讯经验来自于公安对自己的审问,这种模式在这儿显然不好用,俘虏们要么一言不发,要么跪地求饶,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两架直升机在村前空地上降落,王海聪陪着圣地亚哥将军驾到,将军对战斗结果非常满意,兴致大发,要亲自审问,他的做法就干脆多了,拉过来一个人,二话不说直接一枪爆头,再问第二个,就乖乖招了。

    原来张彦斌昨晚上还在基地,今天早上突然离开去了三宝颜。

    “这家伙真是狡猾。”王海聪漫不经心的说道,上前一步站在刘昆仑面前,刚才他看见远处丛林中有一点反光,自然界是没有反光物体的,那么能反光的只有一种东西,就是瞄准镜,而职业狙击手是不会让自己的瞄准镜反射光线的,那么这个拿枪的人一定是个外行。

    王海聪猜的没错,丛林中潜伏的那个人刚才已经用瞄准镜圈住了刘昆仑的脑袋,只差扣动扳机了,可是王海聪突然挡在前面,他完全找不到开枪的机会,懊丧的不行。

    士兵们将一具具尸体堆起来,浇上汽油焚烧,黑烟直冲云霄,即使是刘昆仑这种手上有若干条人命的狠角色也不免动容,人的命,有的时候很尊贵,有的时候一钱不值。

    “趁热打铁,我们去三宝颜找张彦斌。”王海聪将刘昆仑和臧海拉上直升机,“这儿太晦气,赶紧走。”

    直升机拔地而起,晁晓川拎着一支带瞄准镜的步枪从丛林中慌慌张张出来,招手呼唤,可是直升机根本不等他。

    :。: